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呆子,你以后会娶很多个老婆吧?”郅澌扥着那床百花童嬉被的被角,低声问。

     “唔,我要当皇帝的话,可能会吧。”

     “那你会喜欢很多人吗?”

     “死妮子,是要吃醋了吗?”公以头低下枕着双臂,不禁侧头笑道。小姑娘青丝百展铺在身下,紧紧裹着那床百子被一动不动,小身体绷得紧紧的,而自己却是穿着寝衣仰面躺在榻上。“你不热啊?”

     “唔......我有清凉散。”公以看着她,虽说房里熄了许多烛火,榻边蛟纱帐外还是留了一盏,昏昏灭灭的烛火光照地下,郅澌有些稚气的面孔涨得通红,他只笑笑,也不说什么。

     “皇家娶亲有时候会为了很多原因,不想澌儿想的那般容易,就好像......唔,就好像澌儿方才对洹王爷说的,你下毒不会像他想的在酒菜里投毒那般简单。”

     “那我嫁给你,和你娶她们,有什么不同呢?”

     “我娶你,同你嫁我是一回事。而我接她们进宫,则同你给别人下毒,是一回事。”公以耐着性子,笑道。

     “那还是很不一样的......”郅澌睁着大眼睛盯着屋顶,目含千波,仔细地咂么这其中的味道。

     “澌儿,来这皇宫一个多月,是你家好,还是我家好?”公以侧过身子,盯着姑娘粉嫩的脸颊问道。

     “很不一样,一时间,还说不出哪里好哪里不好。”

     “什么一样,又哪里不一样呢?”

     “我在岛上,日日相对的只有师父,他也像你一般待我好,同我说很多话。但我在岛上辈分很高,所以小孩子都很敬让我,你在家里似乎辈分也很高,但是别人却似乎对你并不很好。”

     “唔......很是。还有么?”

     “有啊,有很多,师父房里都是青色烟罗帐幔,常年那般,可是你家里却有很多花样,衣服也是,很麻烦。吃的也是。”公以听着她絮絮说了许多,竟好似愈发偏了题,但二人相对,心情也不再一个阴郁、一个紧张了。

     “真的嘛?”小姑娘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丝毫不觉自己动作太猛挣开了斜襟顶上的一粒扣子,“你当真带我去五叔叔家看灯?”

     “他会做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儿,他愿不愿意给你看,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公以盯着她脖颈和肩窝处的一片,目光有些飘然道。“小丫头,衣服。”公以比了比自己的领口示意她。

     “唔......”姑娘红着脸低着头,“这衣服是好看,可这紧绷绷的立领实在是热了些......”

     “唔......可你不热了,我怕是要热得睡不着了。话说澌儿,什么时候你肯嫁给我呢?”公以从脑袋底下把手抽出来,捉住郅澌放在被面上的小手掌。

     “等我想嫁给你的时候。”

     “你喜欢我吗?”

     “喜欢。”

     “是想嫁给我的那种喜欢吗?”

     “是......”

     “那我便再等等。等你想了,一定要告诉我。”

     “我要怎么告诉你呢?”

     “唔......你不是说,老亭主的百花醇很好喝吗?到时候,我随你去岛上,求他老人家赏我一坛,顺道,把你也许给我。”

     “我竟没那一坛酒好?”瑞风眼眼丝如波便是一剜。

     “比琼露酿香醇的酒自是没错的,而你是什么味道,我还不知道。”公以咧嘴笑道。

     郅澌涨红脸,翻身盖着被子便要睡了。

     “唔,澌儿,先别睡。这明日一早......你愿意做我的太子妃吗?”

     “我不是从二品内将军吗?”

     “嗯,晓得了。睡吧。”

     次日一早,宫娥依旧是五六个一行进房替二人洗漱,彼时这俩已经是自己换好了衣服,宫娥瞧着这位“准太子妃娘娘”,个个偷笑得面若桃花,郅澌本也只是面上淡淡地绯红,可当木姑姑送来晨起的清神汤,一并收走了床上的床巾时,小老虎像是被踩了尾巴,“周公以你给我站住!”抡圆了巴掌追上去便要打,那周公以又怎么能是站在那里任她宰割的?只见院子里二人上蹿下跳,花树枝叶满天飞。

     二人都未曾束发,所以跑得皆是青丝飞乱、气喘吁吁,公以蹲在琉璃瓦上靠着滴水兽,抚着窜出了好些绺的额发,苦笑着道:“有话咱们好好说嘛,干嘛亮了剑呢?”

     可不是怎得,郅澌青丝披两肩,手里攥着把水蛇样的软件,小脸红扑扑地瞪着房檐上的周公以,“你给我下来!舒筋活络膏兑着飞红丸,千奇百怪的药我给你灌一壶!周公以!”

     “你上来,我不跑,但是你也不能给我下毒,听我给你解释完。”

     “我不听!周公以!我不听!”说着小美人就要梨花带雨,却听着一阵妇人的笑声传进来。

     “呦,昨日便听着我家爷讲太子这里得了个有趣的小美人儿,今儿个一早,却没想看着小两口这般别开生面的逗趣儿风景。”

     “五婶儿,快劝和劝和,这厢都提着剑了你还说笑。”

     “公以,不是我说你,人姑娘这样,莫不是你粗鲁了?”妇人意味深长地调笑了一句。

     郅澌闻言又羞又怒却不知如何发作,水剑剑尖冲下一掷,便是深入泥土五寸余,那番泪水横流地恨声道:“我要回家了。”说着便扭头就走。

     公以连忙从房上跳下来,“姨母,我本是让你劝和来得,你看你,平白气走了我媳妇儿。”

     “小兔崽子,怎的成了我的不是?我可不担这罪名,要么你自己追回来,要么人就走远了。”彦亲王妃让开一步,掩唇而笑。

     周公以气结,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一跺脚泄愤,便又追了上去。郅澌一路飞檐掠瓦,周公以也不似玩闹,趁着小姑娘抹眼泪的功夫终于在前堂的莲台捉住了姑娘的手,“好澌儿,我错了,给你赔不是。五婶儿那是顽笑呢,别气了。”

     郅澌一回头,死死瞪着那双漆黑讪笑的眸子,欲辩难言。公以笑了,“不逗你了,我知道你气的是床巾的事。坐下来,听我解释。”周公以扥着小姑娘藕节般的胳膊在莲台帐幔底下的藤团上坐下,将她紧紧圈在怀里,然后伸手用几上的白瓷壶倒了杯茶给她,“皇后前些日子张罗过我的婚事,你昨天看着鲁王爷以为你是皇后挑的太子妃时的神情了?若是真让人以为你是皇后挑的妃子,我可不乐意。再者,现下守着国丧,我还不能办亲事。还有呢,我这太子好不容易才做出一副虚浮的样子,若是现在顶着物议娶了你,父皇身中无忧散的事,怕是也就瞒不了了,那时候,怕是会横生枝节。可你毕竟是个清白女儿家,平白睡在我房里,我总得给你一个交代,”见姑娘又要挣扎分辨,公以只得笑笑,轻轻抬手掩住了她的红唇,“没人会相信你我同榻而眠却不逾矩的,与其那样,倒不如全了他们的猜测,这才是全了你的清白,懂我的意思吗?你是周公以的女人,所以,你的清白,我来替你证明,他们就再也说不了什么了。你郅澌大人的身份太阴刻了,如是我不以这种方式护着你,我怕鲁王爷他们会害了你。”这最后一句,周公以说的轻轻忽忽,好似只说给自己听一般。

     郅澌还是哭,周公以说的道理她都听得明白,却还是哭得止不住眼泪,公以有些无奈地笑,一面替她整理凌乱的发丝,“小丫头委屈坏了,这可怎么办?那不如假戏真做了,你也许便没有这般委屈了?”郅澌怒目回头,“我告诉你周公以,一个时辰之内你就知道了。”

     “若是我中你的毒你能消消气,那你便随意把你说的那些什么什么的整一壶来,我当着你面喝得一滴不落。”

     “当真?”郅澌呲牙笑。

     “我说了,不骗你。”公以笑着。郅澌便回头又倒了一杯茶,捣鼓着什么东西。

     “咳咳,殿下,彦亲王到。”小太监见公以仿佛是没听着,第三次禀报。这厢公以一回头,边看着彦亲王和王妃并肩站在正堂前的扶栏边上,看着二人盘膝缠发坐在一处的过分亲昵的模样,神态都很是复杂。“五叔五婶儿这一大早地跑来我这儿就为了看这些闺房情态?”

     “公以说笑,这光景,可不常见。”

     “啧,听闻当年五叔成亲,可是三日不朝......”

     “小兔崽子!”

     “怎得,今儿来这么早,可是为了谢昨日那琼露酿的情分?”公以促狭道。

     “娶了亲还当真是不同了,这番诞皮赖脸。”彦亲王妃啐道。

     “来日王妃有了堂弟,本宫可是要收大礼的。”周公以嘿嘿一笑。

     彦亲王恢复了清淡神色道:“自然。可太子妃有喜,当是举国同贺的。”

     这厢郅澌对这些竟好似一句也没听进去,弄好了整整一茶盏嫣红的汤药,“喏,给你,一滴不许剩。”

     公以面露难色,“澌儿,要是喝下去七窍流血当场毙命我倒不担心了。”

     “怎会,我怎会毒死当朝太子。”郅澌嘿嘿一笑,呲着牙。

     “你可不会大发慈悲赏我一杯****吧?”

     “唔......”郅澌不言语。

     “罢了,只是得咱们回房喝。”说着便把小小的郅澌搂在怀里拂柳而过,“本宫还有事,便不送叔叔婶婶了。”

     隔日下午,便有耐不住性子的了,顺亲王被一并拦在了正堂外,和同样满脸茫然的何诤四目相对,“怎得,你不是和公以向来形影不离的吗?这两****也不在他身边?”

     “前日夜里,殿下便让我撤了戒卫,只留了小太监值夜。可昨儿一早,送折子的太监便没见着殿下了。”

     “公以在哪儿?”顺亲王蹙一蹙眉头。

     “唔......寝阁......”

     “和那小丫头?”

     何诤红着脸点点头。

     顺亲王哭笑不得,轻声道:“不该啊......”

     正说着,只闻一串银铃样的笑声从后面传来,郅澌踱着步子一摇三摆地窜进前厅,身上着鹅黄色百蝶海棠的坦领襦裙,头挽垂鬟分肖髻,鬓边的一只颤巍巍将要展翅一般的银蝶步摇相对生姿,别有俏丽意趣。“过半个时辰他就出来了。”

     顺王爷只觉这姑娘天人之姿,不似宫人命妇那般皆是长眉樱桃嘴的刻板僵硬,反倒是明艳活泼,生趣盎然,出了出神,怔怔应道:“哦?”

     小姑娘叉着腰,实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正此时,面色有些发白,额上带汗的周公以有些衣衫不整地从后堂出来,抬手揉了揉酸痛的腮帮子:“本宫无事,只是要告两天假了。”

     “殿下可是哪里不舒服?召传太医吧?”何诤蹙眉不解道。

     “公以,唔......莫要纵欲过度伤了身体才是。”顺亲王为难道。

     “死妮子。”周公以瞥了一眼那边的郅澌,摇头叹道。“九叔如是试一试郅澌亲手泡的茶,想来便能了解本宫这两日的苦楚了。”

     顺亲王似懂非懂地苦笑着摇头,连忙摆手道:“小王无福消受,无福,无福......”

     “小丫头,可消气了?”公以摇摇大汗淋漓的脑袋,无力笑道。

     “不许再这般欺负人了!”小姑娘叉着腰道。

     “天老爷,真该看看到底是谁欺负谁!我要是早知道这般下场,还不如一咬牙娶了你算了!”

     “公以,”顺亲王自己捡了堂上一张黄花梨镂刻八仙的椅子坐下来,“捡了这么个鬼灵精,真说不好你是幸或不幸。也就是你能收这么个丫头在房里。”

     “怎得,送你?”公以含笑望着郅澌,头也不抬地促狭道。

     “我怕她下药弄死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才舍不得送你呢。”公以抚一抚额发,复又开口,“这会儿来,为了何事?”

     “唔......”顺亲王觑了觑四周,犹疑着没开口。

     “无妨,说罢。”公以面色一紧。

     “十一皇子,好像没死。”

     “不可能!”郅澌和何诤异口同声道。

     “唔......这蠢货,跑都不会。”公以抚了抚额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