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充满激情的足球赛成了风花雪月的恋爱场,校队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看着群情激奋的观众,好像再比下去就显得他们校队太过残忍了。

     石飞傻傻的笑着,拉着秦倩倩的手在操场上走着,就连王思晓也知趣的没有跟上来。

     “傻样。”秦倩倩羞涩的笑着,却始终不肯相信这突如其来的爱情。

     “飞,我们真的是男女朋友了?”秦倩倩不敢确定的说道,因为石飞太优秀了,无论是作为擎旗手时候的刚毅,还是刚刚对女同学的担当,还有对体育老师说的那番话的奸诈都让秦倩倩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要不我们做点男女朋友该做的事?”石飞低下头在秦倩倩的耳边说道。

     “啊,太快了吧?”秦倩倩痴痴地看着石飞花痴的样子,逗着石飞说道。

     “呵呵,也是哈。”石飞尴尬的挠了挠头,拉着秦倩倩在操场的观众席上坐了下去。

     足球场上,正在十打十。只见王思晓一脚开了出去,竟没人敢堵住球的去路。

     “她一直这么暴力吗?”石飞饶有兴致的看着秦倩倩。

     “哪有啊,还不是你把我拉走了,哪有刚表白就直接拉着人家走的,你好歹也要浪漫一下啊。”秦倩倩依偎在石飞的肩头说道。

     “嗯,对!”

     恋爱总是会让时间变短,石飞目送着秦倩倩进了宿舍楼,才心满意足的向宿舍走去。

     “老大,兄弟怎么样?”姜生元讨好的说道。

     “嗯,不错,晚上叫上小强我传你们两招。”

     “唉,黄毛,你说怎么才算浪漫呢?”石飞回忆这突如其来的喜悦,说道。

     “摸了没?”

     “没。哥这么纯洁的人,怎么可能做这么龌龊的事啊。”可是遗憾的表情出卖了他,此时的石飞那里还有一代高手的风范,整个一处于发情期的穷屌丝。

     “我有办法,明天一早肯定让你一亲芳泽。”姜生元说着,拿起了石飞的手机,在石飞手机上微信的一个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就在校内学生茶余饭后说着今天球场上发生的佳话的时候,男主人公竟挂着一丝淫荡的笑意睡着了。

     第二天,华夏大学的女生宿舍楼下,早早的响起了一首《最浪漫的事》。一个个来不及梳妆打扮的女生,像刚睡醒的金丝雀将头探出窗外。

     “我去,这,这也太震撼了吧!这,这不是那天新生演练时候的国旗护卫队吗?”一个大三的女生仔细的看了几次之后确定的说道。

     “唉,还真是,不过他们这是要干嘛?没听说学校组织升旗仪式啊!”

     “废话,你没看见他们都没穿军装吗?还有这歌,最浪漫的事。”女生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身旁女生白皙的大腿,掏出了手机。

     “打我干什么?”

     “记录最浪漫的事啊,赶紧点。昨天学校里可是传疯了,一个新生在球场上带着一个女生把校队的人打的落花流水。”

     “你的意识是新兵演练的那个擎旗手,那必须记载。不过没穿军装,气势不够啊。”

     “废话,我听说,军训结束那天,他站在门口哭着送走了教官,这肯定是一种尊重。军装是战士的荣誉,他这么重感情的人,肯定不会为了讨好女生放弃自己的原则,这男人,我看好。”

     “给我让点空啊,我也要拍照。我学校内网的粉丝太少了,传到网上肯定会吸粉无数。”

     别的宿舍基本相同,不过真正能够理解的这么透彻的却没有几个。很多人在遗憾,石飞应该穿着军装来,那样才有气势,哪像现在这样,都穿着西装,一点不好看。

     “吉时已到,奏乐!”姜生元也是拼了,把罗郎手机店里的音响拉来了。音响旁边,罗郎和任佳强极不情愿的抬着一个简易的铁架子,铁架子中间竖着一根高高的杆子。

     “升旗!”任佳萱带着一丝笑意将一串写着字的气球郑重的递到了石飞的手里。

     石飞一本正经的将这一长串气球挂在旗杆上,随着《最浪漫的事》,缓缓升起。护卫队的成员神情肃穆,给滑稽的升旗仪式增添了些肃穆与庄严。

     “秦倩倩,我爱你!”六个气球,上边写着六个字,随着气球升到了最高点,音乐也结束了。

     “秦倩倩,秦倩倩!”护卫队的成员不知道从那里弄到了两把斧子,在女生宿舍楼下呼喊着。

     “唉,这个烂人还真有花招,快下去吧!”王思晓一脸羡慕的说道。

     秦倩倩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痴痴的看着楼下正挥舞着斧子的石飞,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我,我怎办啊?”等到王思晓给自己化完妆,秦倩倩却紧张了。

     “还能怎么办?大不了以身相许呗。”王思晓坏笑着说道。

     秦倩倩被自己宿舍的几个女生簇拥着来到了楼下,石飞还在举着纸糊的斧子高声的喊着。

     “怎么不喊了?继续喊啊,晚上一人加一直大龙虾。”石飞回过头说道。

     “龙虾,龙虾!”

     “乱喊什么?喊名字,再乱喊晚上不请客了。”石飞不悦的说道。

     “你就是这么想让人觉得浪漫的?”

     “啊,你不知道,为了让这帮孙子出来帮忙,老子许了多少承诺,唉,啊……”

     “你,你怎么下来了?”石飞看着刚刚说话的秦倩倩,痴痴的说不出话来了。

     秦倩倩眨了眨漂亮的双眼,问道:“你刚才喊得什么?我没听清,我还想再听一次。”

     “这么多人,怎么好意思啊,唉,别掐啊,我喊,我喊!”石飞腰间一疼,也知道是女人的绝招出现了。

     “秦倩倩,我爱你!”

     “哗!”不知道那里泼来了一盆冷水,借着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了起来:“大清早的喊什么喊,老娘还没睡醒呢。”

     水浇了石飞一身,这下子石飞尴尬了,心里想去问问这宿舍管理员的职责,却被姜生元带头喊着的话动摇了心里的冲动。

     “亲一个,亲一个!”从护卫队嘻嘻哈哈的喊着,到后来整个女生宿舍楼都跟着喊起来了。

     两人四目相对,看着彼此眼神里的真诚,石飞低下了头,吻上了秦倩倩的双唇。秦倩倩紧张的闭上了双眼,抬起头,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亲你奶奶个腿,大早上的,想干嘛?”又是一盆凉水浇了下来。

     石飞怒了,这一次这水泼在了秦倩倩的身上,石飞那里还忍得住,石飞将自己刚才放在一边的外套取过来披在了秦倩倩的身上。

     “小小,帮忙带这倩倩回宿舍,这天太凉了,别冻感冒了。”石飞和气的说道,却一脸凶相的看和位于二楼的宿舍管理员宿舍。

     “给我砸!”石飞一声令下,只开了一道小门的宿舍门被不怕事大的姜生元和罗郎,拿着刚从旗杆上拆下来的钢管对着厚重的楼道门砸了起来。

     “带倩倩回去,还愣在这干什么?”石飞没好气的对着任佳萱喊道。

     石飞一个助跑,一脚重重的踩在了单元门上,早已不堪重负的单元门应声倒了下去。

     不多时,石飞单手拎着一个满脸雀斑的胖女人从楼上走了下来,来到宿舍楼外。

     “倒水!”石飞对着二楼喊了一声。

     “得嘞!”石飞一只手抓着胖女人,另一只手招呼着二楼的罗郎和姜生元。

     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从哪里找到一根水管,冰冷的自来水从楼上顺着水管浇了下来。

     “你放开我。”胖女人挣扎着,可那里是石飞的对手,冰冷的水流浇在了石飞和宿舍管理员的身上。石飞知道这是那俩家伙故意的,不过衣着单薄的宿舍管理员却已经全身湿透了。

     胖人也有胖人的曲线,肥硕的身材一览无余。看着雪白的领口,石飞倒不好意思了。

     “就在这呆着,什么时候换班你再出来。”石飞丢下一句话,松开了抓着管理员的手。

     “你等着。”宿舍管理员想冲出去,可头上的水却跟着她在跳动。

     “活该,这种可恶的女人早就应该被收拾了。”女生宿舍里传来的不是同情的声音而是大快人心的呐喊。

     “啪!”石飞怒急攻心,一巴掌将正想躲开的胖女人抽翻在地。

     “还浇不浇了?老大这次玩大了。”姜生元心有余悸的和罗郎商量着。

     “浇,我可是听萱萱说过,这胖女人总是把她的相好带到宿舍楼,还有,每次都借着检查卫生的时候偷偷的学生的东西。”罗郎说着,把半开的水管全拧开了。

     这一刻被迅速的传到了校内网站上,帖子下边好评如潮。一群不明所以的为管理员辩解了几声,就被各种记载着这管理员的信息给策反了。

     尤其是男生看到这管理员带着自己的想好进入女生宿舍,更是怒不可遏,加入到口诛笔伐中。

     正吃着早饭的校长,被副校长的电话给弄的一阵烦闷。本来这个女人来的时候,自己就坚决不同意,可谁让这个管理员和一位自己也不敢得罪的人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呢。

     老校长匆匆的吃过早饭,来到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管理员已经不省人事了,地上还躺着给自己打电话的副校长和两名前来调解的警察。

     “石飞,怎么还把警察打了?”老校长不悦的看着石飞,但是他也知道石飞来华夏大学的目的,可这么做老校长实在没法对外界交待。

     “校长,这话你应该问问同学们,这样的人品你怎么会让她来学校工作。还有,这个秃子,上来就想打我,我踹他一脚已经是轻的了。妈的,谁让你们俩停的,继续冲,给我把这个胖女人肮脏的心灵冲干净!”

     “还有,这两个警察,一不出示证件,二不讲究文明,上来就要拷我,踢两脚,断他们一条胳膊是轻的。如果今天我女朋友被这个娘们害的有一丁点不舒服,我今天非把她弄死。”

     “还有,你这校长来了不先问问原因就职责我?你问问,是我先打的他们还是他们上来就对我动手动脚?水是楼上那两位浇的,这俩穿着警察衣服的败类却来打我,我这是正当防卫。”

     “好好,刚才是我说话没注意语气,我想你道歉,你能不能先让他们停了?”老校长被石飞说的出了一身冷汗。

     石飞冷眼看了校长一眼,说道:“现在不应该你问我,而是问问那些趁机用脸盆泼她的同学们答不答应。华夏大学,华夏的第一学府,竟然用一个随意就把男人带到女生宿舍的人当管理员,你现在问我答不答应,真是笑话。水不是我浇的,你问我有意思吗?”石飞对这个校长多少有了些反感,尤其是这件事还牵扯到秦倩倩,这老校长还打算偏袒这个女人,简直是可恶至极。

     老校长一下子愣住了,石飞的话却句句敲打着自己。是啊,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可自己竟然因为怕得罪人竟然做了这么多委曲求全的事。一个女生宿舍管理员都敢带着男人进出宿舍,还有什么可以替她开脱的。

     老校长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对着女生宿舍,说道:“同学们,是校长老糊涂了,竟然前怕狼后怕虎,将这种人安排进了学校。是我的错,我给大家道歉了。”

     “肖秘书,去答应两份解聘合同书,将王副校长和这个管理员清出教师队伍,还有通知记者,让他们来曝光这两位警察!从今天起,华夏大学严查教师风气,但凡有违师德的现象出现,一律严惩,包括我在内。”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是他们那群官员,商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方,谁的触手想伸到华夏大学里,我就砍掉谁的触手。另外,通知下去,凡华夏大学各附属高中、初中、小学有那些教师是被人安排进来的趁早走人,谁敢在不作为,立刻滚蛋。那些打着教师资格,上课不认真讲课的,开设补习班乱补课的教师一律清出教师队伍。把这些人的名单报给我,我要让他们无法在教师界立足。”老校长的话掷地有声,石飞忽然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太过分了,人,尤其是华夏人,本身就都生活在人情往来中,校长,真的有错吗?

     “啪啪……”在石飞的带动下,华夏大学里响起了络绎不绝的掌声,为了老校长和一位真正的教育家还教育界一片晴天的伟大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