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喝茶
    月上中天,石飞体内的土黄色气息终于冲破了会**,传说中的任督二脉打开了。随着任督二脉的打开,停滞了一个月的修为也迈入了人阶上品。

     太阳初升,石飞已经到了季承才租住的小区,顺手买了点早餐向着破旧的楼房走去。

     “咚,咚……”石飞的敲门声一直持续着,许久没有动静。

     “我说大哥,大早上这么个敲法谁受得了啊?”一个身穿睡衣的女孩拖拉着一只可爱的拖鞋打开了房门。

     “可算让我逮住你了,进来!”石飞刚想转身,就被屋内的女孩拉了进去,防盗门“啪”的一声关死了。

     “小样,跑的挺快啊。”

     “我哥呢?”石飞不想和这个女孩纠结,直接问道。

     “你说话注意点,姑奶奶一个黄花大闺女,你大早上跑我这来找你哥,你给我解释清楚。”女孩的脸色瞬间变了,这小子不会是上天派来坑我的吧。女孩如是想到。

     “你什么时候租的这儿?”石飞没搭理女孩子有些跳脱的表情直接问道。

     “二十多天吧,一个男的转租给我的。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女孩在洗手间出来,嘴里的牙刷还在不停的操作着,含含糊糊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哥搬走了,我先走了!”石飞见季承才已经换了地方,自然不想再待下去,只是这房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啊……”女孩的尖叫在卫生间里响起来,震得石飞感觉要失聪了。

     “你混蛋……”

     “谁让你把门锁死的,哪有先刷牙后上厕所的!”石飞毕竟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脸红的狡辩道。

     卫生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又让这小初哥心跳加速了。

     “让我看看你的脸,今天的事就算过去了!”女孩冷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着坐立不安的石飞说道。

     “你是不是太丑没法见人?”女孩的好奇心就是这么强烈,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

     “是,我真的丑!”石飞实诚的说道。

     “那算了,唉,不对啊,差点让你蒙过去,让我看看。”女孩猛地一伸手,可是那里是现在石飞的对手,石飞巧妙的躲了过去,可惜的是季承才原来的破衣服架子不知道怎么被这个女孩放在了沙发的边上,轻轻一带,面巾脱落了下来。

     “啊……”又是一声尖叫。石飞已经没时间顾忌这些了,抄起还未落地的面巾系在了脸上。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女孩支支吾吾的说道,心里却开始责怪起老天不公来。“这么明亮的双眸,怎么会这个样子?”

     石飞当然不知道女孩怎么想的,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开门!”

     这次女孩没有再阻拦,石飞自嘲的笑了笑,离开了。

     “我叫张丽雯!”熟悉的声音在石飞身后的楼道里传来,石飞心里的一点阴霾彻底的化开了。

     “去出租公司看看吧!”自从没了经济来源,石飞难得的奢侈一把,搭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师傅大概都很健谈,一问石飞是去自己的公司,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问起了石飞的目的。

     “他啊,现在每天都在公司门口守着,摊上这事,也是够倒霉的!估计过一会就到了”司机说完话把石飞放在了出租公司的门口,继续寻找下一位乘客去了。

     石飞看着手里的钱,还在回味。“看来自己把他害惨了。”

     蹲在地上的石飞,俨然成了另一个地标。

     “哥……”一个狼狈的身影从远处走来,石飞看着衣服已经脏的不能再脏的季承才喊道。

     “呵呵,我都这样子你还认得出来?臭小子,走也不说一声。”蓬头垢面的季承才溺爱的说道。

     这时,从门岗里走出了三五个身穿制服的人,手里不是拿着橡胶棒就是电棍,气势汹汹的冲着二人走了过来。

     “季承才,你还当自己是咱天河集团的标兵啊,把车弄烂了,你就想这么回来?老板发话了,你只要是敢进来,就把你打出去。”为首的男子手里挥舞着啪啪作响的电棍说道。

     “车钱我给公司了,公司还压着我工资不给,我不来他给吗?”季承才激动的回答道。

     “动手!”几个爪牙在头子放话以后直接扑了上来。

     “兄弟,躲远点!”不成想石飞已经欺身而上,看的季承才是眼花缭乱。其实动作根本就不多,仅仅五拳便把保安放倒在了地上。季承才之所以看着眼花,无他,唯手熟而。

     “你,你别过来……”为首的保安不淡定了,“没成想这小子身手这么好,保命要紧。”也不怪他这么想,而是地上的几个手下叫的太惨了,都有点惨绝人寰的样子。

     石飞将几个保安的腰带抽出,用腰带将几个人串在了一起。一只手将五个保安拖着走向了办公楼。一旁带路的保安头子是敢怒不敢言,身后的季承则还没反映过来,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兄弟。

     天河集团,是一家集物流,安保,房地产等各行各业所汇总的一个公司,几乎所有的领域都有所涉猎,这天河交运只是天河集团下的一个中型子公司。

     公司的经理,李子豪正将键盘玩命般的砸在电脑屏幕上,究其原因还是一篇名为《优越感和强权拉低了鲤城人的下限》的文章。里边清晰的记录了昨天石飞和自己对垒的全过程,现在的转帖量已经破亿了,谩骂声更是此起彼伏,甚至有黑道说有时间要找李子豪聊一聊做干儿子的心得。

     “妈的,不是告诉你们了吗?今谁也不见!”办公室里的声音似曾相识。

     “哟,熟人。哥,放心,一会就给你把钱要回来!”石飞安抚着有点想认怂的季承才。

     “兄弟,要不算了吧,反正也没多少。”季承才看着在楼梯上已经折磨的不成人样子的保安,说道。

     “熟人好办事,哥,他一准给你工资。”季承才看着石飞笃定的目光也就不再说什么话了。

     “进来,进来!敲,再敲明给我滚蛋。”李子豪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公司可是没有哪个董事长来视察,作威作福惯了,直接就扯开了嗓子骂了起来。

     当房门打开的瞬间,石飞标志性的面巾出现的时候,李子豪把肠子都悔青了,尤其是身后还跟着季承才,看二人的熟络不像是刚认识。

     “哟,老朋友来了,你就这么个接待发?”石飞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说道。

     直接坐在了李子豪的位子上,看着凌乱的办公桌石飞倒是来了兴趣。盯着电脑屏幕的双眼,精光闪烁。

     “人才啊!写的太好了,华夏就应该多些这样的记者。哟,你就叫李子豪啊,名字也不错,这张春花是你妈?”石飞看的一阵汗颜,和平年代不怕文人多,就怕文人有骨气。这帖子写的,石飞忍不住都要找到昨天的那两位记者,当面给他们点一个大写的赞。

     “是,是,文章不错,文笔也挺好,故事曲折动人,真是我华夏新一代记者的标杆啊!”李子豪被石飞打怕了,唯恐石飞一个不高兴再把自己打一通。一想到自己的脚面现在肿的连鞋都穿不下,更是不敢得罪坐在自己位子上的那位爷。

     “老王,贵客来了,去泡壶好茶!”说完又在保安头子的耳边低声说:“快给我妈打个电话。”

     这声音对于现在六识超敏感的石飞来说简直太小儿科了,石飞看着二人咬舌根也不点破。一副我心甚慰的样子,随手从桌子上抽出一根中华丢到了季承才的手里,自己也拿了一支,站起身帮季承才点上。

     “李老板,茶还要过会泡好,咱先随便聊聊这文章?”石飞的话是问话,却问的那么坚决,答案也不是什么选择题,而是必须聊聊。

     李子豪一听心里也乐开了花,做到总经理这个位子,即使有他干妈的原因也和他自身的智慧有关系。

     季承才和石飞一起来,李子豪哪里会不明白,他现在就怕石飞那了钱就走。

     石飞将显示器掰过来,指着一个地方说道:“你看,这里,要是我的话就用句号了,这还是缺乏新闻的准确性,对不?”季承才这会只能坐在沙发上吸着烟,他现在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这兄弟到底干嘛。

     而李子豪的反应更是无比的顺从,石飞说什么他就答什么,这完全超出了季承才对李子豪的认知。

     “来来,坐下看,别我自己说,你也提点意见。这也是对社会做贡献吗?咱们就是要督促这些记者。”石飞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看看现在网民的素质,整个一农村人,土包子,说话这个脏啊。你看这个叫‘笑西风’的家伙,写的这酸诗,太粗鄙了,整个一农村泼妇骂街啊。”石飞话里的戏虐让李子豪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只能在心里祈祷自己的这干妈靠谱点。

     “你也说说啊,我这儿都口渴了,茶还没泡好?”石飞双眼一瞪,李子豪的腿肚子就开始打颤,说道:“我去催催,催催!”当然,他这么回答是因为楼下已经不再空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