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五十五、千金易得,良配难求
    十五、千金易得,良配难求

     小喜惊怒交加,厉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

     老妇人不答,施施然坐到椅子上,眯着眼睛细细打量起他们来。程灵雁对小喜小声说:“郑小姐,这位老人家是人称‘乌枫月老’的乔老前辈。”小喜吃了一惊:“乌枫国的乔青青?”老妇人在旁咧嘴一笑:“我正是乔青青。瞧你这娃娃武功应该不弱,怎的见识还不如一个男娃娃?哈哈……”

     小喜被她揶揄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强自定了定神,道:“乔老前辈,请恕我刚才无礼。”

     “好说好说,呵呵……”

     “还请乔老前辈放了我们。”小喜的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尴尬。因技不如人而示弱,她还是头一次,奈何情势所迫,不得不如此。

     乔青青咯咯笑了起来:“放了你们?怎么可能?说起来,我老乔到你们越黎国也有大半个月时间了。这些天只顾游山玩水,都忘了正业,可巧今天碰到你们几个娃娃,说什么我也得做一回正事了,呵呵……”

     她站起身来,走到那个小厮跟前,揉揉他肉嘟嘟的脸颊,“娃娃,你是不是还没成年呀?”

     小厮害怕得不敢看她,细声答道:“我……我今年十四……”

     乔青青又揉揉他的头发,安抚道:“娃娃莫怕,我老乔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只是打算做媒而已,没听见我的外号叫‘乌枫月老’嘛,呵呵……”

     小庆忍不住说:“哪有这样强做媒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月老’。”

     乔青青不以为忤,捏捏她的脸颊笑道:“像你这样牙尖嘴利的娃娃,老乔喜欢的很。可惜今天只有一个男娃娃可以成亲,没办法给你做媒了。”她的目光在程灵雁和欧筱彦脸上来回逡巡,用心可以说昭然若揭。

     程灵雁一早就认出乔青青的来历,这个行事荒诞不经的老婆婆,可是在当今世上武功排名第三的高人,自己根本无法抵抗她的一招半式,可如今她强要将自己配给弟弟的妻主,这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怎么办呢……

     他双眉紧锁,鼻尖冒汗,一双大眼睛无助的盯着地面。乔青青走过去把住他右手的脉搏,半晌问道:“娃娃,你还没许人吧?”

     程灵雁不知道她把着自己的脉搏做什么,闻听此言抱着一线希望说:“不,我已经成过亲了。”

     乔青青莞尔一笑:“娃娃你不老实呵。告诉你,撒谎不撒谎我是诊的出来的,还是对我说实话比较痛快。”她转向欧筱彦,“我老乔做媒,一切繁文缛节统统省掉,你们两个娃娃今晚就成亲吧。”

     众人呆若木鸡,乔青青则畅快的大笑起来。她给那个小厮解了穴,吩咐道:“娃娃,你去厨房置办些酒菜来,简单点没关系,一定要快。”小厮领命而去。乔青青大摇大摆的坐回到椅子上。

     程灵雁六神无主,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乔青青皱了皱眉头:“你这个娃娃真不听话!快别哭了,乖乖的成亲,我老乔保证你们一点事没有,否则……”她眼珠转了转,指着欧筱彦,“我就把她给杀了。”

     程灵雁吓得赶紧停住哭泣:“乔老前辈你别杀她!”

     乔青青笑着点头:“好好好……还没成亲就知道心疼妻主了……”

     程灵雁又羞又急,哀求的望着她,“乔老前辈,求求您别再开玩笑了好吗?她是我弟弟的妻主,我不能嫁给她。”

     乔青青翘起二郎腿,“兄弟共侍一妻,有何不可?这样你们兄弟还可以不用分开呢,呵呵……娃娃,你既然晓得‘乌枫月老’这个名号,就应该明白,我老乔说话做事从不开玩笑,你们今天肯定要成亲的。”

     “……”程灵雁面色苍白,嘴唇却已咬得渗出血来。乔青青见状道:“不许自虐,否则我就杀了你的妻主。”

     小庆看不下去了,在旁撇了撇嘴,“身为前辈,居然如此欺负一个弱男子,真是为老不尊。”

     “娃娃你好大的胆子,是不是吃定了我不会杀你们呀?哈哈……”乔青青走到小庆身边,搭起她的脉搏。

     趁着乔青青将注意力放在小庆身上的当儿,欧筱彦给程灵雁使了个眼色,没有发出声音的说了一句:“程公子,你和我装作成亲,把她骗走就成了。”

     程灵雁并不回答,绝望的眼神中写满了“没有用”三个字。

     欧筱彦的第一反应是对方不知变通,转念一想,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边小庆却在大叫:“饿死了!我们都还没吃晚饭呢!”

     “娃娃,别转移话题呀,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你有没有心上人?”

     “我不想回答不想回答!”

     “哈,你不回答我就到外面抓个满十六的男娃娃,让他今晚跟你成亲。”

     “有……”小庆没辙了。

     这时小厮回来了,对乔青青说:“老人家,酒菜置办好了。”

     “好,你端过来。”乔青青对他们说:“大家都饿了吧,吃饭吃饭。”她把四人的穴道尽数解开,同时警告道:“你们这些娃娃可别耍什么花招,我老乔的眼睛尖着呢。”“……”

     小厮把饭菜端了过来,菜有三道素两道荤以及一道汤。乔青青赞道:“不错不错,你手脚挺麻利的嘛。”小厮说:“老人家,我们家里晚饭开的早,菜本来已经炒好了,刚才是去热了一下,然后补了一碟宫保鸡丁和一碟鱼香茄子。”

     “我说怎么这么快嘛。好好好,都是我爱吃的。”乔青青率先动起筷子,其他人也都吃起来——不管怎样,先填饱肚子要紧,他们可是赶了一天的路呢。

     吃完饭,乔青青和众人洗漱之后,她轻咳一声,说:“千金易得,良配难求。”说着扫视了众人一圈。小庆没好气的道:“请问乔老前辈,你是要发表什么长篇大论么?”

     乔青青咧嘴笑道:“娃娃此言差矣。我老乔识趣的很,怎会耽误人家时间呢。你们二人,”说话间,她迅即重新点了小庆、小喜的穴道,“就呆在此处。等新婚夫妻入完洞房,我便放了你们。”她又命令小厮:“卧房在哪里,你领我们去。”“是是是。”

     于是,小厮打头引路,乔青青押着欧筱彦和程灵雁跟在后面。来到卧房门口,乔青青一把将两人推了进去,合上门大笑道:“哈哈,**苦短,你们好好享受这洞房花烛夜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