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白发人
    石飞坐在二楼的一个不显眼的包厢里,看着楼下涌进来的富商,说不上来的感觉。这社会谁也没罪,但必须有些人选择让出一部分,你不让出来那就这能请你让出来了。有道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砍一刀才愿意出点血。李明远和张伟毅在大厅的成排的连椅红锦缎的垫子上坐了下去,身边都是一群熟人,相处的非常融洽。有人想套套这幕后的老板,却被二人打着太极转换了话题。季承才抱着一坛酒走到了场中的拍卖台,这也是和其他拍卖行不一样的地方,别的拍卖行会的拍卖台会和客户分开,而这个拍卖行则是以拍卖台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圆圈。酒封被季承才温柔的敲开了,一丝酒香像妩媚少女的纤纤细手拂过众人的脸颊,心动了,那这拍卖会就算打响了。季承才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在吵杂的人群中猛然喊了一嗓子。“三百年陈酿,每月拍卖三次,每十天一次,开业第一天,多拍卖十坛!”“第一坛开拍!起价两万!每次加价一万!”三五万的叫声络绎不绝,台下的人纷纷加入了竞相牌价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一脸悲戚的低着头,懊恼不已。石飞坐在包间里抖着身子笑个不停。同在包间里的小李秘书和张丽雯不明所以的问着。石飞将前几天金州市一行卖酒的事说了一遍,并且很确定的说曹治长肯定没把那坛酒放在眼里。而楼下的曹治长脸上一阵阵的发烫,这酒坛何曾相似,现在这第一坛已经加价到了五十万。当初自己怎么就送给了门卫,心里对石飞的厌恶更是加深了一分,曾经的老死不相往来变成了现在的与除之而后快。在曹治长心里盘算着打击石飞的时候,第一坛酒的归属尘埃落定。一位服务员端着托盘和一台刷卡机来到了第三排的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身边。八十万的价格让楼上的三人也是大吃一惊,石飞现在甚至不敢想象这后边前年陈酿会卖到什么价格。而第二坛的起拍价是第一坛的起拍价和成交价总和的一半,也就是说,想要拿下第二坛在无人竞价的情况下也要四十一万。现在这酒已经不是简单的拍卖品了,而是标榜财富的奢侈品,几经轮转加上石飞的可以安排,第二坛竟然让曹治长这个土鳖厂长以一百万的价格拍下了,之后的几坛虽然也是坛坛惊心,却在没有破百万的迹象了。二十坛三百年陈酿下去,拍卖行已经累计了尽两千万的资产,而成本仅仅是两条七匹狼。五百年的陈酿,和三百年的陈酿一样,每十天拍卖一次,不过每次只有三坛,同样因为开业酬宾,第一次也只有寥寥五坛。在场的都是有身份的,且不说这一两百位各省的商界巨贾的资本,单单这面子上也要过得去啊。都知道压轴的肯定在最后边,但是这么个哄抢法,依旧是僧多尼姑少。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一些全国排名前十的甚至都已经跃跃欲试。随着酒封的打开,如果说第一坛酒的香味是少女的娇羞,那这一坛酒就是新婚女子的欲拒还迎。随着价格的飙升,一些本土的大商们坐不住了,他们尝过千年陈酿的滋味,更知道这么下去,这古酒的价值真的就是不可估量。心里悔恨着,当初没有抓牢这张船票,有些能做主的开始想办法,而有些自己做不了主的只能看着别人吃肉喝汤,自己连闻味道都是奢侈。此时张叔夜的办公室电话已经被打爆了,张叔夜对着几个曾经发誓一起改革的人委婉的推脱着,只说自己无能为力。有的逼急了,甚至威胁张叔夜,要把他的计划捅出去,可是现在张叔夜还怕这个吗?根本不怕,当初他们选择隔岸观火或者明哲保身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船,你上也要上,不上也要上。因为这场风暴一旦刮起来,可能所过之处寸草无生。朝堂上的争吵,拍卖行的人全然不知,但是更多的人加入到了疯狂的拍卖中。第一坛五百年陈酿拍出了天价。这价格也仅仅是对于石飞和季承才这两个人来说。这些巨商随便一瓶酒,那个不是几十万,现在的百多万真不算什么,何况这酒能让李明远这个光头房地产大佬重新长出头发,这才是关键。石飞看着喧嚣的人群,看着即高兴又有点懊恼的曹治长,心中索然无味。直到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石飞才从入定中醒转过来。一头白发的妖艳女子的声音实在是太过震撼,在一群争得面红耳赤的糙老爷们中无疑打破了拍卖行的喧嚣。石飞看不清女子的面容,甚至监控里女子的面容也是不真实的,虚幻,飘渺。“嘶……”石飞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子仅仅瞥了自己一眼,自己体内的四路大军竟然躁动起来,如果不是小皇拼命的压制着,石飞恐怕又要昏过去了。“一千万!谁抢弄死谁!”女子的声音还在石飞的耳朵边上回响,可是这娇滴滴的霸气话竟然众竞拍者一阵好笑,心里骂着这拍卖行太会玩了。殊不知,这女子竟然轻轻的从座椅上跳了起来,踩着前排几个人的脑袋,直奔拍卖台。季承才会点功夫不错,可这超出他认知的速度,他知道自己潜意识里的动作怕是完不成了。女子来的快,去的也快,临走一只手虚空中变幻出一堆成捆的钱,一对丹凤眼蔑视的看了石飞一眼。“这,这是男的……”石飞更加的震惊了。石飞一手轻拍二楼的栏杆扶手,身子轻飘飘的落在了拍卖台的边上。一只手在季承才的身上拍打了一下,季承才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石飞一个眼色,二楼的两位急匆匆的跑了下来,搀扶着季承才走了下去。李明远和张伟毅恰到时机的安抚着受惊的众人,石飞已经几个纵跃踩着连椅夺门而出。刺猬酒的味道石飞十分的熟悉,循着酒的香味,直追而下。白衣女子一边控制着速度,一边抱起酒坛猛灌一口。石飞更是双脚生风,路边随手抄起的一辆自行车只看到脚蹬飞快的转动,根本看不到用力的脚。鲤城市南郊三十里,有一座山。名曰砚池山,传说曾经有位仙人在此处用一只巨大的毛笔沾着砚池山上一处水渍在天空挥毫泼墨,正因为这位仙人的即兴创作,才有了鲤城市的一处处泉眼。白发女子娇喘着坐在山顶,头上散乱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裹挟在脸颊上,平添了无数的妩媚;石飞将已经磨破轮胎的自行车放倒在山脚下,顺着并不存在的阶梯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去,越走越心惊,越走感觉呼吸越困难。“这……”石飞明白了,这让自己压抑的感觉从何而来。白发女子的娇喘根本不是累的,而是一种石飞在书中看过却不曾见过的一种攻击手段。这种手段的目的在石飞看来简直是无耻,利用人心中对最原始欲望的冲动达到刺激对手,让对手扰乱心志的地步。但这种手段对石飞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地支阴土堵住了石飞的听觉,甲乙木悄悄外放,山上的一草一木全成了石飞的耳朵。被小草与山石过滤了的娇喘对于石飞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天籁之音,浑身兴奋,好像听新婚夫妇墙根的感觉。“爷们,怎么不跑了?”石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口无遮拦,但这不是什么坏事。一脸娇憨模样的白发女子怒了,脑后的白发无风自动。“这么利害?”石飞自叹弗如,他认为自己根本做不到。“呵呵,是不是很失落?老娘发威就能让你变成软脚虾。”“爷们,你这怎么弄得?教教我。”石飞一本正经的看着这不男不女的人问道。“你才是爷们,你全家都是爷们!你学不了!”这人气愤了,而且很气愤。自己都生气成这样子了,难道他看不出来?真的只认为好看?“爷们,说说,我怎么就学不了。”石飞的手背在身后,瞬间一把银针出现在了石飞的指缝里。“因为,因为你大爷的你头发短。”这人受不了了,心里开始暗骂刘思邈,竟然被这么个菜鸟给达成那副德行。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这个石飞实在是太可恶了。三千白发,被这白衣女子抓在手中,轻轻的一用力,手中多了一些细碎的头发,攸然出手,岂料石飞的银针速度更快,女子震惊的同时石飞手中的银针已经近在眼前。“大胆小子,修伤我主!”一道憨厚的声音从石飞身后响起,接着一道黑影从石飞头上掠过。石飞的心里终于开始感到后怕了,自己的甲乙木已经控制力整个砚池山的草木,竟然没发现这个一身迷彩装的壮汉是从何而来。一身特种兵的作训服穿在壮汉的身上,颇有那么几分神韵,风轻云淡的大手一挥,拦下了石飞投出去的银针。一条眼罩捂住了壮汉的一只眼睛,壮汉嘴里叼着一支抽了半截的香烟,斜着单眼看着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