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还俗日常
    吴越从自己头顶上捻下一根头发,再吹以真气,头发顿时化作一条手指般粗细的麻绳,他将这绳子塞进满天星手里,说道:“这条是缚灵索,你现在资历尚浅不是慕容白的对手,若是心魔占去上风,将这绳子扔到他身上,绳索自然就能将他捆起。”

     满天星欣然接受,握着沉甸甸的绳索,顿时感觉任重而道远。

     吴越转身过来,对狐妖说:“小狐狸,难得你如此同人性,与别的小妖不一样,你重情义,懂感恩,今日你就入我门下,随我回天紫云山修行吧。你可愿意?”

     这出乎意料的惊喜,让狐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它看看慕容白,又看看吴越,僵直了好半天才弱弱地问道:“那我要是成了您的门徒,启不是成了慕容大仙的师弟?”

     “呵呵呵…确实是这样。”吴越很是高兴。

     “这……”狐妖不敢说不敢当,却又十分不好意思叫慕容白师兄。

     倒是慕容白很快就看出狐妖的顾虑来,他一把搂过狐妖笑道:“这是好事呀,狐师弟,你不是一直向往要跟在我身边么,现在你成为我的师弟,就算我们相隔万千里,也有割不断的师兄弟情宜,莫怕,好好跟着师傅修行,哪天我遇了难了,你一定要第一时间来救我啊。”

     连慕容白都这么说了,狐妖总算能安心接受吴越的提议。

     它向吴越行了一次又一次大礼,乖巧模样让吴越越看越顺眼,转念一想,总不能老叫它狐妖狐妖的,得取个名字,吴越让狐妖平身,站到自己身边来,对他郑重地说道:“既然有缘在这里结识相遇,我给你赐个名字,梨树,可以谐音黎,你就姓黎吧。此梨树不开花不结果,自身幽香招引萤火虫,字香,实在女孩子气,也来个谐音,通湘字。最后一字就取你的狐字,要去掉你的野性,所以也来谐音,取湖水的湖字,全名黎湘湖。”

     “黎湘湖在此谢谢师傅,我有名字啦!慕容师兄,我有名字了!”黎湘湖高兴得又耍出它的招牌招数来,又蹦又跳,脑子一热,还绕着梨树猛地转圈跑。等闹腾到力气消耗过半了,才乖乖站到吴越的身边,耷拉起毛绒绒的尖耳朵。

     “闹够了?”吴越质问道。

     “对不起,师傅,闹够了。”黎湘湖怯怯地回应:“自从有了人形,第一次有了人的名字,一时没控制好自己……”

     吴越点点头:“以后要好好学习,等你的野性消除了,自然不会有这种随便撒野的冲动了。现在,你就随我回去吧。”

     说完,吴越念起真言,烟雾瞬间从脚下奔腾而起,载着黎湘湖准备飞天而去,云朵才升离地面,吴越忽然想起件事,他转身又对慕容白说道:“你的外套与里袄子之间有一件七仙女所织造的软猬甲,平日封印心魔就靠它了,记住,无论何时都不要长时间脱下来。”

     “徒儿谨记,恭送师傅回紫云山。”慕容白说完,再三叩首,直到吴越带着黎湘湖消失在天边才直起身子。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好呢?”满天星不知何时又坐到梨树脚下。

     “先吃饱再想。”慕容白倒是很接地气,他五十年没吃过真正的食物,此刻已经开始饥肠辘辘,虽然饿,但也十分享受这种饥饿的感觉。

     距离梨树约三四米远的地方,还留了只黎湘湖叨来的雪兔,而坡底的梅树下,也躺着不少之前用梨树叶射击下来的野鸟。

     慕容白不等满天星回应,唰唰两下便撒腿跑向坡底跑去。

     五十年了,这种脚底实实在在地踩着泥土的感觉,这种放飞的心情比遨游天空还更让他觉得痛快。

     吴越师傅也说了,会为他保留最后一层功力,慕容白一边跑一边轻轻碎念口诀,只见他脚步越来越快,就像鞋底安着滑轮似地,不费多大功夫,便将梅树下所有的野鸟都捡了回来。

     回到梨树下,慕容白用梨木剑剖去雪兔和野鸟的内脏,脱去它们的皮毛,再用梨枝串起,准备烤着吃。

     满天星已经不记得上一餐是什么时候吃的了,虽然饿,但还没至于饿到想要马上吃东西的程度,现在的他,还不明白体内那个燥动的灵魂对他的影响,只知道不吃东西也不饿很能节约时间和金钱是件好事。

     不过话说回来,慕容白都忙前忙后的跑动,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呆坐树脚。

     于是满天星爬到梨树中部,折下两根带枝桠的粗梨枝,然后用梨木剑削尖这两根枝桠根部,作为烧烤架的支撑部分,他将尖头深深戳进泥土里。

     再将慕容白串好的雪兔和野鸟枝杆横架在两根带叉的树枝上。

     接着满天星还要寻找助燃用的干燥物,这东梨坡只有梨树一棵,坡底的梅树更不用考虑了,早被雨水淋得透心凉。

     放眼望去,也只能去更远的山头去找助燃物。

     满天星记得,最好的助燃物是带松脂的松树,而且老松树的树叉正下方往往会寄生不少绒毛状的植物,于是他问慕容白:“哪里有针叶松?树越老越好生火。”

     慕容白把目光投向西北方,也就是梅林小径的尽头处,说:“沿底下的小路,一直走到尽头的拐角,就能看到四排岭了,虽然四排岭不高,我记得那是有几棵迎客松,至于够不够老,恐怕得你亲自过去看看才能知道。”

     满天星顺着慕容白所看方向望去,心里估算了一下,以现在的体力还是能走得动的。

     慕容白还想替满天星念个加速咒,但考虑到现在是凡身肉体,不敢随意消耗内功,只得嘱咐满天星要注意安全。

     在满天星离开这段时间,慕容白也开始到附近捡拾干燥的柴火。

     时间流逝飞快,两个人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才摆弄好生火用的东西,这时候的慕容白已经又累又饿,疲惫得坐下来之后,根本就不想再站着了,要不是有满天星在,他真想直接躺倒在梨树下,好好睡上一觉。

     “果然做人好累。”慕容白笑着把这句话说出口,惹得满天星直摇头。

     “你再过几天这样的生活,就不会这么说了。”满天星嘲笑起来:“来来来,既然这么享受,你来生火。”

     “话可别这么说呀,我这不是难得高兴嘛。累也喜欢,有活着的感觉。”慕容白不笑了,但心里还是觉得开心得爽飞。

     不过现在满天星要他生火,可就难为他了。

     灵体已经变成实实在在的肉身,内功当然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可以引发地热,更不能直接从掌中喷出火来,他是木系属相,可以生花长叶,不能生火。

     况且这也不是炼丹,能发动三昧真火,三昧真火却不能将动物肉烤熟。

     就在慕容白沉默之际,满天星抢过话来:“就你现在这凡夫俗子的样子,没有我办不成大事,挪一边去,让我来。”

     “哟嚯,臭小子,看到我变成真人,你胆子也开始肥啦,要不要比试比试剑术?”慕容白对满天星嗤之以鼻。

     “比剑术我可不敢,你厉害行了吧。”满天星懒得跟他争,说完话,便回到梨树下,拾起扔在地上沾满了泥巴的棒球外套,将内夹层与外套重新套在一起后,他重新将外套穿上了。

     接着,他从衣袋里取出个打火机拿到慕容白面前晃了晃,贼笑起来:“慕容哥哥,我也有法宝的哈!今儿就让你开开眼界,这可是我从我的世界那边带过来的宝物。”

     话毕,满天星咔咔地按下打火机。

     火苗“啪”地应声冒出。

     果真把慕容白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