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耗子之死
    “‘十一三’纵火案主犯刘子豪畏罪自杀,至此华夏大学女生宿舍楼纵火案正是告破。”学校的餐厅里正播放着华夏早新闻,和石飞一起来的胖子看着电视中趴在地上的耗子,不由得生出一丝悲哀。

     石飞说的没错,如果自己还一味的跟着任宏超,也许下场比这个还要凄惨。

     “哥,这是昨天晚上耗子给我发的信息,我,我……”胖子略显局促的看着石飞。

     石飞拿过胖子的手机,看着短信内容上显示的数字一阵迷茫,有点像暗语,但是石飞却百思不得其解。

     “是不是耗子不出事你还不肯给我看这个信息?”

     “是,我,我脑袋笨。”

     “你们两个有什么只有你们两个共同的秘密吗?这03181029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俩云盘的密码。”胖子思索了一会,肯定的说道。

     云盘打开了,露出里面的真容,藏污纳垢之所莫过于云盘了。起初石飞也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在云盘的最后边看到了一个加密的文件,上传的时间是昨天夜里凌晨三点左右。石飞看了胖子一眼,胖子的表情显然也不知道加密文件的密码。

     既然是耗子临死前一夜给的信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死,给出的毫无价值的信息;再就是他预测到自己要出事,所以给胖子传递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胖子,你我都知道刘子豪不可能杀人,但是既然结案了,我们查不查的已经无所谓了。至于他死的不明不白和我也没什么关系。”石飞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用刘子豪的死来击垮胖子最后的一点侥幸心理。

     胖子看着憨笨,其实一点不比替罪羊刘子豪笨,要不然这两个家伙也不会到现在都好的和一个人似得。

     “哥,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帮我还我兄弟一个清白,不管什么代价,我都认了。”胖子说着,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石飞就磕起了头。

     石飞理所当然的受了,因为只有这样聪明到装傻充愣的胖子才会彻底的选择相信你。而石飞一旦拒绝,那也就意味着石飞不承胖子的恩情,做事也不会尽心尽力。

     接到石飞电话的姜生元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急匆匆的来到了餐厅,用一条繁杂到普通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线将胖子的手机和电脑连在了一起。

     “你这是?”

     “数据线!”

     “弄这么啰嗦?”

     “这才显得咱高深莫测啊!”姜生元不无得意的说道,修长的手指却在笔记本键盘上优雅的跳起了舞。

     不多时,加密的文件破开了,是一张泛黄的照片。

     “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报仇!”胖子一只手颤巍巍的摩挲着屏幕上的照片,一只手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情之所至,金石为开。石飞原本只是想利用胖子在这迷雾中拨开一角,但是现在石飞竟同情起了胖子。

     “如果你不怨恨我,以后你就跟着我。”石飞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胖子说道。也因为石飞的这一次,在以后的和人为敌的时候他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军师。威名天下的胖军师算无遗策,名动江湖的左祭酒策定天下。

     “只要您能帮我兄弟证明清白,我左天佑的命以后就是您的。”

     “起来吧,既然你说了那就别哭哭啼啼的了,告诉我,这张照片到底什么意思?”石飞搀扶起左天佑说道。

     胖子是关心则乱,听了石飞的话这才认真的审视起这张照片。照片的上传时间是警察推断的前一刻,也就是说石飞的第二种猜测是成立的。

     “这张照片是我们八岁刚上小学的时候拍的,这,我想到了。”

     “快,看看还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加密文件。”

     果然如左天佑所说,在姜生元的操作下,在一堆成人视频里找到了一个隐藏文件。进入文件的密码是照片拍摄的日期,而这个日期却不是按照阳历记得,而是阴历。农历八月二十四。

     0824,随着一组数字的输入,文件夹打开了。

     “爷爷,我今天晚上就动手把人弄死,我绝对不会给咱们家族抹黑的。”一段音频。

     “看来耗子肯定是知道了任宏超的一些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东西,既然他能想到留下音频,那他肯定还有别的线索。”

     “去医院!”石飞当机立断,罗郎接到石飞的电话已经开着车来到了食堂。

     “胖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姜生元也开始佩服起左天佑来,这家伙脑袋转的实在太快了。

     “我知道,我会给我的兄弟证明清白的,谢谢大家了。”胖子眯着双眼,石飞依旧能感觉到胖子眼中一闪而过的仇恨。

     石飞一行到了医院的时候,刘子豪的病房已经收拾干净了。石飞甚至都已经不认为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但是左天佑还是在不懈的翻找着。

     被子,褥子被丢了一地,来阻拦的小护士也被近乎疯狂的左天佑推倒在地。

     “不对,依照耗子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这么做,肯定会留下线索的。”

     “我说你这位同志怎么回事?我们刚收拾好,你再这样我们就报警了。”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护士进来职责着。

     胖子闻声而怒,肉乎乎的手掌扇在了护士的脸上:“我兄弟在你们这死的,你们还有理了,我来找我兄弟的遗物,你再敢多说一句我他妈杀了你。”左天佑胖脸憋得通红,咆哮着。

     护士被胖子扇的一个倒退,却也开口骂了起来:“你那兄弟就是个渣滓,垃圾。要不然也不会做出放火的事情。”护士委屈的骂着,罗郎一边劝慰着,一边将委屈的护士拉了出去。

     “放你妈的屁,我兄弟是被冤枉的,你再敢说他是垃圾,垃圾,垃圾。”左天佑呢喃了几句,好像抓到了什么,想蹲下却身体不允许。

     垃圾桶被石飞取出来,里边是新换上的垃圾袋。

     “垃圾什么时候打扫的?”左天佑一脸横肉,喝问着还在委屈中的护士。

     “半个小时前,都倒在了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女护士被吓住了。

     “砰砰砰……”左天佑似乎对下跪磕头很感兴趣,对着护士磕了三个响头,护士懵了,石飞却知道,这是在感恩,劝慰了护士几句,将护士拒绝了好几次的钱悄悄的塞到了护士的衣兜里。

     “哈哈,我就说你小子不会这么笨,还是老子懂你,你他妈的怎么就自己走了呢?刘子豪,你真不是人,说好的一起毕业一起坑爹的,你倒好,这不孝的骂名你让我一个人背。你走就走了,还要胖爷给你洗着些冤屈。虽然石飞打断了你的胳膊,但是只要他能给你报仇,你胖爷就这那个人一辈子的奴才。你别怪胖爷,谁让胖爷到现在就你这么一个狐朋狗友呢。”左天佑手里攥着一张内存卡,喜极反泣,颠三倒四的说着让人不明所以的话。

     左天佑也不在乎身边人的目光,瘫坐在垃圾堆上哭泣。以至于手里的内存卡被姜生元拿走都不知道。

     不是男人不哭,也不是男人没泪,而是情未至。

     姜生元将内存卡里的信息读取出来,一个视频片段出现了。视频的内容正是任宏超在安排着在女生宿舍放火的事情经过。但是视频是在黑夜中拍摄的,根本就没有拍摄到任宏超的正面。但是石飞太熟悉这个人了,从声音上一下子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

     “这小子太狠毒了,真是畜生。”罗郎恨恨的说道。

     “哟,怎么咱这混社会的罗大少也这么看,真是难得啊。”石飞揶揄着,但是他现在想到的不是这些,而是更深的层次。

     那一夜,石飞找到秦倩倩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是洁净的;如果是因为任佳萱会术法,身体没有烟熏的痕迹,那么秦倩倩身体里也没有一点被烟熏的痕迹那事情就复杂了。也就是说秦倩倩不是在着火后被人绑走的,而是在宿舍楼起火之前就已经被人绑走了。

     “如果你想得到石飞,你就必须按我说的做,要不然你绝对不会有任何机会的。”内存卡里又传来了一到声音,这一次只有音频,没有人。

     “果然,这还真是熟人帮的忙,只是萱萱的修为,凭副校长他们两个人应该是不会得手的。”石飞托着下巴沉思着。此时姜生元也走了过来,无奈的看了看石飞,表示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

     “小强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小强已经黑入了运营商的后台,对面的电话是非实名制的,所以没有任何的有用信息。”

     “唉,我倒是怀疑一个人,可是现在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她。”石飞若有所思的说道。

     “谁?”姜生元开口问道。

     “王思晓!”

     “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左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诚挚的看了石飞一眼。

     “如果你真的能解决,咱们就算扯平了。”石飞看了左天佑一眼,心里却不知道想些什么。

     “给轩轩打电话,让她最近多帮忙照看一下倩倩。”石飞对着洛朗说道。

     “靠,你怎么不自己打电话?”罗郎瞪了石飞一眼,不过还是拨通了任佳萱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