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令人怀念的忍者基本功
    突兀出现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当众人看过去时,只见娜美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将全身隐藏在黑色的斗篷中,只露出一张英俊无比的脸的冷峻少年。

     “哦?原来你还有同伙啊。”老鼠上校回过神来后,一脸鄙夷的道,“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叽叽……怎么看都是你养的小白脸啊,哈哈哈!!”

     佐助没有理他,而是突然把手搭在剑柄上——

     嗤嗤!!

     “唔呃!!”

     随着两声利刃入肉的轻微相声,扛着箱子的两个海军陡然松开手,而后快速捂住脖子,似乎是想按住什么东西,然而,这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砰!!

     箱子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的瞬间,两人的脖子陡然喷出一股血箭,落在箱子里的财物上。

     “欸?!”

     老鼠上校鄙夷的表情僵在脸上,不只是他,其他人也僵住了,全都楞楞的看着不远处眼都不眨一下就这么神色自若的夺走两条活生生的生命的少年。

     噗通!

     顷刻间就完全失去了生机的两个海军眼带迷茫的倒在了地上,在抽搐了几下后,便彻底没了声息。

     “你……你这家伙居然……居然敢杀我们海军?!”老鼠上校难以置信的道。

     “作为一个海贼……”佐助没有收回长剑,而是将长剑横在身前,泛着寒光的剑刃直对老鼠上校,淡然道,“杀海军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海……海贼?”老鼠上校一惊,下意识的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没办法不惊讶,要知道这里可是四海中海贼实力最弱的东海,敢直接跟海军对着干的海贼屈指可数,而且几乎都是能被他记住的大海贼,怎么都没想到面前这个连被他记住的资格都没有的毛头小子居然敢做得这么绝,直接就下死手。

     而且,他刚才根本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回过神来时,那两个不起眼的部下就被割了喉,此等身手让他本能的嗅到了一股浓烈的危机。

     娜美这时也抬起了头,泛红的眼睛看着这个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救回来的奇怪少年。

     “你……你是……”

     佐助此时的姿态明显是在帮她,对于正处于绝望中她而言,佐助的出手就犹如为正处于无尽的黑暗中的她点亮了一抹名为希望的光芒。

     在经历了绝望的欺骗后,这突然出现的一抹希望无疑给了她再次站起来的动力。

     “我是宇智波佐助。”报出自己的名字的同时,佐助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淡然道:“隶属于草帽海贼团的忍者。”

     闻言,娜美顿时一脸惊讶的道:“你是路飞的新同伴?!”

     佐助点了点头,“嗯。”

     “……”

     娜美突然低下头,沉默了下来,然而这次却不是因为压抑愤怒,而是因为……

     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于曾经的她来说,海贼就是坏蛋的代名词,她最重要的人死于海贼之手,这座岛上的人们直到现在还被支配着,别说幸福,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是个问题,然而在草帽海贼团的日子,却让她第一次认识到了海贼的另一种生存方式,跟他们相处的日子,真的很开心,那是她作为航海士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触摸到了梦想的门槛,然而,她却不能了无牵挂的跟着他们出海,因为她有着无法释怀的牵挂。

     所以,她背叛了同伴,把海贼船开走,独自一人回到可可亚西村。

     然而无论什么缘由,背叛就是背叛,就算被曾经的同伴杀死也没什么可说的,此时佐助作为她曾经隶属的海贼团的一员在她绝望的时候站了出来,要说毫无愧疚,那肯定是假的。

     “我来这里的目的,你应该知道吧?”

     娜美愣了愣,而后点了点头,轻轻应了一声,“嗯。”

     就在刚才,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山坡,她才对来接她的路飞等人狠下心来,怎么可能不知道同为草帽海贼团的他的目的?

     并不是来找她算账,而是不计前嫌的想让她作为航海士,作为同伴回到船上,只不过那时候的她因为对阿龙还心存幻想,以为只要存够一亿贝利就能买回大家的自由,所以狠狠的拒绝了。

     “你是不是在想我现在帮你是因为我认同你是我的同伴?”佐助突然问道。

     闻言,娜美顿时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似乎是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说。

     一旁躺在地上的诺琪高听到这话,强忍着背部的剧痛问道:“难道......不是吗?”

     佐助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我站在这里的立场,仅仅是单纯的感谢罢了,毕竟,我不是路飞,不会像他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一个刚刚背叛过的人,我有身为一个忍者该有的谨慎,在确认你是能让我放心把后背交出去的同伴之前,我是不可能站出来帮你的。”

     “是......是吗......”听到这话,娜美眼神顿时有些低垂,“也是呢,像我这种背叛过一次的人,哪有资格索求一个刚刚加入海贼团的新人的信任。”

     “所以......”佐助微微躬身,查克拉缓缓涌出,身体如同猎豹即将捕食一般紧绷起来,锐利的目光让不远处的海军感觉到一股及其冷冽的气息。

     “在这之后,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的故事,然后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判断你究竟有没有能够被我认同的资格,否则,就算船长下了把你带回去的命令,我也会因为个人的判断基准,用忍者的方式把有可能成为海贼团隐患的你暗杀掉。”

     听到这不带一丝玩笑气氛的话,娜美顿时愣住了,而就在这时——

     “什么狗屁草帽海贼团,没听说过,去死吧,你这一点名气都没有的小海贼!”

     感觉到佐助身上凛然而冷冽的杀意,老鼠上校下意识的取出手枪,在不知是为自己壮胆还是给部下心理暗示的叫喊出声的同时,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一副猎豹捕食姿态的佐助。

     “危险,快躲开!”

     察觉到老鼠上校的动作的诺琪高顿时高声示警,然而——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枪口猛然喷出妖艳的火舌,子弹带着强大的冲击,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佐助飞去,不到一秒的时间就落在了佐助的脑门上。

     噗通!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诺琪高和娜美以及键顿时瞳孔一缩,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前一刻还说着冷酷的话,现在却倒在地上,淡漠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脑门却被子弹开了一个洞的佐助。

     死......死了?这个突然站出来的少年,就这么轻易的死掉了?

     “哈哈哈!!!”三人愣神间,身后突然传来老鼠上校得意的狂笑声,“我还当是什么不简单的人物,原来是个只会说大话吓唬人的毛头小子,哈哈......”

     就在一众海军见看似不好对付的佐助被老鼠上校一枪干掉而松了一口气,一副有惊无险的擦掉脸上的冷汗的时候——

     砰!

     躺在地上的佐助的“尸体”突然冒出一股白烟,而在白烟很快散去后,“尸体”就这么诡异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截前端明显被子弹打出一个坑木头。

     与此同时,老鼠上校的狂笑声戛然而止,并不是因为他发现了“尸体”的变化,而是因为——

     “真是怀念啊,用替身术吸引敌人的注意然后借机绕道敌人身后的基本的忍者作战方式。”

     脖子能够明显感觉到一股凛冽的寒芒,与此同时耳畔诡异的响起了本应被他用枪打死的少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