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生劫 骷髅
    沐单刚倾身去摘,手还未触碰彼岸花,一阵擦破空气,划空而来的声音引起了三人的警惕,司音的光球瞬间化为屏障,一道道黑色的弓箭阻挡在外面。暗与光正好相克,黑箭在一步步腐蚀着司音光球所化的结界。

     司音赶快又创造了一层结界,大吃一惊,“结界阻挡不了多久,这黑色的箭问题。”

     箭雨完过后,结界也终于不负重任的碎裂了,他们赶紧从尸骨山上撤离,准备回到地面,在他们看不见的阴影处,一只骨头手悄悄地动了动。

     回到地面,司音才想起来为什么墙壁上有那么多的小孔,估计就是导致箭雨的原因。

     经过这么一遭,易轻衣看那些骷髅更是心中一颤。“对了,易轻衣你的武器是什么?”沐单分析了整个状况,为了等会儿避免掉不必要的麻烦,赶快将三人的情况都具体分析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易轻衣到底会什么。

     易轻衣犹豫的摸了摸脑袋,吐了吐舌头,“我的武器是一条龙鞭,人界的武学大概都掌握了一点,我不太会使用法力。”

     没想到这朵小白花的武器竟然是一条龙鞭,司音沐单齐齐一愣,龙鞭的威力强大,在武器中攻击与防守数一数二。没上六界十大神器排行榜,但也算是神器中的上品了。可就算有威力好的武器在手,可没想到武功竟然不太好,如果等会儿再遇到什么危险,她估计就是最易受到伤害的那个。

     “原来如此,等会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沐单温柔的讲道,易轻衣高兴的又吐了吐舌头,轻轻地笑出声,“知道了。”

     在他们刚祭出武器,一阵骨头咔嚓咔嚓的声音又响起了,易轻衣捏紧了手中的龙鞭,尴尬挥手解释道:“这一次我没有踩到。”

     司音、沐单赶紧看向她身后,昏暗中好像有一个东西艰难的爬起来,司音把光球飞到那边,易轻衣僵硬的扭过身。离她不远处,一个骷髅低着头,但还是可以看出眼中散发着幽光,就那么直挺挺的站着,一动也不动。司音心里叫了一声邪门儿。

     “将才好像看见是那个东西站起来吧。”沐单问道,怎么现在这东西又不动了。

     易轻衣看着他离自己不远,赶忙退后几步。司音点点头,把光球飞得更近一些,在更靠近骷髅的脸上时,骷髅的嘴张了张,落下了许多灰尘,“咯咯、咯咯”的声音从里面发出,而后僵硬地缓缓地抬起头,眼中幽光大盛。

     嘴巴又是一张,像一个刚睡醒的人一样,扭动自己脖子,易轻衣真怕他扭一下骷髅头就从身上掉下来,这掉在地上,不就咔嚓一声碎了。

     扭动完之后就直勾勾的盯着他们,像盯着猎物,眼中不停的闪烁。司音,沐单杀多厉鬼,马上从眼中察觉出了贪婪,对生命的渴望与执着,就差像个人一样流口水。

     就这么直勾勾的盯了半盏茶功夫,敌不动,我不动。一直这么耗下去就没完没了了,非常情况,用非常手段。

     易轻衣看着骷髅的眼神,用密音传语道,“我,我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司音、沐单眼神对视一下,心中已有主意。刹那,司音手中冒出一个光球,离得近都能感觉到炙热滚烫,一层金色的火焰在光球四周散发荧光,荧光慢慢汇聚成一把弓箭,并没有朝着骷髅的方向,而是射向了他脚下的那些尸骨。尸骨一下子燃了起来,炙热下尸骨都烧成了灰飞。

     骷髅动了,从尸骨中摔下来。他一动,整个空间都是一震,然后那些没有化为灰飞的尸骨都齐齐的如傀儡般站起来,眼中散发着幽光,但没有思想,没有像那只骷髅一样有着贪婪的眼神,那只骷髅从地上僵硬的爬起来,大吼一声,骷髅们齐齐一抖。

     看来这一只应该就是骷髅王。

     “还以为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司音把光球飞到上半空,炙热的光球照亮了空间大部分范围。“这样战斗就公平多了。”

     千百只骷髅听骷髅王的号令向他们冲了过来,司音飞出的光球散发的荧光快速汇聚成光箭,雨,刚才黑色的光箭一般化为箭雨射下来,“尝一尝刚才我们所遭受的滋味吧。”但是因知道这样只能消除其中一小部分,看着这架势估计还有很多。

     沐单拿出凌域剑,奔进了骷髅中一刀劈一群,易轻衣没什么战斗力,只好在原地用龙鞭挥舞,龙鞭可以延伸,所以每次一扫扫一大片,把那些用光箭没有射中的骷髅甩飞出去。虽没有一刀一群的威力,但每次甩出去都会狠狠的摔在地上,碎成渣渣。谁叫这的骷髅很多是年代已久,骨头已是特别脆弱。

     司音趁着这个时候飞往高空用光球炸了一大片,再向白色彼岸花飞去,他总觉得没有什么这么简单,看到时果然,骷髅王还并没有召唤到这儿。赶紧飞下去摘下后,就向原处飞去,一只冲出的骷髅手臂,企图把他拽下来。

     司音用光球把它炸开,自己赶紧逃离。他这一炸起了连环反应,那些骷髅都动了起来,拼命的站起来想把他拽下。

     司音飞到他们攻击不到的范围,却撞到了一层隐形的结界,摸着撞得有些晕的头,借着光才发现结界中央有一颗特大的夜明珠,给这片空间散发出了光。

     就在他看得正起劲儿的时候,他的衣角被一只骷髅手狠狠的拽着,这东西什么时候飞过来的?

     因为冥界侍卫服是贴身的短袍,自己穿不惯这种类型的衣服,所以衣服加长了一些,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反而有了用。划破了衣服,看着骷髅手从空中跌落。

     突然心中不寒而栗,一股寒气从脚直升头顶。向那个寒气最重的方向看去,那骷髅王不知何时飞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咯咯的笑,一个久违的苍老声响起,“你们今天就全死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