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小型聚会
    那来自剑仙的哀嚎,远在学校的刘芒当然是听不到的。

     只是刘芒在回班的路上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之处,可他愣是没想到是哪里会有问题。

     上楼的转角处,刘芒一个没注意,与一个要下楼的同学刚好撞在了一起,由于对方所处阶梯比刘芒的要高一下,加之那位着急忙慌的同学是跑出来的,所以刘芒的头也就不偏不倚的撞在了此同学的胸口。

     该同学躺在地上,疼的直打滚,本来还想骂几句的,可当睁开眼看清楚来人之后,他也顾不得骂人了,赶紧开口说道:“流氓,你赶紧出去躲一阵吧,隔壁班的班花现在可是领着一群人围攻我们班,让我们把你交出去呢。”

     找麻烦?怪不得三楼这么嘈杂呢?刘芒想着,可是这脚却丝毫没有听劝,一步又一步的朝着三楼走去。

     这把出来通风报信的那小子急的直骂爹:“祖宗啊。你还是赶紧躲躲吧。你要是出现在现场,林蒹葭绝对会拨了我的皮的!”

     通风报信那小子很肯定的看着。

     “林蒹葭?”刘芒喃喃自语,脑海中浮现出了她那高冷,不近人情的脸后,不由得一笑。

     “咱们班的学习委员什么开始管起了这门子闲事了?”

     那通风报信的同学摇着头,他也是纳闷了,平时这学习委员可是冷若冰山,同班这么久也没见有谁跟她一起长时间的说话,更别说笑和,管别人的闲事了,而这一次,林蒹葭的举动直接惊讶到了他们班,在林蒹葭的一番鼓动之下,整个三班掀起了一阵保护刘芒的热潮。

     当然本尊竟然都不知道这事。

     刘芒咧着嘴摇头晃脑,不顾躺在地上同学的阻拦,兀自走上楼去。

     离三楼越近,三楼的嘈杂声也就越大,不得不说两班的同学都还比较的冷静,至少还没有出现打架的事情。

     在众人围聚的背后,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女人不停的在哭,身旁的女孩则是一直递给她餐巾纸擦眼泪。

     二班的学生什么时候见过自己班的班花这么被欺负过,讨伐声渐渐势起。

     刘芒笑着摇摇头。

     “那个流氓在那里!”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两个班的目光都锁定在了流氓的身上。

     看到了罪魁祸首的出现,二班的男生格外的兴奋,擦着眼泪的二班班花也把目光看向了刘芒,眼中充满了嫌弃。

     林蒹葭皱着眉头,有些不开心,他不是让人通知他去了吗!

     “同学们,有什么事,咱们可以私下交流,你看你怎么这样堵在走道上,实在是有碍交通啊,对不对,孙老师?”

     被刘芒看着的那位老师身躯一阵,她刚从一班上完课准备回办公室,可没想到走廊上竟然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原本还想阻止一下,防止发生事故的她,却被这群学生的气势给震住了。

     孙老师尴尬的咳了咳嗓子,有些不自然的说:“好了,你们这群学生该散的也都散了,这么聚在一起像什么样子,赶紧都给我回班去!”

     二班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受鼓舞才出来起哄的,这被孙老师一赶,瞬间就走了一大半,几个欲走还留的,被孙老师瞪了一眼,还是乖乖的跑了回去,唯一几个倔人,被林蒹葭给愣是瞪了回去。

     刘芒,无奈的摆了摆手,事情也就这么戏剧化的过去了。

     回班后的林蒹葭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山美人,依旧没有人敢和她套近乎,刘芒除外。

     “林蒹葭同学,谢谢你。听说今天是你仗义出手相助的。”

     林蒹葭正眼都不瞧刘芒,冷冷的说道:“不用谢,只是看不惯自己的同学被人欺负罢了。”

     刘芒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只听林蒹葭又继续说道:“二班那个班花我跟她有点矛盾,仅此而已你不用多想。”

     刘芒翻翻白眼,刚想说的话,堵在了嘴里还是没有说出来。

     尼玛这叫什么事嘛。

     确定刘芒走后,林蒹葭吐了吐舌头,口中似乎还说了些什么。

     很快二班和三班的“小型聚会”便就传到了校长的耳中,而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校长很愉快的接见了刘芒。

     校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整天打着摩丝,头皮上仅有的几根毛,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

     校长办公室里刘芒还是比较拘束了。

     不爱解释的他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伙子说说吧,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校长还算开明大义,没有一上来就定了刘芒的罪。

     “也没啥事,就尿急借五楼的女厕一用,没成想就那二班的班花忽然就闯了进来,然后该看的也都看到了。”

     “就这么没了?”

     “没了。剩下来的事情,估计校长您也都了解到了。”

     “我那叫什么了解,我这也就听别人以讹传讹,别人的版本听不得,听你这个当事人的话,还是比较的准确的。”

     校长点着头,早在找刘芒之前他就先找过了二号受害者,事情的结果描述虽然没有刘芒那么准确,但事情还是没偏差的。

     在经过校长的一番教育之后,二班的班花也忽然想通了,自己似乎没什么损失,只是觉得有点委屈而已,只是因为周围人的怂恿她这才觉得刘芒是“坏人”而已。

     所以这事情真的能怪刘芒吗?

     真正的受害者说白了,其实应该是刘芒,他的小鸟都被人看到了,这二班的校花可是什么都没损失,她算什么受害者。

     远在刘芒家中的伊丽丝饿的实在是要不行了,看到能吃的基本就往嘴里塞,那电视柜旁边的小零食全被她扫荡了个遍。

     甚至药箱里的药都没放过。

     渐渐的,伊丽丝的知觉越来的越模糊,一心只想睡觉。

     一个眨眼后,她双眼紧闭就再也睁不开了,她趴在地板上,脸着地的那种,并且嘴角带着哈喇子给睡着了。

     也不知道这位剑仙是梦到了什么,一边睡还一个劲的说:好吃。

     当然哈喇子也伴随着流了一地,哪还有半分剑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