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苏佩的委屈
    “妈——”

     刚进门,苏佩便一下子扑进苏妈妈的怀里。

     “怎么了,佩儿?”苏妈妈关心问道。

     “呜——呜——”

     苏佩只是一个劲的哭,看着女儿这样,不明就里的苏妈妈都快心疼死了。

     “佩儿应该早就到了,你们怎么天都快亮了才回家?!”站在一旁的苏爸爸问赵策。

     赵策也是一脸懵逼,这一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己先是莫名其妙地还被人给敲晕了,紧接着又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的又醒了!等他醒来后才发现夜总会的朋友早都已经散了!

     不过今天的那些朋友也太不给力了,自己遇到麻烦也不出来帮一下,尤其是那个小黑哥,平日里没少关照他的生意,怎么关键时刻玩失踪,还有那个夺走佩儿初吻的混蛋,下次再让我碰到,我一定要打得对方满地找牙!

     “今天原本是要为佩佩接风洗尘的,只是没想到中途遇到点突发情况!”赵策揉了揉后颈位置,直到现在都还有点隐隐作痛!

     “不像话!大晚上不回家,出了事怎么办?!”苏妈看着赵策训斥道。

     赵策也觉得冤枉,按照晚上的安排和计划,如果一切顺利,原本会有一些美好的收获,可却被一个凭空出现的混混给搅和了!

     对于苏妈妈的训斥,他很想反驳,但是他想给眼前刚回国的苏佩留一个好印象,所以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的接受了批评。

     “来,佩儿,跟妈妈到房间,说说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楚楚可怜的女儿越哭越伤心,已经十多年没见到女儿的苏妈心都快碎了。

     看到女儿跟着妻子走进了房间,苏丞浩一双质疑的眼睛死死盯着赵策:“你对佩儿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都说了是意外!”不理会苏丞浩想要吃人的眼神,赵策不耐烦道。

     “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对佩儿胡来,我就是拼掉这条老命不要,也绝不会让你好过!”苏丞浩以警告的口吻,完全没好气的说道。

     前有公司股权争夺,现在又看到女儿受人欺负的样子,苏丞浩对赵策一直没有好脸色。

     “没人想对佩佩怎么样,你爱信不信!”

     “你……”

     “好了好了——”赵策摆摆手打断了苏丞浩的唠叨,“折腾了一晚上,我也累了,稍微休息一下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我先回去了!”

     ……

     “嘶——这他妈到底是谁打的我,到现在还这么生疼。”

     “真是活见鬼,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

     看着骂骂咧咧离开的赵策,苏丞浩显得有些无可奈何,谁让他目前处于一个弱势地位呢!要放在从前,谁敢这么顶撞他,他直接可以让人卷铺盖走人,可现在他在公司却处处受制于人。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眼看天快亮了,苏丞浩也没了睡觉的心思,索性打开电视看了看一天的早新闻。

     “据记者现场发回的报道,今天凌晨,在本市一夜总会后巷发生一起恶性黑社会团体斗殴事件……”

     “警方现场逮捕百十名参与斗殴人员,缴获钢管、砍刀等各种作案工具上百件,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什么时代了还喊打喊杀的!”心情本就不好的苏丞浩,看到新闻里充斥的各种负面消息,越看越没心思,索性直接关掉电视,转身晨练去了。

     “真是世风日下啊!”苏丞浩叹道。

     ……

     “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佩儿!”房间里,苏佩在妈妈的安慰下,情绪开始慢慢平静了下来,只是时不时还会委屈的啜泣。

     “下次再遇到那个混蛋,直接报警抓他!”苏妈妈安慰道。

     “嗯——”苏佩就像受伤的羔羊,声音诺诺的点着头。

     “以后别再上那种地方去了!”苏妈妈也伺机对女儿进行安慰性质的思想教育,“夜总会鱼龙混杂的,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好人!”

     “知道了,妈妈!我以后再也不去了!”苏佩郑重的点点头,“女儿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在苏妈妈的母爱关怀下,苏佩停止了哭泣,不过折腾了一夜,又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情绪渐渐平息下来的苏佩竟有了一丝倦意。

     苏妈妈安抚好女儿,轻轻的关好房门退出了苏佩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苏佩听到关门的声音,又重新慢慢坐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膝盖,头重重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个人静静地回想着之前所经历的所有事情!

     “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吻,偏偏——”苏佩拳头攥得紧紧的。

     “还有那个人的小妈是怎么回事,好像是受到了伤害!”

     “难道那个人不怕那些坏蛋吗?怎么跑去跟人家讲理呢!”

     ……

     “哎呀,我是怎么啦!那个王八蛋本身就是坏蛋呀,他怎么可能怕那些坏蛋呢?!”

     “不过,他是为了他的小妈才那样子的,估计应该也不会太坏吧——”

     “还有,那个被他打断手的人,流了那么多血,他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

     “万一那个人流血过多死了怎么办?!”

     ……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呀!”

     苏佩想着想着,突然发出一声闷闷的低吼。越想越睡不着,她索性找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丹丹,你睡觉了吗?”

     苏佩拨通的是一个国外的电话,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应该恰好是国外入夜的时间。

     “还早着呢!”话筒里传来一个同样甜美的女声,“佩佩你今天回国,应该早就到了吧!”

     “嗯,到了!”

     “听你的声音好像不对劲哦,是不是跟谁吵架了?”叫丹丹的女孩从苏佩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异样,很是关心的问道。

     这个叫丹丹的女孩,本名叫刘奕丹,年纪跟苏佩一样,相差不过两个月,是苏佩在国外学习时认识的最好的朋友,也许是因为两人都是同在异国他乡的缘故,所以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没事——”苏佩勉强的回答。

     “说吧,别骗我了!我一听就知道你这个小妮子有事!”丹丹关心的崔问道。

     “真的没事——”

     “不说是吧?不说的话,我挂电话喽——”

     “别别别——”

     “我就说你有事嘛,你这个小妮子,就是你不脱衣服,我也知道你的胸是几寸的!”丹丹以轻松的语气调侃道。

     她听得出来苏佩声音里的不开心,更何况这小妮子缠缠绵绵的打这个越洋电话,不是报平安,而是反过来关心自己的生活,这分明就是有事想找人说话的节奏嘛。

     “泣——泣——”一听到闺蜜的声音,同时又想起自己刚刚经历的伤心事,苏佩又开始忍不住抽泣起来!

     “我遇到流氓了!”

     “什么?!!!”

     “有个混蛋强吻我!”

     “啊——”丹丹声音里满是惊讶。

     “是谁啊?这么流氓!我没听你说过交男朋友啊!”

     “一个叫墨阳的混蛋!”苏佩虽然当时现场受到了惊吓,但作为一个正常人,晚上现场那些人的对话她还是听得清楚的,尤其是那个强吻她的王八蛋,当那个光头佬一说出“墨阳”这个名字时,她就已经深刻地记在了心里,她要狠狠记住他,诅咒他,一辈子诅咒他!

     “墨阳?墨阳是谁?!”

     “那你——没有让对方进一步得逞吧?”

     “对方还有没有更过分的行为呢?”

     ……

     丹丹一连串的发问,苏佩怎么听着听着都好像是在打听她的八卦呢?!

     “丹丹你去死——”苏佩很无语的一下摁断了电话,不过这样突然的发泄了一下,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

     ……

     “月婵,佩儿他没事吧?”苏丞浩完成晨练,走进厨房跟妻子说话。

     “现在安静了,不知道睡醒了以后有没有事!”苏妈妈有些担心的道。

     苏佩的妈妈,本名罗月婵,是本市辉鹏集团罗家的三女儿,要比苏丞浩小十几岁,不管是苏家,还是罗家,最近一两年都遇到了不少闹心的事情,现在自己的亲生女儿又受到这样的惊吓,接二连三发生这些让人操心的事情,不知不觉间让她的头上又增添了几丝白发。

     “佩儿到底怎么了?”苏丞浩关心的问道。

     苏妈妈:“佩儿在夜总会遇到点事情!”

     “赵策那个混蛋!”苏丞浩怒骂道。“这么晚了还去夜总会,他到底想干什么!”

     “嘘——你小声点,别吵醒佩儿,”苏妈妈作出噤声状提醒气急败坏的苏丞浩,“赵策虽然坏,但根据佩儿所说,他应该是好心才对!”苏妈妈解释道。

     苏丞浩:“哼!好心!我说他心怀鬼胎才对!”

     “是一个叫墨阳的混蛋欺负的女儿!”苏妈妈进一步解释道。

     “墨阳?墨阳又是谁?”苏丞浩急着问道。

     苏妈妈:“我也不知道,刚才佩儿一说,我就在想会不会是现在媒体上都在谣传的那个墨阳?”

     “就是那个谦泰集团宋佑天的私生子?”苏丞浩回想道。

     昨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宋佑天私生子事件,藉着各种自媒体的广泛传播,现在不仅整个汉京市的人知道,就算是在全国,这件事现在都已经成了寻常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个墨阳,看来跟赵策一个样,都不是什么好鸟!”苏丞浩咬牙切齿的咒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