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医生拔针,薄宴把她裤子提上,不再理她,问医生开了云南白药,就带着隋安走了出去。

     隋安哀怨的小眼神在薄宴那里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着急去赶到x市的最后一班长途客车,半路上去,不用实名制买票,在薄宴眼里这样更稳妥。

     车里只有几个人,隋安独自占据了最后整整一排,薄宴把云南白药拿出来,把她的脚放到膝盖上,动作绝对不能用温柔二字来形容。

     薄宴给她认真地检查一下,云南白药喷了几下,“不是很严重,两天就能好。”

     他拿湿巾把手擦干净,收拾好东西就闭上眼睛睡了,隋安也早就支撑不住,打了个哈欠靠在座椅上,两个人一直睡到终点。

     他们找了一家不算高档次但设施完备看起来很舒服的小旅馆,不用身份证的那种。

     进了房间,隋安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脱光,冲进浴室。

     薄宴随后跟进来,隋安吓了一跳,“你不会想对我……?”

     薄宴沉眸把她推到花洒下在她身上腻歪了一会儿,就停了手,“残疾人我还是会特殊照顾的。”

     嘴上犯贱,可动作却异常地温柔,他抓着隋安的手,以防她不甚滑倒,隋安真觉得她是被梦魇着了,十分有醒不过来的趋势。

     薄宴冲干净就扶着她出去,叫客房把他们的衣服拿去清洗,还特别叫人送了一包姨妈巾。

     薄宴莫名其妙的细心,足以让隋安目瞪口呆。

     狼不吃肉了,还一言不发地对你好了,这种感觉有点奇妙。

     小宾馆开着电暖气,被窝里也不那么冰冰凉凉,薄宴像一个发热体,熨帖着她的皮肤,隋安很快就睡沉了。

     服务员送来两个冰袋和一瓶红花油,二十四小时内冰敷,二十四小时后热敷,薄宴算算时间,把冰袋丢在门口,走到床边把红药油倒在手心里,开始给隋安搓脚。

     隋安吃痛,微微皱眉,翻了个身,腿一伸,踢在了薄宴腹肌上。

     薄宴皱眉伸手抓住,又把脚拽了回来,手上的动作一点没松懈,十分钟的疗程,薄宴生生按摩了一个小时,皮肤和皮肤之间的快速摩擦,使他手心火燎燎地烧疼了起来。

     看着蒙头大睡的隋安,薄宴也开始犯困,连手都没洗,抱着她的脚后跟栽进软软的被子里,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薄宴正在接电话,隋安窝在被子里听了听,大概是说他们的车被拖了回来,已经开到酒店的停车场里。

     屋子里充斥着浓烈的红花油的味道,隋安动了动脚,脚踝处通红一片,仔细一看,已经神奇地消肿了。

     什么情况?

     隋安眨着眼睛看薄宴,薄宴挂了电话,走到床边拨了拨她的发丝,眼神里充满诡异的宠溺,没错,是宠溺,“起床,带你吃东西去。”

     往往能让女人心动的,不是做多少次,而是不经意间的动作和眼神,让人心跳加速,辗转反侧。

     隋安心口就那么跳了一下,眼前的薄宴突然好像会发光一样,隋安讷讷地盯着他,“薄先生,你给我揉脚了?”

     薄宴看了看她,神色更加诡异,“叫了专业的医师。”

     隋安撇撇嘴,“早该想到,您那双可是贵不可言的金手。”怎么会伺候她的脚?

     这个时候薄宴已经在穿衬衫,“想吃什么?”

     隋安清了请干哑的喉咙,因为刚睡醒,身体很乏力,“没什么食欲。”

     薄宴对着镜子系衬衫扣子,“但是我很饿。”

     “那,吃牛排去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隋安开始善于揣测他的喜好,他不喜欢的,隋安一般不会提,典型的狗腿子。

     “还是吃当地特色菜吧。”薄宴系好扣子转头看她。

     薄宴把服务员送进来的新衣服扔给隋安,“给你一分钟。”

     隋安睡得像个卷毛狗,头发乱成了草窝,赶紧爬起来,站在镜子前抓了抓,根本拯救不了,薄宴在她身后,“还有十秒。”

     隋安扯了件外套和帽子,“好了好了,就这样走吧。”

     只要薄宴不觉得带出去丢人,她倒也无所谓,走在大街上,谁认识谁?

     因为不知道吃什么,隋安在电梯里翻着app上的卖家,附近还真有几家好评如潮的特色老店。

     薄宴暼了一眼她,“想好吃什么了吗?”

     “这附近有几家,都非常不错,不知道薄先生的想法?”

     薄宴拿过她手机,在屏幕上翻了翻,然后递给她,“就这一家吧。”

     隋安立刻点了定位地图,显示只有八百米的距离,走着过去就很好。

     出了酒店,薄宴走得其实不算快,可那两条大长腿随便走一走在隋安这里就是超速,为了配合薄宴的步伐,隋安总是得走两步小跑一步,大冬天的,气喘吁吁。

     隋安正要求他慢点,然而薄宴已经回头说,“天气不错,我们慢点走。”

     “嗯是啊,天气是不错。”你看大晚上的还阳光明媚呢,隋安撇撇嘴,薄宴这个家伙,明明照顾她的,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隋安正低着头研究路线,突然一辆摩托车冲上人行道,隋安没有注意,摩托车上的年轻男子操着一口标准的地方口音,“快让开,快让开。”

     隋安再去让已经来不及,惊慌失措,薄宴从前面把她拽住,拉了一把,她跌到他怀里,摩托车擦着她肩膀呼啸而过。

     隋安腿都吓软了,脚踝疼得她脸色渐渐发白。

     “有没有事?”薄宴急切地扳过她肩膀,看她神色惊慌,皱眉打量她肩膀,“疼不疼?”

     隋安摇头,“没碰到我。”可眼睛却紧紧盯着薄宴的神色,她看到了他的紧张,她没近视吧?

     “以后跟在我后面。”薄宴紧紧抓住她手腕。

     这句话就像大哥对小弟说,以后我罩着你一样带感,像男人对女人说以后我养你一样蛊惑,隋安立刻平静了,狗腿子心理泛滥成灾。

     薄宴把走在他外面的二货女人拉到右手边,右边这里,是被保护的位置。

     到了餐厅,隋安可是丝毫不客气,特色菜都点了个遍,如果不是薄宴不主张浪费,她可能还要再继续点。

     薄宴淡淡地看着隋安,对她的小市民习气不置一言。

     等她点完了,“隋安,今天你结账。”

     隋安差点把嘴里的果汁喷出来,“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薄宴神色平静。

     “为什么要我结账?”他都这么有钱了,这么没人性了,还要加上这么吝啬,那他就真的没法救了。

     “给你一个跟我平等相处的机会。”薄宴依然平静,“你不是不高兴被包养?你就当是包养我一天。”

     “噗。”隋安这次是真的呛到了。

     薄宴依然依然很平静地抽出一张纸巾,“隋安,你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什么?”他身子微微前倾,紧紧攫住她,“我们处在两个阶梯平面,两个空间,你明白吗?”

     隋安心口突然一跳,他究竟想说什么?

     “隋安,现在我想拉你上来。”薄宴抬手,纸巾轻轻拂过她唇畔。拉上来是拉上来,但绝不是平起平坐。

     他眼里的柔情如水波一样流淌过隋安的心尖,隋安心跳加速,埋头吸了一口饮料,“薄先生,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我知道你听懂了。”

     隋安略紧张地笑,整理好表情才抬头,“您不就是为了逃单?至于搞得这么深刻吗?没想到薄先生你竟然是这种人。”

     薄宴眼底的寒气渐渐又浮了上来,她居然不乐意?

     但薄宴不想破坏气氛,所以一顿饭下来,他们还算相处得不错。

     结账时薄宴一副老子没钱我不管的表情,还指挥隋安,“微信付款能省三十元,某某网银支付还能打九折。”他表情不骗人地认真,平时连手机都不玩的薄宴居然什么都知道,薄宴说,“sec也开发过不少app。”

     隋安内心各种不痛快。

     结果,这顿饭刷了隋安网银一千多毛爷爷,原来以为是平价小店,结果好多菜都是天价,点菜之前,请看好单位,泪奔。

     薄宴效率很高,一天之内把需要的东西又重新采购,第二天就上路,隋安虽然会开车,但一路上薄宴都没有喊累,隋安又不是那么精神病的人,不会没事找事给自己干,乐呵呵地坐在副驾驶。

     薄宴不说话,隋安只能自娱自乐,听了会电台觉得没意思,就去翻薄宴车里的cd,结果她傻眼了,居然全都是莫扎特、贝多芬的钢琴曲,隋安最受不了这些,装什么有文化啊,当然,薄宴从某些方面,的确显得比她有文化。

     “把东西放下。”薄宴加速超了一辆红色宝马。

     隋安撇撇嘴,这东西给她她都不会要好吗?别说是莫扎特,就现在谁还听cd呀,薄宴还当宝贝似的,真是够了。

     隋安又去拿另一盒cd,薄宴立即说,“那个也别动。”

     隋安手僵着,可cd盒已经抽出来了,哗啦一声掉了下去,薄宴一脚踹上刹车,车子猛得停在了高速公路中央,方向盘有点歪,车子从一百五的速度瞬间降到零,安全带也不太管用,隋安的头磕到车门角上,顿时吓傻了。

     “放回去。”薄宴投给了她一记警告的眼神。

     隋安无辜地揉着额头,这位薄先生确定带她出来不是为了谋杀她?

     “我拿出来想给您擦擦灰而已,薄先生您怎么就生气了呢?”隋安尴尬地捡起cd,薄宴的那点脾气,她早就摸透了,吃软不吃硬,就像现在,她要是抵赖到底,他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我的车有专人收拾。”薄宴把cd盒重新放好,又说,“这里面的音乐你听不懂,以后少碰。”

     贝多芬她也是从小学过的好吗,有什么听不懂的?不就是那个被打了一耳光而失聪的少年?卧槽,被打了失聪的好像是爱迪生,那贝多芬又是怎么聋的?

     可鉴于此时车子还危危险险地停在高速公路中间,实在太危险,隋安只能把话烂在肚子里,“我不碰就是了。”

     薄宴这才重新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隋安瞄了一眼那盘cd,不再说话。

     三天后,他们到了一个小镇,和往常下了车就直奔酒店的感觉不一样,薄宴在小镇里缓缓地开,虽然还是冬天,可小镇没有那么冷,一条裤子一件大衣就很温暖,刚下过雨,空气里弥漫着湿气和泥土的香气。

     隋安上网搜索着小镇上的宾馆、饭馆以及所有能消费的地方,只可惜小镇太古老,民风太朴素,没有什么太奢侈的地方,想必来这里的游客,大多都在关注这里的自然风光。

     “前面小路左拐有一家泰来客栈,右拐有一家客家旅馆。”隋安一边搜索一边给薄宴解说。

     “前面一直走是什么地方?”薄宴问。

     “是河。”

     隋安以为薄宴不满意这两家旅馆,想找一家更好一点的,类似名字里带有星级的最好,伪三星也行啊,因为这位贵客难伺候得紧,她低头继续找,薄宴却一脚油门开出去,一直往前。

     “我们这是要去哪?”隋安惊讶,“前面那条河两边都是居民住宅,没有可以供我们住的地方。”不要这么任性好不好?

     小路很窄,好在路上车少人少,车子很快冲到河边,毫不迟疑地右转,看上去薄宴是有备而来,不像是没有目的的寻找。

     隋安不再说话,河边风景太好,舍不得移开眼球。

     车子停在河边的一栋民房前,薄宴下车敲门,黑色的木门,上面贴着去年过年贴上去的红色福字和对联,对联上沾了整年的灰尘和潮湿,门角上爬满了墨绿色的青苔,古朴和破旧中显出别样韵味,这是在现代化塑钢水泥构架的城市里看不到的,这里好像行走在上个世纪末的尾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这样的院子,能想象得到,关在门里的应该是一口水井,一张石桌,对弈的老人,弹溜溜的孩子,织毛衣的女人,吸烟的男人。

     开门的是麻花辫少女,见到薄宴惊讶地盯着他,“请问您找谁?”

     薄宴顿了顿,“这家原来住的人去了哪里?”

     “哦,您是说薄姑姑?”