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罗切斯特冲锋!
    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里。

     有那么一面旗帜。

     经历了狂风暴雨的磨难,经历的无尽战火的洗礼。

     纵然破败不堪,却从未倒下。

     那一抹红色鲜艳无比,在猎猎的风声中飘舞着!

     所有的生命都会敬畏它,无论是敌是友。

     无论在什么时候,它都是象征着天下第一强阵。

     而何为天下第一强阵?!

     对手越强,他们胸中的血越是沸腾。

     对手再多,他们的身影也是一往无前。

     纵使是必死之局,慷慨赴死或许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他们不曾败过也不曾退却过。

     每一次的冲锋都是让敌人胆颤的疯狂。

     每一次的冲锋都是让战友激昂的疯狂。

     他们的马蹄能踏碎一切的敌人。

     其光芒纵使千百年后依旧被人敬仰,他们的传说千百年后依旧让人热血沸腾

     而在这一支队伍面前的永远只有一个人的位置。

     “罗切特斯骑兵阵!”艾斯一挥手中的长枪。“荣誉或死亡,菲尔克迪之矛!随我雷诺·康斯汀·艾斯蹂躏敌人!”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回音。艾斯以及身后一万一千名罗切特斯骑兵同时启动,数以万计的马蹄同时磕击大地

     巨大的声响仿佛是大地在嘶吼!

     滚滚的沙尘似乎是疾风在奔驰!

     鲜红色的披风,鲜红色的铠甲,鲜红色的马鞍。一眼望去,仿佛是一条红色的江流在大地上奔涌。

     在这条江流的面前,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其停顿一瞬,任何胆敢阻拦者都将被冲垮。

     这一次倒霉的是来自盖亚的霸主之一“莱切斯帝国”的士兵们,看着这道奔涌而来的洪流,听着那轰隆的马蹄声。

     脑海中曾经洋溢着的那种制霸盖亚南陆的自信以及目空一切的自大,已经被抛之脑后,每个人都发现手上的武器竟是如此的沉重,双腿开始颤抖着。

     四万对一万。

     步兵对骑兵。

     虽然占据着数量上巨大的优势,却挡不住那从心底上涌上的恐惧。

     而支持着他们没有转身逃跑的唯一信念,那就是自己是莱切斯帝国的士兵。

     “很不错的军队!”艾斯在马背上低声说道:“果然和叛乱军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军队”

     “但是!”艾斯把自己的音量提高,响彻整个战场“无论是谁!只要胆敢进犯菲尔克迪的领土,我们罗切特斯骑兵都将化为长矛,刺穿入侵者的心脏!”

     话音刚落,身后一万一千的罗切斯特骑兵同时爆发出一个字“杀!”,突如其来的嘶吼,让天地都为之色变。

     每个莱切斯的士兵连呼吸都停滞了。

     艾斯一马当先,一人一骑直接踏入莱切斯的军阵,长枪上寒芒一闪,便开始收割生命。

     用血与泪来昭示着战争的盛宴开始了。

     艾斯自身的活跃,极大的增强了罗切斯特的气势,他们策马奔驰,挥舞着手中的长枪,挥洒着自己的勇武。

     陷入恐慌中的莱切斯士兵们似乎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导致连最基本的抵抗都无法做出,只有仓皇的逃窜。

     人为砧板,我为鱼肉

     战争变成单方面的屠杀。

     每一瞬,都有上百名莱切斯的士兵失去战斗力。

     战阵最后的莱切斯的士兵开始萌生退意

     眼看着所有莱切斯士兵都将迈向死亡的深渊。

     “不许退!不要怕!不要慌!”一个身着莱切斯高级士官铠甲的人的拽紧手中的缰绳,发出怒吼“拿出我们莱切斯帝国的志气,让对方看看!女王陛下的信念与我们同在!我们必将战无不胜。”

     简单的两句话,却如同响雷一般在周围的莱切斯士兵耳畔炸响。

     最重要的是点燃了莱切斯特士兵心中的火焰,他们的先辈遇到苦战也不曾退却,那轮到自己了呢?不能丢了莱切斯的名声。

     周围不少仿佛陷入梦游状态的莱切斯士兵醒来,面对刺向自己的长枪进行回击。

     终于,罗切特斯的攻势稍稍的缓解了一点点,但很可惜的是只有一点点!

     就像洪流遇上了小礁石。

     “反击!想想我们在出发时对陛下许下的诺言!我们是盖亚之南最强大的霸主”士官试图用自己的话语唤起莱切斯那跌入谷底的士气。“勇往无前,千千万万莱切斯特英魂将会助我们取得胜利!”

     希望慢慢的挽回莱切斯的士气。

     战场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战争的天平已经倾斜了。

     却不代表一切就此结束了,还有最后一个逆转战争的方法!

     “懂得煽动士兵的情绪”艾斯看着近一百步远的那名高级士官笑道“面对气势上的碾压,不仅能自己醒来!同时还能唤醒恐惧中的士兵组织反击!真的很不错!”

     ◆

     “可怕的军队!”费德尔想了想,自己刚才的一瞬也陷入对这骑兵阵的恐惧中。

     看着那奔涌而来的红色洪流,那让天地色变的气势。不由从心底产生了绝望,就像面对大自然的狂风暴雨,让人不禁感到自身的渺小无助。

     还有那个如同鬼神一般,用手中长枪摧毁军阵阵型与灵魂的男人,正是他身上一往无前的气势震撼了全场,勾动了这支红色的骑兵疯狂的进攻。

     费德尔觉得挡在他面前的完全不是南陆的霸主,而是一只只小蚂蚁,抬手间便灰飞烟灭。

     虽没到达身经百战的地步,但费德尔自翊也经历了不少战争,包括最艰难的的狙击战和几乎十死无生的断后战役。

     他身上那夺目的光环是用盔甲下条条伤疤换来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心灵未尝试过如此狼狈。全身毛孔张大,冷汗浸湿了铠甲下的衣物,血液仿佛不再流动,大脑也不再运转了,一切都定格在了那个恶魔挥舞着武器的身影之上,还有他那张棱角分明的坚毅面孔。

     还有他对自己手下军队以及自己的评论,那种居高临下的点评。

     这一切都死死的印在他的脑海中。

     蔑视以及那一瞬的失神,让费德尔的骄傲遭到了狠狠的践踏。

     他开始变得烦躁了,他不允许自己失败。而且为了心底的信念,他必须如同战神一样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有这样,待到他凯旋而归他才有资格去…..

     他要一场反败为胜来宣告自己的强大,他渴望击败这支不知天高地厚的骑兵,渴望击杀那个年轻的鬼神。

     幸运的是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领导者就是军阵的灵魂。

     只要为首的将军死去,那么军阵也将如散沙一样溃散。

     气势一消散,己方人数优势就可以发挥出来了!

     胜利天平将会重新称量。

     于是他策马狂奔,目标是只有不足百步的红发恶魔的首级。

     一往无前!

     杀出一条血路!

     想象往往是美好的、

     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付出了身上精致的铠甲完全报废,右肩被敌人的长枪挑开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这样惨痛的代价后,他才击退了一个红色骑兵。

     他已经无余力再加入激烈的战斗中去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费德尔捂着肩上的伤口喃喃道。

     他的武技是从数十场的死战中磨练出的杀人术,是一步一步的实战锻炼出来的。

     即便是在面对莱切斯帝国最精锐士兵,他凭借自己精湛的武技都能以一当十,然而今天却在这里在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对手面前,却落得如此的狼狈,真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

     从肩膀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费德尔那烦躁的大脑慢慢冷却下来。

     他作为一个统帅再去环顾四周,他震惊了。

     看着己方士兵在对方的长枪下哀嚎,就算奋起,他们也无法给那些红色的家伙带来有效的打击,红色的恶魔们仿佛心不在焉的挥舞着武器,就算是这样莱切斯的士兵也无法抵抗。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差距,差距大得让人绝望,让人从心中生不起任何战斗的欲望,这场战争到此已经变成了一群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恶狼在撕咬绵羊的饕餮盛宴,因为没有什么能挡住狼群锋利的爪牙,绵羊以惊人的数字开始死去,然而这数字是在这些大野狼仿佛对这些绵羊并不是很在意的情况下出现的。

     每一瞬都有成百上千的伤亡出现,鲜血洒遍战场。

     这就是战争,没有办法给予对手怜悯的战争。

     可不幸的是这些毫无还手之力的绵羊,就是莱切斯的士兵

     那种从内心升起的无力感代替了愤怒让费德尔感觉到无比羞愧。

     他作为军队的指挥,军队的灵魂人物,连他都萌生必败无疑的想法,那么就真的是必败无疑。

     好不容易挽回的一点点气势将一泻千里。

     费德尔也明白这一点,但是看着这哀嚎四野的战场,这场单方面的屠杀,再加上对方那让人无法质疑的变态的战斗力,综合起来,将带来来自灵魂的溃败,无法改变。

     所以“输定了!”从费德尔的口中无力的吐出这么几个字。

     但是,后世的史学家们出奇一致的没有在这一点上给费德尔找茬。

     “罗切特斯骑兵那一往无前的冲击力,绝对没有敌人在第一次遇上时不感到恐惧!”

     这就是理由,也是被世人承认的公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