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求收藏求推荐
    石飞和焕然一新的季承才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季承才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一边在招工启事一页看着,一边埋怨石飞花钱大手大脚,李子豪给的钱加上自己的一些存款买了一套一百二十米的房子,现在两人身上的钱加起来只有就是八块钱。

     “我们去把郊区的那套房子里的家具拉回来吧!”季承才说道。

     “别,可别了。”

     “为什么?真是的!走,哥带你蹭车去郊区。”季承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一辆崭新的出租车很快的开了过来,石飞被季承才硬拖上了出租车。

     “才哥,去哪儿?”年轻的司机师傅开口问道,只是看了蒙着面巾的石飞一眼。

     “去家里,晚上搬点东西!张翰,借哥五百块钱。”季承才说道,浑然没有找熟人借钱的尴尬,而是相当的理直气壮。

     司机点了点头,说道:“一会到了转给你,我让老王开他的箱货过来。”司机手指飞快的在车载支架上拨打了一个电话。

     “走啊,上去啊。”季承才见石飞下车之后就不动了,身手拉了一把,没拉动就放弃了。带着张翰就顺着楼道蹭蹭的跑到了自己原来的出租屋。

     “你好,我是原来的住户,今天过来拉家具的。”季承才进了屋子说道。

     “你搬走了,我睡什么?”张丽雯看着孔武有力的季承才有些打怵,但还是出生问道。虽然房东和自己说过,可自己现在没钱没床,只能近乎委屈的看着季承才。

     “你要搬家?和你的兄弟一起吗?搬到哪儿?”

     “我兄弟在市区里买了一套房子,我那边也没有家具。”

     “哦,那行,正好,帮我也把东西都装上,我也去!”张丽雯的话让季承才愣住了,季承才看向张丽雯的脸,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明白了,哪你收拾下衣服,咱们一起走!”季承才这点主还是做得了的,何况这是好事。

     “你那是什么眼神?要不是你那兄弟毁了我的清白,我才不去呢……”声音从一开始的理直气壮变得渐不可闻。

     “嗯嗯,都懂!你去收拾衣服吧!”季承才带着张翰开始搬沙发。

     沙发搬到楼下,老王的箱货也正好到了。装上沙发,季承才就和张翰一脸暧昧的看着石飞。石飞受不了二人的目光,直接躲到了车里关上了门。

     “兄弟,老王来了,咱四个快点搬!”季承才满意的说道,不容石飞多想,打开车门拉着石飞上楼了。

     “你,你怎么来了?”张丽雯看着首先进来的石飞有些局促的问道。

     季承才和张翰以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老王看着屋子里的二人,憋着笑。

     “那,那什么,我,我来把床搬走。”石飞更是紧张,心里却把季承才骂了一通。

     张丽雯不再搭理已经结巴的石飞,背着一个背囊,拖着一个拉杆箱往楼下走去。

     “赶紧搬家,都别闲着了。晚上哥请客!”季承才说着,走进了卧室,两人抬一张,离开了。

     一路上,石飞坐在后边和季承才说着悄悄话,无非就是埋怨季承才招来了个外人。

     张丽雯看着空荡荡的新家,直接走到了朝阳的主卧。

     “喂,你懂不懂规矩?不交钱还想住主卧?”石飞气不打一处来。

     张丽雯尴尬的看了季承才一眼,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季承才站起身拍了拍石飞的肩膀说道:“这主卧里有独立卫生间,弟妹住着方便。”

     主卧的门打开了:“再乱嚼舌根我,我……”张丽雯气氛的看着季承才,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威胁的话。从下到大,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几人看着张丽雯的表情都是大乐,只有石飞尴尬的坐在沙发上。

     “丫头,去下边的熟食店买点肉,再带小卖部送几箱啤酒过来!”季承才看着略显尴尬的场面,说道。

     “哦。”张丽雯答应了一声,离开了屋子。

     “兄弟,你看人家姑娘,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底盘还大,好生养,就别挑了。”季承才打趣的说道,说完就拉着张翰将一张床搬到了主卧里。

     只留下不明所以的老王陪着石飞尴尬的坐在沙发上。

     一顿简单的晚宴,送别了前来帮忙的张翰与老王。

     “那个,那个张丽雯,你把房租交一下。”石飞看着正收拾盘子的张丽雯说道。

     季承才打着哈哈说道:“算了,算了。丫头安心的住着。”

     “我有工作,房租该多少就多少。我,我下个月给你。”说完不再搭理石飞,自顾的走进了厨房。

     “有工作了不起啊?我还有工作呢。”石飞小声嘀咕着。

     “唉,兄弟,你还有工作?我怎么不知道?”季承才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因为他知道石飞现在的尴尬,找工作应该不容易。

     “我有工作怎么了?我,我写点书容易吗?唉,我说,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啊?”石飞不悦的说道。

     “写书?写网络小说吗?什么名字?”张丽雯两手放在身前问道。

     “《衰神逆袭》,怎么了?你个混吃混喝还白住的有意见吗?”石飞这是更加的不忿了。

     张丽雯不顾手上的油污,急匆匆的跑到了卧室,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你好,我现在在做一个调查,我想问问你,你这么烂的书是这么坚持写下去的?”张丽雯煞有其事的问道,一边打开笔记本准备记录下来。

     “滚蛋,你个三蹭!”说完往侧卧走去,不想再搭理客厅里的这两位二货。

     “切,一个扑街写手还这么拽,拽什么?不签约,不上架的扑街货。”张丽雯也被石飞吼的来了脾气,主卧的门关上了,只留下客厅里的季承才一个人不知道在笑什么。

     石飞关上门,随手码了一章,这一章的内容只有重复的几个字。“求收藏,求推荐!”就这么六个字,愣是水了洋洋洒洒的三千字的一个章节。石飞的心里的小恶魔得到了满足,心满意足的合上笔记本,盘膝坐在了地上。

     石飞沉入内视,丹田里土黄色的气息也越发的浓郁。土黄色的气息包裹在丹田的内壁上,中间开始渐渐的变得空虚起来。

     随着石飞手的挥舞,从石飞的百会穴开始,一道碧绿的气息涌了进来。碧绿的气息在被土黄色气息滋润过的经络里,愉快的跳跃着。

     仿佛鲤鱼跳龙门,过了印堂穴之后,便停住了。许久,碧绿色的气息分出了两部分,一部分折返回来涌入了石飞的识海,一部分下沉,开始往石飞的丹田奔腾而去。

     涌入识海的气息,开始修复着被石飞因为强行取出刺猬酒而受损的识海;识海里苍茫的大地开始有了起色。石飞瞬间明白了。五行相克亦相生,但单单一行却没法独活。白茫茫的大地瞬间被碧绿的气息铺开,小草欣欣然睁开了眼,但再一看,小草已经枯萎了。

     石飞正准备调集丹田中的土黄色气息,识海中的小刺猬晃晃悠悠的醒转过来。

     “别调集大地气息了,你再搞下去本皇就是魂飞魄散也救不了你了。”小刺猬双手飞舞,张开了嘴巴。枯萎掉的小草仿佛飞船遇到了黑洞,涌入了小刺猬的口中。小刺猬的身子暴涨,肚皮撑的足足有一个篮球大小,哀怨的看了石飞一样,双脚一虚,又倒在了白茫茫的大地上。

     石飞懊恼的摸了摸后脑勺,开始讲碧绿色的森林气息往下驱赶。任督二脉的打通,着实给石飞带来了莫大的好处。气息的调集有了捷径,也加快了石飞的修炼进度。

     夜半时分,石飞开始将多余的气息顺着手足上的经络游走,淬炼着石飞的四肢。

     初升的太阳开始肆虐大地,六七月份的太阳很是毒辣。石飞睁开双眼,打开鼻腔,一股恶臭涌入了鼻腔。

     “我去,至于吗?这么下去,以后在家还怎么锻炼?”石飞疑惑的摇了摇头,只好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你,你真是混蛋!”石飞刚走出屋子,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石飞看了自己光着的上身不以为意的径自走进了洗手间。冰凉的自来水冲掉了石飞身上的泥污,石飞一阵舒畅,不由得在卫生间里发出一声轻吟。

     “讨厌,讨厌!”张丽雯放下做了一半的早餐,回了自己的屋子。将素颜的面容埋在了被子里。心里却腹诽着石飞:“唉,没女朋友的日子真可怜啊。”想完之后,脸上没来由的一阵发烫,自己暗骂了一句,索性点开了石飞写的书,当看到足足三千字的水文章,脸黑了下来。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简单的六个字,复制粘贴竟然能发布出来。心里的恶魔驱使着,张丽雯点下了举报。一个大大的无耻恶评,被管理员加精置顶了。

     “今天哥就要上班了,弟妹做的饭不错。”季承才擦了擦嘴边的油花,不吝的夸起来。

     “等等,我也去!”张丽雯也不再解释,直接拎着包躲闪着石飞疑惑的目光逃也似的出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