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青城显圣
    不过信平老道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无为性子,也懒得询问程安之这些,况且问修行本来就是不敬。

     就这般程安之在庙子里呆了三天,这里来来往往的香客不少,都是因为信平老道的身份,信平老道是退下来的全国道协会长,年纪又高,还是道医武术的传承者。

     程安之过得轻松,平日里什么都不干,不扫地,不做早晚课,也不值殿,程安之不做事根本不是因为怕累,因为程安之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累。

     就像是某著名人物的“我不知道她漂不漂亮,我和她在一起根本不是因为她漂亮,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漂亮。”

     墨镜加上雪茄再配上那段BGM。

     他的行为可是让崇康老道看不惯了,你这来住吃饭不给钱也就罢了,我看你是道士当你是挂单。

     可是你这挂单什么也不做,可就是有点过分了找到程安之,对程安之进行了一通理直气壮的教育。

     可是程安之只是沉默的听着,甚至没有做出任何表示,见着这样的程安之,崇康道士便要表示貧道不欢迎好吃懒做的道士。

     这时候秦高水走到崇康身边说道:“师父阳明前辈是位人仙。”

     崇康对此表示“呵呵”。

     秦高水见着师父这般模样,便解释道:“师父,我是被阳明前辈带着飞上来的。”

     秦高水这飞指的表示程安之贴地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行为。

     崇康哪里在意这个?人仙他又不是没见过,自家师父也是人仙,虽说和程安之一般好吃懒做,一天睡上十八个小时,虽说是练的睡功,可是依旧啥都没做。

     正要训斥秦高水一番,信平老道走了进来,他在楼上就听到了一行人的吵嚷,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习惯,下来了。

     若是不下来他可不知道崇康会惹出什么麻烦,对着程安之拱拱手:“前辈吉祥。”

     “哟,老道士倒是有点眼色啊?”

     程安之一边说一边坐在了椅子上,从供桌拿了起了一个苹果,崇康想上前阻止却被信平老道士拦住了。

     “不知道前辈是哪一界的祖师?”信平老道士拱了拱手,对着程安之恭敬道。

     这修行问境界不恭敬,可是问事哪一界的却是可以,一般三界之中色界便是地仙,无色界便是真人,十洲三岛也是真人地仙。

     虽说凡间对于这些的划分区别很大,因为不同的道定下的不同规矩,可是其中还是有重合的。

     “怎么打探起貧道的修行来了?”

     信平老道摆摆手道:“祖师说笑了。”

     崇康与秦高水则是疑惑不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崇康不解的是这阳明到底是谁,秦高水则是不解明明都是人仙,为何自家师爷对程安之这般恭敬。

     程安之只是笑笑,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程安之身上的道袍换做了仙官法衣,脑后明晃晃的两轮光圈映的满室生光,一股奇特的香味围绕着屋子。

     信平见着这一幕遍知晓了,这程安之至少是一位真人,连忙跪下道:“真人吉祥。”

     见着这一幕崇康与秦高水也跟着齐齐跪下,崇康知道师父肯定不会开玩笑,况且这般景象哪里是开玩笑能产生的,而秦高水则是知道了,这位哪里是什么人仙,分明是一位仙官,少说也是真人。

     这些事他们的概念,当然程安之确实少说也是位真人。

     这一幕他们见着的是程安之这位仙官的模样,而外界所见便是太清宫发出一轮五彩光芒,映照天空。

     此时正是傍晚,再加上青城山中白雪皑皑,五彩光晕更是明显,前山的道士只见着天空中一片五彩,齐齐朝着后山望去。

     而后山的和尚也是如此,见着前山后山夹着的那一段五彩光芒,也是齐齐看向那里。

     程安之确实左手一点秦高水眉心道:“本官传你一发,号三元丹法,直指真人之境。”

     程安之这一指点出,只见一道白色光点直入秦高水眉心,秦高水的模样本就是仙风道骨,有了这光芒映照更显得如此。

     秦高水只感觉周身一暖,原本的百日筑基瞬间跳过。

     程安之来到这个世界也快三个月了,感受的到灵气的比如信平老道,之类的人仙鬼仙。感受不到灵气的便是还没有筑基的比如秦高水这类,有的是因为天赋不够没有筑基,有的则是因为没有人引导没有灵气种子,比如秦高水这种。

     原本在屋子里静坐的释永法被小沙弥惊扰,站起身来便看到天空中一轮五色光芒,正要出门看看只感觉身子一轻,出现在了一处堂屋之内。

     一眼便看见了周身法袍,脑后两轮本性灵光的程安之,紧接着看到了跪在地上的秦高水,心中略微思索也知晓了怎么一回事,赶忙拜下。

     这释永法自然是程安之招来的,他来了这方世界就看这两人顺眼点。

     “你这小秃驴,光着脑袋可是不行。”

     释永法正要说些什么,毕竟这是自己的信仰,只是还没等开口便感觉头皮发痒,紧接着便是一缕缕黑色长发映入眼帘。

     “赶紧挽起来,披头散发的成何体统。”

     释永法算是知道了,这程安之哪里是嫌弃他是和尚,分明是要他弃佛入道,可是长生机缘就摆在眼前,怎么会因为信仰这种原因抛弃?

     修道修佛本就是寻求的一种道理,真理,还有长生久视,哪里在乎什么方法?

     连忙拜下道:“多谢前辈。”

     “快些挽起来。”

     这时候崇康老道心中的羡慕可是溢于言表,信平老道也是平静以对,毕竟他活了一百多年,出家九十多年,这点心性还是有的。

     崇安和高亮也是齐齐跑到屋外,第一眼看到这一幕先是惊的不可思议,紧接着见着师父师爷都跪下的,而那位阳明道士模样哪里是凡人,也跟着跪下连声道:“祖师吉祥。”

     像他们这般的道士和尚还有不少,只要是见着了这轮五彩神光便朝着这处敢来,除了他们这类修士信士,自然也有特异局的那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