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菖蒲
    “呀嚯~”

     眼看着规模难以想象的暴风雨就要彻底来临,娜美已经让索隆去起锚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令众人熟悉不已的声音,紧接着伴随一阵剧烈的破风声,一道身影陡然朝梅丽号的甲板飞去,最后“轰”的一声砸在甲板上。

     “嘻嘻嘻嘻,各位!我回来了~”

     然而迎接船长回归的,却是一张结实的板凳。

     砰!

     板凳直接砸在路飞头上,随之而来的是娜美毫不客气的吼声:

     “回来了就赶紧过来帮忙!”

     “好痛啊,娜美。”

     路飞揉着脑袋,抱怨道,然而娜美却不理他,直接把船帆的绳子扔到他面前,然后轻哼一声,准备像其他人那样忙自己的事情去,然而她刚刚转过身,脸上突然浮现出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又不敢确定的表情。

     “咦?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为了确认自己没看错,娜美又转过身,然后......

     她就看到了路飞一边揉着脑袋,一边随手把一个失去意识的少女直接扔进了船舱!

     没错,就是扔的,就像是扔麻袋一般。

     “喂,路飞!”娜美顿时惊呼一声,满脸震惊的看着路飞。

     这......这个连男女概念都不一定还有的家伙居然......居然掳了个女人回来?

     听到娜美的惊呼声,比路飞早一点点回到船上的山治顿时放下手中的事情,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闪到娜美身后,然后一脸柔和的问道:“怎么了?娜美小姐,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滚开,我没叫你!”

     娜美直接一拳把山治打趴,然后冲底下拍了拍手,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的路飞喊道:

     “路飞,你刚才把谁丢到船舱里了?”

     “哦,那个啊。”路飞仿佛做了什么好事一般笑了笑,“那是索隆豁出性命也要保护的人,我觉得她肯定是个好人,所以就把她带回来了,以后她就是我们的新同伴了。”

     “欸!!”

     听到如此随便的回答,娜美顿时傻眼了。

     索隆豁出性命保护一个女人?那个眼里只有剑,只要是对手,不管是男是女都会毫不犹豫的砍过去的绿藻头居然会有如此男人的一面?

     “新同伴?”

     刚好忙完的乌索普对路飞的话起了反应,一溜烟的走到路飞面前,环顾了一下,发现没有新面孔,顿时疑惑的问道:

     “哪呢?新伙伴在哪呢?”

     “他受了点伤,我把她放船舱了。”

     放你妹啊,明明是扔进去的!

     娜美没好气的想着,不过对路飞这种脑子缺根弦.....哦,不对,是几乎没有弦的性格,她已经习惯得差不多了,也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然而她正想细问路飞口中的那个“她”的事情的时候......

     砰!

     甲板上毫无征兆的冒出一团白色的烟雾,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片刻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烟雾快速消散,显露出佐助那张仅凭长相就能让女性无比深刻的脸庞。

     然而跟平时总是一脸淡然,似乎无论面对什么事态都能游刃有余的将其解决的他,此时却没有以往的平淡,只见他不断喘着粗气,胸口大幅度起伏,狭长的刘海黏在脸上,而被右手捂住的左肩上能够明显看到暗红色的血迹。

     很显然,佐助受伤了。

     “怎么回事?佐助,你怎么受伤了?!”

     娜美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说完之后,她直接翻身调到甲板上,走到佐助面前,想要检查他的伤势,然而佐助却是错开一步,然后摆了摆手。

     “没......没什么,轻伤罢了,不用担心。”

     说着,佐助抬起脚步,有些虚浮的朝船舱走去,一边走一边对脸上弥漫着诡异的平静的路飞说道:

     “船长,我先回去疗伤了。”

     “嗯,辛苦你了。”

     路飞平静的道,似乎对佐助为了掩护他们逃走而受伤这件事没有丝毫动容一般,对此,佐助也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这么一步一步消失在众人面前。

     娜美和乌索普一脸担忧的看着佐助的背影,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娜美身后的山治却是一脸复杂之色。

     回到船舱后,佐助发现过道旁有一个背靠着木板的少女,下一秒,他便认出了那个少女就是刚才被路飞带走,同时让斯摩格失了分寸的少女。

     佐助是知道少女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的,所以只是瞥了短时间内恢复不了意识的少女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走到另一个角落,然后从缓缓伸出右手,在结了一个简单的印之后,摊开五指,整个手掌覆在被十手打伤的地方的上方。

     “掌仙术!”

     柔和的绿光从手掌涌出,缓缓涌入体内,下一刻,佐助便感觉一股暖流在体内顺着穴道逐渐流向身体各处,伴随着剧痛感的逐渐变淡,伤口逐渐愈合了起来。

     在掌仙术的作用下,左手逐渐恢复了知觉,过了一会,佐助左手的手指突然动了动,而这时,查克拉刚好消耗得差不多了,顿时阵阵无力感袭来。

     随着最后一抹绿光的消散,佐助缓缓闭上了眼睛,就这么靠在墙上,逐渐睡了过去。

     ......................

     香波地群岛,某个拉面馆内。

     “啊啦,好久不见了呢。”

     一个穿着一身洁白的工作服的美妇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与自己某个友人极其相似的少女,轻声道,“怎么突然来阿姨这里了?你不是跟弦月姐一起在那里陪着他的吗?”

     面色冷峻的少女面对面前的美妇时,脸上的冷色莫名少了许多,同时神色有些拘谨。

     “没......没什么,只是路过香波地群岛的时候想起菖蒲阿姨你在这里,就过来拜访一下。”

     没错,那个美少妇正是本应在忍界帮助父亲开拉面馆,却因为某个甜蜜的原因而离家出走,整整二十四年没有回过家的拉面妹。

     不过她要是回去的话,跟在时光流逝只有两年的忍界的父亲相见时,年龄差距莫名少了二十二年的光景似乎有些美妙,好在时间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只要她不说明,谁都不知道她已经年过四十,而不是表面的二十来岁的妙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