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魔鬼
    “在我三岁多的那年夏天,他来到我家,成了我爸爸妈妈的另一个儿子,成了我的哥哥!就是从那天开始,他抢走了我的爸爸妈妈,从那时候起,他就该死了……”

     沙老师幽幽的声音在这冰冷的洞窟里听着格外瘆人,冈拉梅朵和莫忆莲两人退缩着靠在了一起,两人的手在不知道的时候握住了彼此。

     “他的爸爸救了爷爷……”,莫忆莲怯生生地提醒道。

     “对,他爸爸是救了我爸爸!可是那又怎么样?那样他就该做我的哥哥?就该抢走我的爸爸妈妈?”沙老师咆哮了起来,吓得两个女孩紧紧互相依偎。

     “我的爸爸妈妈眼里心里只有他……只有他!有好吃的,总是先给他;有好衣服,也是等他穿破了才给我。我不服,我凭什么要吃他吃剩的,穿他穿破的?我找爸爸妈妈要新的,他们居然打我。”

     “可恶!他们被多吉这个混蛋蒙蔽了眼睛,只看到他的好,从来都看不见我,从来都不相信我。所以我发誓,将来一定要超过他,一定要比他好!”

     沙老师越来越变得狰狞,冈拉梅朵再也找不到昔日熟悉的沙老师了。

     “我爸爸不是混蛋……”,莫忆莲低低地叫了一声,她不能接受别人侮辱自己引以为傲离世很久的父亲。

     沙老师阴狠的目光立刻扫了过来,冈拉梅朵赶忙低着头转身,把莫忆莲护在了身后。

     “他就是一个混蛋,一个臭流氓混蛋!”沙老师冲着冈拉梅朵和莫忆莲大声咆哮:“他的学习那么差,可登山队一来招人就招了他,还说他有什么天赋!我呸!屁的天赋!不就是藏族人的血统吗!那又怎么样,我也进了登山队,一样也成了国家登山队的队员!”

     突然,他的声音突兀地平静了下来,平静的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一年,登山队到稻城亚丁的三怙主雪山训练,我们都遇到了冈拉梅朵,我们一起爱上了她,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唱起山歌来能让人永远不累。”

     “可是他……这个混蛋,趁着冈拉梅朵爸爸重病的机会大献殷勤,还居然瞒着我偷偷跑到大雪山里去给她爸爸找金顶雪莲,真是该死。哼!靠着一朵花就赢得了冈拉梅朵的欢心,简直是混蛋!”

     他的声音又高亢起来,象一个发烧的病人,情绪在不断反复。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已经听的忘记了他侮辱爸爸的声音,她们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只希望能多了解一些父母的事情。

     “那一天,就是嘉措活佛转山回来在大本营遇到他的那一天,我也在山上。我看见野村心远那个日本人偷偷趴在他的帐篷外偷听,所以我也从我的帐篷那边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野村心远说的没错,嘉措活佛说的就是宝藏--是整个人类的宝藏,可不是说什么矿藏,谁稀罕这些不值钱的破水晶啊,现在人造的都比这个漂亮的多。”

     “我听见了嘉措活佛说的话,心里就隐隐猜到了那宝藏是什么?野村心远那小子肯定也是猜到了什么,所以山难之后甘愿出家去当喇嘛,哼!他就是一个假和尚,他出家的真正目的是要找到嘉措活佛说的宝藏,可不是为了学佛。”

     “那是什么?宝藏究竟是什么?”冈拉梅朵已经恢复了镇静,她紧握着莫忆莲的手,掌心已经冒出了汗,等待着一个她猜测中的答案。

     “香巴拉!当然是香巴拉!是藏区人人都知道的香巴拉!”沙老师的眼光极度狂热,好象已经看到了香巴拉一般。

     “虽然我是汉人,但我从小生长在藏区,我知道香巴拉的传说,那里是人间的天堂,既然是在人间的,那必定就在某一个地方。自古以来,传说中的香巴拉就在西藏的雪山之中。整个人类的宝藏,除了香巴拉还能是什么?只有愚蠢的外人才会猜测那是一个矿藏。哼!”他瞥了一眼莫忆莲,显然对莫忆莲和徐利宏把宝藏当成是矿藏极为不屑。

     “所以,你为了香巴拉害死了我爸爸?”冈拉梅朵声音有些冷冷地问道。

     沙老师并没有在意她的态度和问题,而是继续说道:“第二天,我在上山前偷偷把多吉才让的绳子和冰锥换了,还特别在打绳结的地方做了手脚。果然,登山开始没多久,我就听到对讲机里传来呼救的声音,他和他的爸爸一样,为了不连累别人,割断了救命的绳子!”

     他的声音越来越平静,好象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一样。也许,在掩盖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能当着有关系的人把这些话说出来,让他心里有着莫名的轻松。

     “爸爸……”,莫忆莲低低的哀号一声,冈拉梅朵伸出胳膊,和她紧紧相拥而泣。

     “那天我找了个借口并没有训练,当我听见对讲机里说他坠落到冰裂缝不见踪影后,就马上用大本营里的电话给冈拉梅朵他们村长家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冈拉梅朵一直在村长家等着多吉次仁这次登山的消息。果然,正是她接的电话,我只说了一句,她就尖叫了一声再没有回话。”

     “你……你不是人!”听见母亲的消息,冈拉梅朵和莫忆莲泪水已经止不住了,她们泪眼婆娑地盯着沙老师,低声骂道。

     沙老师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讲道:“和她一起守在那里的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对待多吉次仁和冈拉梅朵比他们的亲儿子要好,冈拉梅朵的父亲去世后他们去探望,发现冈拉梅朵怀了孕后就一直没有回家,待在冈拉梅朵家里照顾她。在得到多吉山难的消息后,我那疼爱多吉超过自己亲生儿子的爸爸第一时间就上了山帮忙搜寻,我妈妈和村长把冈拉梅朵送回了家。”

     “我告诉大本营里的人我要去找我哥哥,然后就一个人离开了大本营。其实我根本没有上山,而是直接下了山去了冈拉梅朵的家里。我到的时候,正好赶上冈拉梅朵早产生了一对双胞胎。对,就是你们,你们就是她生的双胞胎!”他声音冰冷而寒碜。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深深地对视了一眼,她们在此刻终于相认了对方是自己的姐妹。

     “我悄悄地钻进去,站在她的床头告诉她:‘多吉次仁死了,按照你们藏族的传统,哥哥死了以后,弟弟可以娶哥哥的老婆,所以我娶你,我一定比多吉次仁对你更好,一定能让你知道我比他强!’”

     “冈拉梅朵躺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我,一声不吭听完了我说的话。当我靠近她,想亲她一下的时候,她突然狠狠地啐了我一口……狠狠地!然后把脸扭过去看都不看我,说:‘我就是死了,也要跟多吉次仁在一起,不会跟你!’

     我心想,那你就去死吧,多吉次仁刚走,你正好可以去陪他。所以我擦干净了脸上的唾沫,然后就拉过被子捂住了她的嘴……”

     “妈妈--”莫忆莲凄厉的叫着。

     “你不是人,你是个禽兽!禽兽!”冈拉梅朵也悲愤地喊道。

     她们再也忍耐不住,两人挣扎着起身一起扑向沙老师。

     可是沙老师轻轻一闪就躲开了她们。

     他退后几步,伸手从自己身后掏出了那把日本人带上来的无声手枪,冷冷地指着姐妹俩说道:“我还没有说完呢,你们怎么能打断呢?这么没有礼貌,果然没有爹妈的孩子就是缺少教养。莫忆莲,难道我把你送进孤儿院,孤儿院就教了你这些?”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相顾骇然。

     “你……你把我送去的孤儿院?”莫忆莲颤抖着问道。

     “是啊,你们的父母死了,你们当然就成了孤儿了,我不把你们送去孤儿院难道还留着你们在家里继续拖累我的爸爸妈妈不成?”沙老师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疯了!疯了……”,莫忆莲和冈拉梅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不是我妈妈拼死都要留下一个,你也应该是在孤儿院长大才对!”沙老师用手枪指了指冈拉梅朵。

     “你……你……你还杀死了奶奶?”冈拉梅朵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她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魔鬼。

     “当然没有,我只是在争抢你们俩时推了她一把而已,她只是摔倒了,并没有死。要不是她一直紧紧抱着你不松手,要不是听见门外有人在敲门,我肯定也能把你一块带走。”沙老师眼光阴森森地看着冈拉梅朵。

     “你……你……”,姐妹俩已经无法站稳,她们相扶着跌坐在了地上。

     “后来,我听说妈妈等到爸爸刚回来就心脏病发作去世了。我一直都很怀念她,因为她把一个孩子给了我,我已经原谅了她。”沙老师淡然地说着,只是在说道冈拉梅朵奶奶去世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

     “我很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他阴冷的目光又看向冈拉梅朵,冈拉梅朵心中不由又一阵恐惧。

     “多吉次仁很早就请嘉措活佛为孩子起好了名字--白玛央金,他也为你取了一个汉族的名字--莫伊莲,这是他觉得最好的报答我爸爸妈妈的方式。”

     “所以,我也为你取了一个汉族名字--莫忆莲,回忆雪莲,回忆我的冈拉梅朵。”他的目光又转向莫忆莲。

     “你们知道吗?冈拉梅朵的中文意思就是雪莲,洁白美丽的雪莲。”他的目光开始飘散,似乎在回忆什么。

     但是很快他就收回了飘忽的状态,继续看着莫忆莲说道:“我这些年一直在关注着你的成长。我知道你在孤儿院里受了欺负,我也知道是徐利宏一家在偷偷地帮助你,我知道你为了徐利宏病重的父母曾经去卖血,我还知道徐利宏为了他父亲的事故和母亲的重病花光了所有积蓄,并且还卖了他家的小破平房借了十几万的债。所以,我冒充日本人给他写了信,让他开始调查你的身世。”

     “什么?是你?是你让徐利宏去查我的身世的?不是日本人?不是散木旦喇嘛?”莫忆莲和冈拉梅朵又大吃一惊。

     “当然,我没想到野村心远这个家伙会真的迷上了佛法,他已经没有了当年寻找宝藏的雄心,更愿意躲在巴贡寺的破僧房里念经打坐。哼,没那么容易。我不仅让徐利宏开始查找你的身世,并引导他找到你;而且,我也找到了野村心远的弟弟。”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年他出家没那么简单。我用他的名义一联系他弟弟,他弟弟马上就带着板上田彦和平江德人这个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金主一起来了中国。我暗中让他们和徐利宏认识并见了面,所以徐利宏才会有钱去解决他的债务,才会有钱去找冈拉梅朵,才会为了冈拉梅朵去学习登山,否则,以他那个小小职员的身份,那有能力去专业的登山俱乐部学习登山。”沙老师轻蔑地说道。

     “在上面的矿洞里,要不是我推倒了石柱砸向野村悠见,野村心远就会一直以一个上师的身份待在那里。他那里是什么上师,只不过是想偷别人家宝贝的小偷而已,象他这种人,根本就成不了佛!”

     “你……是你故意推倒石柱砸伤野村悠见,好让散木旦上师暴露日本人身份,让他自己承认和那三个日本人是一伙?”冈拉梅朵非常吃惊。

     “当然,要不然他还会在那里装好久。”沙老师并没有否认。

     “还有,我在望果节的活动上发现你并没有死,而是成了美丽动人的仙女,你可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啊!早知道你当时已经失忆的话,就不用我在活动结束后在山上制造那起炸石头的山崩了!”

     “啊……你……阿妈拉她也是被你害死的……啊……”冈拉梅朵的眼泪在瞪大的眼睛里狂飙,她简直要疯掉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杀人魔鬼!这个人为了小时候兄弟之间的嫉妒就要凶狠地报复!这个人阴险地操控着他人的生命和生活!这个人为了传说中的宝藏就要不停地杀人!他已经不是人,他就是一个魔鬼!

     “是的!不过原来想要的是你的命,而不是她的!”沙老师的声音冷酷的象冰洞角落里黑暗的冰裂缝一样。

     “原来,一切都你策划的!你这个衣冠禽兽,你是魔鬼!魔鬼!你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你想要得到什么?”冈拉梅朵和莫忆莲已经忍无可忍,两人奋力站起来,怒视着沙老师。

     “因为我要去香巴拉!要去人间天堂!我要得到那个人类最后的宝藏!宝藏!”

     沙老师平静地举起了手中的枪,“说吧!你们现在都已经知道了,那就该告诉我真正的宝藏在那里了?你们谁知道,冈拉梅朵,还是莫忆莲?谁告诉我,我就放了谁,不告诉我,我就送你们去和你们的爸爸妈妈相会!”

     “呸!”

     “做梦!”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早就把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当成了魔鬼,眼中冒着熊熊的怒火。

     沙老师的面孔没有一丝表情,他慢慢地举起了手枪。

     冈拉梅朵的手和莫忆莲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们相互看着对方,这对姐妹第一次这么郑重地打量着对方。

     “你们说不说?”沙老师的声音比这冰洞里千万年的冰层还要冰冷。

     姐妹俩互相看了最后一眼,一起转过头,坚定地说道:“死也不说!”

     那声音里有着双胞胎姐妹特有的默契。

     “砰……”,一声枪响。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没有丝毫犹豫地同时起跳,一起纵身跳进了她们身旁的冰裂缝里,她们心爱的男人之前就坠落在了那里。

     “扑通……”一声,倒下的却是沙老师,他挣扎着满脸惊诧地看向自己背后,只见从冰道的地方,慢慢爬起来一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向了他,那正是留在遗址上面的崔牧野警官。

     “畜生!你竟然杀了冈拉梅朵一家!”崔牧野睚眦欲裂!

     “啪!啪!”他流着泪又补了两枪,一瘸一拐扑向了冰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