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嫁
    来人是匈奴王,他居然亲自来了,在他一侧,是他的独子,我们以前在战场上见过,就是他击败的我。

     匈奴王和他的孩子的目光如炬,说不清是愤怒,敌意还是什么东西在里面,但是我唯独没感觉到杀意。

     叶筱拽了拽我的衣角,她似乎很不安,我摸了摸她的头,示意她放松。

     匈奴王示意手下就地搭帐,他居然把他的“王帐”也移到了这里,帐篷搭好,匈奴王示意我和叶筱进去,他的手下们亲自过来扶叶筱下马,帮她提东西,我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大帐内,叶筱被我搂在怀里,这一切都被匈奴王看在眼里,他命人准备最好的食物与烈酒,让他儿子坐在我们对面。

     四个人的宴会,百人份的食物,在草原人的礼数上,这规模已经赶上国宴了。

     匈奴王瞥了他儿子一眼,然后他儿子起身,从搭帐的帘子上取下两把剑,其中一把正是我在战场上遗失的佩剑,匈奴王示意我们两人走到帐中,然后一摆手,看那架势是让我们比试一下。

     匈奴王的儿子不多说,拔剑便刺,我抽出佩剑反手一挑,将他的攻势化解。

     十几回合下来,因为我的伤还未痊愈,所以体力有些不支,但也没有落到下风,想必匈奴王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他示意我们停手。

     我知道,叶筱一直担忧的看着我,而匈奴王则是一直看着叶筱的反应,他只是为了确认一件事罢了。

     坐回原位,匈奴王端起酒杯,面向我。

     “皇后。”

     两个字,之后便再无声音,只是用那老而弥坚的眼睛盯着我。

     到了这时,我才明白,他此番前来不是作为匈奴王追捕外敌,而是作为一个爷爷,来嫁孙女的。

     他的意思是,如果我要娶,就要立叶筱为后,我答应了,因为本来这也是我的想法。

     匈奴王见我答应的如此干脆利落,大笑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叫来舞姬跳舞助兴,一整晚,便在歌舞声中度过了,这也算是他把孙女托付给了我。

     只不过,傻傻的叶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全程依偎在我怀里,她似乎有点害怕匈奴王。

     ……

     匈奴的爷爷看上去又老了,他没对我们做些什么可怕的事,这让我心里送了口气,看来爷爷的残暴不仁只是对别人的,我不在此列。

     被拦下的第二日,匈奴的爷爷便放我们走了,他还送了我们好几箱东西,里面有珠宝,有奇兽角骨,还有一堆稀有的药草,这些药草都很罕见,有几种只有寥寥一株,都是医书上说的传说中的药草,甚至有的在医书里都没有记载,相比之下,这里最常见的到是千年雪莲这一类的东西了,我得赶快将其记下。

     爷爷派了马车送我们离开草原,我坐在马车里,摆弄了一路箱子里的药草,李渊就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

     ……

     叶筱在半跪伏在马车里,她把她随身携带的那本医书打开放在座子上,一边观察着药草,一边在书上将其画下,画功可以,栩栩如生。

     我在车里想了一路怎么跟她说明现在的情况,看样子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她的爷爷已经把她嫁给我了,更不知道她现在摆弄的草药就是嫁妆的一部分。

     当初把她骗出来的时候,我是跟她说带她来中原是来见识各路神医、收集各种医书的。

     如果,我把她困在皇宫里……她会高兴吗?

     到了边关,御外大将军程闫飞看着护送我回来的匈奴人以及那几箱嫁妆有些不明所以,我让他汇报了一下我失踪的一个多月来大唐的情况,因为当时我是带着一小股人马被草原人包围,他们以为我被捕了,多次向匈奴要人,匈奴人不给,他现在们此刻正聚集兵马打算大举进攻草原把我救出来,我挥了挥手,说不用了。

     他说,仗呢?仗也不打了?

     我说,不打了,匈奴王把他孙女嫁给我当皇后了,说着,我指了指在殿内摆弄药草的叶筱。

     ……

     来到这里一个月了,爷爷送的那箱草药我也记录的差不多了,就是有几种陌生的草药还没研究透它们的作用。

     李渊在这里好像很厉害,貌似是这个部落的首领,这让我有点担心,因为那些首领们都有很多老婆的,希望李渊和其他首领们不一样吧……

     还有,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带我去见他说的那些神医,这几日到是来了几个懂点医术的老头,但是看上去并没有多高明啊?

     ……

     方御医问我,这女孩儿从哪儿来的?医术居然如此高明!几次给她出一些整个太医院都解决不了的奇异病症,她居然答得头头是道!开始他还以为叶筱是瞎说的,可后来查了一些典籍,又给几个在山林里隐居的前辈写信求证,居然发现这些都是真的!

     我说,她天赋这么高,不如你收她为徒?

     方御医一听,撸了一把胡子,“她收我为徒还差不多!”

     无奈,我只能让他写信请那些老前辈出山,因为看上去叶筱对我那群御医的医术很失望啊。

     也对,御医都说我那些隐疾没得治,在她手里莫名其妙就好了。

     我不打算立刻接叶筱入宫,因为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明现在的情况,怎么告诉她……我有一群妃子。

     于是我在长安附近办了处宅邸,让叶筱先住这里,白天我上完朝就带着奏折来这院子,反正草原也不打了,现在又是太平盛世,皇宫里有没有皇帝也无所谓。

     皇宫那边,我让人把乾坤殿周围的建筑都拆了,改名为百花殿,并且在百花殿周围的空地上种满了从天下搜集来的奇花异草,规模比御花园只大不小,那里本来是我的寝宫,我打算把它送给叶筱,曾经我吃了她一朵花,现在我还她一个御花园,说到做到。

     为此,刘相曾私下里找我谈话,他问我那百花殿是不是为叶筱建的,我说是,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很久,想要看出点什么。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专宠,前朝皇帝就是因为专宠一个女人而不理朝政导致亡国。

     我跟他承诺,我不会变成那样的皇帝,并且这些天带着奏折跑来跑去的情况也被他看在眼里,这才得到刘相的认可。

     刘相是父亲那一辈的人,父亲年少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是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但这个叔叔可比那些在父亲逝世时想要篡夺王位的叔叔们好多了,所以,和别的大臣不一样,他有权管我一些私事。

     不过……百花殿一事在后宫里可是炸了锅,那群妃子还不知道叶筱的存在,她们正在猜这百花殿是为谁建的。

     ……

     虽然李渊给我介绍来的那些医生不咋地,但藏书是真多呀!很多典籍上记载的病症和药草我都没见过,但是确实都是有详细记载的实例,甚至一些奇异药草的发现地都被注明了,真想亲自去看看,毕竟眼见为实,不能全信医书。

     不过李渊回来之后到是不用我给他做饭洗衣服了,这是好事儿,也能让我多有些时间翻阅这些医书,哈,又来一垛,跟小山似得,看来他还真没骗我。

     不过李渊看上去也很忙,我在院子里看医书,他在就在旁边拿着毛笔往小折子上写字,还时不时拿一个大印章盖一下,我偷摸看了一下,大抵是什么拨款、减赋税一类的,什么意思?不懂……

     我叫孙逸晨,如今已是年过古稀,当过御医,承祖上“药王”之名,当今太医院院长方鹤就是我徒弟。

     方鹤这小子给我写信,说什么碰到一个医术高超的小丫头,让我去看看,我问那丫头多少岁,他说十七,我问医术当真比你还高?他认了,唉,这小子跟我白学三十年,居然让一个十七岁的小丫头给比了下去!

     不过我也好奇,方鹤的医术我还是知道的,他居然能让一个小丫头给比下去?到底这丫头是谁教出来的?我可没听说那个隐居的老头收了什么天赋异禀的丫头。

     一路火急火燎的赶到长安,到了那丫头住的地方,发现皇上居然也在这儿。

     ……

     药王孙逸晨居然亲自来了!父皇还在位时此人便隐居山林了,在我大唐,他说医术第二,没人敢自称第一!至少在我印象里是这样。

     这下叶筱该满意了吧!药王出马还制不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