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谈业务
     徐强果然安排给了李丹凤带,二十七八的年纪,长发瓜子脸,相貌算是出众的,有着职业女性那种让男人感到新奇的美和......强势叫男人后退的冲突感。就是她的干练与强势会让不了解她的人产生误解与不好的看法。

     李丹凤的办公桌在徐强前方,她经过徐强办公桌时顺手放下了一个内存卡,接着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她一边浏览着邮件一面说道:“徐强帮我日升酒厂的资料打印出来,待会儿和我出去一趟。”

     徐强打开内存卡有点茫然,毕竟他从前从事的工作都是体力活,然后称呼的问题,他可不能称呼李丹凤为李姐,他的年龄应该比她还要大两岁左右。

     “你说的是不是日升酒厂的策划初案?”最终徐强还是采取了最稳妥的办法,对话中不带称呼。

     “对。”这时李丹凤已经提起了公文包站起来了。“你弄快点,我在下面等你。”

     办公室几个老员工看向了徐强,其中一个端着咖啡杯子的家伙靠了过来。“徐强恭喜你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生活在李丹凤的噩梦之中,对了你不会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吧?我在早会上对你介绍过的。”

     “我记得,你叫张鑫。”徐强收起打印的资料准备出发了。

     “兄弟你听我说,跟着世上第一要强的女士并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能尽快的提高业务素质与能力,我看好你哦,加油。”徐强刚离开办公室张鑫就忍不住夸张起来。“我赌10块钱徐强最多能忍受李丹凤三天,然后嘛......他会提出合理的要求,至于最佳人选当然是我了。”

     张静年龄不大,刚大学毕业,可她对于看人有着自己一套独特的见解或者说是直觉,她大胆判断张鑫错了,大错特错!徐强嘛至少能在李丹风的威风下存活一个月。

     “你们没发现徐强长得有点黑吗?手指特别特别的粗壮.....哎算了,我就是觉得徐强是那种特别能忍受的人,说不定会亮瞎你张鑫的狗眼。”

     张鑫明显来了兴趣,却被张静虎头蛇尾的结论弄得很意兴阑珊。“其实我觉得徐强吧乍看之下真不咋滴,但是嘻嘻一看之下却会猛然的发现他居然有那种传说中的男人味。”

     “这点我绝对认同!”张静第一时间不带犹豫的说道,同时办公室里的其他女性全都认同。

     “这么夸张这么异口同声?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说你们这些女人啊......啧啧。”

     黄依依是那种长相具有古典美的美女,追过她和正在追她的男人可以装一大卡车,扎着马尾辫属于那种很开朗健谈的女人。

     “早上我特别和徐强聊了两句,我发现他那双眼睛特别迷人,真的......”

     徐强抓着一沓资料经过公司前台的时候,赵丽小声的叫住了徐强,她示意徐强靠过来,同时悄悄指了指坐在大厅点着手机的李丹凤。

     “这情况还真让我给说中了,我告诉你李丹凤可是号称新人杀手的,最近半年来据统计挂在她手上的新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你悠着点哦,不然过几天我就看不到你这样的帅哥啦......”

     “为什么?”徐强露出了他惯性的微笑。

     “这就是你显得幼小的地方了啊,就冲你这个微笑我觉得借你个公文包,这个公文包是李丹风带上一个新人留下了,具体叫什么名字我还真的忘了。”

     “谢了。”徐强一点也不矫情,直接拿过公文包把资料装进去。他见到李灵狠狠的瞪了一眼赵丽,可是赵丽的意思很坚决,她就是要说。

     “公司的业务分两种,一种是客户本身就有这方面想法的,另一种则是没有或者没有意识到的。后者的难度很大,李丹凤可以说就是专门找后者业务,所以吃闭门羹和白跑之类的活计很多很多,特别特别的累还会熬死人呢.....我告诉你吧,上面二楼的策划一听到李丹凤的名字全都会直接装死,因为跟李丹凤做的策划初案十之八九都是白做的......”

     “小妮子你就这么爱嚼舌根?那么你知道李丹凤的工资吗?人家顺的时候一个月顶你一年还多。专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小心老天降下天雷收了你!”李灵都看不下去了。

     坐在大厅的李丹凤轻轻咳了一声,徐强发现自己走神了,他本来是过去和赵丽打个招呼的意思,谁知道聊起来了。

     “我记得你早上来的时候是没有带公文包的。”李丹凤揪了一眼徐强手中的公文包,她好像有点什么印象。

     “前台借的。”

     李丹凤微微点着头,她的步伐很快,高跟鞋底铿锵铿锵和地面撞击,进了地下车库停在一辆红色的DC轿车面前。“内存卡你不会忘记带了吧?”

     徐强极快的从公文包中拿出了内存卡晃了一下。“带上了。”

     出发后上了高速公路,李丹凤忽然问道:“你有驾照吗?”

     “有,只是还没有开过自动档的车。”徐强的回答跟开玩笑似的。

     “开玩笑呢嘛,驾照给我看看行吗?QHXX部队.....你当过兵?”

     “没当过兵,只是恰好在部队考的,当时的条件有点特殊。”

     今天是李丹凤找的客户一锤定音的日子,她的心情尤其的好,微笑露个不停。

     “在部队考驾照?好奇怪......我总觉得有点奇幻。酒呢,你能喝吗?”

     “能。”徐强拿会驾照忽然又说道:“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

     “不然呢?”李丹凤轻轻的皱着眉头,脚下一踩油门轿车的速度陡然快了起来,应该是达到或者是超出了高速公路限速的极限。

     李丹凤不耐烦的按下限速警报,车里安静了。“待会儿如果有饭局,你自己能喝多少就喝多少。”说着说着李丹凤又觉得不妥,自己势必是要喝酒的,自己为什么还要开车过来,倒不如坐车。“算了,待会儿你就说你是司机,这样你就不用喝酒了,免得到时候我们还要在这里歇几个小时才能走。”

     “没问题。”徐强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