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魅惑之术
    进入树洞,洞内别有洞天。

     清可见底的湖水随风碧波微荡,湖边,两个身穿薄衫的男子正在专心习武。

     巍女官示意姐妹们放缓脚步,避免脚腕上的铃铛发出声响惊着那二人。

     即是修仙问道之人,就有修仙问道人独有的息气与力场。

     巍女官脚步放得再慢,身上自有的那股淡香也会随气流的运转而扩散于洞内。

     慕容白自幼便对妖气有着敏锐的反应,奇香袭来,心中便有了判断,知晓者并非善类,借着指导满天星扎马步的动作,他拾起扔在地上的外袍,迅速将满天星的口鼻捂紧,悄声说道:“有妖气!”

     话才落音,淡香越发浓烈,香气所触之肌肤,就像被温暖的玉指所轻抚搬按摩般,令人精神倍觉舒缓。

     慕容白从没嗅闻过这样的味道,不过须臾功夫,随即感到脑瓜里紧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断开了,犹如放下心中巨石般松,脚筋阵阵绵软。

     估摸着自己必定中了蛊惑,在他两腿瘫软下来的时候,又借势把满天星推进湖泊里。

     落水前,满天星亦闻到了这股奇香,记得,在玉米田里遇到父亲时,他手下所带的几十个小仙女也曾有过这样的淡淡奇香。

     原以为是父亲来了,满天星赶紧把头浮于水面上,往向香气飘来的方向看去。

     却发现三两步之外的地方,站着四个素未谋面的半**子。

     至少在满天星眼里,她们跟半裸没区别,每个女子身上都穿着浅色系薄纱素衣,衣服只遮住了重要部位,却遮不住曼妙的身形,胸部突起的轮廓更是肉眼可见。

     最奇怪的是,奇香并非来自她们的身体,而是萦绕在周围的白雾。

     雾越来越浓烈,视野很快被就烟雾所阻挡。

     满天星再也看不到慕容白,而慕容白更看不到半米之外的湖泊。

     耳边只有不停在回荡的银铃声,随铃声越来越接近,慕容白更觉得身体里阵阵炽热,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灼热感,热到口舌发干,头冒细汗。

     又是几声铃响,只见身着粉色薄衣的巍女官首当其冲迈步到慕容白身边。

     她扶起慕容白,将他整张脸都揽入怀里,埋进玉峰之中,她娇嗔笑道:“这位小哥,为何见着我们就倒下了?让本官给您检查一下,看摔着哪里没有?”

     说着,巍女官便将手探入慕容白衣服里,纤纤玉指轻轻摩挲他的胸膛,摸到一侧朱砂,指尖上下几番抠揉。

     慕容白本来就燥热难忍,这一抠,更是弄得他心如火烧,浑身酥麻,不由得从嘴里吭出几声喘息。

     听到回应,巍女官面若桃花笑道:“敢情小哥如此敏|感,还在待字闺中吧,今天遇到咱们凌云女宫最好的采阳师,一会就能让你飞升直入天庭。当然,你家小兄弟也得有福同享。”

     不等慕容白回话,巍女官便给余下三个女官使去眼色,三人立刻扑进水里去打捞满天星。

     巍女官轻念口诀,脚腕上的银链应口决而延伸攀爬到慕容白的手脚上,捆紧四肢后,银铃自动埋入泥中慕容白现在是想动也动不了了。

     四肢都被死死钉在地上。

     巍女官翻个身,便将慕容白压到身下,她笑道:“小哥哥,你莫动,只看着我就好……”

     进入树洞,洞内别有洞天。

     清可见底的湖水随风碧波微荡,湖边,两个身穿薄衫的男子正在专心习武。

     巍女官示意姐妹们放缓脚步,避免脚腕上的铃铛发出声响惊着那二人。

     即是修仙问道之人,就有修仙问道人独有的息气与力场。

     巍女官脚步放得再慢,身上自有的那股淡香也会随气流的运转而扩散于洞内。

     慕容白自幼便对妖气有着敏锐的反应,奇香袭来,心中便有了判断,知晓者并非善类,借着指导满天星扎马步的动作,他拾起扔在地上的外袍,迅速将满天星的口鼻捂紧,悄声说道:“有妖气!”

     话才落音,淡香越发浓烈,香气所触之肌肤,就像被温暖的玉指所轻抚搬按摩般,令人精神倍觉舒缓。

     慕容白从没嗅闻过这样的味道,不过须臾功夫,随即感到脑瓜里紧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断开了,犹如放下心中巨石般松,脚筋阵阵绵软。

     估摸着自己必定中了蛊惑,在他两腿瘫软下来的时候,又借势把满天星推进湖泊里。

     落水前,满天星亦闻到了这股奇香,记得,在玉米田里遇到父亲时,他手下所带的几十个小仙女也曾有过这样的淡淡奇香。

     原以为是父亲来了,满天星赶紧把头浮于水面上,往向香气飘来的方向看去。

     却发现三两步之外的地方,站着四个素未谋面的半**子。

     至少在满天星眼里,她们跟半裸没区别,每个女子身上都穿着浅色系薄纱素衣,衣服只遮住了重要部位,却遮不住曼妙的身形,胸部突起的轮廓更是肉眼可见。

     最奇怪的是,奇香并非来自她们的身体,而是萦绕在周围的白雾。

     雾越来越浓烈,视野很快被就烟雾所阻挡。

     满天星再也看不到慕容白,而慕容白更看不到半米之外的湖泊。

     耳边只有不停在回荡的银铃声,随铃声越来越接近,慕容白更觉得身体里阵阵炽热,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灼热感,热到口舌发干,头冒细汗。

     又是几声铃响,只见身着粉色薄衣的巍女官首当其冲迈步到慕容白身边。

     她扶起慕容白,将他整张脸都揽入怀里,埋进玉峰之中,她娇嗔笑道:“这位小哥,为何见着我们就倒下了?让本官给您检查一下,看摔着哪里没有?”

     说着,巍女官便将手探入慕容白衣服里,纤纤玉指轻轻摩挲他的胸膛,摸到一侧朱砂,指尖上下几番抠揉。

     慕容白本来就燥热难忍,这一抠,更是弄得他心如火烧,浑身酥麻,不由得从嘴里吭出几声喘息。

     听到回应,巍女官面若桃花笑道:“敢情小哥如此敏|感,还在待字闺中吧,今天遇到咱们凌云女宫最好的采阳师,一会就能让你飞升直入天庭。当然,你家小兄弟也得有福同享。”

     不等慕容白回话,巍女官便给余下三个女官使去眼色,三人立刻扑进水里去打捞满天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