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神仙卷
    李候君朝楼上看来时,罗不齐和青桃猛然向后退去。罗不齐还好,只是向后退了一步,青桃却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直接跌进了罗不齐的怀中。

     再次和罗不齐靠近,青桃不知为何想起了两人的那个吻,心脏跳动不已,连忙挣扎着从他的怀里下来。

     “大人,现在我们可以走了。”青桃说道。

     罗不齐摇头失笑,刚刚窗下三人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镇子的西面……

     “看来无论如何也要见面了。”他说道。如果没有猜错,镇子西面说不定就是宋迁的所在,有妖力的感应,难不成是仙十四找上来了?

     镇西。

     仙十四黑着脸,站在一旁。

     宋迁一边哭一边告罪。

     黑衣男子走上去扯开了他的外衣,“你究竟有什么宝物可以防止妖力近身,拿出来吧。”黑衣男子可不在乎自己在做什么,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可以了。

     宋迁哭道:“仙人,求求您饶了我吧。”此时,宋迁也知道,自己的那件传家宝是保命的手段,怎么肯拿出来?拿出来必死啊。

     黑衣男子去扯宋迁的衣裳,宋迁泪眼婆娑、身体颤抖,仙十四在一旁袖手旁观。

     罗不齐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怎么看,都像是逼迫良家妇女的场景。

     离娘连忙捂住了脸,从指缝里偷看,“大人,他们在做什么?”

     躲在林子中的罗不齐轻咳一声,向前方不远处的李候君看去,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李候君比他早到一步。

     “住手!”何珠上前喊了一嗓子。看到两只妖欺负人类,不管事实如何,总要拦一拦。

     “救命!”宋迁连忙大呼。

     黑衣男子拦住宋迁,早就注意到有人来,此时才抬眼看过来,扫了一眼李候君等人,似乎并没有将她们放在眼里。

     气氛显得格外紧张。

     罗不齐身旁,十一抬头看过去,只见仙十四原本白皙无暇的脸上,此时有一层淡淡的黑气覆盖。

     十一捂着嘴,神色惊惧。

     罗不齐也皱起了眉头。仙十四似乎正在往邪妖转化,至于仙十四身边的黑衣男子,分明就是一只魔化的妖。若是仙十四继续下去,说不定也会变成一只魔妖。

     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仙十四怎会如此?既然是为了画,将画拿到手就是了。

     “大人?”十一看着他,恳切道。

     罗不齐会意,点了点头,十一便从林中走了出去,往前走去。

     十四看到十一,微微一愣,原本狠辣的表情有些动容。

     “十四弟,不要这样!”十一抱住仙十四,仙十四神色微微一动,脸上的黑气似乎淡了一些。

     宋迁此时吓破胆,看到十一,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把后背的画轴取下,小心翼翼放在地上,“这幅画还给你们!饶了我吧。”

     “十一,这个宋迁害死了先生,我必须为先生报仇。”仙十四依旧有些犹豫,“先生并入膏肓,这幅画可是他的命。这小贼偷了先生的命。就算不为我们自己,为了先生,也要此人偿命。”

     十一忙道:“先生并未离世,早早将画卷归还,先生或许能好转。十四,你若杀人,先生不会原谅的。”

     “先生不会知道的。”仙十四对宋迁的恨意依旧浓烈。

     十一蹲下身子,将画轴缓缓展开,画卷终于呈现在众人的眼前,这是一幅人物画卷,用了白描的手法,画了一群仿若神仙的人物,衣衫飞舞、谈笑自如、矜持尊贵,每一笔都像是活了一样。人挨着人,有两个地方空白着,似乎是十一和十四所在的位置。

     看到这幅画,仙十四终于松了口气,脸上的黑气渐渐淡化。

     黑衣男子有些不耐烦起来,淡淡看了画卷一眼,“究竟杀不杀?”

     十一看着黑衣男子,感觉黑衣男子身上熟悉的感觉,不可置信道:“仙石?”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我乃冷岩。”他说话同时,看了看李候君,最后问仙十四:“杀,是不杀?”

     仙十四依旧不说话,冷岩冷笑一声,鄙视地看了仙十四一眼,右手一挥,便化作一阵黑色浓雾,消失在眼前。

     何珍何珠同时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她们看到了就不能不管,可是这几日连续奔波,又和桃花妖大战,根本没有多少胜算,更何况,那个自称冷岩的黑衣男子,看着就不是好对付的。虽然想救人,可是她们更要保护候君小姐。如此一来,正好省去一事。

     李候君走向十一和仙十四,何珍打开了一幅画,画中分明是罗不齐的样子,虽然不如地上那副长卷有灵气,却也惟妙惟俏。

     李候君问道:“两位可见过此人?”

     十一咬着唇,问道:“你们三人是灭妖师?”

     何珠皱眉,却是不承认灭妖师的称呼,“我们乃脆音阁弟子,你们两个可见过这人?”

     仙十四黑着脸,站在一旁,十一则是摇头否认,“不认识。”怕自己的表情泄露,连头都没有抬。

     罗不齐躲在林子里,看到李候君拿着自己的画像,格外头疼,让她拿着画像一直找下去也不是事儿。他想了想,交代青桃等人在这里等待,自己出去说清楚。

     在他看来,李候君似乎并没有恶意。他虽然进入脆音阁,却并没有做出对脆音阁不利的事情,甚至还和小少爷做了一笔交易。再怎么说,他也是凡人之躯,李候君等人应该不会将他怎么样。

     在青桃、离娘担忧的目光中,他走了出去。

     罗不齐出了林子,往外走了几步,便没有刻意控制脚步声。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李候君猛然转过头来,看到闲庭若步的他。

     明明找了这么久,突然看见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罗不齐朝着她微微点头,然后走到了十一的身边,看地上那副画。这幅画名为八十七神仙卷,八十七名神仙般的人物腾云驾雾,或目视前方,或怀抱琵琶,或回眸凝视,一眼看去仿佛有金光闪耀,让人不敢直视。

     十一咬唇,忍着才没和他说话,小心翼翼将画收起来。

     罗不齐看完地上的画,又去看自己的画像,皱起眉来,“姑娘似乎一直在找我,不知所为何事?这幅画又是谁画的?”不论如何,他要把这幅画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