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邀请
    “请喝茶!”在宽大的书房里,康先生客气地礼让道。

     两位身穿西式侍者衣服的年青人一人端着油黑的乌木茶盘,一人捧着密釉的白瓷茶壶,侍立在一旁。

     康先生背后是一扇二十七格加圆弧顶的大窗,明净的窗户玻璃象是二十七块奇异的屏幕,把远处笔直矗立在蓝天白云间的那座金字塔状雪峰分成了二十八块拼图;峰顶三角形的冰雪尖锥正好在蓝色半圆的中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冈拉梅朵举起手中的细瓷白色茶杯,一股红茶甜香扑鼻而来,浓酽馥郁的红色茶汤有一种用水化开蜂蜜般的色泽和质感。

     只是浅浅的一小口,唇齿间就充溢着发酵过的茶叶的清香和淡淡的菊花清香,温暖、亲切、舒适、自然的感觉刹那间萦绕在她的心头。

     “这是时木金针普洱和昆仑雪菊,我喜欢它们这种近似红茶却又比红茶更亲近自然的味道。”康先生见冈拉梅朵品味的仔细,笑着跟她解释道。

     “先生这里的茶是他自己采集和配置发酵的。虽然和外面的名茶名字做法相同,但原材料的采集和揉制发酵都是在这里,所以在外面很难喝到。我已经有四五十年没有喝过先生的自制茶了,谢谢先生!”嘉措活佛坐在书架旁的沙发里,欠身向康先生致意。

     “来到这里,就不要客气。”康先生笑着摆了摆手。

     一阵轻柔舒缓的音乐声从这间大书房的隔壁飘过来,听上去似乎是莫扎特的曲子。书房里的每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这种身心舒适的状态。

     冈拉梅朵看看嘉措活佛,又看看康先生。他们一个是精神矍铄的古稀老者,一个是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中年人,怎么看都不象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

     虽然她心里一直有一种猜测,但是心底总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

     她和索南达杰在刚才来的路上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笃信佛教的索南达杰显然没有这样的困惑。

     他告诉她,在很多藏传佛教的寺庙里,转世的活佛还是一个孩子,可是他们上一世的徒弟却已经步入中年或者老年,这种情况在藏区非常常见。

     冈拉梅朵相信索南达杰所说的情况,但是眼前的康先生和嘉措活佛这对师生关系似乎并不象索南达杰猜测的那样,她心中冒出的一个小念头越烧越旺。

     康先生似乎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微笑着任她打量。

     嘉措活佛也看出了冈拉梅朵的念头,笑着说道:“先生,看来您又要遇到那个老问题了。”

     听见这话,丹增才让、宗哲喇嘛他们几个显然已经到过这里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明悟的笑意。

     “老问题?”索南达杰看着大家脸上的表情,再看看冈拉梅朵那种跃跃欲试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道:“冈拉梅朵,你有什么问题?”

     冈拉梅朵有些不好意思,她不知道问这个问题康先生是否介意。

     “你随便问吧,我不介意。”康先生显然也是看出了她的问题。

     “我想问……康先生的年龄。”冈拉梅朵在康先生的微笑中得到了鼓励,问了出来。

     “哈哈哈……”

     屋子里的嘉措活佛、丹增才让、宗哲喇嘛他们都笑了,显然这个问题正是他们预料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我遇见先生的第一个问题!”丹增才让笑着说道。

     “我也是!”宗哲喇嘛也笑道。

     索南达杰此时才惊觉康先生和嘉措活佛的师生关系可能跟自己常识中的不一样,他立刻猜到了冈拉梅朵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惊讶地看向了康先生。

     “我已经269岁了。”康先生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种看透世情的明澈,平静地看着冈拉梅朵和索南达杰这几个第一次见面的客人。

     “啊……”,冈拉梅朵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答案仍然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您真的……”索南达杰呆住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旁的嘉措活佛起身从书架的某个地方抽出来一本相册,递给了索南达杰和冈拉梅朵。

     “翻开第三页,里面有先生和我的合影。”

     索南达杰有些激动地翻开手中样式古旧的相册,在第三页上已经褪色的四个三角相夹中间,是一幅黑白合影。

     康先生依然是现在面前的模样,他的一只手扶着一个孩子的肩膀,半弯着腰,另一只手指着镜头大笑着,身边是十几个欢乐的孩子。显然当时摄像师说了一个笑话,逗的康先生和孩子们乐不可支。

     在所有的孩子当中,有一个穿着小喇嘛服的光头孩子比较让人注目。

     他十来岁的样子,光头泛着白光,脸庞晒得有些发黑,露着一口白牙笑看着镜头,眉目间依稀有嘉措活佛的样子。

     索南达杰张大嘴瞪大眼,看看嘉措活佛再看看照片上的小喇嘛,手指着小喇嘛问道:“仁波切,这真的是您?”

     嘉措活佛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点点头说道:“是的,孩子,那是我!那时候我才十一岁。”他的声音里饱含着感慨和回味。

     “那时候的康先生跟现在……一模一样……”,冈拉梅朵也瞪大了眼睛,她简直不敢相信。

     “我三十三岁来到香巴拉,在蓝月城堡学习了七年后,外形容貌就渐渐没有了什么变化,现在的样子还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康先生平静地说道。

     冈拉梅朵一阵屏息,青春常驻对女人意味着什么她非常清楚,呼吸似乎都要停止了。

     “难道……真的有长生不老的方法?”

     “哈哈哈……”康先生和嘉措活佛、丹增才让他们又都笑了。

     “哪里有那样的方法,香巴拉以前最长寿的人也不过是347多岁,还没有超过350岁的人。我努力努力,争取打破这个纪录。”康先生的话又引起了大家的一片笑声。

     “以先生现在的样子,打破原先的最高纪录是肯定的。”嘉措活佛好象还挺有信心。

     “好,那我就是三世巴贡寺活佛的先生了。”康先生的心态很年轻,声音里有打趣的味道。

     “那是当然,四世也是有可能的。”嘉措活佛似乎对自己的推理笃信不疑。

     “哈哈……”,康先生爽朗地笑了起来,“一切顺其自然吧,我天天和孩子们在一起,有时候感觉自己也还是个孩子,确实还没有大限将至的感觉。”

     冈拉梅朵听着他们的对话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进入乌巴拉山谷看到嘉措活佛就开始有了。她总觉得这是一个美丽的梦,她又很害怕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梦,她不希望有一天突然午夜梦醒,发现这是一场空。

     “这个孩子,有些悟了。”

     看着突然陷入沉思的冈拉梅朵,嘉措活佛目露欣赏。

     “与你有缘即是与佛有缘。她是藏族人,天性中就带着几丝佛性。也罢,等她深思熟虑之后如果愿意,你不妨传她一些香巴拉的修行方法和佛教的方法,就不用再去见那几位了。”康先生嘱咐道。

     “多谢老师!”嘉措活佛面露喜色,显然康先生的这个安排是他所希望的。香巴拉内部有各种宗教和文化,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信仰,嘉措活佛当然希望冈拉梅朵这个聪慧的孩子能够修习佛家的典籍或文化。

     冈拉梅朵的目光从谈话的众人身上游离到窗外的雪山蓝天,康先生269岁的人生,该是经历多少事情啊?如此长的岁月里,他追求的是什么呢?那座金字塔形的雪山也许已经伫立了千万年,和康先生269岁的年龄相比更久远、更绵长,可是那又如何?

     自己的过去已是惘然,未来又在何方呢?

     她的目光渐渐变的空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索南达杰看见她痴呆呆望着窗外,感觉她发呆的样子有些好笑,笑了笑,抬起手想提醒她。

     “索南达杰,不要打扰她,她在想事情呢。”嘉措活佛轻声阻止了他。

     “哦呀!”索南达杰答应一声,赶忙缩回了手。

     “索南达杰,你不想去看看阿旺和多吉吗?阿旺上次执行任务回来说遇见了你,他对你念念不忘呢。”丹增才让知道这个话题会吸引索南达杰。

     索南达杰的眼睛果然亮了起来,“好啊!我也一直想着他们呢,上次阿旺兄弟并没有跟我多说多吉的事情,我还想多了解了解,他和多吉搭伴的样子真让人羡慕!”

     康先生和嘉措活佛听着笑了起来。

     康先生笑道:“才让,那你就带索南达杰去后山看看吧,让他和阿旺他们好好聊聊。”

     “好!我带索南达杰过去。”丹增才让点头答应着起了身,索南达杰看了看依然发呆的冈拉梅朵,笑着摇了摇头,跟丹增才让走了出去。

     半晌,冈拉梅朵的目光才悠悠醒转。她发现原本在身旁沙发上的索南达杰已经不知去向,康先生和嘉措活佛还有宗哲喇嘛等几个人正在书房的另一头围着一本书在小声讨论着什么。

     两位侍者当中的一个看见她不再发呆,拉着同伴走了过来。“你好,冈拉梅朵小姐,请问你还要茶吗?”

     “茶……好,请再给我一杯!”冈拉梅朵说着把杯子递了过去。

     问答声惊动了讨论的几人,他们也发现冈拉梅朵醒过神来,于是陆续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冈拉梅朵,你刚才想到了什么?”嘉措活佛亲切地问道。

     “仁波切,我在想……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冈拉梅朵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这个问题太大了。

     但是在座的众人都没有笑,康先生也和大家一样在认真思考。

     “以我们佛教的教义来说,人是来这个世界上受苦的,是无量劫中的一劫,只有本心不灭,苦修苦度,方能脱离苦海,转世到佛国。也就是说,人活着是为了修持自己的来生来世。”嘉措活佛悠悠地说道。

     冈拉梅朵的目光转向了康先生:“先生,您度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以您对人生的了解,你认为呢,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了生活!现实的生活中有痛苦也有快乐,有悲伤也有感动,还有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的压力。所以我想大部分人活着就是为了活着,他们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不过,我个人认为人活着是为了实现个体智慧向群体智慧的融合。人类的进化,每一次都是在巨人的肩上再成长为巨人,而成为巨人的过程,就是将个体的智慧融合进群体智慧的过程。文化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无一不是如此。”康先生稍微思考了一下,答道。

     “谢谢先生,我明白了!”冈拉梅朵略一沉吟后点点头,示意自己听懂了。

     康先生和嘉措活佛面露笑意,他们真的很喜欢这个聪慧的女孩。

     “冈拉梅朵,你明白了什么?”嘉措活佛还想听一听她的见解。

     “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们一直把这个问题当做对整个人类的哲学思考,其实‘我’究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选择了匹夫匹妇的生活,那就安享世俗的烦恼和欢乐;选择了追求不凡,那就忘掉自己去求索,自强不息必能厚德载物。”

     冈拉梅朵并没有直接回答嘉措活佛的提问,而是认真思考后说了自己的见解。

     “所求即所得,善!”嘉措活佛称赞道,显然他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康先生也微笑着点头。

     “冈拉梅朵,香巴拉这些年一直在邀请人来这里,我们发出了许多邀请,当年你的父亲就曾有机会来到香巴拉,可他最后没能前来。现在你来到了这里,你对这里的感觉如何,你愿意留在香巴拉吗?”

     嘉措活佛又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冈拉梅朵。

     “我……需要考虑考虑!”

     冈拉梅朵的回答似乎并不出乎康先生和嘉措活佛的意料。

     宗哲喇嘛想了想劝道:“冈拉梅朵,我知道你会跳藏族的舞蹈也会唱京剧,这两种艺术都有一种很典雅的仪式般的美感,它们都是不同文化随着岁月变迁和历史沿革传承下来的,是各种艺术之间融合交汇发展的见证。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介绍几个研究这方面的人给你认识,相信你们会相处的很愉快。”

     康先生摆了摆手,看着冈拉梅朵真诚地说道:“要离开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来到这并不容易,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没有关系,冈拉梅朵,香巴拉欢迎你,我们等着你的答复。”

     冈拉梅朵眼睛亮晶晶的,心里非常感激。

     “先生、仁波切,我很喜欢这里,我当然愿意留在这里。只是我想先回去一趟,在香巴拉之外的世界里,我还有一些心结没有打开,我想去把它们了结,我不想来这里时还有什么牵挂。”

     “孩子,去吧。香巴拉是个来去自由的地方,我们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谢谢您!先生!”

     冈拉梅朵站起身向着康先生深深鞠了一躬,康先生连忙走过来扶起了她。

     “不用这么客气,孩子,你的到来,是我们的荣幸!”

     “我……还有一个请求……”,冈拉梅朵犹豫了一下又开口道。

     “什么请求?”康先生的目光坦诚而友好,似乎在鼓励她说出自己的烦恼。

     冈拉梅朵的目光看向了宗哲喇嘛。

     “上师,您刚才说要给我介绍几个研究艺术的人认识,我暂时还不需要,您能否先介绍一个研究法律和刑案的学者给我?我想了解当初我被谋害的真相。我一直不明白我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才会遭到这样的对待。”

     这些时日的平静安乐,让冈拉梅朵已经不再有午夜梦醒的惊悸,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开始思考那个男人的背叛和谋害。

     她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个曾经爱恋自己到无法自拔的男人选择了要除去自己而后快?

     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了她的一个心结。

     宗哲喇嘛把目光投向了康先生和嘉措活佛。

     康先生目光坦诚真挚,他理解冈拉梅朵的感受和想法,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我们这里不缺这方面的研究者。”

     “孩子,你是一个聪明的人,没想到居然也如此执着。”

     嘉措活佛叹了一口气:“也罢,看不破就是放不下,遭遇你这样的无妄之灾,看破放下的就不是人了。你去找丹增才让吧,你跟他熟悉,他就是你要找的精通法律和刑案的学者。”

     冈拉梅朵吃惊不小,原来一直负责接待她们的丹增才让才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康先生听了不由笑道:“对啊,丹增才让就是眼前现成的人选,这些年虽然不再办案,但是没断了这方面的研究,确实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