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第一场第五幕和第六幕
     晚饭的时候徐强得知了小女孩一家的情况,小女孩名黄珊珊,五岁半,父亲在两年前犯事蹲了大牢,母亲在生下弟弟三个月后大概忍受不了离开了这个地方......

     徐强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伙也赶到徐强家里吃了晚饭,待到小女孩和外婆离开后,徐强轻轻的把门关上。

     小马是属于那种完全不会喝酒的人,半瓶啤酒下肚脸就变得通红了。

     三年多了.....还记得一起读小学、初中、高中的样子,后来小马考上了大学,徐强其实也考上了,而且是和小马同一个大学,当时徐强的二弟得了病,家里又没有钱,所以徐强只得外出工作,在工地上一干就是好几年。

     在徐强外出的时候,记得小马已经大学毕业几年了,一直过得不好不坏,所谓的不好不坏指的是可以养活自己,但是连找个城里的女朋友都难,因为没车没房更没有收入。时隔三年后小马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IT部门主管了,月收入近10万。

     唯一没变的是徐强和小马的感情,两人从小玩到大。徐强从小打架特别厉害,他天生正义感特别强,唯独不会欺负人,读小学的时候一连帮小马打了几次架,两人自然而然就好了起来,还是那种小马打心眼佩服的那种。

     “小马好久没见了,三年零五个月了吧。”徐强把小马桌面上的啤酒拿开,同时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瓶白酒给自己倒上。

     “是啊好久好久了,期间我经常给你打电话,打100次起码有90次以上不在服务区。兄弟我觉得你有心事,我能帮一定帮,我们可是拜过把子的兄弟。”小马凝视着徐强,接着抬了抬白酒瓶子让徐强少喝点。

     徐强呷了一口白酒,左手挠着脑袋迟疑的说道:“兄弟这话我只对你说,我怀疑我疯了,真的。”

     小马吃了一惊直接站了起来。“为什么?”

     “坐下别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只想对你说,我连我的亲兄弟也不愿对他们说出来,就你最了解我,我想对你说。”徐强扯开衬衣,只见左肩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疤。“你知道我一直很介怀父亲的死,当我说想外出走一下,可能一走就是几年的时候,兄弟你是第一个支持我的。后来我的确感到了解脱感到释然了,但是那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一场第一幕:5000米13秒,跑完结算,每迟到一秒身体除脑袋和心脏外......任何地方随即中一刀,每隔10秒惩罚一刀,5分钟后若是死亡则游戏结束......”

     “你是说梦中?”

     “不是梦中,我连真正的身体也进去了。我左肩上这道刀伤就是记号,我猜是告诉我一切的真实性。”

     小马听后突然静默了,他一直凝视着徐强足足看了十来分钟没有说话。“你觉得一切都是真的?”

     “我认为绝对真实。”

     “有什么能证明吗?”

     徐强突然站了起来丧气的说道:”没有!这一点算吗?荣红路上有一家武术馆,里面有职业练散打或者MMA的张诚和张宏......我觉得我可以和他们过几招,他们......或许打不过我。“

     ”张宏?“小马眼神咕噜噜的转,他虽然从小打架很弱,但是对于武术界却有着极大的兴趣,张宏两年前曾经获得过市散打冠军。

     ”你想见识一下吗?我从未练过武功,但是我自觉不会比张宏差太多。其实说起来也差了,我早在QH的时候就参加过”自治队“拿枪和盗猎分子战斗过......“

     ”兄弟我相信你,你说第一场第四幕......你杀死了一个身高近两米,极度穷凶极恶的男人......“

     徐强无奈的点着头。”两人活一人,我不得不为。“

     小马似乎隐秘的哆嗦了一下,两人在屋里站着,徐强思考中不觉间有隐隐的气势这种玄乎的东西透出,叫小马忍不住要后退,徐强像是一头危险的野兽,这种感触很刺激人。

     ”你怕我吗兄弟?还是我其实已经疯了,那些都是我虚妄的妄想?“徐强吸了吸鼻子,整个人变得宁静,随即坐回凳子。

     ”我要听你的实话,你真的觉得自己疯了?“

     ”我认为自己没有疯,可是事实通过理智的分析......我似乎是疯了。“

     ”你等我几分钟。“说完小马从屋里冲了出去,他到自己的轿车里拿来了笔记本电脑。

     20分钟后小马不停的焦急的说道:”没有,互联网一点也没有你说的那些内容,难道是关键字词没搜索对?“

     一旁的徐强静静的说道:”最关键的是那种情况已经蔓延到了现实之中,我白天抓住了一个抢劫的飞车小贼,当时我的脑海中出现了镜像:第一场第五幕到第十幕,第五幕:选择混世魔王(抛弃目前身份),英雄气节(保持目前身份并且升华),隐士之韧(保持目前身份—家庭关系、甲视影视传媒公司职员)“

     ”你选择了哪一种?“小马把电脑拨弄到了一边叹了口气问道。

     ”隐士之韧,我选择以后立即出现了第一场第六幕,有一百个小阶段,第一个小阶段是15天内成为一位默默无名的大师,以特殊才能彻底征服一百个人并使获得其敬重,否则抹杀。“

     小马脑子里很乱很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他把笔记本电脑推向了徐强说道:”你愿意做这标准的心理测验题吗?“

     ”可以。“小马还担心徐强会生气,徐强神色如常的做完了测试的题目,结果是心理十分健康......”我明天可以去见心理医生,我知道这事玄乎得无法理解,你心里想的我能理解。“

     ”不用了,你没有办法对心理医生说明清楚情况。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如果非要说有,我从小到大都很能打,现在就更厉害了,我心里能感觉到。“徐强和小马眼神对视着,小马觉得徐强眼神中有东西在闪烁,具体是什么他说不出来,只是叫他信服。

     ”打?“小马似乎想到了徐强要做什么了。

     ”嗯,但是我不会教,这是个大难题。“徐强说道。

     ”你经历过实战而且还有恐怖的生死战,你可以教点别人最恐怖的最实际的,不过你要小心点,千万不要教到坏人了。我今晚睡你这里,我去年的年假还没有休,明天开始我帮你找地开馆。“

     徐强在摇头,他知道小马的情况,好不容易工作有了起色,也找到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买了车正在供房......”我自己会想办法。“

     ”你说什么呢?你有种再说一遍?“小马生气了。

     ”我是说不需要开馆,只需要找一块空地就成了,我白天还要保持甲视影视传媒公司职员的工作职位。“徐强也是同样的倔强,即便是小马生气了他也丝毫不退让一分。

     ”这样吧,明天早上我电话请半天假,你和我到下面的武术馆看看,如果张宏愿意跟我交手的话......你应该会见到我会和市级别散打冠军打得不相上下。“

     ”兄弟我说了我信你,真的没这必要。“

     徐强拿出了折叠床摊开笑道:”你是睡这个还是那个?“

     小马摆出了一副拳击的动作打了徐强背后一拳道:”你真的达到了能和市散打冠军一较高下的程度?“

     ”不一定,也许是他赢,也许是我赢。在第一场第四幕出现的那个男人至少比张宏强极多,我算是诡计打败他的......“

     ”兄弟你给我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光是想想就好刺激......“小马急忙跑到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靠过来。”平时我不喝酒的,但是今天必须喝个够,好刺激......我害怕我等下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