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请配合我们调查
    “什么?!要我配合调查!”

     “调查什么?又不是什么刑事案件!肖局是怎么搞的!”

     肖局长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拒绝墨阳的要求,关键也没理由拒绝!一看墨阳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他知道,他必须要求宋佑天一起跟他配合一下,哪怕是形式上问一问,走走过场!这样他也好安抚眼前这个只差一点就想一爪掐死的浑小子!更关键的,是要在这群围观的群众面前,彰显司法机构的公正性!

     所以不得已之下,肖局长只好跟恰好从楼上下来的宋佑天秘书说了他的建议。

     “楼下那个叫墨阳的小子拿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阿忠提示道。

     “你开什么玩笑!难道随便一个小混混来这么闹,我都要配合调查吗?!公司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宋佑天简直哭笑不得!

     “你重新下去跟那个肖局说,如果对方是想要钱,你就直接到财务领点钱给对方打发就是了!就说我不追究对方的问题!”宋佑天有些气急败坏的吩咐道。

     “等一等!”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宋佑天又叫住了正准备下楼的助手。

     “你刚才说,对方拿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是的!”

     “你看过吗?!”

     “确实有一份亲子鉴定报告!我和肖局都怀疑这是伪造的!所以才想董事长是不是没必要回避!这样也可以让那些围观的群众看到咱们的坦荡!”阿忠肯定的解释道。

     “你懂什么!那些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吃瓜群众!我露面只会让事情越描越黑!说不定正中了那些人的圈套!”宋佑天慢慢冷静下来分析着眼前的形势。

     “那个小子叫什么名字?”宋佑天问道。

     “墨阳!”阿忠回答道。

     “墨——阳——”宋佑天重复着墨阳的名字,脑袋里也在飞快的想着这个名字到底跟自己有没有关系。

     “简直不可理喻!墨——阳——怎么不说自己是墨家的种,反倒跑过来说是我宋佑天的儿子!真是荒唐!”想着想着,宋佑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这样,你跟着警方到警察局,先把大概情况搞清楚,然后再跟我汇报!”

     “是!董事长!”

     ……

     “肖局长,我说过,你不把宋佑天叫到一起,就没有办法证明我说的事实!”懒散的坐在警察局的办公室,墨阳语重心长提醒道。

     “老实点!在警察局还不安分!”肖局长踢了一脚墨阳坐着的椅子,不过肖局长隐隐发现,今天这一踢,跟往日习惯性的一踢,似乎有所不同,刚才自己就仿佛踢到了一块巨石上,脚上分明有些疼痛的反应,但肖局长未作深想!只当是自己被眼前这个愣头小子气坏了。

     “喂,你叫阿忠是吧?你们董事长就在大厦楼上吧?!”墨阳不理会肖局的气急败坏,转而询问起坐在一旁的宋佑天助手。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管你是谁!但是,敢来宋家捣乱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阿忠冷声道。

     “喂喂喂!这里是警察局,你这样公然威胁一个刚刚成年的人好吗?!”墨阳用眼睛瞥了一下肖局,故意拉长声音说道。

     肖局不理会墨阳的眼神,而是直接开口询问道:“少废话!说说吧,你到谦泰集团捣乱,到底想要什么?!”

     “哎呀,我的肖局长!我能要什么,我都说了,我要爹!可你们又不信!我还能怎么办呢?!”墨阳也有点被气乐了,到底要怎么才能说服别人,我真的是在找爹呢?!这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肖局长:“那你跟我说说,这份鉴定报告所需要的DNA样本你是怎么得来的?宋董事长根本就不认识你!”

     墨阳:“这个我自然有方法,倒是那个宋佑天,连面都不敢露,是不是心里有鬼啊?”

     “年轻人,说话注意点!”阿忠怒斥道,看着墨阳一副作死的贱样,作为从小跟随宋佑天长大的保镖兼助手,阿忠是无法容忍的有人这么不尊重自己的主子的!这么多年,有多少人想在宋家门前撒野,都被他像一只小强一样给扔得远远的!

     “我说你说话才应该注意点!这里是警察局,不是在你宋家!”墨阳也有些生气,自从他懂事以来还从来没人可以这样跟他讲话。

     “嘭——”肖局气得直接把桌子拍得闷响。

     “无法无天,这里不是大白菜市场,吵什么吵!”

     “你小子,你如果再不老实交代,今天就别想出去!”肖局心里还是觉得墨阳在故意生事。

     “诶!如果那样的话,我那些小妈们也麻烦肖局长招待一下,谢谢!”墨阳从小虽然受过一些惊吓,但他也不是被吓大的,所以完全不在乎肖局的威胁。

     “你……”肖局被墨阳彻底气到无语,他想给墨阳点颜色,但是现在群众都在关注这个事情,真要让对方挂点彩出去,他这个局长的日子也不好过!

     当局长这么些年,在肖局长面前,还真没有哪个小混混敢这样嚣张的!只要进了这个地方,都得老老实实,态度端正!可是眼前这个小子,他总感觉有点邪门!说他胆子大,但却不像是初生牛犊似的那种毫无畏惧!更像是胸有成竹的老江湖!莫非这小子背后有什么神秘力量撑腰?!毕竟谦泰集团也不简单,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挑战人家的底线,一定是有某种依仗!

     想了想,反正这小子现在打不得骂不得,那就熬着吧,所以他让宋佑天的秘书阿忠先回去了。最后没忘了吩咐手下人给这小子准备过夜的泡面!准备熬他十几个小时再说!

     ……

     “那个姓宋的秘书都走了!墨阳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Rose姐,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啊?”守在警局门口的墨阳的小妈们开始有点坐不住了。

     “对啊,静香,你最了解墨阳,你说咱们该怎么办?!”Rose姐瞬间也没了主意,她知道有时候警察局的人认真起来,就算没有什么大罪过,那其实也是很难对付的!

     没了主意的她,也只能问从小跟着墨阳一起长大的静香,就是之前毫不客气给大厦保安一个大嘴巴子的性感萝莉。

     “不用担心,我们要相信墨阳!”叫静香的萝莉只是无邪的一笑。

     “我看大家都累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就行!”静香说完,让Rose姐把大家都带回去了。

     墨阳的这些小妈们,除了知道墨阳诞生在烟花之地外,其他一无所知,她们今天她们能够豁出去,以一身性感装扮帮着墨阳一起“胡闹”,这完全是出于对墨阳的爱,其实她们本身就是一群极度缺爱的人,混迹在声色场所,每天接触的,多是客人倾倒的垃圾情绪,为了在这个艰难的世道生存,他们能像个人一样照顾好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

     墨阳的成长她们没能参与,也没法参与,更没有精力参与。但静香不同,她与墨阳同岁,虽然年纪都才仅仅十八岁,但他们在这过去的十八年中,都曾经历过常人无法想象的生活。

     她知道,就算宋佑天最终没像一开始墨阳跟她说的那样,会主动到警察局将他接到宋家,但她有十足的信心相信,就算整个警察局的人都拿着刀枪棍棒一起招呼他,也绝对伤不到他一丝一毫!

     ……

     草草结束了今天的股东会议,宋佑天僵着脸回到家,完全没有叱咤商场的商人本色。

     “大哥,今天那个小子会不会是受谁的指使,故意给咱们难堪的!”刚进门,宋佑天的弟弟,宋佑国便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宋佑天:“不管是谁,只要查出来,一定会加倍奉还!”

     “那那个竞标的事情怎么办?今天会议只开了一半!”宋佑国问道。

     “这个事情也不能耽搁!你先安排人去办吧!今天先不谈这件事情!”

     宋佑天一副很疲倦的样子,今天着实被气得不轻。直到现在他还在想,到底是谁会陷害他,他翻遍头脑中所有可能的人和势力,始终找不到这样一个存在!

     这种事情虽然不足以致命,但绝对能让一个人名誉扫地,这样以后谁还敢跟自己做生意!难道自己辛辛苦苦创建的谦泰集团会毁在自己的手中?

     想到这些年创建谦泰基业的种种不容易,想到过去的种种辛酸往事,宋佑天好像突然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什么,却又抓不住!

     “难道……”

     “阿忠!阿忠——”

     突然回过神来,阿忠此刻并不在自己身边,回头望了望屋外的天色,已经是夜幕降临了!于是他赶紧拿起客厅的电话拨通了助手的电话:“喂,阿忠,警察局那边调查得怎么样了?”

     “什么?你在回来的路上?”

     “你先别着急回来,你现在回去,将那个年轻人一起给我带到家里来!”

     “他让你带什么东西给我?”

     “没事,不着急,你赶紧掉头,回警察局把那个小子一起带过来!”

     “对对对!就现在!什么都不用问,人带过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