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无怨无悔
    五明佛学院。

     索南达杰弯腰低头行走在一座座富丽堂皇的殿宇之间,这里是佛祖的世界,是菩萨的领地,他是闯入其中的一个卑微的凡人。纵使彪悍如他,在这佛祖讲经说法的地方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屏息静气,那怕身边走过的不是菩萨罗汉,而是和他一样吃牦牛肉喝酥油茶的男僧女尼。

     在坛城西侧的一座大殿里,一个小喇嘛领着索南达杰穿过了几重厚重的帷幔,终于见到了此行要见的三位高僧大德,准确地说是三位佛祖在人世间的代言人。

     一位是执掌五明佛学院医方明的龙钦巴大堪布,另一位是五明佛学院比丘女尼的掌院益西索兰空行母,还有一位则是他熟悉的巴贡寺当家活佛嘉措活佛。

     三位当今藏医学方面的大家正在议论着什么,看见索南达杰进来,都停下来一起看向他。

     索南达杰恭敬地朝着三位高僧大德匍匐磕头三次,然后才抬起头向上看去。

     龙钦巴大堪布居中而坐,宽头大脸,高大魁梧的身躯不动如山,半边僧袍下袒露着一条粗壮结实的臂膀,臂弯里的肌肉清晰地隆起。

     在藏区人们的口口相传中,龙钦巴大堪布是藏传佛教五大本尊之一的时轮金刚转世,都说他修持精深殊胜,头顶已经修成了神佛才有的“佛髻”。

     索南达杰大着胆子向那传说中“佛髻”望去,立刻被龙钦巴堪布头顶的异样给唬住了。只见那里有一大两小三条暗黑发红的肉脊,一楞一楞状如鱼背。大堪布原本就极具庄严法相,再加上这传说中的“佛髻”,更是凭添了许多神秘勇猛的气息,令人肃然起敬,威武不可直视。

     嘉措活佛坐在龙钦巴堪布的左侧,安静平和的样子一如既往,看上去让人觉得可亲可近。

     益西索兰空行母坐在龙钦巴堪布的右侧,温和典雅而又恬静。她的嘴角挂着温婉含蓄的微笑,面容洁白无瑕,清澈明亮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对世人的悲悯情怀。

     她手里拨弄着一串黑红色的紫檀木念珠,也在打量着他。

     索南达杰知道益西索兰空行母的年龄已过古稀,但是实际见到空行母本人,才发现空行母的年龄似乎飘忽在一个四十岁到六十岁比较长的区间之内,说她是四十岁无人会质疑,说她是六十岁也无人会觉得不可信。

     菩萨和佛祖真是眷顾了这位佛法精深医术精湛的女性高僧,几十年平淡如水的岁月在别人的眉眼和心中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纹路,唯独对苦修佛法虔心医学的她却网开一面。岁月的印记在她身上似乎已经淡化,佛祖慷慨地赐予了她所经历过岁月的智慧却没有带走她年轻美丽的容颜。

     索南达杰被龙钦巴堪布和益西索兰空行母的样子所震撼,看着他们不由愣了片刻。

     嘉措活佛微微一笑,开口问道:“索南达杰,你这是第一次见到龙钦巴大堪布和益西索兰空行母?”

     “哦呀,仁波切!我这是第一次离这么近见到龙钦巴仁波切和益西索兰仁波切。佛祖保佑,让我见到了三位在人间的活菩萨。”索南达杰赶忙回答道。

     “大堪布和空行母慈悲为怀,利乐有情,他们悲悯冈拉梅朵的痛苦,已经同意与我一道为冈拉梅朵进行治疗。”

     “多谢仁波切!多谢仁波切!”索南达杰欣喜异常,连连磕头!

     “索南达杰,我要你去找的药引你找到了吗?”嘉措活佛又问道。

     “找到了,仁波切!在这里!”索南达杰连忙从自己怀中取出了装有雪豹血的小白玉宝瓶,起身走到嘉措活佛跟前,双手捧过头顶呈了上去。

     嘉措活佛接过白玉宝瓶,打开来低头仔细看了看,闻了闻,“嗯,没错,是雪豹血。索南达杰,你得到雪豹的血可还顺利?”

     “顺利!我找到您说的地方,遇到了一个叫阿旺的人和他的伙伴雪豹多吉,是他们帮了我,让我很顺利的就采到了血。仁波切,阿旺说多吉就是您前几年救的小雪豹。”索南达杰有些兴奋地回答道。

     “嗯!多吉也该长成一只大雪豹了。当年它的父母中了陷阱双双身死,我经过时看见它也在陷阱里,但尚有一丝气息,于是就救了它,将它送给了阿旺,阿旺悉心照料它,使得它健康长大,成为了今日施血救人的多吉。他二人如此行善事做施舍,他日必受福报。”嘉措活佛含笑点头感慨道。

     “起心动念皆是因果,嘉措师兄当年种善因,今日索南达杰才能得善果。阿弥陀佛!”龙钦巴大堪布在一旁欢喜赞叹,益西索兰空行母也频频点头。

     “这是孩子们的福缘深厚!”嘉措活佛笑着应道。

     “你这一去一回,不过才十余日光景,可算得是极为迅速。索南达杰,为了冈拉梅朵,你辛苦了!”

     索南达杰爽朗地笑道:“不辛苦!仁波切!阿妈拉的老嘎银盒子留给了冈拉梅朵,她已经算是我的女人了。为了她,我不辛苦。”

     嘉措活佛哈哈一笑,龙钦巴大堪布和益西索兰空行母也不由面露笑意。

     “回来的快,那是阿旺帮了我,他告诉了我一条近路,我是从三怙主雪山那里回来的。”索南达杰说到这里,眼睛都亮了。

     嘉措活佛看着他提起阿旺时兴奋的样子,轻轻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年青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索南达杰,如果你愿意,他日还可以再和阿旺相见,说不定你们还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真的!那太好了!”索南达杰闻言大喜。

     “不过,今天我们叫你来,是想跟你说说关于冈拉梅朵的治疗。”

     嘉措活佛转移了话题,索南达杰抬起头不解地望着他。

     “索南达杰,如果我们治疗的一切顺利,那么冈拉梅朵恢复记忆指日可待。但是,冈拉梅朵恢复落水之前的记忆的时候,也就是她忘记落水后记忆的时候,你救了她,她却会忘了你,你……愿意吗?”

     猛然间,嘉措活佛的声音似乎变得很遥远,让索南达杰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半晌才明白活佛话中的意思,不由张大了嘴看着嘉措活佛,满眼都是不可思议,似乎在问嘉措活佛这是不是真的。

     嘉措活佛双眼平静地注视着他,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我希望她快乐!”

     索南达杰低头沉思了半晌,抬起头看着嘉措活佛语气坚定地说道。

     “冈拉梅朵被她失去的记忆所困扰,时常会感到痛苦。虽然她现在看上去一切都好,但是听格桑梅朵说,她经常做噩梦,半夜常常会从噩梦中惊醒。我不希望她这样,她不应该一直活在痛苦中。”

     “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她去给孤儿学校里的孩子们上课,她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她和孩子们一起游戏玩耍,每当那个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就象清晨的阳光一样。”

     “我希望……她能一直拥有那样的笑容!为了找回她的记忆,她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她愿意去面对过去的自己,她应该做完整的自己!”

     “我……只是她在纳木乡醒来后看到的一个藏族小伙。她知道我喜欢她,但是她不敢接受我,她一直在躲避着我的心意。”

     “她每天都在和自己的过去战斗,无暇顾及身旁的我,只有真真切切找回了过去的记忆,坦然面对过去的记忆后,我的影子才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我只愿她快乐吉祥,所有她做的努力,我都会支持,所有她要走的路,我都会陪她走下去。”

     “仁波切,请您答应她吧,答应她恢复记忆的请求。我也请求您,请求您帮助她,让她恢复记忆,至于她恢复记忆后是否会忘了我,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恢复记忆后她能快乐起来,不再经历那夜夜噩梦的侵扰。”

     说完,索南达杰匍匐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响头。

     “可是,索南达杰,纵使我们帮她恢复了记忆,她得到的也不见得是快乐和安宁。她的落水,她的中毒,都说明她经历过一些特殊的事情,那些事情不见得全部都是快乐和开心。如果现在仅仅只是梦见过去的片段就能让她如此痛苦,那么一旦她恢复记忆想起过去的全部,痛苦必将来的更猛烈更厉害。”

     “孩子,这些……你想过吗?”

     索南达杰久久不语,半晌才答话道:“仁波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和欢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看得见的痛苦必将会过去,看不见的痛苦才是最折磨人的。”

     嘉措活佛暗暗点头,但是依然劝解道:“孩子,我说的不是那种简单的痛苦,不是你在冬天担心阿妈拉的身体,在春天担心孩子们的生活费,在夏天担心能不能找到一株金顶雪莲,在秋天担心牛棚里的牦牛够不够过冬的草料。”

     “我说的痛苦是那种犹如被魔鬼灵嘎挖走了人心一般的痛苦,它痛彻心扉,让人无法逃避。它可能会改变一个人,让一个人失去自我,迷失在过去的记忆里。”

     这一次,索南达杰回答的很快:“我明白的,仁波切,我明白您说的那种痛苦。”

     “那一年,我阿爸在外出治病回家的路上,为了救一只岩羊羊羔遇到雪崩,我听到消息赶去的时候,一路上就觉得心中象是有一千把刀子在不停扎着。”

     “但是到了雪崩的地方,乡亲们已经把他挖了出来,他看上去好象是睡着了一样,怀里的岩羊羊羔还是活的,他的脸上没有痛苦没有恐惧,有的只是平静和安详。看到阿爸脸上的表情,我心里的刀子也就拔了出来。”

     “阿爸走了,阿妈拉开始照看诊所,我拼命去采雪莲挖虫草,格桑梅朵没日没夜地照顾孩子们,很快,我们一家剩下的三口人在忙碌中走出了痛苦。”

     “现在,阿妈拉也去了天堂,虽然阿妈拉走的时候我也非常痛苦,但我知道,只要把精力投入到眼前的生活当中,痛苦很快就会过去。所以,我相信冈拉梅朵也一样,只要面对痛苦,痛苦就一定会过去。”

     “孩子,你的阿爸和阿妈都去了天堂佛国,你体味过那种无法言传的痛苦,你也走出过痛苦的阴影。你说的对,痛苦也许会一时占据我们的心灵,但生活的磨砺,很快会将它磨平。无论你有多痛,时间总会抹去我们心里的伤痛。如果你洒下希望的种子,那痛苦就是最好的养分。”嘉措活佛合掌感慨道,龙钦巴堪布和益西索兰空行母也点头微笑不语。

     “是的,仁波切!所以我想让冈拉梅朵恢复记忆,无论她恢复记忆后是否还能记得我,我都不会失望。无论她过去的生活带给她的究竟是快乐还是悲伤,她都需要面对。”

     “如果她接受,我愿意和她一起分担她过去生活的痛苦;如果她不愿意,我会在她的背后默默保护她,直到她能摆脱旧日的痛苦,开始新的幸福快乐的生活。”

     “索南达杰……”,嘉措活佛想说什么,但是索南达杰的话并没有说完。

     “阿爸去了天堂佛国,阿妈拉也去了天堂佛国,总有一天我也会去那里和他们相伴,但是在往生之前,我们的日子还要继续,孤儿学校的孩子们还要照料,牲口棚里的牦牛还要放牧,夏天要去山上采雪莲,秋天要去给牦牛备草料。”

     “一年一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就象阿爸的身影已经淡出了我们的生活,但他的人却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阿妈拉也会是这样,在我的心底里永远会记得她晾晒草药和照顾孩子们的身影。”

     “如果冈拉梅朵因为恢复记忆忘记了我,我不会遗憾。因为那不是冈拉梅朵自己能决定的事情,我爱她,现在爱她,以后还会继续爱她,即使她不记得我,我也还是爱她。如果她忘记了我,我会去找她,让她重新认识我!记住我!爱上我!”

     “索南达杰……”,嘉措活佛仍然没有插进去话,也许他本来就不想打断索南达杰直抒胸臆的话语。

     “所以,仁慈的嘉措仁波切,勇猛的龙钦巴仁波切,大慈大悲的益西索兰仁波切,请帮助冈拉梅朵!请三位人间的活菩萨给她治疗!让她解脱现在的痛苦,让她找回她自己!即使是她在恢复记忆后忘了我,我也无怨无悔!”

     “索南达杰……”,这一回,嘉措活佛的话只剩下了一声叹息。

     “索南达杰,我们答应你。”

     益西索兰空行母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空荡荡的大殿里,亲切而又响亮。

     在她的宝座后面,冈拉梅朵已经泪流满面,捂着嘴哭到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