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 我养你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不会去你的房间!”王芸涨红着脸,她没想到这个看似斯文的男人竟然是这种人,原本是私下交易的事情,竟然在这种大堂广众之下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这让王芸有些下不来台面。

     “什么?王芸你要考虑清楚,你以为你什么东西!”男子意外了,他没想到王芸竟然这么不识抬举,随即恼羞成怒的吼道。

     “滚!没听清楚吗?我让你滚!”王芸发泄似的骂道,把头埋进胳膊里,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呜咽声飘出。

     于小白:“是不是该我出场了??”

     作者:“准备!”

     于小白:“准备什么?魔法吗?啊哈哈哈!我仿佛感觉到火元素在我的手中集聚!!”

     作者:“你想多了,这是都市,不是奇幻。。”

     “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倒要看看···哎呀,放手!”男子伸手抓向王芸的头发,想要把她拖走,却不曾想旁边的于小白一下握住他的手指,轻轻一撇,刺骨的疼痛从手指上传出,不由喊痛。

     “先生,没听见我朋友说的吗?她让你滚。”于小白微笑的说着,手掌却不客气的继续使劲,除非这个男的识相,不然于小白不介意掰断他的手指。

     原本还享受这个女人给他带来的温暖感觉,谁知道跑出个这么个东西来,这下温暖感觉没了,就剩下窝火了。

     “我走,我走,快放手!断了断了。”男子弯着身体,俩膝盖都快跪下了,可疼痛并没有减弱半分,不由求饶道。

     “滚吧。”于小白手一松,腿一抬,一脚将男子揣个滚地葫芦,轻轻拍了拍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等着!”男子仇视的看了一眼于小白,随后又恶狠狠的瞪了几眼看热闹的食客,似乎要将他们的面孔一一记下。

     “看你麻痹,找抽是吧?”一个穿半袖的肌肉光头男火了,提起坐在屁股下的实木凳子冲着男子喝骂道,吓到他赶紧连滚带爬的跑了,只听见食客们的阵阵刺耳的嘲笑。

     “什么玩意儿?和我装逼。”半袖肌肉光头男不屑的啐了一口,继续与朋友吃喝起来。

     见男子走了,于小白也没心情享受美食了,干脆拍了拍王芸的肩膀,柔声说道:“别哭了,他走了,去我房间坐坐?”他还想试验下,刚才的温暖能否再此出现,因为他隐隐感觉,那股温暖似乎让他的身体更加亢奋,脑域似乎扩大了零点几的容量,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恩。”王芸抹了下眼泪,低头随着于小白走向电梯。

     于小白:“作者。。。”

     作者:“?”

     于小白:“剧透下,要发生什么事情,我好紧张啊。”

     作者::“放心,不用紧张,你们俩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

     于小白:“去死。”

     ····

     打开租住的房门,于小白扯掉脖子上那根束缚的领带,随手丢弃,若不是记忆中带着这玩意更和自己的着装相配,他都懒得带。

     “喝点什么?”于小白随口问道。

     “不了,谢谢。”怯生生的坐在沙发上的王芸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将自己卖歌好价钱的她,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

     只是。

     这个曾经的同事似乎变得不一样了,看着房间内豪华的装饰,哪怕王芸明知道这是酒店的房间,她也难以想象曾经穷嗖嗖的于小白竟然舍得花钱来这里住,而且一副轻车熟路的模样。

     莫非于小白发达了?

     想到这里,王芸脸又变得红扑扑的:“如果是他的话。。。。”

     “想什么呢?”于小白好奇的问道,看着王芸的小脸他的身体又有了那种温暖的感觉。

     王芸娇羞的侧过身去,不自然的说道:“没。。。”

     “好吧,那家伙什么人啊?”于小白随口问道,他只是想拖延温暖存在的时间而已。

     “他啊。”王芸沉默了一下,她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毕竟这种事情难以启齿,可于小白就在旁边全程看到了,如果说不清楚,难保于小白会怎么想。

     干脆。

     王芸心一横,吸了一下鼻子,落落大方的解释了起来:“就像你看到的那样,他只不过是我钓得一个凯子,没错,我喜欢钱,我知道他已经结婚了,我心甘情愿的相当他的小三,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恶心?我自甘堕落?没关系,如果你也看不起我,我马上离开。”

     “不,我没有看不起你。”看着故作坚强的王芸,于小白不知怎么的特想抱着她,给予他安慰。

     遵循本能的于小白用力抱住了王芸,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双眼,坚定的说道:“我养你!”心中却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种话?人性吗?

     亦或者,追求那种莫名其妙的温暖?

     不过无所谓了。

     于小白木然的抱着王芸,他享受这种人类才拥有的温暖。

     啪!身体里那股温暖瞬间变成了电流一般,一股麻麻的,几欲升仙般的快感让于小白不由的咪起了眼睛。

     “你。。你不讨厌我?”王芸不可置信的低声问道,却没有对于小白的无礼表示排斥,反而更有安全感。

     “从来没有。”于小白下意识的回应,身体内那种从未拥有过的快感已经淹没了他。

     “你真好。。”王芸感到极了,轻轻侧过面庞,把头贴在了那个她早就想靠上去的肩膀,坚硬的触感让她更为踏实。

     “哦···哦····。”一波波强烈快感让于小白忍不住的呻吟,似乎一种东西想要破体而出。

     “滋····”就感觉身体一阵抖动,于小白体内的快感如潮水般退去。

     于小白:“····你能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我闲着没事,哦哦哦个大头鬼啊。”

     作者:“咳咳,处男嘛。。第一次不坚挺很正常。”

     “这是怎么回事。”感受到体内已经消失的快感,于小白愣愣的嗅着王芸秀发带来的香味。

     “你真的要养我么?我很贵的。”王芸开玩笑的试探着于小白,爱情,归爱情,生活,才是生活。这一点,王芸很清楚。

     摇了摇头,于小白不再考虑快感消失的原因,带着轻佻语气,不在意的问道:“贵?有多贵?我记得在电子厂那会儿,我们一个月大概挣三千多,我每个月能给你电子厂的一百倍,不知道够不够养你啊。”

     “一百倍?这。。”王芸有些惊讶的在心中默算了一下,三千的十倍是三万,三万的十倍,那就是。。三百万!

     “恩,三百万,每个月,够不够?”于小白抚摸着王芸的秀发,隐隐间能带起点身体的悸动,钱?数字而已,于小白可是给自己的某支付软件上充值了整整七个九的钱,不够?还能冲。

     “唔··唔··”乍听整整三百万,王芸再也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一下把于小白按倒在沙发上,用嘴狠狠的印在他的嘴上,笨拙的吸允着于小白的嘴唇。

     好久,两个没有经验的男女才瘫倒在沙发上,享受着相拥的时光。

     于小白:“喂!!为什么接吻的时间如此短暂?!”

     作者:“我他么单身!我哪儿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

     “你这半年干什么去了?怎么突然就发财了。”王芸在于小白的胸口画着圈圈,有些撒娇的问道。

     “我啊?中大奖了呗,然后又出去玩了几把,勉强弄了几千万。”于小白有些溺爱的亲了亲王芸头发,脸都不红的撒谎道。

     “几千万???这么多啊。。。”王芸不可置信,在她的眼里,几百万就已经很多了,谁知道于小白竟然有几千万的身价。

     “多吗?我还可以更多。”用王芸的头发缠绕在手指之间,淡淡的温暖让于小白舒服的快要喊出来了。

     于小白:“。。。玩个头发都要舒服的喊出来,作者,你可以的!”

     作者:“谢谢,我个人崇尚精神交流,恩,这一段,我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