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隋安翻出薄宴的号码,看了半天也没有拨出去,那种想要立刻给他打电话的冲动,被她压抑再压抑,人家给扔块骨头,她就真把自己当成了哈巴狗了吗?

     隋安刚要暗灭手机,那个号码却突然在眼前跳了起来,隋安吓了一跳,正是薄宴打过来的。

     隋安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酒精的作用,使她心跳更快,她接通电话,“薄,薄先生……”

     “在哪?”薄宴语气败坏。

     “在公寓。”隋安低声回答,薄宴说,“你又跑回去干什么,你那么小的地方也能住人?你知不知道我还没吃晚饭?你现在是个连工作都没有的女人,你就不能在家乖乖把饭做好等我回来?”

     薄宴一口气骂完,隋安惊讶地看了看手机,确定这个人是薄宴没错,才说,“薄先生,您干嘛奚落一个刚丢了工作的女人?”

     她显然没抓住重点,薄宴说,“你在家好好做饭,我过去吃。”

     薄宴说完就挂了电话,隋安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薄宴要过来吃饭?平日总做给他吃,也没见他说过一次好,现在又大老远的过来蹭饭。

     隋安喝了一杯苹果醋,脑子清醒许多,立即穿外套下楼去小区里的超市买了蔬菜,隋安怕薄宴过来后等太久会发飙,简单地炒了两样,做了汤,虽然看起来简陋些,可一个人吃还是绰绰有余。

     薄宴很快就到了门口,在玄关换了鞋,隋安献殷勤地帮他脱掉大衣,还跑到厨房倒了杯热水递给薄宴,“薄先生,请用。”

     他脸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看,他瞥了一眼隋安,嫌弃地现站在原地没动,“一屋子酒味。”

     隋安脸颊有些红,忙跑到客厅拉开窗帘打开窗子,又把茶几上的酒瓶都收拾下去,“你坐一下,饭马上好。”

     狭小的餐厅内,隋安把餐具摆好,薄宴才走过来,他们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薄宴爱吃什么她大概了解一些,所以今天做的都是他爱吃的。

     薄宴眼里依然没有流露出任何好恶的神色,他端正地坐在对面,十分斯文地尝着菜,隋安给他盛了碗汤,他也全喝了。

     没有说不好吃,那应该就是好吃的意思,隋安见薄宴心情似乎尚可,才说道,“薄先生,下午开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谢谢你。”

     “恩。”他轻轻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薄先生,为什么帮我?”尽管在心里已经问了几百遍,可隋安问出口时还是屏住了呼吸,相当困难,“听说薄老先生并不喜欢您和我在一起。”隋安手指交缠,有些紧张。

     良久的沉默使隋安有些尴尬,隋安以为她又拔了老虎须子,正担心地想要说些什么把话圆回来,薄宴却突然放下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你不是想让我对你好点?”

     他讲得很认真。极其认真。

     隋安愣了一下,她让他对她好点,他就真的对她好了?

     因为对方是薄宴,所以这话听起来别提多别扭,以隋安现在的心情,她也没有想太多,她反而想要进一步,“如果,如果您想对我好点,不如……”隋安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她始终没胆子说出来。

     “你想说什么?”

     隋安深吸一口气,“薄先生,我们的关系是不是要适可而止?”她说完,心脏已经跳到嗓子眼。

     果然,这话成功地激怒了薄宴,他立刻冷了脸色,攫住她,“我们什么关系?”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有点吓人。

     隋安噤声,他冷声,“说――”

     隋安垂头,面色发红,声音低得快吐不出来,“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

     “知道就好。”薄宴站起身,踢开椅子。他满足她的物质,她满足他的*,他们之间应该是很和谐的交易关系,薄宴认为这是公平的,作为被消费的一方,隋安凭什么要求提前中止?有买就要卖,这是市场规则,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隋安攥紧手心,羞耻感正在吞噬她的正确判断,她猛然站起身,“薄宴,你把我当成什么?”

     薄宴没想到她还会反驳,平时不太有脑子的隋安在他面前还算听话,今天她很激动,当然薄宴也能够理解一个在事业上刚刚受到沉重打击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所以薄宴没有打算跟她争执。

     但隋安却像一个受伤的动物,暴跳如雷,“我知道我隋安在你们薄家人眼里就是不值一提,肮脏不堪的女人,你想踩死我甚至不用亲自抬脚,可我也是个人,我是个人啊!”

     薄宴停住脚步,背对着她,隋安说,“我拿了鸭子的名片不代表我就会去找鸭子,你凭什么那样对我?在香港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我被雨淋得像条狗,我只能求助你,你却说不管我就不管我。”

     “我承认我财迷心窍,我不该曝光你的私事,可我朋友手都断了一只,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折磨我?”

     “我现在得不到正常的感情生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被你包养,我的事业也被你们毁了,我的家支离破碎,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你们难道还不满意?”

     薄宴转身,目光如炬,“我不是在帮你?”

     隋安冷笑,“你是可怜我吗?我落成这一步难道不是拜你所赐?为什么你们兄弟两个非要跟我纠缠不休?”

     “我不知道你和薄誉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恩怨,但我不傻,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你利用的工具,这个工具用完了你就会扔掉,可是薄誉他是个精神病,他今天能把我从这个位置上推下来,明天就能把我弄成和季妍一样,我是人,我是人,我会害怕。”

     薄宴走过来攥住她的肩膀,“你在胡说什么?”

     “薄先生,求你们放过我吧。”隋安哭了,她这个不会哭的女金刚,突然脆弱得可怜。

     “我说过,你只要和我在一起,他不敢对你那样。”薄宴试图抱住她的肩膀,但她抖得厉害。

     “不,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他的恨就会越多。”隋安看着他,“而且我们早晚会分开,不是吗?”她不得不为她以后的路着想。

     “你连讨好男人都不会吗?讨好我,留住我,或许,我愿意养你一辈子。”这么简单的道理,她居然不懂?

     隋安的确不懂这种逻辑,她一个人惯了,她自由自在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什么是刻意讨好,而且是讨好一个男人,她的骄傲呢?她的自尊呢?

     如果有一个男人想养她,她希望那是因为爱情。如果只是包养,那她,拒绝。

     愿意养你一辈子,这样动情的话,薄宴还是很少能说出来的,可是隋安的反应,似乎很冷淡。

     薄宴摇晃她的肩膀,“你什么意思?”

     “我想要和你,和平分手。”隋安斩钉截铁,她觉得一切都是她和薄宴的关系造成的,只要离开薄宴,薄誉就会适可而止。

     “不可能。”薄宴神色冰冷。

     “你为什么不放手,利用我激起你弟弟的愤怒?你还没玩够?”

     薄宴沉默,他的初心的确如此,可是最近他发现他对她的感觉不一样了,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大概是因为上习惯了,还没上够。

     薄宴忽然发现,隋安这个女人,作得厉害。

     薄宴伸出手臂环住她,她却条件反射地躲了一下,薄宴着实恼了,蹬鼻子上脸是吧?他发狠地箍紧她的身子,封住她的唇,她痛苦地哼了一声,薄宴只把这声音当成她回应他的情话,将她整个人抱起往卧室里走。

     他把她压在床上的那一刻,隋安眼泪流了出来。

     “不要触及我的底线。”薄宴警告她。

     隋安偏头不去看他,泪水顺着眼角穿过发丝流淌到软绵绵的被子上,不再说话。

     “看着我,”薄宴用力掰过她的头,随即看到她眼里的愤怒,但他不在意,他沉下身子吻她,她猛烈地推他,可生命就是这么不公平,上帝赐予男人力量,赐予女人的是柔软,力量上的悬殊让隋安毫无反击余地,在进入她的那一刻,薄宴捏住她的双手,命令她,“迎合我。”

     但隋安不能够。

     隋安绷着身子推他,“薄宴,你精神病,你全家都精神病。”

     这是隋安反抗最激烈的一次,这也是薄宴做得最累的一次。

     他说,“我可以容忍你一次,绝对不能有第二次,想要走,等我上够了再说。”

     隋安哭着喊疼,她喊得越大声,薄宴就越狠。

     薄宴忘了,对女人身体无休止的贪恋,是出于心底深处正在萌动的喜欢。

     渐渐地,他放慢了速度,让她喘匀气息,惩罚之后,他也有柔情,他也不想每次做都搞得跟杀猪现场一样。

     事后他握着隋安的腰,将她绢在怀里,沉沉地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隋安先醒了,半个身子还被他压得发麻,她动了动,从床头拿出一支烟,薄宴翻了个身,她讽刺地问,“薄先生,玩弄一个女人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薄宴皱紧眉头,她打开火,“抽吗?”

     她转动腰身,把烟送到薄宴嘴里,他伸出手指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理会这个女人的崩溃情绪,“下周我去美国,想要什么,我买给你。”

     隋安唇角咧开一个苍白的笑,“谢谢薄先生,您买什么我都喜欢。”

     她觉得自己真成了一条小狗一样,竭尽所能地讨主人欢心。

     他转过头,在她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疼得险些晕过去。

     吴二妮想踩扁隋安,可隋安就是踩不扁的弹簧,踩不好,没准回弹时还会让你狠狠地疼一把。

     隋安想,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把这个女人也拖下水。

     隋安被解除了sec的工作,回到所里,恰好遇到程善。

     隋安一上楼,就听见吴二妮的十分具有辨识度的声音,“程总,您到底还哪不满意,您倒是直说啊。”

     隋安听见是程善,迈出电梯的腿往回缩一缩,正要躲进电梯里,可惜程善和吴二妮已经走出来了。

     程善逮到隋安很高兴,“这不是隋小姐吗,见到我怎么还想躲回去?”

     隋安尴尬,吴二妮就说,“隋安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快给程总赔礼。”

     隋安看了看程善,这老家伙一定没忘那天晚上在会所里发生的事,还想玩儿她一把,她赔笑着,“程总这是干嘛,我怎么会躲您,您可是我的财神爷。”

     说了这么一句,隋安都快把自己恶心死了,可是吴二妮都得捧着的人,她怎么好不给面子。

     “隋小姐很会喝酒啊?”程善突然笑眯眯地盯着隋安,吴二妮立马献殷勤,“程总,改天让隋安再陪您好好喝,不醉不归。”

     靠,又把她卖了,程善乐了,喜笑颜开,“好好好,上次的会所,同一包房,隋小姐务必要到场。”

     隋安抱着手臂气得半死,吴二妮把程善推上电梯,回来时见隋安已经在收拾东西。

     隋安没有项目在身,也没必要守在所里,而且她这次出了这么大的差错,所里的处分还没下来,她也不好总在公司里晃。

     吴二妮说,“有我在,不会让你丢了工作,而且所里培养你这么多年,集团的领导们对你还是会从轻发落。”

     隋安冷笑没有抬头,吴二妮又说,“程善的事情你如果能接下来,我一定跟集团好好说说,到时你也算立功,集团有了台阶下,就能把你留下。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就算吴二妮求着她留下来她都不会留,隋安想不透这女人,难道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守着一份工作守到死?

     “项目是你的,你处理不明白是你自己的事,休想把我拉下水。”

     她说得难听,吴二妮也火了,刚受完程善的气,还要受手下的气,吴二妮把手机往桌上一拍,“别把自己择的那么干净,要不是签合同时你得罪了他,他怎么会找我麻烦?”

     “他这样的人,你捧着他他也会把你踩在脚下,还不如得罪了。”

     “隋安,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敢挑三拣四,如果程善的项目你不接,你今后都不会有项目。”

     隋安冷静地看着她,“吴二妮,这还不是拜你所赐?”

     吴二妮被哽住,“隋安,你要是去了,那十万块钱奖金我立刻批准。”

     靠,这个不要脸的小婊砸,隋安把一本书狠狠地砸进了箱子里,“你说话算话?”

     “没错。”

     本来就是她的钱她凭什么不要,这笔钱是吴二妮直接审批,她要是不松口隋安是拿不到的。

     “我怎么相信你?”

     “申请拿来,我这就签字,交给前台,你要是晚上人来了,前台就交给财务,钱立马打给你。”

     “成交。”

     隋安捧着箱子往外走,她要让这个女人后悔惹了她,拿了这笔钱,她不想做这个工作了,等薄宴去美国,她正好趁机离开这个城市。

     shirley叫住她,“别想耍小聪明,今晚你要是不把程总摆平,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隋安冷笑,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