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是不是他
    “你……你通缉了我们?”

     徐利宏张大了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崔牧野问道。

     崔牧野脸上没有表情,点了点头。

     “你……你凭什么通缉我们?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猛然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

     “证明什么?”

     崔牧野戏谑地看着他,徐利宏不说话了。

     “凭什么?凭的是你结婚证上写的是莫伊莲,而和你举办婚礼真正结婚的却是莫忆莲。我问你,你们举办婚礼时,莫伊莲到哪去了?”

     崔牧野眯起了眼睛,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旦锁定了嫌疑人,他的目光就象是一只高翔云天的秃鹰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专注而又犀利,志在必得。

     “我们……我……”,徐利宏张了两次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一直紧紧依偎着他的莫忆莲则是看了着崔牧野,又看了看冈拉梅朵,“呜”地一声哭了起来,把头埋进了徐利宏的怀里。

     徐利宏借势把莫忆莲搂在了怀里开始抚慰,不再说话。

     “他们必须跟我下山,今天就下山!”

     崔牧野冷冷地看了平江德人一眼,口气中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平江德人强忍着恼火露出一个应付的微笑,没有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可是他身后的板上田彦和野村悠见似乎忍不住了,他们俩嘀咕了一阵,拉了一把平江德人,悄悄跟他说了几句什么。平江德人拉着脸点了点头,三个日本人似乎是达成了某个共识。

     “平分!”

     平江德人突然说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两个字。

     “没门!”

     一直盯着他们的索南达杰狠狠地甩出了这两个字。

     崔牧野抬起手示意索南达杰稍安勿躁,然后“哼”了一声看向了平江德人。

     “你们凭什么平分,要记住这里不是日本而是中国,我们也不是一百年前的中国人。”

     “我们既然上来了,那就一定要分到东西。我们一半,你们一半,必须这样,否则……”,平江德人这一回很坚决,似乎刚才和另两个日本人沟通时获得了信心,他的态度突然变的强硬了起来。

     “否则怎样?”

     索南达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挺直胸膛横眉冷对平江德人,“要记得这里是中国,滚回你们日本去,休想在这里挖矿。哼,否则我们绝不客气!”

     “就是,你们有什么资格要求平分?这里是中国,这里的东西都属于中国人。”沙老师也站起身附和道,他身后的冈拉梅朵也默默地站了起来,一起看向了日本人。唯有散木旦喇嘛坐在那里没有起身。

     “散木旦上师,你说呢?我们可不可以平分?”平江德人见状,把话题引向了散木旦喇嘛。

     “这里的水晶是自然环境的一部分,最好不要随意破坏。”散木旦喇嘛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然后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

     “我们佛家讲究的是一个“缘”,如果真的如你们所说有缘,你们自然可以分得一部分,但前提是你们能得到中国法律的允许。”

     “在这里,你们就是法律,只要你们允许了,我们就可以带走我们的一半,你们带走你们的一半。”平江德人继续鼓惑着这边的人。

     “呸!你还真是会分啊,还每人一份,怎么就没有我和睡莲的?没有我们,你们还在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蹲着呢,你们还真会‘过河拆桥’啊,忘恩负义,呸!”徐利宏在旁边听的有些急红了眼,立刻跳出来骂道。

     他悻悻地把原本倒在地上的黑水晶和蓝水晶开始往自己背包里装,一边装还一边朝着日本人骂骂咧咧地说道:“你们休想打这些水晶的主意,这些水晶都是睡莲的爸爸妈妈留给她的,关你们屁事!”

     板上田彦几步走到徐利宏跟前,冲着他大声喊道:“你们俩会去坐牢,这些东西装了也是白装!”

     徐利宏被彻底激怒了,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发泄出来的怨气终于爆发了。

     “你才去坐牢呢,你们全家都去坐牢!”

     他拽起背包顺手一甩向着板上田彦头部砸去。板上田彦躲闪不及,一下子被砸的头破血流。

     板上田彦摸了一把自己的头,看见自己手上都是血,也被激怒了。他“嗷”地一声尖叫,冲着徐利宏就挥去了一记老拳,正好打在了昨天徐利宏被索南达杰的石头所伤的地方,打的徐利宏惨叫一声,新伤旧痛一起发作,一阵眩晕几乎摔倒。

     莫忆莲见状立刻冲了过来,举起双手就朝板上田彦的脸上挠,板上田彦并不在乎莫忆莲是不是女孩,直接飞起一脚狠踹在了莫忆莲的肚子上,疼的莫忆莲几乎背过气去。

     “啊……”,她惨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徐利宏看见莫忆莲的惨状,立刻红了眼,“嗷……”地一声怪叫就朝着板上田彦冲了过去,两人劈头盖脸撕打在一处。

     莫忆莲强忍着疼痛站起来,看见徐利宏挨了一拳吃了亏,又一扭身扑了上去。

     野村悠见和平江德人见状,急忙过来想帮板上田彦拉开莫忆莲。崔牧野、沙老师和索南达杰一看日本人冲着女人动了手,都忍不住一甩胳膊冲进了战团,场面立刻一片混乱。

     一会是崔牧野和板上田彦在施展拳击互殴,一会又是徐利宏和索南达杰在并肩对抗平江德人和野村悠见。

     沙老师左右支撑,看见哪边自己人力量稍弱一些就帮哪边,一会跳到这,一会跳到哪,不是帮着崔牧野就是在帮着索南达杰。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散木旦喇嘛大声喊着,几次想插进手去把双方拉开,但是群殴的场面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喀嚓--轰隆……”

     不知道什么人在没注意的时候撞上了一根石柱,这根石柱承受不住冲击发出巨大的声响倒了下来。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响了起来。

     众人急忙停住了手,一个个都鼻青脸肿地向着发出惨叫的地方看去。

     散木旦喇嘛不看则已,一看就大叫一声:“悠见--”,冲着那边狂奔了过去。

     “悠见!你怎么了!快醒来!悠见!快醒来!弟弟!快说话!你能说话吗?弟弟……”

     矿洞中的另外两个日本人露出了笑容,而其他人则是全部石化,互相惊诧地看看彼此,都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因为散木旦喇嘛嘴里说的,居然也是日语。

     沙老师看向了崔牧野,他想看看崔牧野作为一个警官是否会有意外和惊讶,但是他并没有从崔牧野脸上看到他想要看到的表情。

     崔牧野只是皱着眉头看散木旦喇嘛对野村悠见施行急救,对他满口的日语似乎并不意外和惊讶。

     沙老师问道:“崔警官,散木旦上师是日本人,这个您知道吗?”

     听见他的问题,索南达杰和冈拉梅朵,徐利宏和莫忆莲,四个人的八只眼睛都一起看向了崔牧野警官。

     崔牧野的眉头没有展开,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散木旦喇嘛是日本人,但是我不知道钟乳石下面的是他什么人,看上去好象是他的一个亲人。”

     徐利宏立刻接话道:“那是他弟弟,他一直喊着弟弟!”

     崔牧野看了看徐利宏,想了一下,问徐利宏:“散木旦喇嘛的原名叫野村心远,他弟弟的名字叫什么?”

     “野村悠见!”徐利宏回答道。

     沙老师嗤笑道:“名字虽雅,心却不正!”

     崔牧野听见沙老师这么说,有些奇怪,问道:“怎么讲?”

     沙老师有些轻蔑地说:“他们两个人的名字来自于陶渊明非常著名的一首诗,表达的是归隐田园不问世事的隐士精神,可你看看他们,为了水晶都从日本跑到了中国的大雪山里来了,哪里有什么文人雅士的感觉。”

     索南达杰一直在震惊于散木旦喇嘛的日本人身份,听到这里,兀自不太相信地问道:“散木旦喇嘛,他……他不是为了水晶吧?他是嘉措活佛的徒弟,都在巴贡寺修持了很多年了。”

     沙老师看了看崔牧野,崔牧野脸上的表情似乎也同意索南达杰的话。他认识的散木旦喇嘛是一个刻苦钻研藏传佛法的虔诚信徒,似乎和跑到这里来挖矿石找宝藏的其他日本人有本质的差别。

     沙老师想了想,说道:“我不熟悉他,不知道他以前是怎样的人。不过,听徐利宏刚才所说,他们这次来到这里挖矿石是这几个日本人在背后支持的。那这些日本人是怎么知道在这么偏远的西藏大雪山里还隐藏着一个历史悠久少有人知的苯教遗址的呢?难道不是这里的人告诉他们的?”

     沙老师的意思很清楚,这个遗址的事情如果没有西藏这边的内部人介绍,外人是根本无法知晓的,而这些日本人在西藏的内应,恐怕就是在西藏苦心研究佛学二十多年的日本人散木旦喇嘛了。

     崔牧野的眉头越锁越紧了,他刚才就想到了这种可能,但是他不愿意相信。

     巴贡寺一向戒律森严,僧人们在藏地的口碑极佳。嘉措活佛精通佛法,一生行善无数,不知有多少藏地的百姓家中供奉着他的画像。作为他的关门弟子,大昭寺授予学位的格西,散木旦喇嘛即使是日本人,在藏族百姓当中的尊崇也一点都不差,他怎么可能是告知别人来挖水晶找宝藏的人呢?

     崔牧野将目光看向了散木旦喇嘛,散木旦喇嘛正从自己的登山包里翻找可以止血的药品和绷带,在高海拔的雪山上,本来氧气就少,如果再加上流血,那这个人将会有生命危险。

     打好结的登山绳,熟悉的挂钩,还有那一串精致的工具和瑞士军刀,散木旦喇嘛掏出来放在背包旁的东西一下子刺激了崔牧野,他猛地想起了什么,不禁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两道目光象电一般射向了正在包扎的散木旦喇嘛,眼神中露出了无法置信的表情。

     难道,真的是散木旦喇嘛告诉了这些日本人苯教遗址的秘密?

     当年,那场令他终生难忘的山难之后,中日联合登山队的野村心远并没有返回日本,而是通过登山队向中国政府提出在巴贡寺出家拜师的想法。经过几番往复,这位年青的日本登山队员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巴贡寺的一名比丘。据说他曾经在嘉措活佛的座前苦苦哀求了三天三夜,终于打动了嘉措活佛收他为徒。

     人们只知道这个当年曾经广为流传的故事,但是崔牧野知道,当时接受散木旦喇嘛成为巴贡寺活佛的关门弟子,其中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当时的中日邦交正常化纪念活动。外交部同意野村心远拜在藏传名刹巴贡寺主持活佛的名下,是为了展示中国政府对日本人民的诚意和信任。

     在当时,广为流传的是这个年青的日本人因为登雪山遇到了佛母,佛母见他有佛缘为他开示,使得他突然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如痴如迷的兴趣,一下子皈依做了巴贡寺活佛的徒弟,令无数信仰佛教的藏地百姓欢喜赞叹,以为是菩萨显灵。

     今日看来,真的是这样吗?崔牧野看向散木旦喇嘛的眼神渐渐变的有些犹疑,不过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多久,他还是不相信散木旦喇嘛是那样的人。

     他的目光停在了徐利宏的脸上,盯着他问道:“你是怎么认识这几个日本人的?别说你们是登山认识的,我看你一点都不专业。”

     “当然不是!”徐利宏回答的很干脆,“是他们找的我,是他们告诉我这里有一座苯教遗址,也是他们告诉我这个遗址其实是价值连城的宝石和水晶矿藏,如果能挖出来,一定会非常值钱,他们愿意出高价收购。”

     “平江德人,就是头上裹了纱布的那个,他们说他家里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愿意购买这里所有的黑水晶和蓝水晶,他说卖水晶的钱足够我和睡莲过几辈子的了。”

     “那另外一个是什么人?”崔牧野示意了一下平江德人旁边的板上田彦。

     “板上田彦,以前是登山队员,现在是日本登山协会的,他是专家。”徐利宏介绍道。

     “原来是他,板上田彦!”崔牧野点点头说道。

     “崔警官,这个板上田彦你认识吗?”沙老师好奇地问道。

     “他当年和冈拉梅朵的爸爸多吉次仁一起登过山,是中日联合登山队日方的队员。”崔牧野说着,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冈拉梅朵。

     沙老师也怜惜地看了冈拉梅朵一眼,接着又说道:“原来这个板上田彦和散木旦喇嘛一样,都是多吉次仁的队友。那这个苯教遗址矿洞的消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是多吉次仁告诉他们的吗?”

     崔牧野眼睛一暗,叹了口气:“肯定不是多吉次仁告诉他们的,要是多吉次仁告诉了他们矿洞的事情,他们就不会现在才来这里了。二十几年时间都没有来,偏偏莫忆莲拿到了这个遗址的地图他们才来,说明即使他们之前知道有这么个遗址,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在那里。”

     “那是散木旦喇嘛吗?毕竟他是和嘉措活佛接触时间最长的人,而遗址地图又是从巴贡寺出来的。”沙老师有些不肯定地问道。

     崔牧野看了沙老师一眼,把目光又投向了散木旦喇嘛,没有说话。

     一直在旁边听着他们谈话的索南达杰和冈拉梅朵有些震惊,但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散木旦喇嘛和这件事有什么瓜葛。

     冈拉梅朵摇摇头说道:“我记得爸爸在日记里说过,当时的中方队员和日方队员关系都很好,他们曾经在一起训练长达三四个月的时间,双方的感情都很深厚,他对日方队员刻苦锻炼和忍受高原极端天气的印象非常深刻,一直都很赞赏日本队员的能力。”

     索南达杰等冈拉梅朵说完了,张张嘴只说了一句话:“他是嘉措仁波切的弟子。”

     在他的心中,嘉措活佛是菩萨一样的存在,他实在是不能相信嘉措活佛的弟子是一个觊觎宝石水晶矿藏的小偷。

     几个人都沉默了,对于他们来说,施不动明王法救助冈拉梅朵恢复记忆的嘉措活佛是真正慈悲而又无私的人,是象佛祖一样舍生取义的人,这样的人的徒弟,怎么可能是小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