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和我一起去到世界的尽头吧
    《普洛斯》,菲尔克迪的都城。

     “无论看几次,我都无法想象这是一国的皇宫”艾薇看着远处感叹道“实在是太普通了,我怎么都觉得像是一个平民的房子而已。”

     一栋略显精致的两层平房,淹没在周围的民居中,都不显眼。

     第一次来访的客人肯定无法想象,菲尔克迪的统治者就在这栋普通的房子里处理政务。

     艾斯解释道:“按吉娜阿姨的说法,既然是从人民手中拿来的权利,没必要把自己区别于人民。”

     不得不说菲尔克迪的每块领地的领主府都是这种风格,刚开始有人在说不过是一种虚伪的掩饰。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而那些质疑和谩骂声渐渐都消失了。

     也许时间真的是对这种恶意的中伤的最好回答吧。

     几人骑着马,走向他们的目的地。

     远远就看到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年轻人早就站立在那栋楼的门口等待着。

     那名扎着一条黑色的马尾的年轻人也看见一行人。

     “安妮姐,早啊!”穿着便服的艾斯跟面无表情的女管家打招呼。

     一个漂亮的翻身,稳稳的落地。

     这位名叫霍特·康斯汀·安妮的女子是康斯汀家族的长女,是雷诺·康斯汀·盖伦的养女。

     “少爷,欢迎回来。”安妮向艾斯行了一个礼。“艾薇小姐,日安”

     然后很熟悉的牵住索莱克的缰绳。

     伸手拍了拍索莱克的头,用轻柔的女声说道

     “老伙计,欢迎回来。”

     索莱克也很亲昵的用头蹭了蹭安妮的头,从很久以前开始,索莱克就是由安妮饲喂的。

     “安妮姐,有必要这么拘谨么?”艾斯有些无奈的说道。

     经历了昨晚,今早醒来,相关的记忆完全消失了。

     看来是大脑因为保护自身的机制,对昨晚记忆进行了封印,也就是所谓的记忆断片。

     看着旁边刚刚从马背上翻了下来的夏亚,艾斯已经在心中的小黑本上,给他记上了无数笔。

     英雄报仇,十年不晚。

     “笨蛋,快,把我抱下去,走过去”

     “笨蛋,背我”

     “你的背好硬,抱我。”

     “抱好一点,怎么这么颠。”

     “好了,把我放下了吧”

     伴随着各种命令以及“拳打脚踢”,在艾斯快被折腾得吐血而亡之前,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也许这就他们爱情的笨拙表现吧。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到近。

     “艾薇姐。”一个红色的小身影从房门中窜出,直接闪进艾薇的怀中

     “丽丽娜。”艾薇用力揉着丽丽娜的红色长发。

     “都是一国之君,还跟小孩子一样撒娇。”艾斯无奈看着在艾薇怀中撒娇的的丽丽娜。

     “哼”看见艾斯的丽丽娜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她对于这个人还是没法释怀,没有办法原谅他。

     虽然知道是自己不讲道理,但她就是不想跟他讲道理,谁叫他是她心目的支柱呢。

     雷诺·康斯汀·丽丽娜,艾斯的亲妹妹,由于各种原因驱使下,现在是新生的菲尔克迪帝国的女王,同时还是夏亚的未婚妻。

     看着妹妹那阴沉的眼神,艾斯到了嘴边的话不得不吞了回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道除了对不起还能说什么。

     两人的眼神同时落到夏亚的身上。

     “笨蛋,活着回来啦。”丽丽娜给夏亚一个不屑的表情。

     “哼,笨蛋才喜欢,咳咳咳!”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夏亚的还击,夏亚用右手捂住嘴巴。

     看见这一幕

     丽丽娜瞬间从艾薇怀中跑了出来,轻轻拍着夏亚的后背。

     艾薇和艾斯相视而笑。

     但是夏亚的这次咳嗽并没有停止下来的迹象,夏亚仍在不断的咳嗽,好似要把体内的一切都咳出来的样子。

     鲜血透过指缝留到地上,地上的血迹触目惊心。

     大量失血,夏亚的面色已经由红色转变成苍白。

     在场的所有人的心都随着夏亚的咳嗽被提了起来。

     “夏亚!”丽丽娜看着痛苦的夏亚,双眼已经泛红。

     她不知道该怎么帮爱人减轻痛苦,无助的她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到艾斯身上,从小到大,只要出了棘手的事,只要哥哥在,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她相信着这次也会是一样。

     “怎么回事,一次比一次剧烈,难道真的是什么鬼的诅咒么?”艾斯从口袋中拿出一枚植物的种子“快,把这个给他吃下去。”

     夏亚随之发出了一声咆哮,一声痛苦的咆哮,一道碧绿色的光柱冲破天际。

     强大的劲风从光柱中产生,向四周围扩散,整栋行政楼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安妮出现在众人周围的同时触发了楼前的防护法阵,层层重叠的魔法阵展开后,形成了一个蓝色的防护罩,强风连带着光柱被截留在防护罩中。

     而这个防护法阵也是夏亚留下来的,轻度被害妄想症让他闲暇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居住处描绘防护法阵,而这栋小楼内的魔法阵多得夏亚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个了,他的目标是能挡住艾斯的全力一击。

     但这个号称能挡住艾斯全力一击的防护法阵,也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这是什么….”丽丽娜捂着嘴,看着夏亚痛苦的捂住头,不住的嘶吼

     “那是奇迹之种,因为里面有着一颗活着的生命古树,可以带来无穷的生命力,传说只要一点点就能让濒死的人起死回生。”艾斯也明显呆住了“这是为了夏亚的病,我特意从精灵手中借来的。”

     那些长耳朵当时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说包治百病么!

     突然,绿色的光柱消失了

     “力…力量…冲….突”夏亚痛苦地双手捂住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

     从他左边手指缝透出金色的光芒,右手手指缝透出的则是一股绿色的光芒。

     “看来是奇迹之种带来的能量太多了,力量互相冲突了。”既然被夏亚说破,艾斯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既然看出了病症,下药治病就简单许多了。

     艾斯双眼变成了璀璨的金色,一手按在夏亚头顶。

     “全知者的意识开始排斥外力,两者互不相让,正在夏亚体内开战呢,你们全部后退!”

     当艾斯右手一接触夏亚的头时,两股光芒都瞬间黯淡了,以最强大的力量,用最粗暴的方法镇压,不停的压制。

     但夏亚身上的二色光芒一闪一闪的表示不会轻易屈服。

     三者进行着艰巨的角力。

     “有意思!”艾斯头上已经冒出细细的汗珠,实际他没有表面看起来轻松,他也只是略占上风而已。

     本来,以艾斯自己的想法,是赶紧把多余的生命之力从夏亚身体中抽取出来,这样一来,夏亚就能恢复正常了。

     但是,艾斯在压制夏亚的力量时,发现夏亚体内两股力量在自己的压迫下相互碰撞,反而组成了一定的平衡,另一个想法在他心中产生了。

     漆黑的全知者实际上代表的是灵魂的能力,灵魂过于强大是夏亚病症所在,他的灵魂强大到要脱离肉体独立,要反抗肉体。而奇迹之种带来的力量,最重要的就是强化肉体的能力,增加肉体的生命力,当夏亚的肉体能达到和灵魂相差不大的地步,那么就不会有肉体崩溃的疑虑。

     这说不定是根治夏亚的病症的机会,富贵险中求,艾斯决心一试。

     他调动全身的力量开始挤压两股力量,他要寻找两股力量的平衡点。

     但是经过几次调试,他发现另一个新的问题,夏亚如果肉体和灵魂同时无比强大,这将是一个不现实的现象,这么强大的存在会直接毁灭空间,因为空间这个玻璃杯实在装不了这么多水。

     而具体表现就是,现在两人身边的空间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共生体。”这时夏亚的声音在艾斯的脑海中响起,但是声音立马又消失了。

     “对!只要这样就行了。”艾斯明白了夏亚构建的模型,不愧是能洞察世间一切的智慧。

     “那么接下来就是容器的问题。”这样强大的力量,容器也不好找

     而现在留给艾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两人身边的空间摇摇欲坠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崩塌,即使他不怕空间坍塌,不代表夏亚能撑下去,而且还有把丽丽娜她们卷进来的危险

     “为什么还不走!你们!”艾斯吼道“这里太危险了,快走啊!!走啊!”

     一个红色的身影闪入两人之间,死死的抱住了夏亚的身体。

     而另一个银色的女子也来到他的后背。

     艾斯一瞬间就分辨出两人的身份。

     “你们都是笨蛋么!听不懂人说话么!快走!”艾斯斥骂道,现在这个空间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到处都是缝隙。

     而现在,自己和夏亚都没有多余的余力去保护她们了。

     “不!哥哥,我要和夏亚在一起!”丽丽娜在夏亚胸前哭的梨花带雨的。“笨蛋,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到最后么?我不允许你就这么一个人走了,我不许你先我一步走掉。”

     “再不走,你们就会死在这里的!你是笨蛋啊!”艾斯空间马上就要破碎了“快走!空间要坍塌了啊!!”

     “我说过,这次我要死也要死在你前面。”艾薇抓住艾斯的另外一只手。“我不会再放手了。”

     夏亚体内的两股力量,也趁着这个时候开始反扑,力量反馈到艾斯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艾斯的胸口血液翻滚,艾斯隐隐感觉两股力量即将脱离控制了。

     即将破碎的空间,无法压制的两股力量。

     亲人,爱人,兄弟

     难道今天就要失去一切了么?艾斯心中

     难道守望者就被注定只能孤独前行的么!看着一个个亲人的离去,这是属于守望者的诅咒么!

     艾斯感觉有一股力量瞬间压制住夏亚体内暴动的能量,是夏亚,他强行压制了狂暴的力量,艾斯不由浑身一松,但现在远没到可以放松的地步。

     “噬灭,来自混沌的魔兽,带来毁灭破坏,带来灾厄不祥的凶兽!吞噬一切阻碍在前方的敌人吧!”

     艾斯眼中的金色更加明亮,巨剑笔直的刺入大地中,剑身如同一个黑洞,疯狂的吞噬着四周的能量,就像一只不知道饱足的野兽,空气中逸散的能量被巨剑吞噬,周围的能量开始平息下来,破烂不堪的空间也趋于平稳了。

     过大的透支让艾斯的浑身上下的骨骼都发出悲鸣,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夏亚的身上。。

     而夏亚身上的两色光芒也开始恢复色泽。

     “将我所有的生命之源给丽丽娜。”这次出现夏亚的声音显得虚弱无比,却十分决绝“快!”

     “那样你的身体会崩溃的!”

     “你现在还能管这么多么?”夏亚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刚才,他用自己的意识压制两种能量,以人之身战神之力,最令人惊讶的是,他完成了这个壮举。

     但是,巨大的力量差距,造成了夏亚意识上的巨大损伤,让他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意识。

     艾斯犹豫的看着丽丽娜,她小脸上布满了泪痕,但是她的眼中充满了坚决。

     “丫头…..”艾斯看着眼前的丽丽娜。“你真的想好了么”

     其实,他和夏亚是多么希望她们几个能简单普通的活着就好了,千万不要像他们这样,这样的活着实在是太累了。

     而不是现在这样把她们拖进这看不见尽头的漩涡。

     “想好了,哥!”在两人的庇护下,丽丽娜感觉不到一切正在发生的危险,但她能听到夏亚决绝的声音,她选择相信爱人和哥哥。

     但是艾斯还是犹豫不决,他还在考虑着。

     “你在犹豫什么呢?”艾薇的声音在艾斯耳边响起“作为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你不相信夏亚的判断?”

     艾薇的话,瞬间就摧毁了艾斯的一切疑虑,在他面前的是菲尔克迪的军神,漆黑的全知者,自己的兄弟!

     是他做出的决定,自己还需要多想?

     “墨迹什么,我们都已经拼赢了这么多次了,这次就再拼一次。”夏亚怒号道。“让我们看看,到底是我们的命硬,还是这狗屎一样的命运厉害!干他丫的!”

     “对!什么诅咒都给我滚一边去!”艾斯回以一声怒号。

     艾斯的右手刺穿了夏亚的胸膛。

     一场大战在夏亚的体内打响,金色和红色的联军所到之处,所向无敌。

     瞬间,绿色的国土被蚕食至一块极小的面积,但联军在敌人的顽强阻击下,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而这次的战斗并不是以消灭敌人为最终目的。

     我进,敌退,一阵绿色和金色的光芒闪现而过,艾斯右手一抓,抓出一个绿色的光球。

     “成功了么?”夏亚睁开双眼的同时双腿一软,幸好艾斯伸手一抓,扶住了他。

     扶住了夏亚后,艾斯深深呼了一口气“差点完蛋。”

     钢丝上起舞,每一次都是在赌命,而这次也不过是险胜。

     “但我们赌赢了。”夏亚无力的说道“最后一步了。”

     “这….”艾斯还是犹豫,他还是不愿丽丽娜接触到这样的力量。

     “艾斯,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让她们接触到这一切了。”夏亚揉了揉依旧丽丽娜那红色头发。

     “我们已经不是独自前行了,我们要学会去相信她们了。”

     两人互相对视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看着那耀眼的光,艾斯揉了揉头发。

     “好吧,你说服我了”艾斯将生命之源交给夏亚。“最后,你自己搞定。”

     “好,丽丽娜。”夏亚捧住丽丽娜的脸,用手指轻轻拭去美丽脸庞上的泪珠。

     “雷诺·康斯汀·丽丽娜,今日,我在此,以漆黑的全知者之名立誓,将赐予你无尽的力量,若我未流尽最后一滴血,你则不死不灭,你与我同在共生,共同分享欢乐,分享痛苦,直到世界的终焉。”

     来自高等生命的箴言,散入空气,化为世界的规则写入世界的底层中。

     “这次,你想跑也跑不掉了啊!”夏亚歪了歪头笑道,将手中的生命之源融入丽丽娜的身体。

     淡淡的绿光和金色光芒化作两个半圆交融交织着,包围着两人,如果夏亚能看到这副图案,他一定会连眼镜都惊掉,这不就是金绿版的太极图么?

     当光幕消失,两人都失去了意识,一起倒向地面。

     夏亚以保持抱着丽丽娜的姿势挡在最下面,这是他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动作。

     艾斯用手托着两人,轻轻的让两人以这个姿势躺下,期间顺便探查了一下两个人的身体状况“还好都没事,两个笨蛋。”

     说完,自己有点站不稳,摇晃了一下,要跌倒在地上

     “你不也是笨蛋么?”艾薇扶住艾斯笑着说道。

     “都不知道多久没有累虚脱了。”艾斯也笑着说

     “真是闹心的两个小家伙”艾薇看着两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起小时候的事”

     记得小时候,四个人一起在外面疯玩的日子,从太阳刚升起到夕阳西下,这也就童年的最大乐趣所在。

     在得知两人没有大碍之后,安妮就去安抚周边的居民,就如一直以来一样,给四人去收拾手尾去了,安妮的存在是他们放肆的最大倚仗。

     但是慢慢的,不知哪天他们发现,已经回不去过去的日子了,回不去平凡的日子里了,他们也开始有烦恼,有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