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隋安自问自己前二十年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更没造过什么孽,怎么就会惹上了这对兄弟?

     隋安没敢把事情跟钟剑宏说,可憋在心里着实难受。

     那天,薄宴问她,“一个月一百万,怎么样?”

     隋安想一杯酒都泼到他脸上,薄宴在做什么,他在撬自己亲弟弟的女朋友吗?

     “二百万。”

     他继续报着数,神色冷冽地落在隋安脸上,隋安此刻已经全然忘记薄宴在用钱侮辱她人格的事情,她满脑子都是这对兄弟之间的隐情。

     见她丝毫不为所动,薄宴继续,“三百万。”

     她枯坐在那里,脸上浮起了惨淡笑意,有钱人脑子都被粪给炸过吗?真特么肮脏。

     “再往上,你不值。”他戏谑地看着她,相当自信地给她这件纯国产美女标了价。

     隋安浅笑,“薄先生,我不卖。”

     “五百万,别得寸进尺。”薄宴没了耐心。

     “薄先生,你把你整个身家都给我我也不卖。”隋安起身,“在我眼里你也不配我卖。”

     隋安帅气说完,真想给自己默默点个赞,可身后,薄宴的脸色黑了下来。

     “你朋友的手现在怎么样了?”薄宴点燃了一支烟。

     隋安微微一愣,看来他还是想起了她是谁,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想威胁她喽,隋安眼角勾起微笑,“薄先生一向喜欢自己弟弟用过的女人?”

     她语气尖锐,他脸色不好,起身逼向她,“注意你的言辞。”

     隋安心砰砰地跳,她身后是巨大的落地窗,顶层的视角总有些慎人,到底薄宴什么也没对她做,沉默的威吓已经让隋安吃不消了。

     第二天,隋安回到s,开项目启动大会,隋安在s打拼三年,或许其他的都不值一提,单单人缘好这一点,就收获不少人心,凡是跟过她项目的同事都赞不绝口,因为隋安是个专业素养很好,办事又干脆利落,人也好相处,只要工作到位,其他的她都不太计较。

     按照公司惯例,每次项目组要进公司之前,项目经理都会召集组员开一次正式的项目启动大会,内容主要是将被审计单位内部控制、财务制度等基础性资料下发,并在这基础上进行分析讲解,目的是务必让项目组所有成员对公司有一定的了解。

     会议室里,助理把压缩包发到群里,大家纷纷下载,隋安便从头开始讲,直到中午,吴二妮敲门进来。

     “隋经理,会议进行的怎么样了?”

     突然被打断,隋安心里已经很不高兴了,吴二妮却又说,“我们组也要开会,是不是能把会议室先让给我们?”

     隋安转了转笔,合上笔记本,“吴经理,我们至少还需要一个下午,不太方便。”

     吴二妮抱着手臂倚在门口,“但我们也需要会议室,这个下午先让给我,明天你再找时间,你看好吗?”

     隋安扔下笔,靠在转椅里,“您知道的,这次sec的项目对我们所有多重要,我认为作为项目负责人,我有必要在大家进sec前把注意事项多说一说,您觉得呢?”

     shirley耸耸肩走进来,“隋经理,sec你自然是要多费心,可我这里陈总的项目也不容忽视啊。”

     隋安转动转椅,浅笑起身,“吴经理,如果没记错,您和秘书约的是明天开会,而且陈总那边的项目是下周才进公司,我们可是明天就要进sec了。”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shirley有些尴尬,“这么说,你不打算让了?”

     隋安也耸肩,“不好意思,我得对sec以及我的项目负责。”

     shirley深吸一口气,明显是怒了,隋安倒是不怕她发火,毕竟那样做只会让她自己更难堪。

     这时候旁边的助理小黄起身倒了杯水,“shirley姐,您喝杯水。”

     小黄是个机灵的人,一杯水缓和了僵硬的气氛,吴二妮笑了笑,“隋经理对这次sec的项目这么没有把握吗?”她又开始阴阳怪气,“对于隋经理而言像sec这样的大项目,经验不足而没有底气也是有可能的,会议室你们先用吧,如果有什么特殊需求,可以随时跟我提,我尽量满足你们。”

     隋安在心里冷笑,“吴经理这话什么意思?”

     shirley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当然是为咱们项目组好,毕竟你要是搞砸了,我也要一起担责任,我可是你上司。”

     擦,她这话里如果细分析可是有好几层意思,第一层就是你能力不行,搞砸了也很正常,第二层,我已经全力配合你,搞砸了就是你的事,我还得跟你担责任,第三层,你别特么忘了我是你上司。

     隋安算是领教了,隋安笑,“想必吴经理有sec这种客户的经验,来,大家鼓掌,让吴经理给咱们谈谈,我们也好学习学习。”

     助理们非常配合地鼓掌,吴二妮神色变了又变,隋安继续说,“shirley姐既然这么有经验,就把经验跟我们分享一下吧?”不然显得多小气?

     隋安太了解吴二妮,她虽然在这个行业干了十年,但早就不做业务了,专业能力丢到一边,现在哪还能说出什么有见解性的分析。

     “shirley姐,shirley姐——”大家越热情,吴二妮脸色越发不好。

     最终吴二妮还是笑了笑,“我的组还在等着我呢,哪有时间跟你们闹,有什么问题,还是让隋经理给你们解决吧。”

     “shirley姐不够意思啊。”大家起哄。

     吴二妮装听不见闪人走了。

     会议室里一时间无比热闹,大家闹哄哄说了一会儿,隋安才慢悠悠地又打开笔记本,拍了拍手,“刚才讲到哪了?”

     “内部控制的关注点。”小黄抢先说。

     隋安看了看她,“我说小黄,你看起来怎么好像很兴奋?”

     “那是自然,跟着老大很有面啊。”小黄得意地笑。

     隋安看了看大家,“在座的除了小黄是今年新入职的,大部分都是老人,也都跟过我的项目,都应该了解我的特点,我其实是一个低调的人。”说到这里,大家都忍不住乐,隋安接着说,“小黄,去附近的饭店订个餐位,中午请大家吃饭。”

     “好嘞!”小黄拿起手机,冲了出去。

     隋安跟吴二妮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在按照公司制度,所有员工的工资除了奖金之外都是集团统一发放,工作成果也是由集团直接审核,吴二妮虽然是她上级,但能管着她的地方不太多。

     会开到十二点就暂停了,隋安领着大家去吃饭,早早地回来,坐在会议室里喝茶,只听门外一位大妈大声喊道,“吴二妮,谁叫吴二妮?”

     shirley脸色不太好,吴二妮这个名字是她的怒点,可她走出办公室看到大妈手里捧着的一束白色百合,就没说什么。

     “呦,shirley姐又收到花了,真漂亮。”同事们开始起哄,纷纷羡慕地看着吴二妮。

     “白百合呢,好清新的香味。”同事捂着嘴做羡慕状,“shirley姐就是好命,交的男朋友都这么多金又浪漫。”

     这些话对于吴二妮来说很受用,她唇角抿着笑,却故作冷淡,“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连我喜欢玫瑰花都不知道,送什么百合啊?”

     如果虚荣、做作、矫情这几个粉碎性的特点集中在同一个女人身上,那么毋庸置疑,这个人就是吴二妮,这种动物世界上再有第二个都是稀奇。

     果然,同事们都不说话了。

     大妈递给吴二妮一张单子,“签字吧。”

     大妈态度不算好,吴二妮如果心里不高兴以她的脾气早就炸了,可见她心里其实还是开心的,吴二妮看了看大妈,把字签了。

     “拿着吧。”大妈塞给她一个巴掌大的纸盒,上面还贴着京/东二字。大家这才注意到大妈怀里其实还抱着两个小盒子呢,只不过那束花太过显眼了,完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吴二妮愣了愣,大妈又大声喊道,“黄琪,谁叫黄琪?”

     小黄噌地一下站起,跑了出去,“是我啊。”

     “花。”大妈把花塞到小黄怀里,小黄人长的娇小,抱着那一大束花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挡住了。

     “在这上面签字。”大妈说。

     一旁的吴二妮脸变成了猪肝色,隋安觉得此时的吴二妮那张脸应该打上马赛克,简直太影响画满的美观了。

     小黄略微尴尬,“shirley姐,要不您……”

     吴二妮转身就走了,高跟鞋当当地响,小黄心惊肉跳地回头看隋安,“姐,我好像闯了大祸。”

     隋安耸耸肩,“你自求多福吧。”

     果然,吴二妮的报复来得很快,下班时,小黄收拾东西都要开溜了,吴二妮来到办公室,“隋经理,sec以前年度的报告财务部门不知怎么居然发到我邮箱,你看看,什么时候拷贝一份?”

     隋安说,“用□□传给我就行。”

     “哦,我的网线断了,传不了。”吴二妮笑了笑,她看了看表,回头看黄琪,“小黄怎么收拾的这么快?还差五分钟才下班。”

     小黄手一顿,“啊哈,shirley姐,这不是明天就进sec,我提前收拾收拾。”

     “所以,这就是你占用工作时间的理由?”吴二妮抱住手臂,十分强势。

     “不,不是。”小黄吐吐舌头,这种时候就是怎么说也不会对。

     “我看报告不需要传了,反正也是要打印出来的,小黄你辛苦一下吧,帮你们隋经理多干点活。”

     小黄愣了,那报告如果没猜错大概应该有五年的,每个人伍份,一共十四个人,小黄突然觉得自己不会做二十以内的乘法了,谁能告诉她十四乘以五等于多少?

     小黄向隋安抛出一个求助的眼神,隋安摊开手,表示没办法。

     小黄苦瓜脸,继续求救,隋安只好叹气,毕竟小黄现在是她们组的,她才是组长,吴二妮总是插手她们组的事,不合理。

     隋安说,“小黄,你拿着优盘去考下来,传给大家,大家自己都动手打印自己的,我们是同一组的,要有团队合作精神。”

     吴二妮悻悻地,“隋经理还真是会做人。”

     隋安笑,“还不都是跟吴经理学习的?”

     吴二妮轻蔑地看了隋安一眼,指挥小黄,“你们隋经理都发话了,还不快去把文件拷贝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