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期待
    “那把剑......”索隆目不转睛的看着佐助缓缓放回鞘中的黑色长剑,眼睛莫名眯了起来,“还有刚才的剑技,你也是一名剑士吧?”

     说着,索隆抓着在跟鹰眼对决后唯一剩下的和道一文字剑柄的手突然紧了紧,虽然在提问,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等待回答的疑惑,于此同时他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知为何竟是轻轻颤抖了起来。

     这一天对身为剑士的他而言实在是太幸运了,不仅遇到了世界第一剑豪,并且通过与他的那不像话的对决感受到了世界的真正高度,而且还亲眼看到了一场绝对算得上是世界顶级强者的对决,即便没有亲身参与,他也能从中得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对于他的剑士之路的帮助不可谓不大,而现在一个同样有着无双剑技的少年跟他一样加入了这个毫无名气的海贼团,这就意味着......

     “那么,虽然来日方长,但是现在,还是跟我较量一……”

     然而索隆话还没说完,佐助突然摇了摇头,一脸淡然的打断了他的发言,“抱歉,我不是剑士,至少不是你概念里的剑士。”

     “欸?”索隆对这个回答有些难以置信,反应过来后他突然一脸激动的道:“开什么玩笑?拥有一眼就能看出非凡之处的剑,加上如此强大的剑技,怎么可能不是剑士?你是在看不起我吗?啊!?”

     咔!

     长剑彻底回到剑鞘,佐助一屁股坐了下来,背靠在这艘容纳人数不超过十人的小船的桅杆上,毫不在意索隆的大声质问,依旧面无表情的道:“对于忍者而言,武器只是用来杀人的工具,所以无论是剑还是枪还是其他武器,只要能方便杀人就没有任何区别,而剑术不过是杀人的技巧,只要能达到目的,无论哪种技巧都无所谓,我只是根据个人偏好而选择了剑术罢了。”

     佐助对自己拥有的名剑和出色的剑术毫不在意的态度顿时让索隆感到无比火大:“你说什么!”

     “我刚才应该说过了吧。”佐助微微扬起头,颇有些俯视意味的视线看着索隆,“我是一名忍者,所以,我所遵循的是忍者的规则,而忍者跟你们剑士有一个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

     顿了顿,佐助的嘴角不知为何突然微微一扬,“你们剑士喜欢的是在堂堂正正的对决中光明正大的取人性命,而活跃于黑暗中的忍者却是遵循在暗中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完成任务的存在,你有你身为剑士的骄傲,我有我身为忍者的规则,所以,我跟你在力量的层面上不会有交集,也就没有可以较量的立场,你找错切磋对象了。”

     索隆还想再说,这时在他身后的约瑟夫突然抱住了他,封锁了他的动作,阻止他再不识抬举的去挑衅那个有些恐怖的力量,提到杀人时神色淡漠无比,似乎对此早就习以为常的少年。

     “索隆老大……”

     “既然佐助大哥不是剑士,那他就没必要遵循剑士的礼仪,所以较量什么的就算了吧。”

     被赏金猎人二人组拦着,索隆也就没有再坚持,只是不满的轻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抱着和道一文字睡了过去,不一会,便响起了阵阵呼噜声,竟是不到十秒钟便陷入了深度睡眠。

     佐助突然向不远处明显因为害怕自己而躲在桅杆后面的乌索普搭话:“你叫乌索普是吧?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是!佐助大人,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被叫到的乌索普身体顿时如同一个训练有素的海军一般站直了身体。

     “那个叫娜美的航海士……”佐助学着某个男人的习惯,将双手支在脑后,仰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继续道:“对我们海贼团很重要么?重要到就算她已经明显背叛了,我们也要把她追回来的程度?”

     没错,他们一行五人之所以急着从海上餐厅离开,完全是因为身为船长的路飞的命令——

     路飞本人留在海上餐厅劝说山治加入,佐助和索隆以及乌索普这三个正式的海贼团成员则去追回擅自驾驶梅丽号离开的航海士。

     佐助对此有些不理解,不过是一个航海士而已,既然背叛了,那随便再找一个不就行了?为什么就非她不可?

     “娜美桑她……怎么说呢……”乌索普仔细回想着加入海贼团以来娜美给自己的印象,过了好一会才说道:

     “她是个很可靠的航海士,而且之前相处的时候也很愉快,那种感觉不像是演戏,至少我看不出她在演戏,说实话,我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背叛我们。”

     “这样么......”佐助沉吟了一声,而后对一旁同样面露畏惧之色的赏金猎人二人组问道:“你们两个之前说她是在看到一张通缉令后神色有些反常,然后把你们推下船,最后把船开走了?”

     “是的!佐助大哥。”船上又多了两个标兵,“如果没猜错的话,娜美大姐把船开走后的目的地就是东海最坏的海贼,恶龙海贼团的首领阿龙的领地——阿龙乐园。”

     “东海最坏的海贼?”佐助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很强么?”

     “当然......”

     约瑟夫下意识的就想给出肯定回答,然而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佐助之前在海上餐厅几息之间就解决掉克利克海贼团以及刚才的惊艳一剑的光景,却是让他理所当然的回答戛然而止。

     仔细一想,就算是那个曾经大闹伟大航路的鱼人也不一定能如此快速的干掉一个曾经统领几千名海贼的海贼首领,这么一对比的话......

     “不强,对佐助大哥来说当然不强,这趟既然有佐助大哥在,就算是阿龙也只有逃跑的份,呐,你说对不对,强尼。”

     “没错,跟佐助大哥比起来,阿龙毛都不是。”

     闻言,佐助却是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得意忘形的哈哈大笑,而是有些扫兴的摇了摇头,片刻后,他缓缓闭上眼睛,似乎是在享受着海风吹拂而过的舒畅感,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着什么。

     与此同时,某个正被无数从天而降的紫色雷电肆虐,由数百座接连喷发着的火山组成的海岛上,某个无名山洞门口......

     “真是用心良苦啊,你对那孩子。”

     打着一把明显是用于衬托自己气质的太阳伞的黑发女子,颇为入神的看着面前完全被黑暗笼罩着的山洞,用一种聊天般的语调说道。

     “呵......”山洞内传来一声轻笑,片刻后,一道淡然的声音缓缓响起,“无论是性格,理念,人生轨迹,那孩子都跟曾经的我有着极高的相似度,甚至可以说他就是第二个我,所以,在放下了所有负担的现在,唯有他才能让我感到期待。”

     “你期待着什么?”

     山洞内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那道声音才再次响起:

     “我期待着,他在像曾经的我一样处在崭新的起点后,会有怎样的成长,是会像那时候的我一样改变自己的一切去迎接新的生活,还是维持一成不变的自己呢,呵呵......我真的,很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