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先皇和匈奴王的女儿
    哪里来的老头……好生厉害……

     李渊果然不是骗我,草原外面果真有高人!我打算拜他为师,此人对于天下奇药的见识是我的两倍以上,这还是保守估计,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基本能认全天地间各类草药了吧?

     ……

     好……好厉害的女娃!方鹤你小子输得不冤啊!

     年纪轻轻就对用药有如此高深的见解,要是再给她十几年岂不是天下无不治之症?

     如果不算对于草药的见识,单论其它,比如对于陌生草药的见解、配药的手段,我顶多也就和这女娃五五开吧,甚至对于除旧疾这方面,女娃比我还强!当初皇帝那个旧伤我也是看过的,我都束手无策的东西,这女娃居然说治就给治好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相比之下,我唯一的优势只是活的久了一点。

     唉~可惜了,听说皇上要娶这女娃为后,不然我还真想再收一次徒啊。

     不过,这女娃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好像以前在……皇宫里见过?想不起来了,脑袋不好使喽,回去再查查吧。

     ……

     叶筱要拜药王为师……?也好,就依了她吧,反正还要这间府邸住些时日,给她找个老师也好,省的她整天在书堆里扎着,本来人就不咋灵,恐怕再这样下去人就真的呆傻了。

     ……

     李渊说那个老头同意了!他要收我为徒!真高兴!

     或许是有点高兴过头了,当时我就坐在李渊旁边,下意识的搂着他脖子亲了他一口……现在我坐在他身上,跟他四目相对……好尴尬……不过离近了看他那对鸳鸯眼还真是漂亮。

     ……

     她居然……主动亲了我?

     我脑子一片空白,要不要表白?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但是,或许是太着急了,在说之前,我先搂住她的腰,反亲了一口……现在……好尴尬……

     ……

     他居然搂着我就亲!就说我对他有好感但这也太唐突了吧!?呃……好像是我先亲的他?

     我下意识想起身离开,但他抱着我的腰,抱的好紧……我又不好意思叫他松手,坐了一会儿之后居然又不想起来了……我忽然想起在草原上,大风呼啸的那个夜晚,他也是抱着我抱的这么紧。

     ……

     她只是小小的挣了一下,然后就没什么动作了,我能从她眼里看出一股害羞与欢喜,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这是……我能随便干点啥了?

     干啥也不能在院子里,得回屋。

     ……

     他想干什么?怎么抱着我往房子里走?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不知为何,我没反抗。

     ……

     该干的,都干完了,但是我却还没跟她说我那一群老婆的事,不敢说。

     要是我说出来,她伤心怎么办?她不高兴了要走怎么办?

     叶筱睡着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她依偎在我怀里,鼻尖兰气轻吐,弄得胸口痒痒的。

     罢了罢了,反正她那么傻,到时候直接把她往百花园里一放,反正那地方够大,再给她找很多医书,让太医院那几个女御医来陪她,给孙逸晨也在长安城里置间宅邸,让他时不时进宫一次,我平常也在百花殿里待着,不让她去后宫里转悠……就这么瞒着她呗?

     打定主意后,心里忽然有种释然,渐渐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我也悠悠睡了过去。

     ……

     李渊又走了,每天早上他都要消失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带着他那堆折子。

     师傅这几天都不在,说是回家去取医术了,没人陪我真无聊。

     唉~自从那天过后,李渊这家伙现在明目张胆的骚扰我,按照娘教我的,现在我该管他叫啥?夫君?

     对了,娘给我留下一本书,说等我有了夫君就按照书上的做,这几天太累了,把这事儿给忘了。

     我看看……那本书在哪儿来着……

     找到了!好旧,翻开第一页,里面是娘亲的笔记。

     “筱儿,当你翻开这本书,想必你已经成家了,成家之后,娘先前教你的某些东西就该改改了。

     记住,“夫君”的骚扰不叫骚扰,叫……疼爱。

     但是呢,男人这东西,到了四十岁某些方面就不中用了,跟生病一样,这是你姥姥跟娘跟男人生活多年的经验。

     为了给他们治病呢,你姥姥就发明了一种神奇的药汤,到了娘这代才完善好,你接下来就按照我说的做就好。

     取虎鞭草两株……”

     这药汤还挺复杂,不过用的这些草药好像不是治病的吧?嗯……看不懂,反正按照娘说的做准没错。

     不过,在书的末尾,我发现了一个男人的画像,那男人长得很英俊,并不是草原上的人,可惜娘画人的功力不咋好,有些地方线条不是很流畅。

     为什么把他画在最后一页?难道这男人就是我的父亲吗?

     我从来没见过父亲的样子,自记事起就跟娘在草原上行医,我还曾一度以为我没有父亲呢。

     只是……这男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有点……像李渊?

     ……

     我去,这什么鬼东西?真难闻!

     没办法,叶筱好不容易熬出来的,那眼巴巴的样子,跟向主人邀功的小猎犬一样,我最受不了这种眼神了,硬着头皮也得喝!

     一碗怪汤下肚,怎么感觉……暖呼呼的?有点热哈……

     叶筱,来……咱俩干点啥呗……

     ……

     师傅回来了,带着两大筐医书,一筐是《药》,收录了师傅这一生所见。一筐是《医》,是师傅祖上传下的行医之法。

     师傅说让我自己看,不懂的就问他,他坐在我对面,眼睛总是看着我的手臂,目光中有着一抹凝重。

     ……

     处子线没了,晚了,一切都晚了,说来这事真是荒唐,不禁让我这老头子感叹“姻缘巧合”这些东西。

     我孙逸晨曾经是先皇身边的贴身军医,每次先皇御驾亲征总是我侍奉左右。

     先皇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收复草原,他曾多次率兵与草原上的游牧民交战,其中有胜有负,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

     最后一次进攻草原,先皇败了,那匈奴王的儿子用计捉住先皇,当时的我也一并被捉去了,我们被关押在匈奴人的领地里。

     当时的先皇也是跟现在的皇帝一般年纪,被捕时身上负了些伤,加上匈奴牢房中阴气比较重,环境也很脏乱,结果伤口被某种奇怪的东西给感染了,我没见过这种感染伤,束手无策。

     但是当时,匈奴人想要将先皇作为人质,所以他们便找来草原上最厉害的医生。

     那是一个女人,看服饰应该在草原上地位不低,她用的药我都没见过,但是有奇效。

     先皇的伤渐渐好了,但是看向那医生的眼神中也多了些情愫,那时我已经到了不惑之年,比先皇和那女医生大一辈,先皇让我在那女子面前展示中原的医术,女子没见过,啧啧称奇。

     先皇跟她说,跟我走吧,我的国家有很多这样厉害的医生,我带你见识见识。

     女子答应了。

     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女子的身份,后来才发现,她是匈奴王那唯一一对儿女中的姐姐。

     匈奴王似乎很疼爱他这个女儿,他女儿跟他说想要跟随先皇去中原,所以想让匈奴王放了先皇。

     匈奴王看着大帐之中跪伏的先皇和先皇身边的他的女儿沉默了很久,大帐中包括匈奴王的儿子在内,无一人敢出声。

     良久之后,匈奴王站了起来,取下大帐帐帘上挂着的宝剑,拔剑刺向先皇,她女儿舍身挡在了先皇身前,但是此时剑锋未至,先皇又出手一把将那女子拉至身后,最终,匈奴王的剑峰停在了先皇额头前。

     匈奴王同意了,他放走了我们,连带着送了三大箱珠宝和药草。

     回到大唐,先皇封那匈奴王的女儿为后,将皇宫里的御花园封闭起来,在御花园中建了座小殿,匈奴王的女儿就住在那里,我能看出来,先皇当时专宠于这个女子。

     先皇让当时整个太医院里的御医轮番进宫和那女子探讨医术,并且收集天下所有的医术供那女人查阅。

     一晃眼,三年就这样过去了。

     那女子已经天赋异禀,习遍天下医术,并且为先皇诞下一名皇子,皇子长得跟先皇很像,一点草原人的样子都看不出来,唯一不同的是,皇子有着一对异瞳,当时皇子只有一岁,被先皇封为太子。

     两年之后,皇后又诞下一名女儿,被封为“奉国公主”,封号在古今以来是对于公主来说最为尊贵的,在诞下公主的那一刻,先皇便在大唐版图中划出十三座富饶的城池作为公主的封地以及长大后的嫁妆。

     可这些都不是皇后想要的,她已经学遍当时中原所有的医术,但是草原上某些东西她还不懂,她想要回去。

     皇后的性子直爽,便直接把她的想法跟先皇说了,先皇一愣,随即派重兵把御花园围了起来。

     先皇不让皇后离开,朝中之事都是让大臣递奏折,而他则在御花园的小殿中整日陪着皇后,希望皇后能改变心意。

     皇后一边答应着,一边暗地里准备一个名为“神仙醉”的奇药,当药成之日,药香从皇宫内的御花园那座小殿里弥漫而出,顷刻间布满长安城,长安城方圆数里内,凡是生灵,皆昏睡不起,足足三天。我当时想,这药如果是用在战场上……

     皇后娘娘带着公主跑了,但是却把三岁的太子留下了。

     长安城内的人们醒来后,史官把这三日成为“长安城消失的三天”,将其划入秘史,而先皇则对外宣称皇后死了,对于太子的态度也日益冷淡,最终导致一众大皇子对太子设下计谋,想要将太子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这时先皇才潘然悔悟,出手保下太子,并亲自出出访草原,想要寻觅皇后的踪迹,当时大唐还不安稳,前朝余孽尚未除净,于是先皇便让经历磨难后心府成熟的太子坐镇朝堂。

     好在太子手段高明,没让前朝余孽得逞。

     先皇这出访草原,一去便是两年,期间仅仅见到皇后一面,回来之后便得了场大病,众御医束手无策,当时的我早已隐居,但还是出面为先皇看了一眼。

     相思病是无药可治的,哀愁是一种情绪,能将其抚平的,只有先皇心中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就这样,先皇又抑郁着过了几年,在太子十九岁那年驾崩。

     我真是老糊涂了,在见到这丫头的第一面就应该猜出她的身份才对,如今酿成大祸,让皇上娶了自己的妹妹,我该如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