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海贼世界
    四海中最弱的海域,东海,海上餐厅巴拉蒂。

     来自忍者世界,不属于这个以冒险为主旋律的世界的少年,宇智波佐助正皱着眉看着面前餐盘里看似色香俱全的海鲜料理,英俊的脸上不知为何满是迟疑之色。

     “这个......”

     “你在犹豫什么呢?这可是你师母我亲自下厨为你准备的海鲜料理哦,而且还是我在这家超有名的海上餐厅用心学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料理后的自信之作......”

     以佐助师母自居的,是一个看上去大概二十岁上下,穿着厨师服,有着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以及堪称风华绝代的绝美面容的妙龄女子,此时她正以长辈的威严催促着佐助:

     “我可是看在你是他的首席弟子的份上才让你第一个品尝的哦,所以你必须怀着感激之心把这些料理全部吃完,然后说出你的感想。”

     “......”

     佐助的师母一共有四个,而其中能用海鲜料理让他闻之色变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体术与剑术上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被称为继纲手之后木叶最强女忍的精英上忍,同时家务理财无一不精的全能型女子,宇智波泉美。

     然而这个世界不存在完美,即便优秀如她也不例外,女子力爆表的她虽然厨艺精湛,但是却有一处非常不可思议的短板——她做的海鲜料理,简直比屎还难吃!

     她第一次做海鲜拉面就差点把实力强得离谱的丈夫弄晕,后来她不甘心的又尝试了几次后才终于承认自己实在没那方面的才能,这才暂时放弃了海鲜料理,而那几次帮她试菜的人,就是她丈夫的学生里唯一一个跟她流淌着同样血脉的族人,宇智波佐助。

     想起少时的痛苦经历,佐助对面前这只是看起来很美味的海鲜料理就深感头痛,因为以前泉美让他试菜的时候那些海鲜料理卖相也跟现在一样非常诱人,但是实际的味道......

     说实话,对佐助来说,这根本不是试菜,完全是在试毒。

     但是师母的命令跟老师一样,是绝对的,无论他有多不情愿,都只能咬牙硬撑,于是佐助在咽了一口唾沫后,手有些颤抖的用汤匙轻轻舀了一勺海鲜汤放进嘴里,然后——

     “师母,我去个厕所。”

     就这么急匆匆的朝厕所冲了过去,见状,泉美顿时脸色一僵,看着桌面上丰盛无比的料理,幽幽的叹了口气,颇为黯然的喃喃自语起来:

     “唉......果然还是不行,看来这次回去之前都只能让弦月姐负责料理了......”

     虽然佐助还没说感想,但是他刚才的动作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坚持的了,于是等佐助回来后,没等他说话,泉美便一脸肃然的道:

     “说正事吧。”

     见她主动不提刚才的事,佐助如同逃过一劫般松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泉美道:“这次特意叫你过来,是因为二十四年前……额,不对,对你来说应该是两年前,为了贯彻理念的你在过度成长中失去了太多对于一个人而言珍贵无比的东西,他觉得这是身为老师的他的失职,所以经过慎重考虑后,他决定让你从这个世界的海贼的生活方式中重拾你失去的东西,就像他曾经以忍者老师的生活方式找到重要之物一样。”

     毫不拖泥带水的切入主题的话让佐助不由得愣了愣,“失去的重要之物?我失去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你师母,又不是你老师。”泉美颇有些不耐烦的道,“反正他就是让我这么跟你说的,至于你理不理解就不关我的事了。”

     “......”

     过了一会,泉美又道:“还有,他说这算是久违的特殊训练,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前往所有海贼向往的地方,最终之岛——拉夫德鲁,他在那里设置了一个空间奇点,你只要到拉夫德鲁就能通过时空间忍术回忍界了,做到这一点后,你的特殊训练就结束了。”

     听到“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这句话,佐助脑海中反射性的浮现出每次伊鲁卡说出这句话后,他和鸣人他们接受的那些地狱训练的痛苦经历,以他对伊鲁卡还算可以的了解,每次伊鲁卡说出这句话,他将要面对的事情就不可能简单。

     因为伊鲁卡都是以他自己作为标准来定义事物的复杂程度,在他眼里很简单的事情,对实力跟他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人看来却是难如登天,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次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忍者,陡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除了适应环境外,首先要做的就是收集情报,佐助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以他的能力,这个世界的基本情报他早就已经烂熟于心,对埋藏着海贼王哥尓·D·罗杰的大秘宝的最终之岛他自然是知道的,也正因如此,他对伊鲁卡这次让他做的“简单的事”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嗯......这次是征服世界级别的难度......

     泉美只是负责传话的,对佐助的想法完全不感兴趣,把伊鲁卡让她转告佐助的话说完后,她便站了起来,随手解开身上的厨师服,露出宇智波一族特有的高领短袖上衣,底下是一条黑色的七分裤,内里套着渔网服,腰间别着一把太刀,一副标准的女忍者装扮,一如她在忍界闯下【腥红之月】这个偌大的名号时的姿态。

     “好了,他让我转告你的事情已经说完了,我差不多该走了。”

     “嗯。”

     佐助应了一声,也站了起来,这时泉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轻声道:“对了,佐助,这家餐厅的厨师长对我还算不错,虽然我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这份恩情还是不能忽视的,现在他们遇到了麻烦,你替我帮他们解决一下吧。”

     闻言,佐助瞥了一眼不远处正各自拿着各种大号的餐具当作武器对着餐厅门口严阵以待的厨师们,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毕竟是世上仅有的几个能够拿捏老师的师母的命令,就算是毫无缘由的战斗,他也得为之动身......

     见佐助这么听话,泉美满意的笑了笑。

     然而,上天似乎不想让她过得太得意,就在门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以及海贼们的吼声,意味着战斗即将打响的时候——

     嗖嗖!!

     两声连续的斩击声陡然响起,紧接着海上餐厅对面的那艘巨大无比却破烂不堪的海贼船突然从中间裂开,在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以及海贼们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中,整个船体猛然断成三截,在彻底失去平衡后缓缓沉入海中。

     外面传来的巨大动静让泉美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僵直,只见她机械般“咔咔咔”的转过头,看着窗外正在缓缓消失的,只有她这个剑术高手才能看到的残余剑气,瞳孔陡然一缩。

     “怎么了?”见泉美脸色有异,佐助顿时疑惑的问道。

     然而泉美还没说话,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佐助耳畔响起:“咦?这个声音是......小佐助吗?”

     佐助一惊,没想到居然有人能逃过雷之感知直接出现在他身侧,下意识的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下一刻,一个拇指头大小的金色光球出现在佐助视线中。

     “这是......伊鲁卡老师的神之因子?”佐助只是惊讶了一下就回过神来,如果神之因子的力量的话,那逃过雷之感知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哈~果然是小佐助,好久不见了呢,还记得我吗?”

     女性的声音,莫名的熟悉感,佐助稍微思索了一下,就想起来这个借助神之因子的力量跟自己搭话的女性是谁了。

     佐助所知道的拥有神之因子的存在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他人生影响最大的恩师——海野伊鲁卡,而能够使用神之因子的力量的人,除了伊鲁卡以外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他唯一的通灵兽,世上唯一一个能够使用他的力量,同时也是佐助的师母之一的——黑猫。

     “黑猫师母吗?”

     “答对了哦~可惜我现在没空,给不了你奖励呢,真遗憾~”

     “......”

     “呀!差点忘了正事~”元气十足的少女音之后,下一秒,小黑的语气陡然变得无比冷冽:“喂,肌肉女!你要装聋作哑到什么时候?”

     听到小黑语气骤变的声音,泉美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小黑毫不客气的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不就是让你去给小佐助传个话而已吗?为什么给你的空间奇点会破坏掉?我正享受着按摩岛的超优质服务呢,就因为你这破事害得我等下不得不去找一个无人区再给你做一个空间奇点送过去,啊啊啊!!真是麻烦死了,你这连海鲜料理都做不好还尽给人添麻烦的肌肉女。”

     要是以往,被小黑如此数落,泉美早就争锋相对的顶回去了,然而现在她理亏,也确实给除了伊鲁卡以外唯一一个能够制作空间奇点的小黑添麻烦了,所以小黑无论怎么说她都没办法反驳。

     数落了好一会,小黑才轻哼一声,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佐助总感觉这个脾气古怪的师母这声轻哼里饱含着某种舒爽的情绪。

     神之因子缓缓消失,显然是制作空间奇点去了,而一直被死对头数落却只能憋屈的忍着的泉美在神之因子消失的那一刻,陡然将压抑的愤怒爆发了出来,那张俏丽的脸上满是怒火,极强的查克拉从她体内涌出,化作实质般飞速四周涌去,被触及到的木制地板纷纷龟裂破碎。

     在餐厅内的地板彻底被毁前,泉美脚下轻轻一用力,下一瞬间,她那奥妙的身躯陡然如同炮弹般朝窗外飞去,片刻后,一声蕴含着无尽怒火的大喝声陡然透过窗户传了进来:

     “刚才是哪个混蛋在乱放剑气?给我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