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随缘
    十月的纳木乡天高云淡,青稞已经收割打碾完毕归了仓,过冬的草垛靠着阿妈拉家的外墙高高竖起,已经超过了屋顶。格桑梅朵正忙着在自家院子里打奶豆腐,空气里弥漫着甜蜜而温馨的奶香味。

     几个孤儿学校的孩子正趴在院子里的草药架子上写写画画,斑驳的阳光透过院墙外的白杨树洒在院子里,院墙上有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跳跃着追逐,一丛蓝色的绿绒蒿在墙角开的正艳。时光似乎也留恋这一刻的安逸,走得有些缓慢。

     格桑梅朵一边用脚踩着木舂一下一下地挤压奶汁,一边嘴里还哼唱着歌谣……

     格呛格呛噻,姐妹们打奶来;

     大姐嘛爱劳动,奶筒子交给她;

     二姐呀力气大,木舂子全靠她;

     三姐哎手艺高,铁勺子一把抓;

     小妹妹今年刚二八,巴珠上头顶呱呱;

     南山的阿哥要来家,心里慌慌乱如麻;

     大姐看看我的巴珠呀,两边边的绿松石是不是松垮垮?

     二姐看看我的邦典啊,横道道的红绒线是不是土恰恰?

     三姐看看我的花靴嘛,黑鞋面上的乌巴拉花绣错了吧?

     “咯咯咯……”

     风趣地歌词逗乐了写写画画的孩子们,传来一阵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格桑梅朵嗔怪地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

     一阵马车声从远处传来,“哐当当”的声音提示着车上并没有装太多的东西。

     格桑梅朵不由奇怪地探头朝外望去,心里还奇怪扎西这是怎么啦?听声音没装几包草料就回来了。

     可是一抬眼,看见扎西车上坐着的两个身影,她一下子愣住了,立刻激动地抛开手中的活计,三步并作两步朝着院门外冲了出去。

     “冈拉梅朵……索南达杰……”,她欢喜的呼喊声中还带着哭腔,手不停地朝着疾驰而来的马车挥动着。

     “格桑……”,“格桑梅朵……”,马车上的人也激动地挥舞起了衣袖,那正是从乌巴拉山谷归来的索南达杰和冈拉梅朵。

     冈拉梅朵和索南达杰是从稻城过来的。

     他们听从了丹增才让的劝告,离开乌巴拉山谷后先去了稻城,秘密联系了刑警队的崔牧野队长和王毅警官,几人在贡嘎寺密谈了两个小时。

     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只是谈完后回到警局的王毅非常兴奋,他打电话给自己网监局的同学,再次感谢了他们对于亚丁村落水女孩的协助查找。之后,他跟着崔队长一起飞去了北京调查。

     冈拉梅朵继续和格桑梅朵作伴担任了孤儿学校的音乐和舞蹈老师,每天下午放学后总要和格桑梅朵一起领着孩子们唱歌跳舞。而在上午,当索南达杰出去放牧或者采挖草药,她就静静地坐在小院里把玩着自己的如意带,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

     他们回来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纳木乡和一些周围村子的村民们都陆续过来看他们两个,尤其是看看被嘉措活佛施不动明王法救回来的女孩冈拉梅朵。活佛为了救她而圆寂,让她有了一种神秘的吸引力,甚至有人在猜测她是不是度母转世,来人间利乐有情。

     对她的好奇和崇敬愈传愈广,最后连周围几个县的人知道巴贡寺老活佛在五明佛学院圆寂的缘由,也专程来纳木乡看望冈拉梅朵,连远在东旺乡的巴贡寺也派了人来进行慰问。

     冈拉梅朵的时间渐渐都用来打发这些好奇的人们,她虽然有些疲于应付,但是一想到慈悲智慧的嘉措活佛,就不由静下心来接待。

     人们赞叹着冈拉梅朵的美丽,感慨于她的神奇遭遇,更是听说了为她而往生的索朗医女的故事,尤其是送葬那天夜里斜挂天际的夜虹,被人们传说为迎接索朗医女前往极乐佛国的天梯。

     所以,索南达杰家门口渐渐堆起了一个的玛尼堆,时不时还有路过的人在往上添加玛尼石。

     就在一片繁忙中,冈拉梅朵某一天突然不见了佩戴在手腕的八宝如意带,什么时候不见,被什么人偷走,她都不曾注意到。

     几个人苦苦地回忆,也没有回忆起这些时日里究竟什么人有过异样的表现,更别说在人多时还有他们不曾注意到的访客。

     最后,索南达杰决定闭门谢客,几个人开始反思这些天是不是有些太过热闹。

     几天后,巴贡寺的山路上走来了两个人。他们一男一女,都很年青。两人穿着专业的登山装,背着专业的登山包,看上去似乎是来这里登山游玩的驴友。

     但是在巴贡寺门外游戏的小喇嘛们可不这么看,他们知道能找到这里来的游客都是和巴贡寺有些关系的人物,所以自然有人在第一时间通报了寺里的长老。

     正在寺内处理日常事务的郭聂散木旦喇嘛在听说了来人自报的身份后,沉思片刻,命人将两位游客带进了客房,自己则一个人去了嘉措活佛原先独住的院子。

     古朴圆拙的小院子里,大堪布宗哲大喇嘛背东朝西,正在讲经说法,座下的僧人们听的如痴如醉。他回到巴贡寺后,安排了弟子多杰喇嘛去纳木乡接管孤儿学校,自己则在师父的院子里每日为全寺僧人开坛说法,讲经释惑。

     散木旦喇嘛走到院门口,听见了小院里朗朗的讲经声,示意门口守卫的小喇嘛坚参不要惊动,站在门口认真倾听了起来。

     半小时后,宗哲喇嘛的讲解告一段落。他低头啜饮了一口清茶,朗声问道:“门外是谁在那里?”

     散木旦喇嘛一边推门进去,一边应道:“师兄,是我,散木旦。方才在门外聆听了师兄的宏法妙音,看来师兄的佛法更为精进了,恭喜师兄!”

     宗哲喇嘛摇头谦虚道:“师弟夸奖了,大道三千,我所学所思不过是沧海一粟,不及师父万一。你找我什么事?”

     “师兄,有一女子自称是师父的故友之女莫伊莲,请求面见寺中负责之人。”

     “莫伊莲?”宗哲喇嘛目露疑惑。

     “是,这位莫伊莲自称是多吉次仁的女儿。她曾来过一次寺里,为的是求证她父亲当日发现的矿藏,希望师父能遵守当年和多吉次仁的约定告知她矿藏究竟在何处。”

     “哦,想起来了,此事多杰跟我说过,当日师父要她提交约定的信物,可是她奉上的信物师父说不对,是这样吗?”

     “师兄,正是如此。”

     “多杰说,当日她带的信物是一颗九眼老天珠,是么?”

     “正是,师父说那是他老人家曾经的喜爱之物,是赠与莫伊莲父母的结婚礼物,但不是信物。”

     “天珠当然不是信物。”宗哲喇嘛说道,他很清楚什么是信物。

     “莫伊莲今日前来,说是已经带来正确的信物,师兄看见还是不见?”

     宗哲喇嘛叹了一口气:“见吧。既是当日师父答应了她,只要她带来的信物正确,巴贡寺自当送上去矿藏之处的详细地图。你去看看这次她带来的信物是什么,一切等我们见到了信物再说。”

     “哦呀,师兄!”散木旦喇嘛闻言躬身施礼,疾步出了院子。

     过了一会儿,他又折返了回来,手里捧着一个托盘。

     “师兄,莫伊莲的信物在这里,请您验看!”说着,他将手里的托盘递了过去,一条七彩鲜艳的如意带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宗哲喇嘛看见如意带一笑,伸手拿了起来,仔细观瞧后说道:“不错,正是它!看来多吉才让一家与佛有缘,如此殊胜的宝物居然成了他家传的东西。”

     “师兄,这条如意带有什么来历吗?我看它虽然色彩艳丽缤纷,但是也没有特别之处,若是会编织技艺的人,恐怕也能编织出这样的彩带来。”散木旦喇嘛朝着如意带左看右看,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阿弥陀佛,今日因缘际会,我等能看到这条如意带,幸甚!”宗哲喇嘛将如意带双手捧起,合于掌心之中,口中诵起了莲师心咒。

     散木旦喇嘛及听课的众位僧人见状,也都合掌跟着念了起来。

     一遍莲师心咒念毕,宗哲喇嘛双手摊开,众人的目光又聚焦在了他的手上。

     “坚参洛,吉祥八宝你可记得?”宗哲喇嘛微笑着看向跟进来瞧稀罕的小喇嘛坚参,问道。

     “大堪布,坚参记得!是法轮、金鱼、宝伞、宝瓶、白海螺、吉祥结、胜利幢和莲花。”小坚参从容回答,大家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错,坚参,你仔细观瞧。散木丹,你和大家也一起来看看这条如意带的殊胜之处!”

     说话间,宗哲喇嘛用双手拿起如意带顺着彩带摸了摸,右手手指在带子外侧一个小小的凸起上停了下来,然后用两根手指捏住凸起两边,略微用力一按凸起,那个小凸起就被按进了带子里,挤得带子另一面掉出了一个小结。宗哲喇嘛轻轻拽动这个小结,彩带上的花纹随着他的拉拽次第变化,赫然浮现出了一朵一朵金色的小花朵,可是在这些日日敬奉佛祖的僧人眼中,一眼就看出那不是花朵,而是佛教八宝之一的法轮!

     众人看得几乎屏住了呼吸,小坚参喇嘛更是目瞪口呆,散木丹也很吃惊。

     “此为法轮不息!”

     宗哲喇嘛一只手穿起如意带,另一只手轻轻转动,夕阳照在格桑花一般的小小法轮上,鲜艳可爱,让人心生欢喜。

     “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众人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如意带。

     宗哲喇嘛又从带子内侧最中间的位置抓住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他轻轻拉拽那个凸起,彩带上的各色细绳都慢慢动了起来,随着他的手指不断下拉,彩带上的图案变化又出现了令人惊叹的一幕。彩带中央慢慢拱起了红黄蓝三颗宝珠,两条金色的鱼儿摇头摆尾地浮现在了宝珠两边的带子上,正在悠闲地吐纳嬉戏。

     “此为金鱼呈祥!”

     宗哲喇嘛又捧起了如意带慢慢转动,让众位僧人瞧个清楚。只见那两只金鱼随着光线流转宛如活了一般灵动。

     院子里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两条惟妙惟肖曾在无数庙宇殿堂里见到过的吉祥金鱼,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不知是谁先反映过来,又说了一声“唵嘛呢叭咪吽!”众人立刻跟上念诵,目光却没离开宗哲喇嘛的双手。

     宗哲喇嘛双手拿起如意带捧至胸前,眼中精光四射,十指翻飞做起了动作。

     只见他的翻转拉拽下,如意带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吉祥之宝:宝伞、宝瓶、白海螺、吉祥结、胜利幢,看得众位僧人心旷神怡,屏息无声。

     坚参和一旁服侍的小喇嘛们都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嘴里无声地念着六字真言。

     “着!”

     宗哲喇嘛轻叱一声,手腕一抖,一条细绳垂下,吊住了一朵五彩缤纷的莲台,层层叠叠的粉色莲瓣中间洁白的莲子颗颗饱满,好一座精致小巧的莲台宝座!

     “这条如意带,全称叫做‘八宝如意带’,传说出自佛国菩萨之手,世所罕见,我们能见到,已是殊胜之极!”

     众位僧人这才反应过来,口中不停念诵起六字真言,欢喜不已。

     散木旦喇嘛看得心驰神往,对能展现如此神迹的师兄大加佩服,不由感慨道:“菩萨保佑!师兄大能,竟能展现如此神迹!”

     宗哲喇嘛低头看着莲台平静地说道:“这些只是微末小技而已。那些将佛理蕴含在如意带中,做出如此精妙的吉祥八宝的人,才是有大智慧的人。”

     说着,他的又变换了几下,吉祥八宝如意带立刻恢复如常,繁花落尽,返璞归真。

     此刻宗哲喇嘛手里的如意带依然只是一条色彩鲜艳的宽厚彩带而已,但是众人看向它的目光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他们精研佛教典籍,自然明白这条吉祥八宝如意带所蕴含的佛理与智慧,因此更清楚它的不凡和珍贵。

     “散木旦,师父一生言出必行。当日答应这位名叫莫伊莲的女子会将矿藏的详细地址告诉她,那就应当兑现诺言。这样,你去招待她们休息等候,我来画一幅地图给她,一定详尽仔细,确保她能够找到矿藏。”

     宗哲喇嘛一边轻轻摩挲转动着如意带,一边向对散木旦喇嘛安排道。

     “哦呀,师兄,我这就去!”散木旦喇嘛的声音里透着轻快和高兴,立刻转身而去。

     宗哲喇嘛看着手心里的八宝如意带,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唉……世间万物,因果循环,屡证不爽。一切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