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入宫
    孙逸晨跟我说了很多事。

     我这才想起,小时候母后确实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然后父皇对外宣成母后染病仙逝,我也确实记得小时候貌似有个还在吃奶的妹妹,只是当时太小,长大后因为和哥哥们勾心斗角,所以把这事给忘了。

     匈奴王肯定是知道叶筱是我妹妹的,但他没说,因为在草原人看来,近亲结婚是经常有的事,匈奴王也曾娶过自己的亲妹妹,他们皇室关系很乱。

     但大唐不一样,这是***按民间说法是要下地狱的。

     说来,原来我身上也有一半匈奴人的血统,那我该按匈奴人的规矩来还是按大唐的规矩来?

     我是大唐国君,又是匈奴王的外孙。

     叶筱来了,端着那碗奇怪的汤,她每天晚上都让我喝一碗,这汤能扫疲,让人时刻中气充足,真是奇妙。

     可今晚我是喝还是不喝?

     叶筱端着碗,眼巴巴的看着我,似乎是在疑惑我为什么犹豫。

     我又想了想,反正我和叶筱是兄妹的事在这里只有我和孙逸晨两个人知道,百花殿也完工了,过几日直接把叶筱接到百花殿里,到时候直接瞒天过海不久好了?

     ……

     李渊说师傅要走了,我们也要搬家了,就在今天。

     一路上我都坐在马车里,几次想要从马车的窗户看看外面都被李渊制止了。大概从原来的家到新家有半个时辰的路,当马车再度停下,我们已经到了。

     新家好漂亮,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外面是一个超级大的花园,里面的花都很罕见,等到有空了我得研究研究。

     李渊给我配了个侍女,叫安红,安红刚十六岁,但是办事很麻利,她帮我把医书分类放好,我在新家的屋子里看书,想要什么书跟安红说一声她就给我拿过来。

     不过有一点好奇怪,李渊不让我出去,我的活动范围就是这个花园里,不过我暂时也没心情管那么多,师傅留下的《药》和《医》我还没有看完。

     ……

     叶筱可算进了百花殿了,接她入宫那日不知是谁走露了风声,一路上很多嫔妃都在暗处看着乘坐叶筱的车队,我下令不许任何人进入百花殿范围,并且告诉她们百花殿里住的是皇后,从淑妃哪里取回了一直由她代掌的凤印。

     淑妃问我,什么时候举行册封仪式,我一拍脑门,心说把这个给忘了,皇后可不是说立就立的,得发布诏书昭告天下,请满朝文武和后宫嫔妃们前来祝贺。

     我灵机一动,跟淑妃说皇后病了,不宜立刻举行册封典礼。

     淑妃哦了一声,说那她得通知其他姐妹们去看看皇后,我说皇后的病很奇怪,只招女人不招男人,你们去了都会被传染。

     淑妃这才放弃了见皇后的念头。

     ……

     我叫花蓉,是大唐淑妃。

     我十五岁就被前代皇上指婚给太子,如今位列后宫四妃之一的淑妃,说是四妃之一,但德妃、贵妃、贤妃的位子都还空着,说白了,我就是后宫里最大的那个,一直代掌凤印,行使皇后的权利。

     前些阵子,皇上打仗回来,他不知为何把自己的乾坤殿该名为百花殿。

     后宫里那帮小贱人见状都来祝贺我说什么皇上出去打了次仗,历经生死磨难终于想开了,要立我为后,一个个谄媚的嘴脸真是让人火大。

     一群白痴,皇上自打回来就没在后宫里住,每次上完早朝就出宫,晚上也不回来,第二天急急忙忙的回来上朝,上完朝又走了。

     我父亲是当朝左司马,我让他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皇上确实要立后了,但不是我,是一个他从草原上带回来的女子,他一直把那女子养在皇宫外的府邸里,回来这几个月里一直都在陪她。

     不过爹跟我说那女人似乎是生病了,总是有御医出入那间府邸,到了最后连药王孙逸晨都被请回了长安,看样子那女人病的很重啊,皇上对他也很重视。

     我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有什本事能让皇上这般宠她?

     又过了几日,皇上终于决定要接那女人进宫了,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后宫,那帮小贱人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真恼人!

     等那日真的到了,一帮小贱人们都过去围观,但皇上好像在瞒着什么,那女人一直坐在轿子里也不露头。

     等那女人安顿了,皇上立刻跑到我这里跟我要凤印,我随口试探了他一下,他这马脚显露无疑啊!

     跟他过了五六年了,要说这后宫里谁最清楚皇上在想什么,那肯定是我!

     我提出见见皇后,他百般推辞,还下令不许后宫嫔妃进入百花殿范围,那样子分明是不想让我们见到那女人,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见!

     ……

     住到新家已经三个月了,安红也跟我熟络了起来,我们干什么总是一起,好似姐妹一般,这让我感觉生活中平添了一分乐趣。

     《药》已经看完了,里面记载的各类草药还是想亲自去看一看,《医》还有一半,我故意留着的,因为这里实在没什么事干,我怕把它看完了会陷入书荒。

     忽然想起了小宝,想起了曾经骑着小宝在草原上游荡的日子,那时在草原上发现一株陌生的药草是多么开心啊。

     小宝被李渊放到了一个叫“御马原”的地方,听说在城外,哪里有一片草原,我问安红,御马原在哪里,她说路太复杂了她也说不清楚,但是她可以给我画下来,但是要很长时间。我说好,你抽空就画一下。

     合上《医》的其中一卷,我决定到外面的花园里去看看,平日里仅仅是粗略一瞥,那些珍草异花中好像有几种在医书上见过,得好好研究研究。

     ……

     我叫安红,是皇后娘娘的侍女。

     我觉得我真是太幸运了!本来进宫前听说宫女都很辛苦,而且稍不留神就会卷入“宫斗”成为牺牲品。

     当我知道我要服侍的第一任主人是皇后娘娘的时候,我好害怕,怎么一上来就是地狱模式的人生?

     但当我见到皇后娘娘的时候,我觉得,民间那些所谓的“宫斗”传言都是假的。

     皇后娘娘比我大两岁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像外族人,从不打扮,长得很清秀,但比不上在宫里见过的其她妃子们。

     但我觉得,皇后娘娘是皇宫里最漂亮的人!她看我的眼光中没有其他妃子那般居高临下,她的目光很柔和,从不叫我干粗话累活,也不娇惯,许多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侍候皇后娘娘这三个月来除了给娘娘递书根本没别的事干,我开始称皇后为皇后娘娘,但皇后娘娘让我管她叫姐姐。

     每次御膳房的人来送饭,姐姐总是叫我一起吃,这我哪敢啊!但是姐姐非要坚持,我不吃,她就不高兴,当时皇上就在一旁,见到皇后娘娘这样只是笑着摇了摇老头,然后居然跟我说吃吧,再不吃饭菜就要凉了,这几个月,我居然一直和皇上皇后坐一张桌子!天啊,真不敢想象!

     娘娘真的好像我的姐姐一样,上个月我得了热病,姐姐亲自为我用她的小砂锅熬了一碗药,喝下去后不到半日就好了,真是神奇!

     皇上好像很喜欢姐姐,因为我和姐姐走的近,皇上身边的大总管刘德全都对我心平气和的,初入宫里时那份狠厉完全不见了,好像两个人一样。

     我想,这就是宫里人的本性吧,皇后姐姐看起来呆呆的,完全不知道这些,那我得帮着姐姐,保护好姐姐。

     ……

     平日里都在屋子中看书,偶尔出去也没注意,今天才发现这吉安屋子居然有名字!叫百花殿,那百花殿外面的园子就叫百花园喽?

     百花园里奇花异草还真不少,三日红、平阳草、洗骨花……好些东西居然都是药花,虽然很漂亮,但是用来观赏还是可惜了。

     百花园的外围是高高的院墙,大概有一丈高,我围着百花园外围转悠,想要从外到里观察这里的花儿。

     走了半圈,我忽然发现这百花园真是被围的密不透风,只有一闪门能出入这里,而且还有拿着刀戟的士兵把手,我好奇的想要出去,却被他们拦下了,他们说李渊不让我私自出去,真是气人!等李渊回来一定要好好和他说说这事儿,他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难到我还能跑了不成?

     郁闷着想要转完外围的后一半,却忽然问道一股异香,我寻着香味看去,那是一黑一白两株花。

     阴阳花,白色为阳,黑色为阴,两株花都是罕见的药草,一种生长在极寒的雪山上,一种生长在酷热的沙漠里,两株花分开到没什么,但碰到一起就有问题了。

     阳花白天开,阴花夜里开,如果到了黄昏,他们就会一起开,那时阴阳花的周围三米内会有一种剧毒的物质蔓延,可危险了!不知是谁这么布置的,还好被我给发现了。

     我想了想,虽然直接拔掉它们就能免除后患,但这阴阳花真是太稀有了,我想养它们,于是,我让安红在这里看着,告诉她不许碰那两株花,也不许别人碰,而我则是回去制作“阴阳笼”,只要用“阴阳笼”罩着它们,它们的毒就扩散不开。

     阴阳笼的制作方法很简单,其实就是用罩子将它们罩住,然后再在边沿处撒上我的独家药粉就好了!

     我直接从屋子里拽了个碗似得东西,那东西是李渊给我洗脸用的,说是叫什么“水晶盆”,由整块水晶经……谁之手雕刻的来着?忘了,反正一个脸盆嘛,能有多贵!这东西透明,不挡光,用来做阴阳笼最好使了。

     ……

     天啊……那不是西域进贡的“水晶盆”吗?这东西据说和和氏璧一样是传世之宝,能易城池!皇后姐姐居然用它来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