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石飞的消息渠道
    石飞看着识海中正在抽烟喝酒的五个小家伙,带着哀求的神色恭敬的站在他们老大的身边。

     “你把他们带坏了。”石飞笑意盈盈的说道。

     “咳,前段时间受损的灵魂还没好,本皇要休息了。”小皇厌恶的看了石飞一眼,转身就要继续睡觉。

     “这可是他们修炼的大好机会,你不能这么自私。”

     “呼呼……”小皇在石飞的身边打起了鼾。

     石飞一筹莫展的看着正在玩耍的五个小家伙,自己有些日子没来,他们竟如此的疏远自己,还真是小孩心性。不过石飞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一把玻璃球拿在手中,在草地上一弹,玻璃球滚到了五个小家伙聊天打屁的地方。

     显然这不足以引起他们的玩性,但是石飞又是一枚玻璃球弹出,与之前的玻璃球碰撞在了一起,玻璃球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下子引起了五个小家伙的兴趣,一个个伸着拳头大的脑袋趴在地上,羡慕的看着石飞。

     这时候如果石飞就送出神器玻璃球,那这领导当的就太不合格,也太随性了。石飞一脚踢开一个,三腿两脚踢飞了五个,拿起玻璃球奕奕然的向远处走去。

     五个小家伙在这个世界里那事来去自如想去那就去那的主,只一息的时间就出现在了石飞的身前,漂浮着。

     石飞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小家伙们却锲而不舍的围着石飞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想要啊?那你们要干活的,知道不?”石飞终于收起脸上的平静,猥琐的诱惑着。

     “跟我出去,我这边有一方世界,比这个小多了,你们只要能治理好,这些都是你们的。”石飞手掌一晃,玻璃球又被装了起来。

     五个小家伙被石飞带到了黑色泥潭的边缘,五个小家伙却因为贪玩而忘记了自己不止是童工还是幼工。

     “呀呀……”石飞看到了为了玻璃球而加油的小家伙们,一个个纵身跳入泥潭各显神通。

     “呕……”首先下去的小水一袭青衣染上了泥淖,在岸边狂吐起来。石飞悄悄的送出一颗极具诱惑力的玻璃球,小水长着指甲盖大小的嘴巴将玻璃球吞到了肚子里,青衣褪掉,再入泥潭。

     其他的小家伙却要稳重的多了,小火在黑色泥潭上用烈火烘烤着,小金将干涸的泥潭切割成块,小土运山搬石干的好不快活;不过还数大木最惬意,几条触须伸到了泥潭里,泥潭中的乌烟瘴气随之消失。进度很快,而巨龙则忍着剧痛,颤抖着。

     这一天华夏各地都发生了不同等级的余震,不过好在没有什么伤亡。

     日复一日的耕耘,随着劳作的加深,五个小家伙也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首先是五个家伙的身体更加的凝实了,现在最强壮的小土已经有石飞膝盖高了。

     石飞却过的潇洒至极,此地灵气充裕,修炼起来事半功倍,现在石飞已经到了地阶第三镜的瓶颈了,这也是地阶的第一个关卡,过了实力倍增,不过,哼哼,那就继续累计,早晚会引发质变。

     石飞原本如钢筋混凝土的脉络现在有了生机,不再是万年不变的呆板。

     如果有人进入其中会看到一条灯火通明的隧道,衣着鲜明的五股元素气息各自忙碌着。

     石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即将完工的修复工作,满意的笑了。

     一瓶龙涎香,石飞的瓶子让老龙差点吐血,这哪里是瓶子,根本就是石飞装酒的坛子。

     这是石飞要的,当然作为华夏的龙脉脉灵,还是很厚道的送给了石飞很多的东西,其中最珍贵的也是石飞最期待的那就是让一个无法修炼术法的人拥有五行气息的丹药。

     意外之喜是小皇得到了一个可以一滴最宝贵的始祖血脉。

     修复工作在三天之后完工了,在老龙鄙视的眼神中,石飞飘飘然的离开了。

     不过石飞走后,老龙却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对着老龙说道:“这小子这下要发达了。”

     “也就你能想出这么损的招,不过这小子还真是得天独厚,阴阳五行共十种气息,他现在就得到了五种本源气息,假以时日次子造化不可预测啊。”

     “是啊,不过看你的样子,你好像舍不得离开?”白发老者笑吟吟的说道。

     “我即使再不想离开,也不行啊。我现在的气运显然不足以支撑华夏日新月异的发展,再待下去我只怕会拖累了华夏啊。”

     “嗯,十世衰神的逆袭啊。”老者叹了口气,却看着正在巨坑壁上攀爬的石飞露出了憧憬的神色,一边的巨龙也是一脸憧憬的看着他。

     不到一年的时间,石飞的修为进度让这两个常伴华夏的人物也是乍舌不一,不过能送的他们已经借着这次龙脉被破坏都送出去了,至于石飞能利用多少那就看石飞的造化了。但是一想到那个千年的刺猬皇,仿佛一切又没有什么难度了。

     此时石飞归心似箭,突破后自己的身手更加了得,但是石飞却还没有适应。一脚踩在石头上,这边就一头撞在了山石上。屡战屡败的石飞仿佛找到了窍门,脚尖虚点,竟只用了片刻就回到了当初教学的山洞外。

     石飞看了一眼这不知道带了多长时间的山洞,发现原本的巨坑竟然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路飞掠,速度快的肉眼难见。

     华夏大学里正在盖着新的教学楼,大部分学生都在简易的教室里学习着,一部分没有课的则帮助建筑工人修建着新的校园。

     “老校长。”石飞在人群中找到了熟人,径直奔了过去。

     “你小子消失这么久,干什么去了?”

     石飞流露出一个不能说的眼神,老校长会意的不再提这个话题了。

     “罗郎让我给你带个口信,不过被我决绝了,我让他自己面对你。”老校长有些为难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石飞忽然觉得一阵难言的感觉窒息了思维,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老校长拉着石飞的手,向一个角落里走去。看了看四周无人,说道:“秦倩倩失踪了。”

     晴天霹雳,初入爱河的石飞那里承受的了这种打击。

     “你别急,听我说。”老校长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安慰着石飞。

     “我能不急吗?那是我女朋友,你当然不着急了。”石飞火大了,对着慈祥的老校长嚷了起来。

     “放你妈的屁,老子比你都急,那是我亲孙女。”老校长也急了,破口大骂道。

     石飞呆住了,他从来没在乎,也没询问过秦倩倩的家人,没想到秦倩倩竟然有这么深的背景。那就是说现在华夏的首长是秦倩倩的父亲。

     “你们没找吗?在哪儿,你告诉我。”

     “我已经让人查了一个多月了,现在还没有结果。罗郎他们正在外寻找着。”老校长说着,眼中却扑闪起眼泪来。

     “那你儿子就没发动力量找人,他一个这么大的领导会没办法?”

     “小飞,你要知道,我们这种家庭,每走一步都有人盯着,他现在正在策划着改变现在的风气,怎么可能自己去……”

     “好,你们秦家不找,我自己找。以后你们休想再看到倩倩。还有,你告诉他一句话,我最讨厌这种人,为了自己,连家人都不顾,这样的领导不当也罢。请他记住,他是首长之前首先是一位父亲。”石飞说完话之后已经离开了。

     老校长这是才从兜里拿出手机,有些不悦的说道:“现在满意了?就他的性子,真不让我们见倩倩,你以后别来见老子。”老校长拿着手机对着刚刚建起的墙壁丢了过去。

     正在国外访问的首长艰难的合上了手机。

     石飞在最近的手机店里买了一部老年机,给东方易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久,华夏大学的操场上来了一架军用武装直升机,石飞心急如焚的登上了直升机,和司机简单的说了两句,司机就从操场上飞了起来,一路南下。

     找人,指望有心人留下线索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石飞有办法。

     石飞最忠诚的伙伴,依飞阁最大的两家酒水供应商就是石飞最大的依仗,最强的信息网络。

     只要又食物的地方就会有老鼠一族的存在,想要找到一个人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石飞在北湖湖底焦急的等待着,从各个省份陆续的传来了各种不同的反馈,但是结果无疑是没有线索。这一天华夏大白天满大街的老鼠,刺猬。

     最喜黑夜的刺猬白天在大街上成群结队的行走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胆子最小的老鼠竟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各大超市,小区,不过和往常不一样,这群老鼠所过之处秋毫无犯,仿佛也在寻找着什么。

     这一天注定是华夏最不寻常的一天,刺猬跨过荒野,老鼠路过餐厅。不知道多少刺猬,多少老鼠在这一天殒命,但是他们还在寻找着,后来网上出现了大量的文章,有的人预测华夏还要有地震,但是更多的人却呼吁保护动物,尤其是这一群不偷不抢的动物,但是这一天很多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