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欲望
    艾斯轻声的吟唱“真言·战场的九头蛇!”

     伴随着声音,意念穿过了地表渗入土地中,刚才的那场大战,数万人的鲜血挥洒在大地上,将大地染成了红色,而那些被土壤吸收的血液伴随着艾斯的意念开始脱离的土壤,汇集成一条条细流,数万人留下的鲜血,数目大的可怕,而无数条细流合成了一个巨大的血潭,受到艾斯真言的召唤,血潭开始翻滚涌动,有九股血流以无可匹敌之势冲破了地表。

     随即艾斯脚下的土地瞬间分崩离析,以艾斯为中心,九道身影掠过。

     九头血蟒现世。

     “从极东之地生,于极西之地落,照耀大地驱散黑暗污秽。万物仰望,吾乃太阳神诞下之子。”菲利普的声音从光球中传出“吾等与太阳同生同逝,以无上之伟力灼烧逆神者,吾真名唤格日朗·菲利普”伴随着话音消逝,菲利普周围的光球瞬间裂开。一头桃金色的长发在空中随意的漂浮着,蓝色的铠甲已经消逝,取代它的是一袭洁白的希玛申(即古希腊的男式长袍),奇特的是背后一双洁白的双翼,皎洁的双翼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真实,还有一只单独的翅膀孤独的长在右侧。

     而刚才的圆环中出现了一个象征着太阳的图案。

     “虚伪的神族!”艾斯站在一头鲜血铸成的血蟒之上,看着菲利普,周围八头血蟒都注视着菲利普,露出一副要吞噬掉敌人的样子。“三翼!最高等级的太阳神血脉,居然只有三翼,看来你是弃子吧!”

     菲利普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毒,不过立刻换成一副古波不惊的样子,桃金色的双眼注视着在他底下的艾斯“可悲的渎神者,竟选择与诸神为敌。我等即将降临盖亚,成为盖亚新的主宰,为人类带来神的旨意,救万民于水火!”

     “诸神?我看你们是顶着神族的名号太久了吧,你们只是神族,不是神!”艾斯驱动九头血蟒冲向菲利普,“所以说我最讨厌你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九头血蟒的速度惊人,不过一句话的时间就冲上天际。

     “渎神者无论你怎么挣扎,污秽都是无法玷污太阳的!”菲利普身后的太阳图案瞬间发出强光,同时带来了一股热流。化为一个小太阳,和天上的太阳组合成了两个太阳同天的景象。

     ◆

     “开始了!”夏亚看着不远处发出强光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费德尔觉得周围的空气的气温稍稍的上升了一些。

     在他身旁站立着兰斯洛公爵,一脸紧张的表情看着夏亚

     “这次和我们交手的,是来自耀辉神族中太阳神一系的人。”夏亚分析道。“这种腐败的神力味道闻着让人作呕。”

     “耀辉神族!太阳神!”费德尔没想到竟然有机会在盖亚上看见传说中的神。

     “神?!”兰斯洛有些诧异的看着夏亚说,兰斯洛作为一名纯血贵族,在很早之前就接触过远古十族的事情。他自从得知了以后便一直警戒着这些大陆外的生物,他没想到盖亚竟然被无声无息的渗入了。

     这难道是战争的开始?不过这样就很好的解释了刚才那让人窒息的威压,敌人太过强大。

     “是神族。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是小兵就是残疾人,反正都是来社区送温暖的,那些真正强大的家伙现在还是没办法降临盖亚的。”夏亚解释了一下“耀辉神族,那些个鸟人要开启新的神战了,是对人类的种族战争。”

     看着呆若木鸡的两人,夏亚拿出袖子里的留影水晶“茄子!黑历史get,你们这个样子真的笑死人了,好了好了,不闹了,说点正事吧。”

     两人在心中默默的问候了一下这个眼镜腹黑的身体健康,比如什么出门被疾驰的马车不小心正面蹭到了啊之类的。

     “马上盖亚大陆就要迎来天翻地覆了,你们很幸运嘛,能赶上新时代的第一班车,在这次战争中,没有人能幸免,没有人能逃避,而名誉财富什么的统统都是虚的,只有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所以还不赶紧打怪练级去?骚年们”

     “特别是你啊,兰斯洛,身为一个龙傲天,你现在这个实力真的让我痛心疾首啊,遇上一个神族士兵你就得GG了,就这样我觉得你还是合适去玩贵族的政治,别玩啥剑了。”

     兰斯洛呆住了,确实,这几年下来,战场上从没有遇到一个对手,就真的有点以为无敌于天下了,谁知道在艾斯的眼中自己不过是蚂蚁窝里最大个的一只罢了。

     心中那一种无力感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自己依旧是那只井底之蛙,六年的努力?不过是个笑话,自己接下去会不会再白费时间,前面的路到底是怎么样的啊?既然怎样都追不上,那还有必要去追么?

     兰斯洛有点失落,有点迷惘。

     “曾经背负天才之名的男人啊!你在迷茫什么!食我一记当头棒喝啦!”夏亚拿着剑鞘狠狠敲了敲兰斯洛的头“你这样的鬼样子能配得上艾斯对你的看重,他可是认为你是能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挚友啊!”

     兰斯洛淡蓝色的瞳孔重新焕发出光芒,一切都在兰斯洛脑海中炸响,

     艾斯真的是这么想的么?自己真的有能力和他并肩作战么?我还来得及么?

     “难道我说来不及,你就自我放弃了么?”

     “错误的方法就算你付诸再多的汗水,不过是南辕北辙罢了。”

     “一味的模仿怎么可能走到别人前面去。”

     “在安稳环境里养出来的只能是鸡崽,唯有在死地中起飞的才是苍鹰。”

     “蠢死你算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所以说最讨厌和你们这些不开化的猩猩说话。”

     自己不过二十八岁,正值壮年,为什么会有这样暮气沉沉的想法?走错了不要紧,我还有机会重来,我可是冯·修贝尔·兰斯洛,修贝尔家族的天才,我在此起誓,我永不放弃希望,就算对面是漆黑的万丈深渊,生命不息绝不放弃。

     “终于!”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出现在兰斯洛的脑海“终于等到了,让我们再次并肩作战吧,拍档!”

     兰斯洛觉得脑海中一片混乱,深入骨髓的痛苦占据了兰斯洛的心灵。

     兰斯洛身上的气息急速的下降,兰斯洛双眼紧闭,但是眼睑的颤抖代表了他正在遭受的苦痛。

     “奥汀,你终于认可他了!你又将会是怎么样的传奇呢,兰斯洛。”夏亚微笑的看着慢慢被黑气包围的兰斯洛“论眼力,还是艾斯的比较毒。我只能帮你帮到这了,兰斯洛。”

     “你知道为什么神族渴望统治人类么?”

     “神族的缺点是寿命相当的短暂,普通神族只有数万年左右的寿命,对于这些君临大陆的种族来说,他们渴望的是永生不灭。他们在一次次摸索中找到了弥补的方法,那就是在有智慧的生物身上汲取一种能量——信仰之力,这种力量可以给他们腐朽的身躯新的活力,让他们能够永生。”夏亚自问自答着,他并没有看着费德尔,但是费德尔感觉到夏亚的全身心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一种莫名的敌意。

     “那么你觉得什么才是信仰之力呢?”

     “这……?”费德尔不知道要怎样去回答夏亚的问题。

     “是敬畏,是狂热!就好像士兵对待将军,大臣对待皇帝,信徒对神灵。而当你站在军队之前时,士兵们炽热的眼神,能否使你有一种骄傲与自信。而一个长期接受这种目光的人,他身上就会产生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些就是信仰之力对人类的影响。”夏亚解释道,“而对于耀辉神族来说,他们更加渴望统治全部人类,将人类变成可以随时收割信仰之力的家畜。”

     “而对于信仰之力这个神族最忌讳的秘密,我们仅仅知道他们能用信仰之力来延续生命,但我们肯定信仰之力不会只有这么一个功能,从来没有人能揭开藏在其中的奥秘。那么今天说不定是一个机会。”

     “那么,为什么选择了人类。”费德尔问道

     “纵使人类已经没落了,也不能掩盖我们曾经的伟大以及辉煌,在那个时代,人类统治了半数的新伊甸。所以就血脉来说,人类都是这个世界里最强大高贵的生命,而这么强大的血脉意味着人类能产生更多的信仰之力。那么鼎盛的国度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毁在了….唉,好狗不提当年勇了。但现在的人类被拔除了爪牙,放逐到了盖亚,从洪荒猛兽变成只会咩咩叫的小羊羔,被猛虎垂涎三尺不是很正常的么?不好意思,这里好像说错了,我觉得神族那些家伙不过是一些盯上肥肉的苍蝇而已。”

     “人类虽然不幸但又是极其幸运的,还能苟延残喘到如今,另外那个的….已经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已经永远不会在存在了。”

     “为此,我们为此而努力了十年!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了十年!我不会饶过任何一个打算毁灭我们未来的家伙,这一次我要它们为入侵感到悔恨。”

     夏亚身上爆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费德尔的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窒息感慢慢袭来。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唯有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