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复仇
    “混蛋!”蓝色短发男子咆哮着把面前的桌子踢翻在地,完全没有在乎上面摆满的精美瓷器。“菲利普!你这个混蛋!又擅自行动!”

     “嘭”桌子翻飞着,撞到了华丽的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响声,而桌面上那些精美的瓷器也随着破碎声化为一地的碎片。

     “格雷!冷静一些。”一个冰冷冷的男声从格雷身后响起,从在一块水晶中传出。

     一个银发男子仿佛站在水晶中,及肩的银色长发和精致的面容塑造出贵族的气息。

     “格尔芬,你就是太冷静了!你要老子怎么冷静下来啊!”格雷狠狠的揪了揪自己蓝色短发,方正脸上五官扭曲,显示出他的雷霆震怒“擅自主张,打乱了所有部署!没经过考虑就随便开战!他真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了么!他真以为他的身份算什么。”

     想到菲利普的身份,格雷还是流露出了畏惧,但是转念想到是那个讨厌的菲利普,他还是保持愤怒“呸!一个弃子而已。仅带来了他们那与生俱来的傲气,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他有什么资格可以骄傲的啊。要不是老大需要他,我早就宰了他!”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严重麻烦百倍的问题,你看看他下手的对象!”透着通讯水晶,冷淡的声音蕴含着愤气,一种发自内心的愤怒。

     能让这个没有感情的人觉得愤怒,这也是一种足以自傲的本领了。格雷这么想着,从杂乱的碎片堆中刨出了一张纸,扫过去发现第一行中写着“菲尔克迪”四个字。

     就这简单四个字,但霎时间,格雷脸上的表情定格在惊讶。

     “喂,格尔芬,这个菲尔克迪不是….”格雷摇了一下头才让自己从震惊中醒来,他宁愿这只是一个噩梦。

     “很不幸的,就是那个人所在的菲尔克迪”这次声音中饱含着无奈。

     “这….”格雷也无奈了。

     “更震撼的是,菲利普在那个家伙不在的时候,在菲尔克迪中大闹了一场,还间接导致了雷诺·康斯丁·盖伦,也就是那个人的父亲的陨落。”

     话音刚落,两个人不由同时的做了一个动作。

     “唉”同时叹了一口气。

     “别的我不敢说,就光是这一点,那个人就不可能善罢甘休了”

     “是啊,那个看似对什么都不关心的人,只有对他亲近的人才会不可思议的重视”格尔芬无奈的说道。

     “那我们还要去救那个白痴么?”格雷试探的问着

     “呵,你觉得你有能力在他面前把他杀父仇人救走么”格尔芬苦笑了一声“别不小心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那老大怎么说?放弃么?格雷脑海里回响一下那个人的勇武,他那双仿佛永不会熄灭的黄金色瞳孔,他那凌厉的气息,他那代表死亡的双剑,丝丝寒意让格雷打了一个冷颤,冷汗一瞬间沾湿了后背。

     “老大说,希望放弃一个菲利普就换回他怒火的平息。”格尔芬说道。“至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就不用理他们了,他们就是在找一个借口而已。”

     “看来,这个梁子就这么结下了!”格雷拼命的摇着头,仿佛这样做就能将对那个人的恐惧排除出大脑“白痴菲利普,自己丢了小命就算了,还给我们引来那么一个敌人。”

     “他的怒火恐怖至极,就是一丝也是我们九剑无法承受的,只奢望菲利普的死亡能让他的怒火降低一点。”格尔芬额头也渗出丝丝汗迹“不要忘了那个血流百里的夜晚。”

     他无法说出那个男人有多么可怕,文字语言无法承载这么沉重的内容,只要亲眼看见就会永生难忘。

     “菲利普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么?”想起那鲜血变成海洋,尸骸变成高山的画面,耳边回荡着迄今还未能消失的哀嚎,格雷发现自己浑身止不住的抖动。“就算是他那强大的父亲都不敢承受他的怒火,那个来自地狱深渊的死神,区区一个弃子就敢去挑战他的威严,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老大的命令,在他没有下一步行动之前,切记低调,不能再去引起他的愤怒”格尔芬也渴望快点结束这该死的谈话,他已经不想再提起那个不能直呼其名的人了。

     “也只能这样了,只希望菲利普的小命能让他满足。”格雷无力的倒在凳子上。

     整个屋子再次回归沉默

     作为九剑之一,《战争之剑》康德尔·弗雷·特·格雷看着华丽的天花板不由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

     “有完没完啊!”菲利普看着眼前这批冲向自己的骑兵,又是红色的三剑旗,又是红色铠甲。

     一次

     两次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眼前这片红潮让菲利普感到内心的烦躁。

     “大人,我们好像被人算计了!”一名士官这么说道“要不…我们”

     话音未落,被菲利普阴冷的眼神打断,士官感觉自己好像掉入冰窖一样,死亡的恐惧涌上心头。

     “后撤者死!说降者死!”菲利普冷酷的下达指令。

     “不!殿下…”

     辩解的话语还未说完,数道寒光闪过,士官的无头尸体直直的倒在地上,鲜血喷溅到长剑出鞘的士兵脸上,他们连握着武器的手都没有一丝颤动。

     士兵的眼睛里只剩下一种狂热,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狂热,一种属于病态的狂热。

     菲利普才抬头看着离己方军阵还有不到一百步距离的红潮。

     回想不久之前的背后遇袭,撤退,到再次遭遇埋伏,突围。

     现在看来,那个躲在树后的绿发年轻人布下的那道火墙不是为了阻挡自己,而是对方引诱自己自动钻入圈套的诱饵。

     反利用了自己所谓的智谋。

     这一切都是别人的设计,自己非但没有看透,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戏耍。

     那个该死的家伙,还有那个黑头发的家伙,眼前这个发起的冲锋的人。

     他们的脸上仿佛写满了鄙夷,嘲弄。

     可恶,可恨。

     明明只是低等的凡人,也妄想能胜过我?

     菲利普的双眼开始变得通红,浑身都在颤抖,他疯狂了。

     他不允许自己的尊严被这些蝼蚁亵渎。“碾碎这些蝼蚁,我无可匹敌!”

     而“卡迪王国!”艾斯看见那面镌刻有毒蛇的旗帜,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暴动了,血液已经沸腾不已,而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字“杀”

     双剑一挥,咆哮道“罗切斯特骑兵阵,随我冲锋!”,坐下的索莱克也发疯一样嘶吼。

     “杀了这群卡迪王国的混蛋!”“去死吧,混蛋!”“今天你们全部交代在这里吧!”“为公爵报仇!”“杀!”

     每一个罗切斯特骑兵都嘶吼着,心底的愤怒已经像火药一般被点燃。

     杀气,一股杀气从这近万的罗切斯特骑兵身上爆发,最纯粹的杀气,这种要和对方不死不休的气势弥漫了整个卡西路平原。

     疯了,狂了,只为了心中的那份信念!

     鲜红的野兽咆哮着飞驰,每一步都让整个大地震动,每个罗切斯特骑兵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只剩下了敌人,而心中只剩下杀死对方的执念。

     看着眼前这奔涌而来的狂兽

     “哈!哈!哈!卑微的人类啊,竟敢亵渎我的神威,你们去地狱忏悔吧!”抽出背后一人大小的巨剑——诺阿德

     巨大的剑身自由的挥舞着,平地间卷起一股风暴。

     但是区区风暴依旧无法挡住狂兽的步伐。

     荒古巨兽杀至身前。

     “给我上,把这区区一万人杀掉!”手中诺阿德泛着青色光芒,巨大的剑身一扫,而冲向他的两个罗切斯特骑兵都没有选择躲闪,直接用身体硬抗了这一下冲击,重剑无锋,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就足以让对手失去战斗能力了,但在身体被击飞中,两把长枪化作闪电刺向菲利普的胸口。

     即便是菲利普也不得不用尽全身力量,去挡住敌人全力投出的一只长枪。

     另一只角度刁钻的长枪则一枪洞穿菲利普座下的宝马。

     马驹发出一声濒死的哀嚎,侧着倒在地上。

     菲利普不得不以一个侧翻缓解落地的冲击力。

     两个罗切斯特骑兵从地上爬起,没有抹去嘴角的鲜血,没有拍去身上的烟尘,立马抽出腰间的长剑冲向菲利普。

     真正的以命相搏。

     接着红色的浪潮向菲利普袭来

     “给我挡住他们!”

     在菲利普的号令下,菲利普周围的卡迪士兵像是感染了疯狂一样,用生命化作屏障挡住汹涌的浪潮。

     他们凭借着人数的优势抵抗住罗切斯特最可怕的第一波冲击,但付出了近四千的士兵作为代价。

     “骑兵的机动性消失了,就是被拔牙的老虎。”菲利普是被冠以不败战王之名的人,他准确的用自己的言语,指挥着卡迪王国的士兵,用士兵压制住对方的冲锋,希望包围敌人消灭他们。

     用巨大的数量优势击败敌人

     这是面对一般骑兵最正确的做法,也是最有效的做法。

     但罗切斯特骑兵一点都不一般。

     “猛虎的力量不是区区蝼蚁可以估量的,让他们尝尝菲尔克迪之矛的锋利吧!”艾斯双手发力,两道剑光闪过,数名卡迪王国的士兵被拦腰斩断。

     眼睛里那个挥舞着巨剑的男子的身影,让他握着双剑的手更加用力。

     罗切斯特的骑兵们展现出自己那高超的武艺,他们都来自那尚武的地区,罗切斯特是这些好男儿的故乡,它赋予了那里每一个男儿勇武的血液,战斗的天赋。

     天生的战士。

     而且他们相信就算失去了机动性这个优势,罗切斯特的长矛就足以让敌人饮恨而归。

     但卡迪王国的士兵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每个人就像疯子,就算心脏被刺穿,也要嘶吼着听不清的话语冲上来与你同归于尽,就算武器已经丢失了,用牙齿都要扯下一块肉。

     一个人用身体锁住罗切斯特士兵的武器,旁边就会补上一个新的卡迪士兵,就是用拳头击退一个,马上就有三个,五个。

     他们已经失去了疼痛感。

     病态的疯子。

     罗切斯特的骑兵这场战争中第一次出现真正意义的伤亡了。

     战局陷入无比胶着的状态。

     罗切斯特的骑兵依旧在冲锋,他们身后的那面血红色狮子三剑旗代表着罗切斯特的骄傲,无论敌人有多少,我们依旧勇往直前。

     “只有战死的罗切斯特英雄,没有逃跑的罗切斯特人”这是长辈们教导的信念,无论对手多么强大

     “罗切斯特!永不言败!”不知道是哪个士兵先发出的呐喊,“罗切斯特!前进!前进!永不停止!”

     灵魂深处的信念在燃烧着,紧接着,上万的罗切斯特骑兵都在嘶吼着,他们是永不退后的罗切斯特军阵。

     “啊!”艾斯的双剑一挥,剑锋所指之处出现了两片真空区,艾斯怒嚎道“罗切斯特!永不言败!永不停止!”

     罗切斯特的士气达到了顶峰!

     在逆境中,士气不降反升,越困难,越强大!

     这就是第一强阵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