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妖·白生
    时间一点一滴流失,距离半个时辰,仔细说来并不算长。

     罗不齐能感觉到小蛇一直在隐忍挣扎着,不想化形,难道真见她死掉?

     他舒出一口气,输赢原本也不是那么重要,本来就是想要救下它一条命,怎么能够事与愿违?

     “输了就输了吧。打赌总有输赢。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只有他立即认输,小蛇才不用继续强忍。

     “哈哈!”李子残轻轻笑了,“承认就好。你可知道乘虚老殿?”

     罗不齐心中一动,淡然说道:“那是哪里?”

     李子残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原本该是我去的,可是我有别的事情耽搁了,不能去。你既然输了,就替我去一趟吧。只要你去了,咱们就两清。”

     “为什么要去那里?”

     这一点,李子残倒是没有隐瞒,“落羽峰的人在乘虚老殿查到了秦八腔留下的蛛丝马迹,所以联络各个门派一起前去围剿。咱们清圣派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便安排薛师叔带着一些弟子前去。”

     罗不齐有些惊讶,想起和离娘初遇时。离娘便是被秦八腔锁住卖掉的,落羽峰的两个弟子也找到了那里。

     他略微一顿,道:“秦八腔又是什么人?”

     李子残瞪起了眼睛,“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几十年前,秦八腔从脆音阁叛逃,据说偷走了脆音阁很重要的宝贝!秦八腔行事血腥残暴,凡是能利用的在他看来就是好的。那个人眼里没有黑白之分。除了他自己,别的都是他能利用的工具罢了。”

     “竟然如此冷血!”罗不齐皱起眉头。

     秦八腔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并不陌生,无论是刚刚下山,还是进入脆音阁、清圣派,竟然都能听到他的消息。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让所有门派一同围剿。

     李子残见他沉默以为他害怕了,忙道:“有薛师叔和众多师兄们,你只要在后面跟着凑个人数就成了。”

     “我替你去,薛师叔和师兄们不会反对吗?”他现在察言观色,也能察觉出一些问题来。比如这个李子残,不想去乘虚老殿。

     “只要我们两个商议好,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李子残笑。他已经和小师父打过招呼,小师父应该会替他说话。

     “让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罗不齐转过身,别对这他们,看着地上的小蛇,“我输了的这件事,你们不能和别人提起。这条小蛇也不能让人知道,让小蛇迅速离开这里。”

     “不行!它是妖,怎么能放它走。”李子残身后一人叫道。

     “它如今要死不活,能不能生存还是两说。在这里杀了它,别人问起来岂不是知道了你我之间的赌约?到时候薛师叔不让我替你去怎么办?”他记得,清规中有要求,不允许弟子私下乱斗、私下赌博。

     罗不齐继续道:“它就快化形,还是让它滚得远远的再化形吧!否则引来其他人……”

     李子残上前一步,“好!就算它爬出去,怕是也活不了多久。更别提害人了。”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罗不齐问道,“反正我已经愿赌服输,答应了你。这个秘密也不用瞒着了吧。”

     李子残此时作为胜利者,心中得意,而且一直压在心上的事情也解决了,十分开心,“是我小师父近几年研制出来的丹药,可以催迫妖物化形。只是这丹药还没有研究透彻,还是半废品。”

     竟然是用丹药催迫!这些人,实在歹毒。

     罗不齐脸色十分难看,李子残看在眼里,轻咳一声,“这丹药用了,它这条小命也去了一半。就算它在半个时辰内化形,脱离爆体而亡的危险,修为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李子残毕竟是用了别的手段,脸上有些不好看。不过,他必须让罗不齐心甘情愿答应下来,所以只能放走小蛇。至于吃了丹药去半条命,修为受影响是他胡乱编造的,不这样说,师兄弟们不会答应他放走小蛇。丹药有问题是肯定,但是有什么问题,李子残并不清楚。好像听小师父说过什么,结果无法揣测。

     唉!为了性命,如此也无奈。日后遇到妖物,再找回来就是。

     “如此啊,那放它走倒是也无不可。”李子残身旁一人说道。

     “好了,快快让它走吧。”罗不齐如此说,其实是对着小蛇说的。

     小蛇看着他,突然转过头去,慢慢向外爬去。

     罗不齐转头说道:“好了,我们下山吧。我晚饭吃了一半,还饿着肚子呢。你们和我一起走,正好和我讲讲乘虚老殿和那个秦八腔的事情。”

     罗不齐下山后,和李子残分开后并没有去吃饭,而是回到了房中取了角物和一些伤药,重新上了山。

     他越过两层山,终于看到了小白蛇。

     现在的小白蛇已然是人形。

     小白蛇皮肤很白,脸上以及身上有许多纹路,这些纹路线条相互纠缠,几乎遍布他半个身子。

     罗不齐一直以为小白蛇是个雌性,没想到他想错了,眼前分明是个半裸的男子,尖下巴,两只眼睛挑着,仿佛能勾人一般,腰间只有几片叶子遮挡。

     一个男子有这样的面貌,是另外一番美,丝毫不影响其男子的气质。

     男子此时正坐在地上,显然是有些痛苦。

     “你感觉如何?”罗不齐忙将带来的东西放下,“这里有伤药,还有增妖符,你应该能用得到。你感觉怎么样?”

     男子沉默片刻,“你为何要和那些人在一起。”这个问题一直盘旋在他的心中。

     罗不齐笑了,“我是在偷师学艺呢。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很窝囊?”

     “并没有。”男子道。

     “一开始总是难的,以后应该会有所改善。”罗不齐放低了声音,更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他嘿嘿一笑,“不说这些,你究竟怎么样了?身上的这些纹路是怎么回事?”

     男子半跪起来,“我这条命不会丢。这些符号……乃是我族的象征。有了这些符号,我便能入族了。”

     “那就好。”罗不齐松了口气。对他的家族,并没有多问。

     “你给我赐个名字吧。”男子突然道。

     “其实我一直羡慕妖可以得永生。”罗不齐笑了一下,“你就叫白生吧。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什么都有可能。”

     “白生。”白生念了一遍,再抬起眼睛闪着光,“我们会再见的。”

     白生说完,便站起来转身走了,罗不齐送给他的东西他一件也没有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