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叔叔
    半晌,冈拉梅朵直视着徐利宏的眼睛问道:“我有个问题,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们是姐妹,失散多年而又互相不知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就找到了我?”

     “因为我收到了一封日文邮件,大概是平江德人他们……哦,或者是散木旦喇嘛,他们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我我的女朋友莫忆莲的真实身份是早年国家登山队队长多吉次仁的女儿,多吉次仁在遇到山难离世前,发现过一个秘密的宝藏,他和巴贡寺的嘉措活佛有约定,嘉措活佛可以凭借信物把宝藏的地址告诉多吉次仁的后代。”

     “所以你就信了?你相信了这个来历不明的故事?”冈拉梅朵有些不太相信。

     “我开始当然不信。但这封邮件还说多吉次仁的另一个女儿被他的养父莫勇带到了北京,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从来没有体验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感受,多吉次仁留下的一切都被这个女儿享受和挥霍。她的名字叫莫伊莲,和我的女朋友莫忆莲一字之差,可是她们的生活却是天壤之别。”

     “所以,我根据邮件里的提示去查了这个莫伊莲,很容易就找到了你,因为你写了那本书!”徐利宏没有表情地看着冈拉梅朵。

     “《巅峰下的爱恋》?”冈拉梅朵脱口而出。

     “对,就是它。我在网上一搜就搜到了它,进而找到了你的介绍,看到了你的照片。看到照片后,我就相信了。”

     “只要见过你们两个,就没人不会相信你们是姐妹,世界上也许会有长的相似的人,但绝对不会有长的象双胞胎一样的两个人不是姐妹或者兄弟。所以,我去买了你的书,看了你的书,就更加相信了那封邮件中说的事情。因为……你的书上也写了矿藏的事。”徐利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冈拉梅朵。

     冈拉梅朵抿着嘴紧紧闭上了眼睛:“我一直以为……那是爸爸登山时看到的一个矿洞,只是一个里面有矿石的矿洞。”

     “不!他说的是宝藏--真正的宝藏!”徐利宏的眼中又冒出了痴迷的光芒,看着周围的水晶嘴角又挂上了让人恶心的笑容。

     “你这混蛋!为了钱竟敢杀人,为了宝藏居然把冈拉梅朵扔下了悬崖,你太混蛋了!”索南达杰指着徐利宏大骂,挣脱冈拉梅朵的手腕冲上去就给了徐利宏一记狠拳!

     “嘭……”地一声,徐利宏的左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嘴里喷出了两颗牙齿!

     他一声尖叫,扑过去和索南达杰扭打在了一起,但他那里是索南达杰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身上就挨了不少索南达杰的拳头。

     “别打了!别打了!”

     莫忆莲尖叫着想拉住两个人,但是反而把自己绊倒了。

     徐利宏一见急红了眼,他“嗷呜--”地一声狂叫,手脚并用甚至连撕带咬冲了上去,两人缠斗的更激烈了。

     冈拉梅朵大喊道:“停下来!索南达杰,停下来!”

     但是打红了眼的两个人那里还能停得下来,两人很快就倒在了地上,撕打着翻滚着不肯松手。

     突然间,他们两人一使劲,缠斗在一起的身子一下子滚向了另一侧靠近洞壁的方向,冈拉梅朵和莫忆莲吓的大叫起来,“停下!快停下!那边有冰裂缝!快停下!”

     纠缠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听见了两个女人的尖叫,但是已经收势不住,冈拉梅朵和莫忆莲眼睁睁看着两个人扭打着一起滚进了一道像地狱之口一样的黑暗冰裂缝。

     “啊--”两声惊叫同时响起,叫声很长,回响了半天都没有消失。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尖叫着冲了过去,吓得后面的沙老师急忙一手一个抓住了她们的腰带,硬是拖住了她们,否则她们二人也一定步索南达杰和徐利宏的后尘而去。

     “栗子……”,莫忆莲凄厉的尖叫声几乎穿透了冰洞内的冰层。

     “索南达杰……”,冈拉梅朵木呆呆地坐在地下看着冰裂缝,嘴里低低地喊了一声,似乎所有的气力都已经用完。

     “栗子……栗子……”,莫忆莲哀哭着,几次想朝着冰裂缝的方向爬去,但是都被沙老师和冈拉梅朵给拦住了。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我要跟栗子一起去,没有了他,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

     经过几次挣脱尝试都不行后,莫忆莲有些愣愣地坐在地上,涕泪交流,象痴傻了一般。

     冈拉梅朵也心疼索南达杰的死,但是她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痛,所以她的眼泪只是默默地在流,并没有如莫忆莲一般嚎啕大哭。

     沙老师看着两人也很悲伤,打起精神安慰道:“不要说傻话,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应该活着出去。徐利宏和索南达杰可不希望你们跟他们一样。”

     这句话似乎对两个女子起了一定的效果,虽然还在抽泣,但莫忆莲和冈拉梅朵的目光都不在散漫,抬起泪眼看向了沙老师。

     沙老师见两人已经停止了剧烈的反应,于是抬起头向着光线的来源看去。

     从他的这个位置看去,光线应该是通过几眼孔洞从那道洞壁上传进来的,但是孔洞中并非是中空的,透明的冰层清晰可见,阳光是穿过那些冰层射进来的。别说是人,就是一只昆虫,恐怕也无法从那些孔洞中穿过。

     沙老师泄了气,又回头看向了两个女孩。

     “冈拉梅朵,莫忆莲,你们再想想,这里还有什么出口没有?巴贡寺的人有没有对你们说过进入了苯教遗址该做什么?”他盯着两个女孩问道。

     “没有,沙老师,巴贡寺上师们没跟我说起过有这么个冰洞。”冈拉梅朵摇摇头说道。

     “那你呢,莫忆莲,散木旦喇嘛一直和你们保持联系,有没有告诉你冰洞的事情?”沙老师看向莫忆莲。

     莫忆莲也摇摇头,把目光转向了一旁。

     沙老师又把目光转回到冈拉梅朵身上。

     “冈拉梅朵,那两个日本人说到了苯教遗址后还有入口,能找到人类最大的宝藏,我们果然就从遗址滑落到了这里,只是这里无非就是一个水晶洞,算不上是人类最大的宝藏吧?你说,他们所说的人类最大的宝藏,是不是另有所指?”

     “另有所指?沙老师,您指的是什么?”冈拉梅朵觉得沙老师的目光变的有些犀利,她心中恍惚闪过了什么,但是没有抓住。

     “是啊,是什么呢?”

     沙老师开始在两个女孩面前踱起步来,他一边走,一边用眼睛打量着两个女孩的反应,冈拉梅朵和莫忆莲感觉有些奇怪,不由轻轻往一起靠了一下。

     “你们姐妹两个都是多吉次仁的女儿,巴贡寺的老喇嘛答应你们的父亲要凭信物把宝藏地图给你们,难道就没有留下其它交代说明如何发现宝藏带走宝藏?”

     “这个地方明显是有人曾经来过的地方,我想应该是巴贡寺的老喇嘛或者是他的徒弟,他们既然能来这里,当然也就能离开这里,所以这里一定有一条路是可以出去的,对不对?”

     沙老师的声音逐渐变的严肃起来,放佛是一个严厉的老师在教训自己的学生。

     冈拉梅朵和莫忆莲觉得有些担心,两人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

     “说吧!冈拉梅朵!人类最大的宝藏究竟是什么?”

     沙老师猛然用一种凌厉的目光盯住了冈拉梅朵,那目光带着某种威胁的味道,吓得冈拉梅朵和莫忆莲不由一哆嗦,两人终于靠在了一起。

     “沙老师,你……你这是怎么了?”冈拉梅朵觉得不认识了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

     “沙老师--不,你们不该叫我沙老师!你们应该叫我--叔叔!”

     沙老师阴狠的目光射向两个女孩,他要看她们不知所措的反应。

     “叔叔?”

     两个女孩的声音都高了八度,她们吃惊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觉得无法相信。

     冈拉梅朵更是瞠目结舌,使劲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但发现自己现在就很清醒,刚才听见的话也是沙老师的原话,而且他正阴森森地盯着自己。

     “你怎么会是我们的叔叔?我们的叔叔是登山队员,是爷爷的亲生儿子,他为了救我们的爸爸也在山难的那一天坠落进冰裂缝失踪了。你……你不可能是我们的叔叔。”莫忆莲努力理清了叔叔对自己的含义,嘴里不自觉地说道。

     “救他,为什么我要救他?哼,他死的正是时候,我为什么要救他?他那天用的装备是我准备的,绳索上的普鲁士绳结都是我事先打好的,要不是我,他还不会滑坠呢,我为什么要救他?!”

     沙老师仰着头看向那几道射进来的阳光,在光线的和洞内水晶的彩色映衬下,他的脸看上去有些扭曲和变形。

     “你……怎么可能?”

     冈拉梅朵听明白了他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莫忆莲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明白了他的大概意思,指着他吃惊的张大了嘴,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没错,就是我!是我给他准备的冰锥和保护绳,是我给他打的绳结,是我让他在登山时出现了滑坠,所他才遇到了山难。要不然,你们以为以他攀登过那么多六千多七千多高峰的登山经验,怎么会在那个海拔才5000多米的雪山上出现山难。”

     沙老师用一种冈拉梅朵熟悉的微笑看着她们两个,那微笑曾使冈拉梅朵温暖和感动,此刻却带来一阵阵不寒而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爸爸?”莫忆莲带着哭腔喊道,父亲的离世带给她的是无尽的痛苦,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有人害了自己的爸爸。

     “是啊,为什么?沙……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爸爸丧命?”

     冈拉梅朵也圆睁的眼睛问道,沙老师身份的变化,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因为--他抢了属于我的东西!”沙老师恶狠狠地说道,他的眼角似乎有泪光在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