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二十七、再相逢
    二十七、再相逢

     “我?”

     二皇女深吸了口气,道:“不错,如今我已走投无路……我是个粗人,妹妹你却向来心思细密、善谋多智,我不指望你又能指望谁呢?”

     “容我想想……”欧筱彦沉吟不语,心想:一国皇女与另一国皇子的联姻,可不是什么儿戏,说不玩就能不玩的,但是何元青完全无视摆在眼前的现实,每次情绪一上来都闹得鸡飞狗跳的,想让他和长峦国小皇子和平共处恐怕比登天还要难。如果自己是二皇女,估计也要愁死了……

     “怎么样,可想出来什么法子没有?”

     “姐姐,你和姐夫的事,父君他知道么?”

     “父君知道元青,不过没见过他,我也没告诉他元青的脾气秉性,怕他担心劳神。这件事,我——”二皇女话音未落,门口响起一个清亮却暴戾的声音:“欧筱越,你果然在这里,我叫你往哪儿逃!”

     不用猜,来人肯定是何元青了。欧筱彦抬起头,果不其然看见了一张和何元碧一模一样的面孔。而令她惊喜的是,何元碧竟然也来了!他跟在哥哥的身后,脚步迟疑,当眼神与她的相遇时,他娇美的小脸瞬间飞红。欧筱彦心中一荡,竟然说不出话来。

     何元青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不对劲,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呆若木鸡的二皇女跟前,伸手拧起她的一只耳朵,咬牙问:“欧筱越,你有什么话说?”

     二皇女不敢挣扎,龇牙咧嘴的道:“疼疼疼……元青你放手好不好,别闹脾气了,妹妹和弟弟可都还在旁边呢。”

     何元青望向欧筱彦,声音放缓了些:“筱彦,对不住打扰你了。你姐姐趁我不注意时逃了家,我只好过来带她回去。我刚才心急进来,又不想多说废话,因此一路上遇人拦阻就点穴道,大概放倒了你府上不少人,对不住啦,待会儿我会给他们解穴的。”

     怪不得他就这么闯进来,自己的侍卫武功再高,也高不过武林盟主呀……欧筱彦啼笑皆非,说:“没事。不过,姐夫身怀六甲,还是要当心身体,别惊动了胎气啊。姐夫,你们不如先坐下,歇歇再走也不迟嘛。”

     二皇女连忙附和:“就是,就是。”

     何元青瞪了她一眼,放开她的耳朵,唤起仍立在门口的弟弟:“元碧,过来见见筱彦。”

     “哦。”何元碧乖乖的应了一声,走过来给欧筱彦福了福,“何元碧见过三皇女殿下。”“何二公子,幸会。”欧筱彦还了一揖。两人一来一往,表面上倒真像第一次见似的。

     随后,大家坐了下来,欧筱彦首先开口:“姐夫,你预备以后怎么办呢?”

     何元青一双柳眉拧了起来,“呵,这话可问错人了,你该问你姐姐预备怎么办。”

     二皇女不敢看他,眼睛盯着盏中的茶叶,小声嘀咕:“我能怎么办啊……母皇的旨意是万万不能违抗的……”

     何元青霎时柳眉倒竖,冷哼道:“你不必担心会抗旨!若你真要娶别人,我定会在你迎亲那天把你绑成粽子,扔到月江中去喂鱼,叫你连洞房花烛夜都过不成!”

     欧筱彦听见这话吓了一跳,但眼见二皇女不惊不恼,只是苦笑,便知他这是说惯了的气话,当不得真,于是放下心来。她微一沉吟,问何元青:“姐夫,你有没有见过长峦国的那个小皇子?”

     “没有。”对方秀眉一挑,看着她,等待下文。

     “听说他是皇后唯一所出,人又美丽聪慧,在长峦国的皇子中是最最受宠的一个。只是有一点,他是早产儿,先天不足,身体十分孱弱。父君常常对我说:要娶这么一个药罐子,又是个异国人,真是委屈了你姐姐——”欧筱彦还想再往下说,被何元青打断:

     “哼,你姐姐会觉得委屈?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冤枉啊!我怎么会高兴?!为这事我头都疼得快要爆开了,元青你还忍心这么说……别怪我,我真的没有办法,已成定局的事情……”二皇女苦着脸。

     何元青冷冷道:“即便你和他生米煮成了熟饭,那都不算已成定局。”他轻笑一声,“因为,我随时可以把他杀掉。”

     坐在哥哥身边的何元碧怯生生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道:“哥哥,别胡乱杀人呀。”

     “闭嘴。”何元青转过头看着欧筱彦,唇角扯出一个诡谲的笑容,“我原本是打算,你姐姐真要成亲我就把她劫走,二皇女殿下从此消失,越黎国从此多出一个平民。不过现在看来,不必这么麻烦了,呵呵……”

     二皇女闻言大为惶然,叫道:“元青,你是有身子的人了,可千万不能胡来啊!”

     何元青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呸!我也真是的,什么眼光啊,竟看上你这么个笨瓜!”

     “你难道……难道不是想跑去长峦国行刺那个小皇子?”

     何元青重重叹了口气道:“笨瓜,实话跟你说了罢,你要娶他的事我早就知晓了,我派了得力的人去长峦国皇宫潜伏,刺探出一条消息:那个小皇子近日突发重病,铁定捱不过今年了。”

     二皇女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怎么不早说……把我耍得团团转……”

     “谁叫你老是说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消息不去打探,办法也不去想,十足一个窝囊废!不让你急一急,我怎么心甘?”

     “元青……”

     “闭嘴。从今日起,我就在你的皇女府长住下来,安心养胎。至于盟中事务,我会命令下面统统挪到瑞祥武馆,我每隔三日去处理一次。”何元青转头看着弟弟,问:“元碧,你愿不愿意留下来陪我?”

     何元碧嗫嚅道:“可是师傅……师傅她……”

     “你放心,我早已经和她说过了,她老人家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又怎会不允?”何元青似乎已安排好一切。

     “哦,好……”

     何元青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向欧筱彦说道:“筱彦,元碧这是第二次来京城,上次来的时候,他没怎么出去游玩。现今我有了身孕,你姐姐又公务繁忙,不知你能否抽空陪他逛一逛京城的好风景呢?”

     欧筱彦心下一喜,笑道:“好啊,乐意奉陪。我最近天天放假,空闲得很。”

     “哦?那你现在也有空咯?” 何元青似笑非笑的瞥着她。

     “当然。”欧筱彦看着他多变的脸,心中确定:就算这一对双胞胎兄弟不开口说话,自己也能辨认出他们各自是谁。

     “好,筱彦真是个爽快人!那么我就把元碧暂时留在这儿,劳烦你作向导咯。”何元青说着站了起来,拉过二皇女说:“筱彦,我们先走了啊。”

     二皇女两口子风风火火的走了。一干被解了穴的侍卫、丫鬟和小厮们慌乱的从外面一拥而入,七嘴八舌的陈说。欧筱彦作了个手势止住他们,道:“你们不用慌,我没事。刚才那个人是我姐姐的朋友,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们各自回去做事吧,这里不用人伺候。”众人于是依言退下。偌大的厅里,只剩他们两人。

     欧筱彦凝视着他,微微一笑,“何公子,好久不见。”

     何元碧的脸红如晚霞,低头道:“嗯……”

     欧筱彦看着他忽闪忽闪的睫毛,挑了挑嘴角,换了个话题以缓解他的羞窘:“你哥哥后来有没有又下毒?”

     “没有没有。离情散是我师傅闲暇时忽发奇想做的,仅有一包,就是哥哥上次给嫂子下的那包,他是趁师傅闭关修炼时偷出来的。师傅知道了哥哥偷药的事后,将他好生训斥了一顿,并且把药房的门换了锁,哥哥没钥匙是进不去的。”

     “噢。”欧筱彦想起何元碧说过自己不会武功,问道:“你和你哥哥是一个师傅吗?”

     何元碧点头道:“对。师傅武功天下第一,制奇毒异药也是天下第一。她把武功传给了哥哥,而制作药毒之术则传给了我。”

     “原来是这样。天下第一,好厉害啊……不知你师傅高姓大名?”

     “她姓秦名多煦,江湖上人称‘霜刀雪剑’。”

     “霜刀雪剑?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

     “因为师傅她平时总是冷冷的,即便是在和熟人相处的时候脸上也不怎么笑,所以名号里会有霜雪二字,又因她擅长的兵器是刀和剑,所以叫霜刀雪剑。不过,师傅其实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嗯……你师傅不喜欢笑,倒是跟她名字的多煦二字反过来了,呵呵~~”欧筱彦顿了顿,道:“时候不早了,我们现在便出去如何?月江风景很好,我们不如去那里,在江上泛舟赏景如何?”

     何元碧眨了眨眼,乖顺的点头道:“好。”

     欧筱彦旋即唤来小庆,让她速速备轿,小庆答应着去了。没过一会儿,厅门被推开。欧筱彦定睛一看,却是方涟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