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故人之后
    嘉措活佛穿行在巴贡寺经堂一排排的书架当中,乌黑暗沉的书架上分门别类整齐的摆放着各种纸质、绢质、皮质、竹简、金银、贝叶等制成的经文;有的精美有的朴素,经过岁月的蚀刻,新旧不一;还有一些特别珍贵的,已经放在了雕刻着佛咒的金银盒子或木匣当中。

     一个高个的年青僧人手里举着照明器走在嘉措活佛的身边,随着活佛巡视的目光照向书架。

     嘉措活佛的目光滑过一片片渗透着久远时光的标牌,仔细搜寻着自己想要的经卷。他鼻梁上戴着的水晶眼镜从侧面映射出了木制标牌上中文、藏文、蒙文和英文法文等多种文字。

     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年青的僧人安静地走着,手里捧着几本已经挑出来的古老经卷。

     有风从书架下方吹过,吹得嘉措活佛僧袍轻轻波动。那风从经堂西北方向的墙底吹了过来,没有丝毫的滞碍的又从经堂东南方向的墙底吹了出去。

     嘉措活佛感觉到了脚下的凉意,停下脚步看了看僧袍波动的朝向,有些感慨:“风向又变了,又到了新的季节了。”

     “哦呀!珠古,又到了望果节的时候了,地里的青稞麦芒已经黄了,过不了多久就要开镰,所以西北风也起来了。”高个僧人附和道,似乎在解释说明,又似乎是同样在感叹时间的流逝。

     西墙上高高的窗户里斜照进来临近黄昏的一抹阳光,嘉措活佛顺着阳光看向经堂宽阔的穹顶,穹顶上巨大的彩绘曼荼罗城东南角被照的一片金碧辉煌。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今天就拿这几本吧。”嘉措活佛转回身看了看捧书僧人手里的经卷,声音温和地说道。

     “哦呀!”两个僧人同时躬身应道。

     三人穿过经堂朝着大门走去,推开内门后,间隔不到一米又有一道铁门。

     这道铁门连着的是一道风墙,墙上有无数形状奇特的孔洞按照特殊的规则排列着。它绕内墙建了一圈,和内墙之间形成了一个仅容两人侧身通过的风道。

     风道内微风阵阵,白玛雪山的回旋气流在这里被驯服,化成了柔和稳定的轻风,时刻保持着经堂的干燥和凉爽。

     三人走出风墙,看见门口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喇嘛正趴在石头围成的宝瓶图案上,右手用小臂撑在地上,手里紧紧攥着一卷东西向上举着;左手无聊地数着白色鹅卵石中间的彩色雨花石。

     看见他们出来,小喇嘛赶紧站了起来。

     “坚参,你不在大殿跟着师父们做功课,跑到这里做什么?”高个僧人有些严厉地问道。

     “多杰师父,有人来找珠古,我是来通报的。珠古在里面找东西,我不敢打扰,就在这儿等着。”

     小坚参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高个子的多杰喇嘛,并不紧张,说话也利落。

     “哦?有人来找珠古,怎么你的师父不进来通报?散木丹师父不在寺里,你们就忘了规矩是吗?”多杰看着小坚参沾满尘土的僧袍皱起了眉头。

     “不要紧!坚参来也一样。来,坚参洛,我给你拍拍土。我们的小坚参洛什么时候这么脏过啊。”嘉措活佛笑着冲着多杰摆摆手,走到坚参身边蹲下身子,帮他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

     “珠古,是一个女施主要找你,她给了我这个,说你见了一定会见她的。我给师父看了,师父让我拿着它来给你通报。”小坚参说着摊开了一直紧紧攥着的右手,把一卷似绢又似布的东西递给了嘉措活佛。

     嘉措活佛站起身小心地打开来,一幅十六开纸张大小的精美黑唐唐卡展现在几人面前,上面画的是一幅华贵典雅的白度母法相。

     这幅唐卡以纯黑色为背景,底部和两侧是暗沉的深绿色山脉,中间是低调的藏蓝色海浪。底部正中位置的山脉顶上升起了一枝茎叶花果俱全的乌巴拉花,托举着一轮蓝紫、豆绿、暗红、赭石、棕黄五色莲瓣组成的清净莲台;莲台洁白如玉,上面端坐着身放五轮佛光的白度母。

     白度母法相端庄,通体洁白,玲珑剔透;头戴金色花蔓冠,脖颈和双臂缠赤金璎珞,双肩和下身着锦绣黑绸天衣,双足以金刚咖趺坐的姿势安坐莲台。右手持乌巴拉花向外置于膝前,掌心向外作施愿印以示度母的救助;左手当胸施三宝印,拇指与无名指又牵一枝乌巴拉花对着心间,花开三朵,一朵含苞,一朵半开,一朵全开,寓意佛法僧三宝具足。左右又各有一枝婀娜盛开的乌巴拉花,花茎曲蔓伸至两肩,象征过去未来之智慧与成就。

     唐卡底部的山脉一直绵延过莲台,山脉之上是大片的黑色,只用寥寥的几笔白线勾勒出了几朵祥云。整幅唐卡用笔大胆奔放,画面色彩简洁,造型雍容大气,白度母的形象跃然纸上,盛开的乌巴拉花呼之欲出。

     “喔……”多杰他们凑过头来看,嘴里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

     嘉措活佛看见这幅唐卡非常惊喜,仔细确认了一下,笑着告诉小坚参:“坚参洛,去叫知客师父把客人领到我的僧房来,我要在那里见客。”

     小坚参闻言吃惊地抬头看了一眼,见嘉措活佛面含笑容朝他点头,才急忙答应一声,一溜烟跑向了外殿。

     嘉措活佛笑着把唐卡递给了多杰。

     “这是一幅非常殊胜的唐卡,是我收藏的止唐唐卡中最好的一幅。当年宗哲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也和你们一样吃惊,后来还抱怨我把这幅唐卡送了人而没有给他,你们也拿去看看吧。看来,白度母送来了一位故人的孩子,哈哈。”

     他心情愉快地迈步向自己的僧房走去,多杰展开唐卡和同伴一边看一边赶紧跟上。

     “多杰,叫香积厨准备两份头等的客饭,恐怕我的客人是两个人来的。嗯,还是你去把他们领到我的僧房来吧。”嘉措活佛声音愉悦的又补了一句。

     “哦呀!”多杰喇嘛急忙把手里的唐卡交给同伴,朝着刚才小多杰离开的方向跑去。

     不过,等嘉措活佛的客人走进大法台僧房的院子时,站在门口迎接的多杰喇嘛发现活佛估计错了,客人只有一人,是一个年青的女孩。

     端坐在暖炕上的嘉措活佛透过大窗一看见这个女孩的身影,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他急忙拿起眼镜戴上,伸头仔细看了看越走越近的女孩,不由大吃一惊,错愕不已,一下子失去力量靠坐在了身后的软垫上。

     窗外,跟着多杰喇嘛缓缓走过来的女孩,赫然是穿着汉族服饰的冈拉梅朵!

     她一身户外旅游的装束,墨镜挂在胸前,长发简单地绾在脑后,脖子里一条红白纹理的汗巾压向胸前。红色的抓绒衣,黑色的冲锋裤,褐色的登山靴,差一根登山杖就是标准的登山搭配。

     这个形象的冈拉梅朵嘉措活佛并没有见过,但是女孩走动时的身形轮廓加上眼波流转的双眸,白皙透亮的面容,精巧红润的双唇,分明就是一个健康的冈拉梅朵。

     他有些不相信,又直起身再次认真地看向窗外,嘴里不由的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是她?不对……不是她!”

     此刻他心中满是困惑和不解,丝毫不见刚才期待客人的好心情。

     窗外的女子似乎感受到了他探究的目光,朝着大窗打量了两眼。嘉措活佛没有停下自己检视的目光,他知道在夕阳的余晖里大窗上此时只能看到晚霞和雪山。

     “珠古,我们进来了。”多杰一掀门帘,带着年青女孩走了进来。

     他抬眼看见嘉措活佛鼻梁上戴了眼镜,微微有些惊讶。活佛除了平时看书根本不戴眼镜,这一次怎么这么郑重?看来是非常在意这个客人。

     他暗自揣测着,更加殷勤地招呼着这个年青漂亮的女孩,没有注意到活佛脸上晦暗不明的神色。

     “仁波切,我先给您磕个头!”女孩走到屋子中央的地毯上,跪着磕了一个头。她清亮圆润的声音略有些高,似乎是怕活佛听不清楚。

     嘉措活佛刚才心中就已经起了波澜,再听到这个声音,修持多年的心境这一刻顿时起伏不定,久久不能平静。他竭力掩饰着内心的惊愕,目光灼灼地看向地毯上的女孩,已经忘了自己曾经打算和这个女孩同桌共餐。

     他张嘴想让女孩起来,但手指触碰到了炕桌上的白度母唐卡,想了想,最终没有说什么,任由女孩行礼参拜。

     多杰看着女孩礼毕起身,径直引导她坐在了佛龛下方的花梨木方桌旁,端上了上好的酥油茶。

     “姑娘,你是谁?从哪里来?你找我有什么事?”

     嘉措活佛问道,他已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但是多杰仍然露出了诧异的目光。活佛提问的语气是平常在大殿上给大家讲经时的严肃口吻,丝毫也没有接待故人之女的热情。

     “仁波切,我是多吉次仁的女儿,我叫莫伊莲,是从北京来的。”这个叫莫伊莲的女孩没有察觉到活佛声音里的异样,她冲嘉措活佛微笑着,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

     这次嘉措活佛听清楚了,她圆润的声音里有一丝丝刻意的拔高,不象冈拉梅朵的声音那么自然透亮。

     “莫伊莲?你是莫勇的孙女?你有藏族名字吗?”嘉措活佛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转变。

     “仁波切,我的藏族名字是白玛央金。”他的三个问题女孩只回答了最后一个。

     “白玛央金!”嘉措活佛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心中掠过一阵痛楚,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