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七十、逍遥三针
    七十、逍遥三针

     来者的声音全然陌生,不像是自己刚刚所怀疑的曾家芮,她那一手暗器功夫不弱,是个轻忽不得的角色。对了,一枚针,难道是……

     欧筱彦一双锐目紧盯着施施然现出上半身于窗边的蒙面女子,道:“敢问阁下为何打算置我于死地?”

     身着枣红色劲装的对方轻笑了一声,“自然是有缘故的。三皇女殿下,你得罪了人,那人不惜重金要买你的命。”

     “哦?我倒不记得我和谁结过这么大的梁子。”欧筱彦挑了挑眉。内心深处,某人的脸庞一闪而过……

     对方慢条斯理的道:“殿下是贵人多忘事还是仇家太多、理不清头绪了?虽然我一向只负责杀人,不问原因,但瞧那位客人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的样子……我晓得你们之间的仇怨必定极深,呵呵……”

     笑声中,女子似乎漫不经心的掏了掏左耳,旋即弹了一下手指,又有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自她指间疾射而出!欧筱彦闪身避过朝自己咽喉箭一般飞来的银针,手中长剑快如闪电的挑飞旁边桌上的一个茶盅,那茶盅在半空与银针碰上,顷刻间已碎裂成片。

     比起第一针,这一针的来势凌厉了许多。欧筱彦微微一笑,道:“好俊的功夫,阁下莫非就是青凰阁的顶尖杀手——别号‘逍遥三针’的诸葛其柳?”

     青凰阁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诸葛其柳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手底下人命不少,只要客人肯花重金,并且合她的眼缘,她就会受雇杀人,不论那个目标该不该死……她杀人时也不失气定神闲,使用的是见血封喉的毒针,身上一向只带三针,三针之内,必取人性命,这便是“逍遥三针”的由来。

     跟青凰阁的其他成员不同,诸葛其柳是个左撇子,而眼前的女子正是以左手发针,加上她的手法、作派等等,都印证了欧筱彦心中的猜测。

     “不错,我就是‘逍遥三针’。”二击不中,诸葛其柳的眼神微变,但转瞬间又恢复了从容,“殿下,你的仇人告诉我你不会武功,可是你非但会,似乎还是个高手,真是让人好奇啊。”

     “阁下打算就这样在窗边跟我讲下去么?”欧筱彦笑了笑,“咱们出外一叙,顺道再切磋切磋,可好?”

     对方点头道:“还望殿下不吝赐教。”

     两人说得客气,但谁心里都清楚:今日这一战,势不能免,它决计不是点到为止的普通切磋……

     诸葛其柳说完便纵身跃下,欧筱彦跟着持剑跃出窗外,落到她身前七尺之处,扬眉道:“阁下的第三针呢?”

     诸葛其柳呵呵笑着,轻扬左手,银针径直往旁边的树上飞去,穿透了两片叶子,随即没入夜空之中。那两片叶子落到地上时,已经变得全然焦枯,欧筱彦扫了一眼,道:“好厉害的毒。”

     诸葛其柳轻描淡写的道:“人倘若中了这毒,瞬间毙命。”她一边说着一边摘下自己的面罩,露出一张尚称清俊的脸,并将面罩放入怀中。

     “现在在你面前的我不是一个杀手,要切磋,就按切磋的规矩来,你我皆是如此。”她正容道。

     即便是从“逍遥三针”的名号上也能看得出来:她的性格里有着自负的一面。这番举动和言语很干脆的挑明了态度——之后的较量是纯粹的较量,不用毒药、暗器等其它特殊的手段。欧筱彦看着她的眼睛,道:“好。等会我使剑,阁下呢?”

     “我也使剑。稍等,我去前院拿一把,灵岳门的一个人今晚喝多了,回来时把剑落在了那里,正好借来。”诸葛其柳飞身而去……

     她说的人欧筱彦今天见过,是个小角色。小角色的剑倒是挺不赖,只是太过“华丽”了,诸葛其柳将它拿过来后,指着那装饰着俗艳宝石的剑柄对欧筱彦笑道:“上好的剑,给那个废物糟蹋了。”

     “呵……”

     两人此时是在客栈背面的巷子里,欧筱彦道:“此处颇为狭小,咱们换个地方如何?西边不远处有一块开阔的空地。”

     “那里我知道,是某个富户打算重建新房的地界。”诸葛其柳抚掌笑道:“我也正有此意,走罢。”

     两道身影施展起轻功,腾跃之间掠过空无一人的街巷,不过须臾已来到目的地。

     空地中央,两个人面对面的立着,一轮清辉映照着她们沉静的神色。欧筱彦开口:“雇你杀我的人姓冯,对么?”

     “她说她姓杨,我觉得她的话不是真的。”

     “噢。”欧筱彦没有再问下去。她心中唯一的怀疑对象就是冯之沅——“前任”并非和别人没有一丝嫌隙,但却不至于招致这样的仇恨,再说要动手早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而对自己有刻骨仇恨的人,除了冯之沅以外不作第二人想。从先前的情况来看,她的心理已经扭曲了,因极度的嫉妒和怨恨产生杀心……她绝对做得出来这种事。

     短暂的静默之后,诸葛其柳缓缓道:“开始罢。”左手握着剑柄,抱了抱拳。欧筱彦还礼道:“如此,讨教了。”

     语声甫歇,诸葛其柳身形掠起,向欧筱彦的心口点出一剑。这一剑看似平凡无奇、单刀直入,实际上却是个虚招,真正的目标在人肋下。欧筱彦看出内中玄妙,不予格挡,反取攻势飞身直刺向对方右胁。

     诸葛其柳提气后跃,避开此招的同时又疾如流星的舞出数朵剑花,凌厉的剑气朝欧筱彦迎面袭来。欧筱彦足尖一点,身形轻盈的掠至侧方,反手斜斜挥出长剑化解其势。

     二人全力相斗,月色中长剑翻飞,寒芒闪动,剑气激荡。欧筱彦使的是师傅自创的傃鸿剑法里的招数,此剑法天衣无缝、精妙无比,她也悟性极佳,但因习其未久,内功又非绝顶精湛,目前尚无法发挥出它的最大威力。饶是如此,比起诸葛其柳奇崛有余、端稳不足的剑招,仍旧稳稳取胜。而论及对战双方的内力及实战经验,则是诸葛其柳占优。兵器方面,却又是欧筱彦的汐吟剑胜出一筹。综合起来,诸葛其柳的总体实力逊于欧筱彦。

     双方拆了三十余招,诸葛其柳觉出自己渐渐处于下风,不由有些焦躁,暗想这次可真是看走眼了,现今成骑虎难下之势,始料未及。这人的剑法委实厉害,自己以前却见所未见,不知她究竟师从何人?

     高手对阵之际,分神是大忌。诸葛其柳心神一分,步法上便露出了破绽,欧筱彦没错过这个机会,出手如电,往她的左肩削下。她虽勉力腾身避让,仍是被削掉了一块左臂的皮肉,伤口处立时鲜血淋漓。

     她的面色陡然间变得难看。欧筱彦手下丝毫未缓,兔起鹘落间又唰唰唰连续攻了三剑,剑剑袭向其身上要害。诸葛其柳堪堪避过,却不料欧筱彦的后招蕴含着诸般极为高妙的变化,一个轻俊的翻身之后,她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来了矫若惊龙的一剑!

     这一剑,诸葛其柳再也无法招架。踉跄退后两步,她低下头,看着插-入自己胸口的利剑,淡淡的笑了。

     这个笑容是矛盾的,既有解脱,又有不甘。

     “今天……是我的生辰……”她艰难的蠕动着嘴唇,眼神恍惚。

     长剑从她的手中掉落,她倒了下去。

     欧筱彦站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她,等待着她最终的死亡。生辰将成为忌日,诸葛其柳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只怕怎么也没想到吧。

     “一切都……结束了……”

     诸葛其柳将视线慢慢移向欧筱彦,“能否告诉我……你的剑法……叫什么名字……是谁……教给你的……”

     她想死也要死个明白,自己就成全她,让她把这个秘密带入坟墓吧。欧筱彦道:“傃鸿剑法,天下第一所教。”

     “教”字说完的同时,她伸手拔出了自己的剑。无数道血箭自诸葛其柳本已染红的前胸狂喷而出,诸葛其柳直勾勾的望着上方的天空,低声说道:“原来是她……”她最后笑了一笑,闭上了眼睛。

     浓烈的血腥气中,欧筱彦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