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坏事传千里
    拍肩膀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容白。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来了,正慌神的满天星赶紧指着老道士说道:“这位老先生身上有父亲一样的……”

     话没说完,慕容白一掌推开满天星,一掌散魂拳直击老道士。

     满天星被推得滚落到路边的小型排水沟中,半天没缓过劲来。

     而那老道士,只是轻轻侧过脑袋就完美避开了慕容白的攻击。

     老道士面带轻蔑神情,诡异浅笑道:“原来你们是联手了,真不枉老道来此一游。距离老道重出江湖的时间又近了些,今日饶过你们一命,下次再见时,请务必拿下老道首级,否则,掉头的必是你们当中的一个。”

     说完,老道士又开始摆动他的佛尘,逍遥自在地继续往巷尾走去。

     渐行渐远,渐远渐成雾气,最后如烟般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满天星不知道这老道士为什么要说这番话,他看向慕容白,发现他神情紧张,双眉紧皱,右手正死死紧握梨木剑,明显有拔剑的动作,却不见他将剑拔出。

     而佩剑旁边那块警示玉佩正无风自动,引得玉石腰带发出凡人肉眼不可窥见的淡淡幽光。

     “是下咒人!!”慕容白总算从牙缝中挤出话来,他松开拔剑的手,浑身微微颤抖:“他不是人,也不是神,没有魔相没有鬼样。跟你父亲一样,是个不入三界的魔头。”

     只是这一面,慕容白便将老道士看得真切。

     但满天星不懂这些,拍拍身上的尘土,悄声问道:“慕容哥哥,那他跟我父亲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都绣着同样的龙纹图案。”

     慕容白摇头道:“不清楚,恐怕这得见到你父亲才能知道了。现在能了解的情况是,我和你,还有你父亲,跟他是有一定联系的。不然,我们也不会遇到一起。这个老魔道功底深厚,绝非一般魔物,以我们两个现在的资历,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满天星对仙法道术了解不深,并不能完全了解慕容白所说之言,他追问道:“既然没资历打得过他,为什么他还要我们去取他的首级?”

     “你听说过独孤求败吗?我听他的话有这层意思。所以才放我们一条生路。他是我的下咒人,但却不是死咒,他让我无限轮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等我强大之后,去取他首级。至于你这里,我还需要时间收集更多的信息,才能知道他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慕容白一边说,一边调整梨木剑所佩戴的位置,以便下次能更快速拔剑。

     满天星看到慕容白即认真又严肃的模样,便知他不会拿这事当儿戏看待。

     若按慕容白所说,要跟老魔道来一场恶斗,自己也不可能绕得过去,练武修法必须马上提到日程上来,满天星很是担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时间来不及。我连最基本的武术都还没学会呢。”

     慕容白目中带笑,似乎并不打算把那老魔道士放在眼里,颇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势来,他冷笑一声,说:“你身体里还有一个魂,只要借他的力,你将会学得更快,不,不对,应该说,是恢复的更快。吴越师傅说过,在崂山有本可以将二魂熔炼一体秘籍,等怀香园修缮好了,马上就启程去崂山。”

     “那个九门关……怎么办?”听完慕容白话,满天星只觉得自己肩上担子变得更沉重了。

     “先去崂山再去九门关,拿了秘籍可以边走边修习。走吧,时间不多了。还得去市场多雇几个工人。”慕容白既打定了注意,便催促满天星快快前往劳工市场。

     望着满天星与慕容白远去的背影,住在小巷子里的街坊们开始有了窃窃私语,他们卖了几十年的香火冥物,却从未见过真正会驾雾会隐身的道士。

     很快,在冥府巷中,渐渐流传出奇怪的传言来,说有两个陌生的小伙子跟神仙斗法,年纪小的被斗得满地爬。

     有句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慕容白前脚才离开,后脚便有长舌妇,多嘴孬夫把谣言传出去了。

     沙白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陌生人之间传话比熟人的更快。

     就在慕容白带着满天星在沙白镇里绕了好几圈,总算在小食街后街口处找到了劳务市场的时候,他们两个的传言已经传到这里来了。

     那时的劳务市场与现代不一样,说白了就是酒馆一条街。

     有钱的酒馆,两层楼高,有店小二在门口招呼人。

     能上酒馆的都不是闲人,是来谈生意的,请的都是高人、文人居士。

     普通点的有酒屋,厅堂不大,没阁楼,里边容下三四张八仙桌,能点下酒菜。

     喜欢到酒屋请人的都是普通居民家,街坊邻里需要互相帮助的时候,会到这里来宴请对方。

     再简陋些的就是路边酒摊了,有的小酒摊在路边支一大方凳子,旁边配上两张没靠背的小板凳,一壶烧酒,一碟炒花生米。

     有的小酒摊就是摆两条长椅,一条长椅能容纳三人坐着抿酒,小本生意,来的自然都是些好酒的粗人和穷人。

     尤其是酒摊的酒不按一罐或一瓶卖,按盅卖。

     正合适没钱的穷人,一文铜钱就能喝两盅了。

     所以想雇劳力的,来小酒摊就对了。

     慕容白带着满天星,边走边观察,看哪家酒摊里坐着的粗壮,就找哪摊。

     在接近酒街街尾处,三五个挤在条凳上喝酒的壮汉引起慕容白的注意,他快步向前,站到当中一位光着膀子,挺着巨大肌肉的中年男子跟前,问道:“几位师傅,可会大修房屋?”

     男子爽快地笑道:“只要主梁不塌,哥就能修。主梁坏了,咱可没办法,你得到那边去找梁匠人。”

     “敢问师傅,梁匠人是哪位,可否引荐一下?我家正房梁木尚好,但耳房都倒塌了……”慕容白给男子行了个礼。

     对方见着慕容白一脸书生气,还很有礼貌,便放下碗筷,结了酒帐。

     示意慕容白和满天星跟着他往酒楼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