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老鼠上校
    “唔嗯……”

     佐助沉吟一声,意识逐渐恢复,片刻后,他颇为无力的伸出手,揉了揉发涨的脑袋,同时缓缓睁开眼睛。

     下一秒,木质的天花板出现在视线中。

     查克拉消耗殆尽产生的无力感逐渐散去,也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佐助感觉体力虽然没有被体内的神化因子侵蚀前的充沛,但也算是恢复了一半。

     没错,佐助毫无征兆昏迷的原因,是因为伊鲁卡复活他时,残留在他体内的神化因子与他本身的雷之灵域的性质发生相斥,自身的力量与伊鲁卡的力量相冲突的结果,就是两种力量以身体为战场相互冲突。

     认知恢复后,佐助直起身,四下环顾了一下,入目之处是很明显就能看出是女性的房间的格局。

     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也不知道是谁把昏迷的他带到这里来的。

     不过现在首要的事情并不是确定救他的人是谁。

     佐助再次闭上眼睛,意识沉入体内,细细感知着自己体内的状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佐助才睁开眼睛,下一秒,那张英俊无比的脸上缓缓浮现出苦笑之色。

     “虽然伊鲁卡老师的神化因子在这次的【相斥】中彻底消散,复活的后遗症也终于没了,但是作为代价,我这一年多以来好不容易恢复的一部分力量也消失得七七八八了,查克拉量......瞳力......灵域形态……唉,真是......弱得不像话啊……”

     总所周知,术的威力越大,风险也就越大,即便是拥有轮回眼的存在,使用轮回天生之术这种能够实现复活这个奇迹,强行扭转因果的神术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惨重,伊鲁卡使用神化因子复活佐助直接就损失了他身为神的那部分力量的六分之一,而且就算成功复活,佐助身为复活这个流程的最后一环,自然也要承担一定风险。

     每个能力者都只能拥有一种能力,这是依靠灵域生成个人现实的能力者中的绝对法则,而一旦能力者的灵魂中有两种性质,无论这种性质具体的表征是什么,都会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

     伊鲁卡的神化因子中蕴含着力场,因此佐助的灵域会不可避免受到影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相斥的反应,随着力量的逐渐恢复,相斥的间隔会越来越长,但是每次爆发的程度都会呈几何式提升。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佐助在恢复力量的过程中,已经经历了好几次因为体内爆发的相斥反应而前功尽弃,而这次的相斥比之一年前那次要彻底得多,彻底到神化因子完全消失的程度,但是佐助付出的代价也很惨重,最直观的,就是查克拉量直接就倒退到了刚刚通过伊鲁卡最后的考核的程度......

     “又得重新修炼了么......”

     看着因为失去那种动辄倾覆一切的力量的手掌,佐助不由得长叹一声。

     在能够以个人意志影响世界运转的巅峰时期,他的力量主要由四部分组成,即——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查克拉、能力者所特有的灵域、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写轮眼,以及使用极道之术所必须的本源之力;在复活后,他失去了连接本源的能力,也就是失去了勉强能够跟神的力量相媲美的极道之术;而现在,他的查克拉量和灵域形态都倒退到了刚刚踏足忍界的水平,瞳力也只有三勾玉写轮眼的程度,就算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各种秘术以及写轮眼和灵域的能力,他的实力也顶多只有普通上忍水平。

     虽然由于有着原本的基础,不用再经历极致的感情波动来开启万花筒写轮眼,但是想要恢复到巅峰时期的程度,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办到的,查克拉量和灵域形态也一样,只能通过不断的修炼来恢复。

     完全确定自己的现状后,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毕竟本来就没受什么伤,只是因为力量的过度消耗使得实力倒退,从而导致的昏迷,醒过来后自然不会像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一样软趴趴的。

     而就在佐助准备离开这个满是少女风的房间的时候——

     砰!!

     窗外陡然传来一声枪响,片刻后,一声充满悲戚的呼喊声陡然响起——

     “诺琪高!!”

     颇为熟悉的呼喊中蕴含着能够清晰感受到的怒火,而被呼喊的,赫然是之前在那个荒芜的小镇遇到的蓝发少女的名字!

     佐助皱了皱眉,以现在的灵域是无法展开雷之感知的,于是他只好从窗台跳向窗外,紧接着敏捷的几个纵身跳上屋顶,而后趴在上面,同时开启写轮眼增强洞察力,朝底下看去。

     入目之处,是一片面积极大的橘子园,在橘子园中,是一群穿着白色制式服装的海军,在那些海军面前,站着一个长着一张跟老鼠极其相似,穿着明显高级一些的服装的男人。

     那个领头的“老鼠”旁边,是一箱明显刚刚从土里挖出来的财宝和钞票。

     看到这,佐助顿时感到有些疑惑,海军来这里挖财宝?难道是一群伪装成海军的海贼?

     疑惑只是短短一瞬,佐助的目光便挪开了,毕竟他对财宝什么的不感兴趣,对那些弱鸡海军更没兴趣。

     片刻后,两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那个女人是......原来如此,我在昏迷后被那家伙带回家了么?

     看到底下正着急的查看着中枪的诺琪高的状况的娜美那一头橘色的齐肩短发,佐助便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自己警告过一次的诺琪高也在,不过这并不是需要在意的事情。

     佐助思索间,底下的老鼠上校动作优雅的收回手枪,而后很有范的吹了一口,把枪口上的硝烟吹散,得意的瞥了不远处的三人一眼,然后对手下的海军喊道:

     “你们几个,赶紧把这个小偷从海贼身上偷到的赃物抬走......其他人收队!!”

     “是!”

     整齐的动作和颇有气势的应声证明着他们海军的身份,片刻后全都行动了起来。

     佐助注意到在老鼠上校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娜美突然底下了头,同时双手摁在地上,十指深深嵌入了泥土之中,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佐助即便不用雷之感知,也能感觉得到一股极其剧烈的感情波动。

     因为,他曾经也有过那种感情波动,那就是在他得知宇智波一族灭族的真相前,一直如同诅咒般伴随着他成长起来的情感——憎恨!

     “那些财宝......”

     就在海兵们扛着装着财宝的箱子从低着头的娜美身边准备经过的瞬间,娜美身后突然传来这样一个淡然的声音:“对你很重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