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大罗之内
    程安之没有变换相貌,沒有变得和正常人一般,就穿着这素色仙衣走在人群之中,感受着这嘈杂之中的生气,热烈,与活力。

     程安之不属于这方世界,不过却是给这方世界带来修行之基的仙家。

     或许会有动乱,或许国家觉得程安之多余,或许很多没有修行根基的人会恐惧,可是这一切和程安之有多大干系?

     他来了这方世界不过是履行职责罢了,就像是村长经营一个村子,国王统治一个国家,不过程安之所需要的只是经验和功德。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过程安之身旁,程安之微微一笑在他脑海中种下了一颗种子,那种子名为《清微丹诀》。

     程安之不需要理解这些,所有的三境九天的仙官都不需要理解这些道法,一切道法都是外物,他们都在大罗天内,为道的一部分。

     总有人说逆天改命,特别是凡人,总想与天争些什么,实际呢?与天争到了什么?当他跳出这方世界,发现还有更广阔的世界,而他依旧是一道炁罢了。

     行人熙熙攘攘,各有各的心态想法性格,乃至于善恶,或者所谓的善恶感情。

     程安之走在路中,刻意显现身形,若是看谁顺眼便给一份机缘,谁找他便结下个善缘,于他们而言是善,对程安之而言不过是随手举动。

     这时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停在程安之面前,这少女明眸皓齿,算得上可爱“哥哥你这是cos嘛?”

     程安之习惯性的伸出手,摸了摸少女的小脑袋“哥哥是值日功曹,天上的神仙哦。”

     那少女以为程安之在开玩笑逗她玩“口意(没找到这个字)~原来是cos值日功曹啊,为什么不cos野良神呢?”

     程安之不知道野良神是谁,不过于他而言知与不知不过是一个念头“野良神啊,是霓虹的神仙哦,哥哥是中国的。”

     小姑娘扑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哥哥有企鹅么?”

     程安之摇摇头:“哥哥不用。”

     “威信呢?”

     程安之摇摇头。

     小姑娘嘟起了小嘴“那电话总该有吧?”

     程安之依旧是微笑摇头。

     “好嘛好嘛什么都没有。”小姑娘有些发脾气了。

     程安之笑笑“哥哥可是仙人,你唤哥哥的名字就好。”

     “那哥哥的名字是什么嘛?”

     “程安之。”

     辞了程安之,小姑娘屁颠屁颠的跑到自家闺蜜那儿。

     她那闺蜜问:“要到了么?”

     小姑娘摇摇头:“不过知道了名字,程安之。”

     程安之漫步街头,小姑娘的事儿他自然不在乎,依旧是随意送了个法门,所谓道不轻传,法不传六耳,在程安之这里完全不适用。

     这方世界对他们而言活生生,对程安之而言就像是电视中的画面,乃至于他自己也像是电视里的画面,大罗之内介是道。

     眉心竖瞳睁开,看着三清境中的重重宫殿,大罗天的虚无荒凉,程安之真的好想超脱出去,看看大罗天外的世界。

     不过这一切感觉好虚无,像是一滴大海里的海水,想要跳出汪洋深入星空一般。

     这人间之事自有反馈,无需程安之处处走访,家家登记。他在这里只是起了个道的作用,支撑起这方世界的修行,而后把整理好的大小事务反馈到亭长手中。

     小千世界如同尘埃于大神无用,可是又似鸡肋于小仙而言可以算作历练积累,若是能成便往上升,若是不成便待在一处等待下一任仙家到来,或者与天外魔头争斗,直至积累足够升一级,再争斗再升级,而后战死。

     这时候两个警察走到程安之面前,问道:“你是。”

     程安之没有言语直接走了过去,两个警察好似忘记了什么一般继续巡逻。

     “程安之啊,程安之,你说你为什么这么无聊呢。”程安之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相对于其他的道士凡人仙家而言,程安之确实无趣。

     没有朋友没有喜欢的没有爱好唯一的好奇心也因为自己是仙家变得毫无意义。

     “不过也好,反正一切都是这般。”

     次日清晨,程安之盘坐在公园口发出感慨。

     一个老大爷见着程安之坐在这儿,听到程安之的言语,又看了看程安之身上的服饰问道:“小伙子,烦心事儿不少啊。”

     程安之摆摆手“哪儿来的烦心事儿哦,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

     那老大爷哈哈一笑“会下棋不?”

     “什么棋?”

     老大爷从背后包里掏了掏,掏出黑白二色的棋子儿“围棋。”

     程安之自从师父去了十洲三岛,便没和人下过棋,见着这围棋倒是起了点儿性质,不过没有应下只是摆摆手“这围棋啊,我怕是输不了咯。”本来就是,这方世界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围棋下起来怎么会输?

     老大爷听了程安之的言语,眉头一挑“你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程安之只是摆摆手“罢了,罢了,你厉害,我啊,可是没兴趣咯。”

     那老大爷每天都来这公园儿和朋友下棋,前段日子陪了自己大半辈子的老友去世了,便停了。今儿个见着程安之在那儿一人叹气,口气又是大的没边儿,哪儿肯放过程安之。

     程安之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要走,老大爷可是不干,一把拉住程安之的胳膊“你得陪老头子我下上一局才能走。”

     这天上六十日,凡间便是一个甲子,对于程安之这种三境九天的长生仙家而言,时间可真的是多的不行。

     “也罢也罢,陪你下上一局。”

     听了程安之的言语,老大爷才算是缓和了语气“这就对了嘛,陪老头子下上一局少不了你一块肉。”

     可是现在的老大爷就像是一匹狼叼着一块肉,抓着程安之的手压根没打算松,生怕这一松手程安之就跑了似的。

     老大爷上下打量了下程安之,问道:“你这穿的是什么衣服啊?”

     这问题已经有不下十个人问过程安之,有的程安之答了,有些没有机会,还有的直接让他们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