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老劫 幻术
    司音见沐单的小动作,将他掩饰住,口气中带了一丝询问,“凌,你怎么在这儿?”

     凌又趴坐在地上两只爪揉着脑袋,晃了晃眼睛上的布带,“还好意思说呢?我都下来这么久了,都没找到我。”他抱怨了一下,心情好了许多,才徐徐讲述了自己下来的过程。

     “我下来时用仅存的妖力拖住了自己,不至于摔成肉饼,而后变回了原形,很不巧的碰到了机关,一路从台阶上滚了下去。而后停在了一间六角形状的密室,但是我并没有找到出口......”还没等他说完,二人的表情就完全变了。

     司音赶紧问道:“你说你下来时变回了原形,去密室时你变回来了没有?”

     凌抓刨了刨自己的耳朵,抓了抓眼前的布带,双手交叉放前,“那时根本不可能找到出口啊!因为我妖力不支撑我变不回人形了,后来自己瞎走一气,碰到了机关就从上面掉了下来,滚的我现在肠胃是翻江倒海。”回忆起自己的经历,又是要呕吐的样子。

     司音沐单心中狠狠一惊,不是凌,那个新的手印是谁的?

     沐单却觉得时间对不上,“你能算出你这段时间大概滚了多久吗?”

     凌尝试着从地上站起来,腿有些发抖,又趴了下去。“也就二盏茶的时间怎么了?”

     司音盯着他对这个凌有一些怀疑。

     不对还有一个细节!

     既然他都不能支撑自己变回人形,那时又是瞎走,那他怎么知道那间密室是六角形?用妖力形成内心小世界本就耗心神与妖力,这不符合,他前后的话很是矛盾。

     呆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是凌,现在一定是叽里呱啦抱怨一大堆。

     乾坤袋中瞬移黎音球到了袖口的手中,沐单拍了他一下肩膀,司音打了一个结界将地上黑色的小狗困住,“你不是凌!智商只有这么点还出来冒充,下次记得带脑子。”司音眼神警惕的盯着,凌低下了头,掩饰嘴角的一笑。

     然后背后的人又重重地拍了他一下,司音反应过来时,闷哼一声,凌域剑从背后穿胸而过,背后的人阴阴一笑。剑尖滴着他滚烫的热血,一滴又一滴重重地砸在了石面。

     司音很快反应过来。黎音球光芒万丈,逼退到身后的人。两弹指间抬两指夹住剑尖将胸口的剑一挑,凌域剑迅速退了出去,剑离开胸口喷出了一朵妖冶的血花,司音捂住胸口,另一只手点了胸口的几个穴位,制止血液的喷涌,向前走了两步,喉头涌起一股腥甜司音压了下去。

     胸口疼痛不比心中的恼火,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什么时候身边的人变了?在这过程中沐单没有离开他的视线,就这样在眼前被算计了。胸口激动的起伏了几下,伤口更是疼痛,从乾坤袋中摸出几粒丹药塞入口中,伤口开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

     黎音球变为双剑,手持双剑向身后的人刺去,沐单背后便是黑色的右扇门,他黑色的眼睛与背后那怪物的眼睛一样漆黑的如深渊,朝着司音阴森森一笑唤回凌域剑,右手手指关节‘咯吱咯吱’响,二人同时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缠在一起,那是一招比一招凌厉,一丝猩红漫上司音的眼眸,与当时破除楚玉结界差点失控一样,眼中冰冷无比。

     既然不是沐单,没必要手下留情了。

     将灵力集中在双剑,两剑合一,以光的速度击去。沐单灵敏一躲,堪堪躲过。此时的司音离他正近,沐单脸色一变,凌域剑没手下留情的挥去,司音一剑化二,翻手用一剑挡去。二人不相上下,剑花一个比一个快,缠绕在一起完全看不见他们的招式。

     小狗看着眼前纠缠的两人,嘴角笑的更是狰狞,化为一缕黑气消失在了结界中。司音心神全在剑上,并没有发现‘凌’消失了!

     纠缠许久,二人身上都挂了彩,司音伤口恢复又开始崩裂,一个声音窜进了脑海里,“快醒醒!快醒醒!”司音想要甩开脑海中的声音,声音却越来越大。

     仿佛被抽离的东西回归,司音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凌感觉到他气息平稳,正准备扶起他的脑袋,却被一只手狠狠的拧住了脖子,冰冷而充满杀气的气息传到凌全身,从没这样感觉过,生命好像在下一瞬就要结束。

     司音眼中的猩红慢慢褪去,语气是凌从未听过的冰冷,“你到底是谁?”手中用了一丝力度,如果眼前的并不是凌,他就立刻结束他的生命。

     “我当然是凌啦,不是你们告诉我的名字吗?还有啊,刚才我可救了你。对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太气人了!我回去一定要告诉尹姻,看她不教训你。”

     一听到尹姻,司音赶紧松开了手,“你怎么在这儿?”被凌缓缓扶起,站起来脑袋还有些晕,抬手摸了摸胸口处,哪里有什么伤口?身上也并没有任何不适。

     “我是一不小心那洞口摔下来的。”一想到自己摔一下来,又从台阶滚下来,直接在这密室晕了,这样的事让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司音迷茫了,“我记得......”

     凌打断了他的话,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管记不记得了,里面都是幻术,如果不是我叫醒你,你早在幻术里死了,你在幻术里一死,你现实的身体也会消亡。”凌摸了摸脖子,心里对司音有了一些改观。

     这家伙表面上嘻嘻哈哈,整天都摆着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要是疯起来真是可怕的要人命,也就只有尹姻可以制服他了。身体打了一个冷战,庆幸的拍了拍胸口。还好自己说出了尹姻的名字。

     司音全身检查了一番,才缓缓说道:“我本是与沐单一起下来的,就算中了幻术,沐单去哪了?”

     看着他疑惑的眼神,凌道:“你仔细看看这周围。”

     司音四周搜寻了一番,发现自己竟然还在那间六角形状的密室,他迅速朝那个有手印的砖头看去,哪里还有什么手印?

     ----------------

     题外话;铃铛来了,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