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治死了
    既然马东来说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所以袁州和夏天都没有跟进去,张三丰和萧南更不能进去。

     几个人在外面等着。

     夏天担心自己的宠物狗,在外面坐了一会儿又站了起来,看得出来心急如焚。

     袁州在一旁一边整理自己的店面,一边安慰道:“夏小姐不用担心,马医生的医术在银州市宠物界都是数得着的,他既然出手,一会儿肯定还你一个活泼可爱的比熊犬。”

     夏天勉强笑了一下,道:“谢谢,但愿如此。”

     张三丰也想凑过去和美女说两句话,只是这货试了好几次,还是没勇气过去,最后只得郁闷的窝在沙发里揪头发。

     萧南稳稳当当的坐在沙发上,好像老僧入定一样,只是他的头脑却在运动着。

     脑海一动,在心中问道:“系统,凡间的动物生病有没有办法医治?”

     脑海中神兽系统冰冷的声音传来:“本系统为神兽系统,神兽尚且可以治疗,凡间庸俗之兽更不在话下,宿主想要如何?”

     “我现在遇到一只宠物狗,是一只比熊犬,这种宠物狗的特性就是活泼欢快,可是现在这只宠物狗无精打采,而且刚才我观察了一下,好像呼吸都比较困难,可有办法救治?”萧南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神兽系统道:“比熊犬体格很小,所以抵抗力相对于其它犬种来说也会差一些,很容易生病,如果你想医治,系统会分析病因并给出解决方案。”

     “我靠,真的可以?”他内心激动道。

     “当然可以。”神兽系统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那好,一会儿就看你的了。”

     和神兽系统沟通之后,萧南往沙发上一靠,然后扭头饶有兴趣的看张三丰抓头发,一缕一缕又一缕。

     “我说,想追就去追啊,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胆量不能少,老弟我在身后默默的支持你。”捅了一下张三丰,萧南小声道。

     张三丰看了看萧南,好像突然下定了决心,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就在萧南以为这货要过去和夏天套近乎的时候,就见张三丰给袁州打了个招呼:“表哥,我去外面透透气,你这里面太热了。”

     说完,也不等袁州说话,开门到外面抽烟去了。

     萧南:“……”

     我靠,这也行?

     你丫不是要泡妞吗?

     不是要过去套近乎要联系方式吗?

     你斗志昂扬的站了起来,你怎么能突然间逃跑呢?

     目瞪口呆的看着张三丰出去,萧南揉了揉脸,有点懵逼,不过他随即也站起来跟了出去。

     “我说你是不是太没劲了?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你怎么能够落荒而逃呢?”萧南来到张三丰身旁,从他手中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后笑着问道。

     张三丰挠了挠头,道:“兄弟,我是真的没勇气和她说话,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如此漂亮的女孩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啊,我还是就这么静静的在一旁看着她算了。”

     萧南也是无语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这货遇到心动的女孩子竟然给来了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

     你妹啊。

     现在这社会遇到漂亮的女孩子,谁不是如同饿虎扑食一样的冲过去啊,等你远观够了,估计那女孩子也成别人的老婆了。

     他有心想给张三丰鼓鼓勇气,却发现这货抽烟的时候夹着香烟的手指都是颤抖的,他就知道没戏了,这货是真的从心里面不自信。

     萧南也不再说什么,在外面陪张三丰抽了根烟,两个人刚刚将烟屁股仍在地上,突然听到袁州的宠物医院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你赔给我,你这个庸医,快将我的小白赔给我。”

     萧南和张三丰听的清楚,这明显是夏天的声音,只是她让谁赔什么呢?这才出来一小会儿,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两个人赶忙回到店里面,就看到夏天气的浑身哆嗦的堵着马东来的路,在她的怀里,则是她的宠物比熊犬。

     可是现在比熊犬的状态明显的比刚才被抱进去的时候更惨,脑袋往一旁耷拉着,闭着眼睛,好像呼吸都没有了。

     看到这一幕,萧南的嘴角猛抽了起来。

     “麻蛋,这个马东来不是银州市治疗动物疾病方面的顶级专家吗?刚才他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一会儿还给人家一只活蹦乱跳的宠物犬吗?这还没半个小时呢,怎么把人家刚才还有一口气的宠物犬给治死了?要不要这么奇葩啊?”

     萧南心里真的是哭笑不得。

     而张三丰则是赶忙跑了过去,劝道:“夏小姐,淡定,一定要淡定,怎么回事啊这是?咦~~这小狗狗怎么死了?”

     这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夏天就气的三尸暴跳,现在听到张三丰又说这事,一指马东来,愤怒的说道:“这个人,全是这个人做的,他是个庸医,小白刚才进去的时候还有呼吸呢,让他抱进去这么短时间竟然死了,是他害死的小白。”

     “小姐,不了解情况请你不要胡说,如果你再这么无理取闹,小心我告你诽谤啊,你的这条狗刚才就差不多已经死亡了,我之所以还给它看看,完全是出自我内心的善良,我作为一名兽医,不忍心看着如此可爱的生命就这么烟消云散,再说,我也没有给你保证过一定能够治好它,是不是?”马东来往上面推了推眼镜,不慌不忙的说道。

     袁州也郁闷坏了,刚开始夏天抱着比熊犬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检查过了,这条小狗的生命气息非常弱,但是他又检查不出来是什么问题,这才去找马东来。

     在银州市宠物医生这个圈子里,马东来确实是很有名的专家,听说经他手治好很多有疑难杂症的宠物,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马东来这一次竟然失手了,将人家的宠物给弄死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虽然事情是马东来做的,但是背锅的肯定是自己,毕竟事情是在自己的店里发生的。

     袁州真的好想吐血,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了,最后心里叹了口气,暗道:“真是哔了狗了啊,尼玛的马东来,你不是宠物疾病方面的专家吗?这条比熊犬你能治就治,治不了就直接明说多好,你去我的会诊室干什么啊,你这让我以后怎么办?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老子这店以后压根就不会有人来了。麻蛋,千算万算,没算到你能把人家的宠物狗给治死,真是够悲催的。”

     求张推荐票好不好?推荐好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