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三十二、变数
    三十二、变数

     “但我已经年近而立了,恐怕……”

     “你若年纪小些,反而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秦多煦又抛出古古怪怪的一句。

     欧筱彦见她不欲多说,便也不再多问,按规矩向她恭恭敬敬的行了拜师大礼,两人之间的称呼也改为了“师傅”和“筱彦”。

     秦多煦道:“筱彦,从今日起,每晚天黑之后我会到你的皇女府教你武功。你府中是有密室的吧?”

     “有,就在我的卧房内。”欧筱彦心道:密室终于派上用场了。

     “如此甚好,省了许多麻烦。”秦多煦微一沉吟,叮嘱道:“你拜我为师的事,不可告诉他人。此事只能有我、你、元青、元碧四人知晓,至于你的姐姐,我会叫元青对她守密。她资质愚钝,偏又是个武痴,成日里缠着元青学武,我可不想也被她缠上。”秦多煦又重复了一遍:“记住,千万要守口如瓶。”

     “遵命,师傅。”

     *************************************************

     回府之后,吃完午膳,欧筱彦在书房中练字。过了三炷香的功夫,她练得手酸胳膊麻,自己觉得今天也练得差不多了,便躺到软榻上休息。正巧小庆此时在外面敲门喊道:“主子——”她应了声:“进来。”

     进来的却不止小庆一人,还有小喜。欧筱彦看看她,问:“颜明微回来了?”

     “回来了,她现在和司徒公子在一起。”

     欧筱彦转向小庆问:“小庆,你有什么事要说?”

     “主子,您猜的没错,吴四说要和飞儿成亲呢。”小庆喜气洋洋的道。

     欧筱彦笑道:“好啊,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了,飞儿出嫁,灵雁就少了个贴身小厮,你从速拨一个补上。”

     “是,主子。”小庆停了一下说道:“还有件事得禀报您,方公子不晓得是不是病了……方卢氏告诉我:他家公子今日卧床不起,早晨和中午都没有吃饭,温泉也没有去。方卢氏问他哪里有恙,他只说胃口不好,没什么病,不必请郎中。不过方卢氏担心的很,刚才过来跟我说了此事。”

     欧筱彦站起身来,道:“等会我过去看看。”……

     “皇女殿下,您来了。”方卢氏坐在外间愁眉不展的发着呆,看见欧筱彦来了,忙起身给她福了一福。欧筱彦“嗯”了一声,没说什么,提着春儿备的食盒进了里屋。

     方涟墨长发凌乱的侧躺在床上,背朝着外面。欧筱彦轻唤一声:“表弟。”床上的身影微微一震,显然原先并未料到来者是她。

     欧筱彦走近床前,劝道:“表弟,我知你心情不好,可饭总还是要吃的。”

     “我……不想吃……”微弱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叫人给你准备了赤豆粥和几样开胃的点心,你起来吃点好不好?”

     方涟墨慢慢转过头,秀逸的瓜子脸苍白如纸,满是泪痕。他噙着泪坐起身子,凝注着欧筱彦,“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恶梦。”

     欧筱彦将食盒放到桌上,在床沿边坐下,问:“什么恶梦?”

     “我梦见我嫁给了夏偲青……”方涟墨的眼泪急遽的涌了出来。他垂下螓首,无声的哭泣。

     欧筱彦看着面前的泪人儿,叹了口气。她取出锦帕,坐近了些给他拭泪。方涟墨低低道:“我自己来。”他伸手去拿帕子,两人的手指相触,旋即分开。方涟墨的长睫颤了颤,默然不语。

     欧筱彦回想着刚才触碰到的一丝冰凉,心神有些乱:好低的温度……几乎感觉不到生气……这么想着,不觉问了出来:“你的手好冰,是不是病了?”

     “没什么。我自小体虚,心里苦闷的时候更会手足发凉,这倒算不得什么病。”方涟墨拭着眼泪,似乎比刚才平静了许多,可他的黯然神伤还是隐隐若现……

     欧筱彦望着他,心里闪过了种种念头。思虑半晌,她开口问:“表弟,这些年你是不是从未与夏偲青见过面?”

     “嗯,她就只在那年见过我,当时我们也没有说话,她盯着我……那模样讨厌极了……”方涟墨被她的话勾起了回忆,眉头蹙了起来,满脸不愉之色。

     夏偲青有何等好色风流,欧筱彦听说过也亲眼见过,自然不会不清楚。想象着她面对方涟墨的绝色呆若木鸡的情景,欧筱彦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夏偲青最喜爱的就是高岭之花型的样貌了,而方涟墨的容姿绝对是其中翘楚,她怎能不为之神魂颠倒?

     “你……你怎么能笑?!”方涟墨也不哭了,恼怒的瞪着她,雪白的手指揪紧了帕子。这副模样,方显出他到底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

     “好,我不笑了,不笑了。”欧筱彦敛了玩笑之色,问:“你确实不愿嫁给她,是吧?”

     对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道:“废话。”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她不想娶你就成了。不过,这需要你的配合。”欧筱彦简单明了的问:“你愿不愿意扮丑?”

     “你是说……”方涟墨瞪大了眼睛。

     “程公子你见过吧,他习武,出门的时候常常乔装改扮,他还会自己做面具,手段高明的很。我想让他来帮忙把你改扮的丑一点。不必多丑,一点就够了,要让夏偲青能一眼认出是你,却又大为失望。”夏偲青是完美主义者,这点欧筱彦那天在乐芳阁就已经了解了。

     方涟墨恍悟点头,脸上露出喜色。欧筱彦取过食盒,笑吟吟的递给他,“吃点东西好不好?吃饱了才有劲去将军府啊。”

     “你今天要带我去见她?”

     “是啊,若不尽快了结此事,她到下个月要去边关任守将,那时就来不及了。你先吃点东西,我现在去玫园和灵雁商议商议,等会儿我们就过来。”

     “好……”方涟墨低低的应了一声,身子微不可察的颤抖着。欧筱彦本已转身要出去,听他语声有异,回过头来,却见他眼中水光莹然。

     他刚才哭是因为伤心,现在这番,却是喜极而泣了。欧筱彦走近床前,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柔声哄道:“别哭了,别哭了。”

     方涟墨眼泪汪汪的瞅着她,小声道:“多谢你。”

     欧筱彦笑道:“好了,快吃吧,东西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啊。别再哭了,你看你都已经哭湿了我一块帕子,再哭就没东西给你擦了。”

     “我吃……”方涟墨红着脸低下头。

     **********************************************

     夏府距离不远,他们很快就到了。奇怪的是,门口一片嘈杂,许多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情势异乎寻常。欧筱彦疑惑的下了自己的轿子,然后将蒙着面纱的方涟墨也扶出轿。他们看见,夏府的大门是敞开的,几个身着官服、手持卷册的人在院中走动,而门口则有士兵守卫。

     两人对望一眼,欧筱彦说:“一定出大事了。你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问问怎么回事。”方涟墨点头答应。欧筱彦走到大门处,向一个士兵打听情况。恰在此时,一位四品官服色的中年女子走出门来,看见了她,唤道:“三皇女殿下。”

     女子拱手为礼,欧筱彦也还了一礼,“陆大人。”眼前的这位姓陆名风,供职于刑部,她出现在此地,摆明了夏偲青已身陷牢狱之灾。陆风言简意赅的证实了这一点:“殿下,我们正在抄家。”

     “抄家?她犯什么事了?”真是奇怪,昨天还好好的啊……

     “夏偲青受贿事发,昨天下午已被革职下狱。皇上有口谕令我们彻查此事。”陆风又向她拱了拱手,道:“殿下,下官要回刑部,先走一步。”

     “陆大人慢走。”欧筱彦目送着陆风上轿离去,心中思虑了半晌,做了一个决定——进宫。

     ****************************************************

     在如意宫,欧筱彦等了大概半盏茶的时间,见到了柳贵侧君。他以手掩口,优雅的打了个哈欠,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欧筱彦向他行了礼,然后问道:“父君,彦儿可是扰了您的清梦了?”

     柳贵侧君摆了摆手,笑道:“我今日用了午膳后一直睡到现在,可巧你来了没多久我就醒了。”一名宫侍奉上香茶,他端起茶盅抿了一口,然后对宫侍们说:“你们都退下吧。”

     殿中只余他们二人。柳贵侧君望着她,开门见山的问:“彦儿此来,莫不是为了夏偲青的事?”

     “正是。刚才我带着表弟去夏府,才知道她被革职抄家的事。太突然了,怎么一点征兆也没有……”

     “看来你母皇给你放假反而把你放糊涂了,调她去边关可不就算征兆么?”

     “彦儿愚钝,请父君明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