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老劫 林中失散
    司音与沐单知道尹姻不会随便这么说,打起十二分的警惕扫过着周围。司音咬紧了牙门,传语:“不见了。”

     沐单转身看去,哪还有那几个妖的影子。察觉过去,发现整个森林就他们几个活物。不免让她们想起了上次捉饕餮的事情,这次给他们危机感了更强烈。

     “难不成刚才就是你我的幻想?”司音不确定,很有些邪门了。

     尹姻传语,“不是幻想。”独自向前走去,二人紧跟其后。

     树在渐渐变多,从慢慢的稀疏到茂密,一个个都是参天大树,隐天蔽日。地上的叶子常年没照的阳光,湿哒哒的,一脚踩下去整个鞋都湿了,继而身上衣服也尽数湿了,寒冷无比。只能用灵力运转全身,不停的烘干衣服。

     从昏暗中走到了黑暗中,五识的感官不自觉的放大,太过茂密的森林无法张开结界。这还不是最糟,最糟的是周围还起了浓雾,遮挡的视线,只得点燃火把照亮周围。

     尹姻停下来看着变幻无穷的森林,望着身后的二人,拿出了一条黑色的丝线,黑暗中看起来并不显眼。递给二人,都系在了左手腕上。

     司音最爱问的人此时也闭了嘴,走着走着,周围就不对劲起来。三个人的脚步声,此时变成了他一个人,像浓雾中看去哪里还有二人的影子。火光下,这条黑色的丝线却并没有断,跟着丝线的指引爬了几个坡,怎么也接近不了目标。浓雾渐渐变小了许多,五丈之内可以看清。

     举着火把在参天大树的凸起的树根间攀爬了许久,一块还算平整的地面出现了两个人影,司音大呼,“沐单,老师!”

     可不管他怎么呼喊,那两个人影就是不停下来,不管不问的向前走。遇到坡就爬,遇到树根就攀。从动作中司音知道那两个人就是沐单老师,可他们为什么不停下来?

     这条黑色丝线是老师给他的,看来可以无限延伸,可是这也不是他们不停下来的理由啊!因为如此,他一直和那两个人影保持着距离。

     如此跟了许久,突然人影停了下来。是因为前面出现了一棵参天大树,整个树身都与另外两颗行成夹角挡住了去路,然后那两个人影便折了回来。

     司音心中不好的预感加强,熄灭了火把,直接爬到树上,趴在树枝上看着渐渐走来的二人,薄雾之下的两人正是沐单尹姻。

     脸上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左手腕处系着的正是黑线,司音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神奇的是他们手上的黑线跟他根本连不到一起。

     黑线应该越来越短,可趴在树上的他黑线明明绷得紧紧的,消失的地方是他们停下来的地方。就在他纳闷的同时,诡异的二人又停了下来,一霎那抬头瞪着他。

     面色发白,眼神古怪阴暗,一阵阴气吹过了他的脊背,加快了灵力运转来使全身暖和。

     二人跳上树来,司音也不好再趴着,“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尹姻沐单好像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上前了几步。司音不想和这东西干上,跳下树来,瞬移到了阻挡他们的那棵参天大树边。

     两个人哪会容他就这样走,一左一右站在两边的树枝之上将他夹在中间,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光球‘黎音’出现在手中。名字是他之前想的,还没告诉过尹姻沐单。

     你不动我不动,僵持了许久。黑暗之中,阴寒的风飒飒的吹过树叶,司音握紧了手中黎音球,雾气又浓郁了起来。

     这样一下,本来将法力提在双眼,在黑暗中还可以看见两人,现在却有些模糊不清了。

     司音心中惊了惊,更是握紧了黎音球,在这片环境里,眼睛反而是成了他的障碍。曾经有人用空气来判断敌人所在,没尝试不代表现在就不能试试。

     司音闭上双眼,提起右手,手中的黎音球瞬间变成了一把双剑,左手接过另一把。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任由雾气、叶尖的水滴浸透全身。阴风拂过树叶,静谧的一片黑暗中,出现了白色的雾气静静地流淌着。突然白色的雾气两个方向出现了两个漩涡,越来越靠近,漩涡的程度也越来越大,而后整个雾气都缩小,那漩涡也越来越小,精密度也越来越准。

     一个出现在他的正上方,一个出现在他的右手边。司音勾唇,二人虽然是模拟的沐单尹姻,但实力怎么可能真正的相同!脱手而出,手中的双剑化为数到幻影。

     一击击去,必杀。

     两个漩涡消失,归为平静。司音睁开了眼,两个人已经消失不见。司音收回双剑,光芒过后变化为球,将黎音球收回乾坤袋。

     司音打了一个响指,勾唇大笑。顺着黑线的指引,戳了戳树身。没想到这个树身根本就是个幻影,手指没有戳到东西,刚要收回,却被一股奇怪的吸力吸了进去。

     他在一片黑暗中被巨大的吸引力往下拉,不能挣脱,就顺其自然。翻滚了几圈,司音稳住身子,直挺挺地落了下去。

     有些踉跄的落地,映入眼帘的是枯黄的树枝,地上是皑皑白雪。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有些湿透的衣服瞬间冻得僵硬,身子也冻得僵直了,司音赶紧用灵力暖和全身。让结界包在周围,还没坚持几下就碎裂开来。

     怎么回事,这里好像不能运用结界。

     灵力运转下,衣服烘干,身子暖和了许多,但风一吹还是有些冷。从乾坤袋中拿出皮裘系在身上,俄而天空徐徐落下晶莹的白雪,缓缓落在了发丝上、肩头上、皮裘上。

     神界很少下雪,他一瞬间被惊艳到了,但如果周围不是这些枯黄逐渐凋零的树木,会更好看些。

     他顺着黑线在这些树枝间转来转去,视野很是开阔,但就是没发现人。

     这也太奇怪了吧?

     一袭白色的衣服,差点儿与雪的白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他眼尖,差点发现不出来。心中一惊,今天尹姻穿得不就是白色吗?

     他跑了过去,托起了她的头,身上没有任何伤害,只是晕了过去。

     而黑线与尹姻的黑线相连,司音一下子便确定了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